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各异

第一百九十二章 各异

  “恭喜恭喜,老三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你小子抱得美人归,可喜可贺呀。”

  “就是啊,当初他追嫂子的时候我还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谁知道还真给他得逞了。”

  “这你就不懂了,能吃到天鹅肉的往往就是癞蛤蟆,其他人不敢呀。”

  “哈哈……你们好一点啊。”

  陶应双和赵柔雅这对欢喜冤家的事情大院里没有不知道的,现在两人订婚自然少不了有人用这事打趣他们。

  “嘿嘿……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口下留情啊。”陶应双陪笑道。

  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装孙子是必须的。

  “呦,瞧三哥这话说的,好像我们怎么着了似得。小妹我这心呀拔凉拔凉的。”一位妙龄女郎娇笑道。

  “是是是,我错了。七妹别生气,三哥给你赔不是。”

  “光口头赔罪啊?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我还以为三哥会把这三杯酒喝完当赔罪呢。”七妹一指桌子上三个喝水用的玻璃杯道。

  “七妹,咱俩没仇吧。”陶应双脸都白了,这三杯下去会死人的。

  “没有啊,三哥为什么这么问?”七妹眨着眼睛,茫然的道。

  ……

  陶应双的订婚宴办的很隆重,陶林家的人、赵家的人几乎都来了。少壮派的代表人物也大部分到场,就算不能亲自来的也会让人随礼。甚至很多老派中人也派人来参加了。

  这个订婚仪式在外人看来就是两个政治家族的联姻,非常热闹。可是在很多人看来却是新旧两派交锋的一个缩影。

  “陶林家真是昏了头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了。”

  “话不能这样说,你这么说岂不是把我们一起骂了。只能说人各有志,陶林家帮那群草根夺权就是自绝于我们贵族圈子。”

  草根就是老派对少壮派的称呼,因为大部分少壮派的背景都不怎么深厚。

  “实在想不明白陶林家在想什么。他们家已经出了一个政协副主席一个总参,还不满足?难道还觊觎七常,觊觎最高那两个位置?”

  “呵呵……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可能,他们家族的底蕴还不足以出七常,更别提那一二号了。”

  “诶,话可不能这么说。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说不定人家就是这么想的。再说,按照正常来说是不可能,但是把水搅浑就不好说了。”

  “那他们的算盘就打错了,陶林家的力量虽然很大,但比他们家强的家族还有很多。这些家族就好像是定海神针,不会容许他们胡来的。”

  突然有人说了一句,“如果一号二号支持呢?”

  房间为之一静。都在传一号二号数次私下会见陶安平和林开山,说他们对陶安平的计划很支持。

  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传说,但再坐的各位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知道这是真的。

  虽然现在政治格局是多家平衡的局面,但一号二号的话语权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他们要是支持改革,那强弱之势瞬间就会扭转过来。

  “呵呵……一号二号是什么身份?他们岂会真的支持陶林家的改革?不过是为了平衡罢了。”

  “是啊是啊,我估计隔壁屋的人现在都等急了吧。”

  “能当上一号二号的都是谨慎的人,怎么可能光明正大支持他们。”

  “哈哈……要是我就不等了,赶紧把仪式办完就走吧。免得丢人现眼。”

  老派和少壮派的矛盾经过这次改革议案的通过被彻底激化了,双方大有一言不合就干架的架势。

  陶安平他们也没有借此缓和双方关系的打算,他们也没有那么幼稚。双方是最根本的利益纠纷,不经过一番厮杀是不可能和平相处的。

  所以今天的订婚宴专门布置了两个房间,一个房间是少壮派,一个房间就是这一群老派。

  老派这边的人态度很明显,就是来观望打探。如果有机会也不介意给这场订婚宴添点堵。

  和这里不同,隔壁房间的氛围就要压抑的多了。

  “总参,恭喜恭喜,今天是应双订婚的喜庆日子,我代表我们军区敬你一杯。”一位中年人起身道。

  虽然他身着便装,但从那端正的坐姿、挺拔的胸膛、严肃冷峻的面庞不难看出他是一名军人。

  “谢谢,带我谢谢军区的将士们。”陶安平举起杯客气的道。

  “总参太见外了,你是真正一心为国的人,也是真心实意为将士们考虑的人,大家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就是,总参和林主席才是为国为民实心任事的人。”

  “……”

