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二十五、六、七章 三合一章 节

第二十五、六、七章 三合一章 节

  作为竞争对手,没有杂志社不想把七夜挖过来。可是让他们郁闷的是这个七夜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名利一样,到现在都没露面。

  而《儿童文艺》对他的信息保护的非常严密,据说除了两位总编,无人知道他的具体情况。正当他们徒呼奈何的时候,机会来了。这个机会正是来自于《拇指姑娘》。

  《拇指姑娘》的质量,更加坚定了他们找到七夜的决心。但同时这篇故事也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思路。一个逼出七夜的思路。

  这事说起来话长。这个世界z国的儿童文学市场和前世非常相似,那就是处在国家重重保护之下。稍有一点出格的儿童文学作品,肯定是第一时间被和谐掉,毫无商量的余地。在这种情况下,儿童文学的发展进程可想而知。

  几十年了还停留在三字经,看图识字,乘法口诀,等传统科普读物上。在表现形式上还不敢突破半兽人、英雄的事迹等模式。

  虽然各大杂志社都在致力于挖掘儿童文学的潜力,培养这方面的创作人才。但脱不开这个枷锁,效果并不明显。

  《舒克和贝塔》的异军突起固然让人惊艳不已,可它还是没能在形式上突破半兽人的桎梏。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赵明远不敢下重注的原因。

  可是这一篇《拇指姑娘》偏偏打破了这种墨守已久的陈规。这简直就是为竞争对手提供了最好的把柄。如果他们不会利用那才真的愧对了商人这个名号。

  如果能借此逼出七夜最好。就算逼不出他,把《少儿文艺》弄垮或者打回原形也对他们有利不是。

  于是,一时间关于七夜和《拇指姑娘》的各种负面报道充斥所有人的耳朵。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最先在海角论坛出现了一个标题为:《儿童文学》的商业奇迹,的帖子。

  发帖者以知情人的身份‘不经意’间透露出了一星半点关于‘炒作’、‘包装’之类的意思。并且盛赞这是二十一世纪初最完美、最成功的商业手段,足以上教科书。

  帖子没有说任何批判的话,反而不停的夸‘儿童文学’手段高超。但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发帖者最恶毒不过了。把所有的成绩都归功于炒作,完全否定了《舒克和贝塔》以及《拇指姑娘》的作用。

  网友们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发帖者的意图。但经常上网的人都知道,网民都有从否定经典或者权威中寻找快感的习惯。

  大家一看到有人把枪口对准了当下红透半边天的七夜,就好像猫闻到了鱼腥味,别提多兴奋了。

  再加上发帖者处处以‘知情人’自居,说话也是点到即止,惹得众网友心痒不已。

  很快,在围脖、各大论坛都相继出现了类似的声音。但此时赞美的报道还是占据大多数的。所有人都只以为这个帖子只是极个别的现象,很快就会消失在人海中。

  可是没过多久,作为全国家长最大聚集地的‘亲子网’上也开始出现批判的帖子。

  “我家孩子看完《舒克和贝塔》非要把猫扔掉养老鼠,这可怎么办?”

  “看完《舒克和贝塔》,我家孩子天天拿着自己的零食到下水道旁边喂老鼠,真担心。”

  如果说这些还属于正常范畴的话,那下面这些就充满了火药味。

  “千万不要给孩子看《舒克和贝塔》。自从看完之后,我家孩子用石头到处砸,还说这是贝塔的大炮。”

  “人类的朋友猫成了大反派,老鼠成了正派。三观尽毁,以后我该怎么教育我的孩子。”

  受到讨伐的不只是《舒克和贝塔》,作为另外一个故事《拇指姑娘》更是被从根本上否定了。

  “舒克和贝塔算什么,顶多就是宣扬暴力。真正的问题在《拇指姑娘》上面。这个故事活脱脱的就是在诱导小孩子谈恋爱。”

  “《拇指姑娘》还很不孝,老夫妇对她那么好。她走失以后从来都没有想过妈妈,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寻找那一对可怜的老夫妇。百善孝为先,我们国家一直在宣扬孝,真不知道这样的故事是怎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杂志上的。”

  “《拇指姑娘》这种明显思想不健康的故事是怎么堂而皇之出现在杂志上的?有关部门在做什么?”

