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三十三章 恩爱

第三十三章 恩爱

  “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也有点不信。美貌就不说了,关键是她身上那种高雅的气质,太少见了。文静而不呆板,温柔但不做作,清高又不冷漠……”

  “好了好了打住吧,别发骚了。她再好也是别人的女朋友。再说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魏知行怒视他一眼,继续说道:“还有她对时尚有着非常独到的理解。就以那对手表来说。虽然它很珍贵,但并没有多大名气。她只看了一眼就能详细说出它的来历和特点。”

  “万一她恰好知道呢?”赵明远再次打断道。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如果你见着她本人就不会这么想了。时尚不是穿多少名牌,背几万块钱的包。而在于整体的造型搭配,能把普通的衣饰穿出美来才叫时尚。而她就是这样的人。”

  “得了吧,别夸了。再夸我都以为你在说的是哪家的名媛呢。”

  “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还别不信。我隐约记得她好像说过,她是随父母工作调动才搬过去的。而且她说的虽然是普通话,但听口音带着上海的吴侬软语。很可能就是上海本地的姑娘。”魏知行分析道。

  “那么偏远的小地方,连个大公司都没有。上海人调动到那里去工作,你以为他们是公务猿啊。”赵明远还是不信。

  “怎么没有可能?凭她的气质,就是说她爸爸是县委一把手我都信。”魏知行有些急了,口无遮拦的道。

  让人没想到的是,赵明远听到这句话却愣了一下,然后用不确定的语气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说她是哪家名媛。怎么了?”魏知行也被他忽然转变的态度闹得摸不着头脑。

  “不是,是上一句。什么县委一把手什么的。”

  “这就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这次换成魏知行不信了。

  “不,不是当真。很有可能就是真的。”赵明远若有所思的道。

  “老赵,你这……”魏知行反而被他搞的糊涂了。

  “上海人,中部地区小县城当官,关键的是还姓林。你有没有想到什么?”赵明远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不会是说……”

  “林开山。”

  “不会吧,事情怎么可能这么巧?”

  “怎么不可能,你回过头想一想。如果真是他,那么这个女孩身上的一切是不是都说的通了?”

  “……”

  就在赵明远和魏知行讨论朱子清的时候,在另一座城市的一个办公室,也有几个人正在讨论七夜。

  《少年文艺》的赵总编看着电脑屏幕上关于七夜和他的作品的一篇篇报道,脸色阴沉的问道:“还没有打探到七夜的真是身份吗?”

  站在他对面的一个人情不自禁的把腰又弯了三分:

  “没有,我们用尽了办法,始终找不到蛛丝马迹。知道他真实身份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赵明远,一个是魏知行。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往外说。

  还有一个就是当初第一个看到七夜稿件的实习初审编辑。可是在发掘出七夜之后,那个编辑已经被转正,备受重用重用。这次《儿童文艺》改版,听说她有可能被提拔单独带队。我们尝试过和她接触,她守口如瓶。”

  “你们没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去吧?”赵总编脸色稍霁,但声音依旧严厉的道。

  “没有,我们只说是同行。而且我们也是通过第三方和她接触的。绝对不会牵扯到我们杂志社。”那个人赶紧回道。

  “那就好,不过我对你们的工作很不满意。不要找借口,我不想听。再给你们半个月时间,要是还没有他的消息。你们自己看着办。”

  “是是是,总编放心。我们一定把七夜找出来。不过……”说到这里,这个人好似想到了什么,犹豫的说道。

  “什么事,不要吞吞吐吐的,直接说。”赵总编不耐烦的道。

  “今天有一个自称是《儿童文艺》美工的人给我打电话。说他掌握了一个机密,想用这个机密做交换加入我们杂志社,并且要给他一个独当一面的职务。”那个人见总编要生气,一激灵赶紧回道。

  “美工?他有没有说掌握什么了秘密?和七夜有没有关系?”赵主编一听,马上来了精神。

  “和七夜没关系。”这人话一出口发现总编脸上的失望之色,赶紧说道:“可是这个人的重要程度一点都不比七夜差。”

  “比七夜还重要?瞎扯淡,整个《儿童文艺》加起来都没有七夜一根头发重要。我怎么没听说过他们还有一个这么重量级的人物?”赵总编明显不信。

  “总编,你先听我说完。据那个美工说,这个人是画漫画的。魏知行亲自跑过去见他,并且又是送漫画助手,又是送礼。而且魏知行当场许诺,这一漫画作品会在下一期作为新版杂志漫画版块的主打作品连载。”

  “什么?”闻言,赵总编大惊失色:“这个人叫什么?做什么的?家住哪里?”