  一时间其他人也都跟着恭维起来,这种情况让外人看到了一定会目瞪口呆。

  在坐的职务最低也是军区参谋长政委、省委常委级别的高官,这好听话说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吗。

  陶安平并没有被这些恭维声冲昏大脑。也许其中有人说的是真心话,但大多数人都是别有目的。

  政治是坑脏的,不分老派还是少壮派。现在他们支持陶林家族是因为大家的利益一致。他们希望陶林家族冲在第一线吸引老派的火力。

  一旦和老派分出胜负他们内部必然会四分五裂。

  明知如此,陶林家族也不能翻脸,必须要和他们合作。不合作,改革必然无法进行下去。

  或者等哪天老派完成内部利益交换,互相达成妥协。到那时候在进行改革,就没陶林家族什么事儿了。

  陶林家族肯定不愿意把这么大的功劳拱手让人,所以他们必须要站出来。

  这就是政治。

  喝过酒重新坐下,陶安平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本就不轻松的心情更加的沉重。

  他是房间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更何况是这种频频的动作。刚开始大家还都很奇怪这是怎么了。很快就有人猜中了原因。

  陶安平在等最高首长的消息。

  一号二号不能光明正大的支持,但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比如现在。

  订婚又不是结婚,仔细说起来并不算大事儿。但对很多人来说却是表明态度的最佳时机,对一号二号开始也是如此。

  他们派不派人来,就代表对这次改革的重视程度。很多人也都会据此来决定以后的行为。

  如果形势不好,少壮派也能反咬一口。如果相反,则老派也可能成盟友。

  要不然你以为一个订婚就来这么多人,大家都闲的无聊啊。

  所以,说陶安平在等一号二号的人并不准确。应该说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在等。

  只不过区别是一部分希望有人来,一部分希望没人来。

  朱子清两种都不是,他是属于一无所知的那种人。订婚宴开始后他就胡吃海塞起来,筷子就没停过。

  不是他嘴馋,而是这席面实在太赞了。倒不是菜有多珍贵,而是好吃。

  哪怕一道最普通的凉拌菜都别有滋味,以他现在的身家都很少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

  林宝儿坐在旁边温柔的看着他吃东西,一点都不觉得粗鲁无礼。时不时的还会夹一些菜放到他面前的盘子里。

  同桌的人都有一种被强行喂狗粮的感觉。尤其是单身狗们,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虽然这两位一句话都没说,可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同桌的焦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大家看在眼里。

  要是一般人早就不好意思了,可是这两口子是一般人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大家只能继续吃狗粮了。

  呃……也不全对。桌子上还是有一个人对他们的虐狗行为视若无睹的。这个人就是林贝儿。

  朱子清林贝儿秀恩爱她就好像没看到一样,和周围的人有说有笑。偶尔自己喜欢的菜转到面前了还会举起筷子尝一尝。

  陶应双订婚她肯定要回来,而且她的座位就紧挨着朱子清。

  也就是说,朱子清左边是林宝儿右边是林贝儿。这也是他埋头吃饭的原因之一。毕竟被这一对姐妹花围绕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安排座位的那个人你给我等着,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有你好受的。朱子清一边吃东西,一边腹诽。

  不过他还真是冤枉人家了,安排座位的人只是圈定了一个范围,谁坐在哪一部分。具体怎么坐就自己安排了。

  作为陶林家族最受宠的姐妹花,宝儿贝儿肯定是坐一桌的。至于为什么两姐妹刚好一左一右坐他两边,就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了。

  不过还好,再坐的都是陶林家族核心力量。或者是都是陶林家族的直系血亲,没有人往歪处想。要不然朱子清会更难过。

  不过林贝儿从坐下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有说有笑就好像把朱子清当成了朋友一样。

  朱子清就没有那么想的开了。经历过那件事之后,他怎么都无法坦然的面对林贝儿。

  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干脆就埋头吃东西吧。别说,这菜还真好吃。

  话又说回来,朱子清和林宝儿成为众人的中心可不全是因为两人虐狗,而是因为成就。

  再坐的都是陶林家的血亲,有林宝儿父辈的,也有她同辈的。可是不管是哪一辈的,在成就上都比不上他们两个。

  很多人都已经用互联网第四个巨头来称呼天网集团了。

  而在这样的家族,成就就是地位。所以两人很自然的就是这张桌子的中心。

  两人无视他人秀恩爱,终于有人看不下去跳了出来:“宝儿子清,有一件事儿想请你们帮个忙。”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3324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