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五十二章 二轮

第五十二章 二轮

  “根据我们的调查,这次黑你是金麟琦率先开的火。”陶应双拿着一份报告,找到朱子清说道。

  “金麟琦?”朱子清确认问道。

  抄袭风波再次来袭,这么大的事情朱子清岂能不知道。而且这次和上一次不同。上次只是刘冰洋恼羞成怒之下说出的气话,被媒体拿住做成了话题。

  这次是很多有名有姓的作家公开质疑他抄袭。和上一次的性质完全不同,造成的影响也截然不同。

  正所谓千夫所指无病而死。这么多具有社会公信力的人出面,哪怕没有任何证据,他也要脱层皮。更何况这些人的分析也是有理有据。仅仅是年龄这一项就足够做一篇很大的文章。

  说起年龄这事,朱子清也颇为懊悔。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就有过规划。为了不给自己找不必要的麻烦,初期尽量搬运适合现在年龄段的作品。

  童话故事、漫画、歌曲、长篇小说……接二连三的成功让他有些忘乎所以。初来时的谨慎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

  选择参赛文章的时候压根就没想过年龄这个问题,满脑子尽是如何一鸣惊人。结果他确实成了第一名,出尽了风头。可也给他人留下了把柄。这次黑他的人正是抓住了他的年龄和阅历不放。

  懊悔归懊悔,朱子清并不准备束手就擒。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懊悔已经无济于事。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度过难关。并且要吸取这次教训,以后不能在这么得意忘形。

  虽然敌人比以往强大,但朱子清也不再是刚出道时的小新人了。经过这么多天的经营,已经初步建立了自己的人脉网络。

  这次事情一出来,他还不知道。魏知行就已经把电话打了过来。把他了解的情况告诉了朱子清,并商议应对办法。陶应双也在第一时间发动了自己的人脉关系,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

  “金麟琦是文坛颇有名气的作家,荣获过华表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他也参加了说文解字征文大赛。这次就是他第一个跳出来黑的你。”

  “你说他也参加了征文大赛?”

  “对,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参加大赛了。只是成绩和你比起来差远了,从来没得过第一名。最好的一次勉强过第四轮。我觉得他就是出于嫉妒才来黑你的。”陶应双话里满是嘲讽。

  朱子清可不这么认为,能进入说文解字征文大赛第四轮,金麟琦的文学造诣足可以称得上万里挑一了。

  比赛,尤其是这样要举行六轮的超长赛事。有时候除了实力,还需要一些运气。他止步第四轮,并不一定就是实力不行,也有可能是欠缺一点点运气。

  所以他没有接陶应双的话,而是继续问道:“金麟琦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意思是,他是一心专研的纯粹文人,还是长袖善舞的人?”

  “他绝对不是什么纯粹的文人,非常擅长经营自己的名声。比如遇到天灾,总是号召大家捐款什么的。经常去贫困地区搞调研。而且每次都很高调,不停的在围脖上更新自己的动态。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人脉关系也很广,后面跳出来的汪洋、澎湖之流都是他的好友。”

  “那这件事情幕后肯定另有他人,金麟琦也只是别人手里的一杆枪。”闻言,朱子清思考了一下,才说道。

  “你怎么知道?”陶应双不信的问道。

  “金麟琦也参加了征文大赛,而且名次不如我。他主动跳出来质疑我,不管理由多充分都会给人留下嫉妒的印象。你刚才也说了,他是一个非常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想不到这一点?

  就算他真的嫉妒我,也应该假借他人之手把质疑丢出来。而不是自己赤膊上阵。所以我怀疑他背后一定还有一个人,这个人让他不得不这样做。”朱子清分析道。

  “万一他被嫉妒冲昏大脑了呢?”虽然觉得他的分析很有道理,可陶应双还是不服的道。

  “冲昏就冲昏呗。反正只要他不说,幕后那个人我们也追查不出来,就当这件事是他干的好了。”朱子清无所谓的道。

  “你就准备这样放过幕后黑手?你咽得下这口气?”

  “那你说怎么办?别说不好查,就算查出来我们又能那他怎么样?还不如不理他们,做好我们自己就行。读者又不是傻子,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上他们的当。”

  “……”

  “好了,不说了。明天就要第二轮比赛了,我要好好休息一下。”

  “出了这样的事,你还能睡得下?”