  ……………………………………………………………………

  又是上学,又是陪女朋友,又是漫画,还要按照计划搬运作品。最近朱子清可谓是忙的晕头转向。但这些事情又一样都不能拖。

  陪林宝儿就不用说了,关系自己的终身大事,其他都不做也不能把这件事情疏忽了。况且两人也不是不务正业,还要修改小说。加上正在修改的这本小说已经被他当作讨好未来岳母的工具,给他两个胆都不敢拖。

  漫画也不能拖,商业伙伴就等着他的这部作品完成最后一块版图的拼接了。他已经答应过人家,不耽误下一期连载,人不能言而无信不是。

  至于搬运作品,说实话倒是一点都不紧迫。他手中已经有这么多作品在,完全可以不必急于一时。等需要的时候再搬也不迟。可每天花两个小时搬运作品,这是他给自己定下的计划。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他不想放弃。

  学校反而成了他放松的地方。有金手指在,他对学习完全抱着一种轻松心态。兴趣来了就学一会,兴趣不在就做些别的。更何况还有小美人陪着,别提多自在了。

  “宝儿同学,今天早餐是什么呀?”

  这天,朱子清早早的就赶到学校。应该说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早上到学校的时间都很早,几乎都是在离早读课上课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就到了。

  别误会,他来这么早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别的事情。

  “喏,包子和鸡蛋”林宝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不锈钢饭盒放到桌子上。

  “包子?剁陷很耽误时间的,你早上起那么早会不会耽误休息?”朱子清关心的道。

  “放心啦,陷昨天晚上就做好冻在冰箱里。耽误不了什么时间。”林宝儿笑吟吟的说道。

  “哦,那就好。今天早上我去买牛奶,发现我们家旁边的**早餐店居然卖奶茶。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这东西,所以就买了两杯。你喝过没,尝一尝看好喝不。”朱子清从包里掏出两个一次性塑料杯,分别放在两人面前。

  他说的奶茶可不是奶茶店那种速冲出来的饮料,而是用牛奶、茶叶、黄油等材料煮出来的饮品。这种茶由于制作麻烦,在内地很少见。所以朱子清说长这么大第一次见,倒不是开玩笑。

  “奶茶我以前去蒙古的时候喝过。刚开始喝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多喝几次就感觉特别好喝。不知道这家的和以前我喝过的味道一样不一样。”

  林宝儿没有如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假装没见过,给男朋友以成就感。他们两个不需要用这么幼稚的方式。

  “那可能不一样,这一群人是祖上就从nx那边移民过来的,都几十年了。除了户口本上民族一栏的字不一样,其他和我们没什么区别。要是不说,根本就看不出来。”朱子清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尝一下就知道了。”等朱子清把吸管插好,林宝儿捧起面前的杯子说道。

  “我也尝尝我家宝儿的手艺。”朱子清也伸手从饭盒里捏起一个包子,调笑道。

  迎接魏知行那天发生的事情让朱子清突然醒悟。林宝儿所谓的考验,与其说是考验,不如说是一种激励。哪怕到时候他没有考上武汉大学,她依然会做他女朋友。

  而他受到小说和影视剧的影响思维走入误区,居然没有想通这一点,主动和她保持了距离。现在想想真是其蠢如猪。不过幸好,他明白的还不晚。

  和魏知行一行分开之后,他就很郑重的把手表戴在了林宝儿的手上。林宝儿也含羞带怯的把另外一只戴在了他的左手。

  左手紧紧的抓住了右手,两颗心连在了一起。紧挨在一起的两道极光像极了丘比特挥动的翅膀。

  高三,很多学生为了节约时间都会把早餐带到教室去吃。以前林宝儿和朱子清都没有这样的习惯。他们都是在家吃过饭才去学校。

  但是,让朱子清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林宝儿就拎着自己做的爱心早餐来到了学校。高兴之余,朱子清又有些羞愧。自己付出的,远没有她多。

  翌日早晨,朱子清带了两杯牛奶来提早二十分钟来到学校。果然再次看到了提着饭盒的林宝儿。

  从此之后,这个习惯就保留了下来。一个带喝的,一个带吃的。不同的是林宝儿都是自己亲自下厨。朱子清吗,只能去外面买了。不过此时谁还会在意这个呢。

  至于其他同学的看法,两个每天下午放学都出双入对的人表示,完全不必在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