  这些消息出现的很突兀。前一刻满屏都是晒娃秀,下一刻类似的消息就集体出现了。

  随后就有人不停的回复这些帖子,确保它们处在最显眼的位置。并营造出‘这是普遍现象’的气氛。

  作为‘少儿三杰’同时也是童话圈最著名的三位名家,郑天清、姚文媛和糖糖三人对七夜这个竞争对手自然十分关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个故事,同时也看到了那海量的负面新闻。

  此次被迫和七夜打擂台,虽然销量上赢了,但他们自己心里清楚口碑上其实是他们输了。但他们心里并不服气。在他们看来,输的原因不是不如七夜,而是出书过于仓促。给他们足够的时间,肯定能可以写出和七夜媲美的作品。

  可是在看到《拇指姑娘》之后,他们沉默了。

  “他真的敢这么做?他怎么就敢这么做了?”姚文媛不敢置信的看着手里的杂志,无意识的发出声音来。

  “冒天下之大不韪,打破陈规。这种勇气我没有。以前输给他我还不服气,现在我服了。”郑天清赞叹道。

  “他的勇气固然值得佩服。可我更看重的是这篇童话的质量。说实话,这样的故事哪怕去掉枷锁,给我一辈子的时间我都写不出来了。”糖糖伸出芊芊玉指,轻轻的抚摸着杂志上的文字,赞叹道。

  第一时间看到这个故事的毛文溯也一副震惊的模样,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赵明远你们太得意忘形了,居然敢连载这样的作品,就是在作死啊。这次不用我出手你们就完蛋了。

  媒体也没有闲着。作为嗅觉最敏感的一个群体,他们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个问题。

  “《拇指姑娘》在表现形式和故事内容上取得了双重突破。在形式上它突破了半兽人的束缚。在内容上它不再是歌颂英雄,也没有说教。打破了半兽人和英雄事迹的统治。是一部划时代的作品。”

  “打破常规,是勇于创新还是胆大包天?”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而唯恐天下不乱的网友也紧随其后知道了这个消息。当他们知道居然有人违反禁令,写了‘出格’的作品,那种兴奋劲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儿童文学一直受特殊保护,谁越线就打断谁的腿,毫不妥协。这原本是一项很好的政策。可同时也导致童话市场始终发展不起来。现在终于有人揭竿而起了,就是不知道下场如何。”

  “以前从不看童话。今天奔着《拇指姑娘》我去看了。只能说,太经典了。希望上面能网开一面,不要禁了它。”

  “越线者杀无赦,从无例外。这个叫七夜的人死定了。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网友的自发关注,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七夜、看到了他的童话故事、看到了《儿童文艺》这本杂志。虽然外界对他们的未来都不看好,可《儿童文艺》的销量再创新高,首次实现了日销量突破十万册。

  如果放在平时,这个数据肯定会成为诸多媒体争相报道的话题。可是现在,没人在乎这个了。所有人关注的目标都是《拇指姑娘》越线的事情。

  “你的故事集里有那么多作品,为什么偏偏要选拇指姑娘呢?就算你不知道违规,杂志社也不知道吗?”林宝儿看着一副无所谓模样的朱子清,少有的生气道。

  朱子清直愣愣的看着气呼呼的林宝儿,小姑娘和平时大相庭径的模样让他痴迷不已。

  “喂,和你说话呢。”

  “以前我也没想到这一点,魏知行给我说了,我才知道这样的作品很难出版。不过他们还是决定要连载这一个故事。他们家大业大都不怕,我怕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被上面处罚?”