  “干扰我的状态,让我不能安心比赛可能就是他们的目的之一。我可不能如他们的愿。再说如果我比赛失利岂不正应了他们的质疑吗。所以,安心比赛取得好名次,就是打破他们质疑的最好办法。你说我为什么睡不下。”

  这话不是故作姿态,也不是骗陶应双。他就是这么想的。朱子清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文人最终还是要靠笔杆子说话。只要能不停的写出优秀文章,理由在充分的质疑都会是笑话。

  应对这次质疑的最好办法不是争论,也不是辩解。而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拿出更好的作品。到时候不用他说,谁真谁假就会一目了然。

  现在出面辩解只会沦为口水仗,不但不起作用,反而会拉低自己的档次。想得开,自然也就能睡的香。

  第二天一大早,陶应双就开车拉着朱子清赶往考场。

  考场是封闭式的,非工作人员和参赛人员不得入内,陶应双自然进不去。本来他想在这里等到考试结束,在朱子清的强烈要求下才驾车离开。

  目送陶应双离开,朱子清松了口气。转身来到大门前,拿出身份证,在门卫诧异的目光下步入大楼。在指示标牌的指引下一路来到考场门前。

  朱子清到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聊天。他初出道的菜鸟一个,人际关系窄的可怜。这么多人没有一个认识的,只能一个人站在一边看着别人聊。

  他不认识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也不认识他。十八岁的初赛第一名,同为参赛选手这些人想不认识他都难。更何况最近媒体头版头条几乎快被他霸占了。

  所以他刚走进来,就有很多人留意到他了。当确认他不是工作人员和误闯进来的人员时,基本就能断定他就是朱子清了。

  对于这个抢了所有人风头的少年,大家都很好奇。但因为不认识,也没有人贸然上前攀谈。只是在远处偷偷的观察。

  初赛入选一百人,二轮只要五十人。也就是说眼前这些人有一半将会离开。扫视着眼前的人群,朱子清心中默默的想道。

  “你就是朱子清?”突然,一个语气高傲的声音在他侧面响起。

  “对,就是我,请问有何指教。”朱子清微微转身,面对来人,微笑着说道。

  终于有人上前接触了,周围在默默关注朱子清的人都停下了说话,把目光转移了过来。

  来人没有回答,而是很没礼貌的上下打量起朱子清来。朱子清眉头轻皱,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反而用同样的目光扫视起来人。

  来人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略显狭长的眼睛和单薄的嘴唇,说明这不是一个好想与的人。果然,念头刚落,就听他说:

  “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闻言,朱子清正待发怒,忽然想起什么,强忍了下来。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敢问您尊姓大名?”

  周围看热闹的人原本觉得金丝边太过分了,居然这样欺负一个少年。可是现在看到朱子清的态度,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小子太没骨气了吧。

  金丝边对朱子清的态度大是满意,头情不自禁的又抬高了两分,用傲慢的语气说道:“金麟琦。”

  金麟琦,他就是金麟琦?对于这个公开抹黑自己的人,朱子清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

  来的路上他还在想,今天肯定能碰到金麟琦。不知道会不会如前世看过的网络小说里那样,来一场激烈的撕逼大战。没想到,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朱子清从来都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被人打了左脸在伸出右脸这样的事他做不来。他一向是能当面报的仇绝不隔夜。不过直接和他对喷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和泼妇骂街一样不但不起作用,还会落人口实。

  灵机一动,想起了前世电视剧《西游记》里猴子向一个老汉介绍自己的那一幕,和眼前的情况多么相似。

  “哇,原来你就是金麟琦啊。”朱子清双眼放光,用充满不可置信的声音喊道。

  朱子清的态度让金麟琦一下子懵了。怎么回事?难道他不知道昨天我质疑他?就算不知道,刚才我的语气这么差,他也不应该听不出来吧。为什么一点都不生气,还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

  难道他是我的粉丝?金麟琦忍不住想到。如果他是我的粉丝,我这样对待他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不不,身为我的粉丝,被我训斥是他的荣幸。而且这还关系到我的前途。我当上理事后多提点他一二当作补偿吧。金麟琦一下就飘飘然起来,一瞬间心中就有无数念头闪过。

  可是朱子清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刚刚露出的自得笑容一下僵在了脸上。

  只见前一刻还一副看到偶像模样的朱子清,下一刻就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冷漠的道:“没听说过。”

  “哈哈……”围观的人没有一个傻子,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哄然大笑。

  金麟琦也知道自己被耍了,脸色一下黑了下来:“真没教养,不知道尊重前辈,你这样的人在文坛走不长。”

  这会朱子清反而不生气了,戏谑的说道:“谢谢提醒。原本我也有这样的担心,可是今天看到你,我就放心了。”

  “哈哈……”周围的人笑的更加肆无忌惮。

  “你……”金麟琦气的脸色铁青,一甩袖子离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