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一百九十章 势利

第一百九十章 势利

  “恩,等舅舅订过婚再走。”林宝儿说道。

  “这么着急吗?”林老夫人失望的道。陶应双订婚的日期在三天后,也就是说林宝儿最多在家呆四天。

  对于一个思念孙女成疾的老人来说,四天那是眨眼就过啊。

  “公司的事情那么忙吗?要不就先放放,在家多住几天。”陶老夫人也忍不住说道,想孙女的可不只是一个。

  “不是回公司。”林宝儿略带羞涩的看了朱子清一眼,“我从tk县出来一年多都没回去过,想去看看那里的朋友。”

  虽然已经订婚,但直接说去未婚夫家住一段时间还是会觉得羞涩,只能假托去找小伙伴玩。

  “嗯?”两位老夫人皆是一愣,哪还不明白自家孙女是什么意思,“是应该去看看了。”

  对朱子清她们是很满意的,不只是满意他才华横溢,还因为他为林宝儿提供了一个施展抱负的平台。

  林宝儿如果是男人,凭借她的性格和才智绝对是一时人杰,可惜她是女的。

  男女平等的口号已经喊了上百年,但这依然是男权做主的社会。女人太强势是会吃亏受苦的,最主要的是留给女人的施展空间太小了。

  一直压抑着才华不让她施展,在精神上来说就是一种摧残。很可能她就会因此抱憾终身。

  朱子清却用自己的才华硬生生为她搭建了一个大舞台,让她纵情施展心中的抱负。

  对于这样的孙女婿她们实在不能不满意,也没有办法不满意。

  所以一听林宝儿说要去朱子清家住一段时间,她们纵然不舍也没有再说什么挽留的话。

  “宝儿呀,不知道你们公司还缺不缺人呀。”赵老夫人眼珠子一转,脸上堆满假笑。

  她就没有那么多感慨了,她也体会不到陶林两位老太太对孙女的那种感情。

  “暂时不缺。”林宝儿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不过还是忍了下来。

  “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们家相濡刚从美帝留学回来,让他从政他说什么都不同意非要去私企上班,说这样轻松。你说气人不气人。”赵老夫人笑容一僵,不过马上又恢复过来:

  “我还想着你们公司要是缺人就让他过去搭把手呢。要说起来做事情还是自己人用着放心,外人哪会和我们一条心,你说是不。”

  “相濡叔是美帝回来的高等人才,其实进外企最好了。有国外留学的经历,晋升很快的。”林宝儿委婉但又很坚决的拒绝了她的提议。

  陶林两位老太太终于忍不住了,一脸的不高兴。我们家宝儿好不容易回来,你怎么老说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谁不知道你们家那个赵相濡是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打小就是一件正事不干。

  家里管不住了就送到美帝上了和野鸡大学,还好意思说是高级知识分子。什么给宝儿搭把手,不找事儿就谢天谢地了。

  真把天网集团当成垃圾容留除了?你要是真这样想那就错了。老太爷可是亲自发话了,谁对这家公司伸手就剁谁的手。

  没看陶林两家那么多子弟就没一个在天网集团任职的吗?还敢把自己纨绔儿子放进来,太没眼色了。

  “不急不急,相濡刚从国外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在说工作的事情。”赵老夫人只是过于功利,脑子了一点都不笨,岂能看不出眼前的形势。

  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帮忙,算哪门子亲家。说我卖女求荣,你们不一样拿孙女换钱吗,又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心里这样腹诽着,又暗中撇了朱子清一眼,这样的金龟婿咋就没让我们家碰到呢。有了这样的挣钱机器,我们赵家还用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人?

  老天真是不公啊,为什么好事儿都让他们家给碰上了。

  融洽氛围被破坏,陶林两位老夫人也许是想给这位得寸进尺的亲家一个教训,并没有给她台阶下。

  最终这场聚会不欢而散,赵老夫人带着尴尬离开了。

  等她走后,林老夫人不屑的说道,“真是想不通,小雅这么懂事的姑娘,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妈。”

  “算了算了,不说她了。只要小雅是个好孩子就行。”毕竟是亲家,陶老夫人也不好说太多。

  林老夫人很给亲家面子,果然没有在抱怨。本来她就不是那种背后说闲话的人。只是这个赵老夫人碰触到了她的逆鳞才会如此。

  宝儿好不容才有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她岂能让人破坏掉。

  “子清啊,前几天你姑姑他们拿了一些营养品过来,回去的时候带一些给你外公外婆。”

  “嗯,好的。”朱子清点点头说道。

  朱子清父系这边人丁稀少。爷爷辈是独苗,到了朱爸爸这一辈也只有姐弟两个。

  奶奶在朱爸爸小时候嫌弃家里穷改嫁了,爷爷把朱爸爸和朱姑姑拉扯大就积劳成疾病逝了。

  朱妈妈这一系人口就多了,七大姑八大姨加起来上百人。而且朱子清的外公外婆身体都还健在。

  所以林老夫人才说给他外公外婆带营养品,而不说他爷爷奶奶。

  祖孙四人又聊了一会,两位老人接了个电话就丢下两人出去了。毕竟陶应双的订婚宴要大办,她们要忙的事情很多,根本就闲不下来。

  “真庆幸,当初我们的订婚仪式很纯粹,只有亲朋好友参加,没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想到忙的脚不沾地的陶应双,朱子清庆幸的道。

  “哦?怎么,你觉得这样很难道。”林宝儿秀气的眉头一挑,慢里斯条的道。

  “没,没。哪能呢,这么重要的事情在怎么隆重都不为过。我的意思是咱们的订婚仪式纯粹,没有参杂太多其他因素。”朱子清很没有骨气的跪了。

  林宝儿回以你很识相的表情,然后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政坛局势越来越不清晰,家族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这一系里有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思想产生了动摇,还好这种情况才刚刚升起苗头就被发现了,要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但放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也不是办法。爷爷和外公他们就想借着舅舅订婚的由头把主要成员聚在一起,打消那些人的疑虑增加凝聚力。”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3255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