  “这是一种试探。去年国家下达文件,要大力发展科教事业,实现民族文化繁荣发展。可是直到现在童话界都没有任何动作。他们就想用这篇故事来试探一下上面的反应。”

  其实有一点赵明远没有和朱子清说,他们之所以做这一个赌博,有一大半是受了《少儿文艺》的刺激。才当了几天的第一名就被人赶了下来,谁心里非常不服。

  可是对方的人脉关系深厚,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少儿文艺》所能对抗的。于是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激进的办法。利用本次试探来加深上面对他的关注,伺机寻求保护伞。

  当然,赵明远他们也不傻。干了这么多年杂志工作,上面多少也认识一些人。如果出事了,自保没有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事先已经听到了风声。上面也有意放宽对儿童文学市场的监管。

  任何事情都是有风险的,哪怕有这么多保障,赵明远和魏知行的心依然被高高的揪起。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不管是记者还是读者,不管是竞争对手还是当事人,都在等待着上面最终的审判。

  说起来也挺可笑。这些人里面最不担心的是朱子清。他脑海里有海量的作品,就算这条路不通还有大把别的作品可以搬运,这一篇童话故事他是真的没放在心上。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道有风险还同意赵明远他们这么做的主要原因。

  最患得患失的反而是《儿童文艺》的那一群竞争对手们。他们既希望被和谐掉,又希望有关部门放它一马。被和谐掉,他们的阴谋就达成了。少了一个对手,还有很大希望把七夜收归马下。

  但如果有关部门放它一马,那就代表着上面放宽了对童话市场的政策。这简直比把七夜收归旗下更激动人心。脖子上的枷锁去掉了,还害怕没有优秀的故事吗?

  可是在某部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的时候,一篇评论先一步出现在了教育报上。

  冯煜坤是某部某司的司长,专门负责儿童文学这一块。上任几年来萧规曹随,虽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但也没出什么错误。众所周知,在这样的部门,不出错误就是最大的成绩。

  前几天部长私下找他谈话,说准备给他加担子。什么叫加担子?就是想提拔他了呗。冯煜坤高兴的就别提了,这几天见了谁都笑呵呵的。就连建了扫厕所的阿姨都开始主动打招呼了。搞的他们部门的人还以为他得了失心疯。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太胆大妄为了,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一定要严办。”一大早,部门的人就听到冯煜坤办公室传出的咆哮声。

  大家面面相觑,搞不懂司长这是怎么了。前两天还一副弥勒佛一样笑呵呵的,今天怎么就发这么大火。还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等他们想明白,就见冯煜坤黑着脸从办公室走出来。

  “马上让各负责人到会议室开会,十分钟不到的就别来了。”说完也不管他人反应,直接进了会议室。

  对开会一项拖拖拉拉的各负责人这次没人敢在磨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会议室。当最后一位到达的时候,时间才过去了不到五分钟。

  看到所有人到齐,冯煜坤脸色稍霁。直接拿出一叠报纸和一本书扔到桌子上:“看看这些东西,然后告诉我你们的看法。”

  尽管怒气冲霄,可他还没有失去最后的理智。没有直接亮明自己的观点,而是等着其他人发言。这是他一贯的方法,事先从不轻易表明态度。提出问题,让手下的人说,最后他收尾。这样就算出了问题,也容易推脱。

  作为主管儿童文学的部门,管辖范围内出了个《儿童文艺》这样奇迹,他们都是有所了解的。《拇指姑娘》引起的舆论风暴他们自然也有所耳闻。所以只是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他们顿时就明白了司长发火的原因。

  “都别愣着啊,说说自己的看法。”等了半天也不见人说话,冯煜坤深知手下一群人的秉性,倒也没因此发火。而是再次追问。

  低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知道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大脑以超过光速运转,组织着语言。《儿童文艺》和七夜都和自己不熟,得罪就得罪了。

  “《儿童文艺》和这个叫什么七夜的作者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什么样的东西都敢写都敢连载。简直就是不把国家政策放在眼里。一定要严惩。”

  “这样不遵纪守法胆大妄为的作者和杂志,一定要严惩不贷。”

  “对,你看看这写的什么。总共就两部作品。一部宣扬暴力。一部更出格,居然连爱情都敢写。这简直就是拿祖国儿童当儿戏。”

  揣摩上司的意思,是每一个做下属的必修课。在做的各位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要不然也不会坐在这里了。纷纷顺着冯煜坤的想法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对下属的意见能和自己一致,冯煜坤深感满意。脸上的表情好看了许多。

  “好,既然大家都认为要严惩。那就说说具体该处罚,才能让他心服口服,又能震慑他人。”

  让被处罚着心服口服这只是场面话,谁都没有当真。这样的事情他们经历的太多了,早就有现成的办法在那摆着。都不用想,直接拿来用就行。

  “宣扬暴力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他们居然敢涉足爱情。我们三令五申,儿童文学作品绝对不能出现爱情描写。他们既然敢顶风作案,那我们必须要把这股风气打下去。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所以我认为,全面封禁七夜的作品。责令《儿童文艺》停业整顿半年。”

  “半年,太轻了了吧?我觉得还是直接吊销他们的从业许可证好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商议出一套可行的方案,然后递交到冯煜坤手上。对此,冯煜坤更加满意。

  “既然这是大家一致意见,我就不说什么了。就按照这个……”

  话还没说完,就听“哐”的一声,会议室大门被人重重的推开。只见冯煜坤的秘书一脸焦急的小跑着来到他的面前。在他发火之前把一份报纸放到了他面前。

  低下的人只见到冯煜坤先是一愣,然后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随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都纷纷在思索报纸上到底写的什么?为什么一项喜怒不显于色的冯司长看到后玩起了变脸?

  大家都忍不住往报纸上盯去,离得远的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离得近的,隐约看到报头上写着‘教育报’几个字。

  就在他们思绪乱飞的时候,冯煜坤直接起身,说了句‘散会,此事容后再议’,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会议室。

  离开会议室后这些人纷纷找出了今天的教育报,以查找顶头上司变脸的原因。而他们也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原因——在教育报头版连载着一篇评论,一篇关于七夜和他作品的评论。

  这篇评论是著名教育家洛红绵发表的,名为《童话界的革命》。

  洛红绵在她的文章开篇写到:“我首先是一位奶奶,然后才是什么教育家。抛开专家的外壳,我和天下所有宠爱孙辈的奶奶一样宠爱着我的孙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孙女喜欢上了《舒克和贝塔》。从那时开始《儿童文学》成了我们家必买的杂志。

  对于《舒克和贝塔》这个故事,我很喜欢。但也只是喜欢。虽然它写的很精彩,可不管在形式还是内容上都没有做出什么创新……”

  她先是唠家常一样回顾了自己是如何认识七夜这个作者的,并把自己对时下最受欢迎的《舒克和贝塔》的评价简单讲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

  “我们今天要讲的不是《舒克和贝塔》,而是七夜的另外一部作品《拇指姑娘》。这是我看过最有灵性的一部童话。我实在没有想到,世界上居然有人的想象力居然能奇幻到这种程度……”

  她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应该还没有从《拇指姑娘》带给她的震撼中清醒过来,所以说了一大段赞美之词。简直把这部故事夸到天上去了。毕竟是专家,很快就收拢了自己的情绪,开始从专业角度分析这个故事。

  “众所周知,因为政策问题国内儿童文学市场发展缓慢。半兽人、英雄事迹、神话故事等充斥整个市场……偶尔有经典童话诞生也脱离不了这个范畴,前文提到的《舒克和贝塔》就是如此。

  我一直以为这种情况还要长时间的持续下去。可是看到《拇指姑娘》之后,我知道我错了……

  拇指姑娘在设定上完全打破了固有的表现形式……用沾染魔法的麦粒种出一位拇指姑娘。这种设定发前人所不敢想,但以后必将成为文坛最经典的形象。

  在内容上,改变了千篇一律的冒险、正义战胜邪恶等带有浓重说教意味的设定……没有改变的是同样实在宣扬真善美,同样在赞美积极向上。但故事性却远远高出了前者无数个档次。”

  在文章的最后,她再次忍不住给予了极高的赞美:

  “《拇指姑娘》带来的改变就是一场革命,必将革新整个童话市场……”

  教育报是什么?看名字就知道了。教育部主办的针对教育事业的报纸,一直都是国内教育界的风向标。这篇文章能出现在这个地方,本身就代表了教育部的观点。

  还不止如此,洛红绵作为著名教育家,她的话本身就带有很强的公信力。这一篇评论也为《拇指姑娘》打上了专业的标签,打消了无数家长心中最后的一点顾虑。也为《儿童文学》扫平了口碑上的障碍。

  有人要问了,就算这样。她也没资格替文化部做决定吧?可是如果你知道她的另外一层身份,就能明白,她还真有这个能力和资格。

  她的另外一层身份就是,文化部现任部长的母亲。

  永远都不要小瞧亲缘对政治的影响力,这事根本就不需要向部长请示冯煜坤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很快人们就发现,对《拇指姑娘》这一篇明显越线的文章,有关部门视而不见,放任它的存在。

  有时候没有发出声音,其实就是最大的声音。只要不傻,都知道这一次《拇指姑娘》和《儿童文艺》涉险过关了。

  知道洛红绵和某部部长关系的人很少,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某部居然放过了这一部明显违规的作品。想不通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把原因归结于政策放宽了。

  竞争对手对这一消息咬牙切齿,媒体目瞪口呆,赵明远等人自然就是欣喜若狂了。

  上面亮明了态度,媒体自然会跟着转变口风。纸媒限于形式慢了一步,网络媒体灵活多变第一时间做了最新报道。

  “《拇指姑娘》今年最好看的童话故事。”

  “小童话完成大逆袭。”

  “《拇指姑娘》的出现,是否标志着国内儿童文学市场规则的放宽?”

  各大网络媒体同时报道同一件事情,自然引起了所有网民的主意。当他们看到前几天还谣传要被和谐掉的《拇指姑娘》居然逃过一劫,顿时和炸了锅一样。

  “焚化部的人开眼了啊,居然放过了拇指姑娘。”

  “太不可思议了,我以为这部童话会被和谐掉,没想到居然没有。解放万岁,自由万岁。”

  “你们说为什么拇指姑娘能躲过一劫?难道焚化部真的放宽了对童话市场的监管吗?”

  网民对某部门的怨念有多深,从“焚化部”三个字就能看出一二。现在涉及到打破‘规则’的问题,无数闲极无聊的网民望风而动,纷纷参与进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说的好像他们的话能影响到政策制定一样。

  他们的话自然影响不了政策,但可以影响到《拇指姑娘》的关注度。在全民讨论中,这篇童话不知不觉走进了更多人的视线。很多人都对这一部逃过有关部门魔爪的童话故事好奇不已,或卖或借或找人打听,从各种途径了解这篇故事。

  这些讨论大多都是针对七夜和他的作品的,关于《儿童文艺》的很少。这怎么行,赵明远魏知行他们都不是笨蛋,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马上雇佣了大批水军到处掺沙子,宣扬《儿童文艺》。

  在纷纷扰扰之中,《儿童文艺》的销量再次迎来一次高爆发。而这次购买人群不再是孩子的家长,而是一群成年人买给自己看的。

  “成功了?”赵明远不敢相信的看着手上的报表,喃喃道。

  “成功了。”魏知行淡淡的笑着说道,不过他不停抖动的手指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们成功过了。哈哈……”赵明远欣喜若狂的大笑起来。这几天他所受的煎熬,在这一刻全都得到了弥补。

  “感谢洛老夫人,感谢七夜。呵呵。也感谢自己。”魏知行也跟着笑了起来。

  “你忘了感谢国家……”

  “……”

  “好了,不开玩笑了。七夜要的漫画助手挑好没有?赶紧给他送过去。我们新版漫画版块可还空着呢。”

  “你还好意思说,人都被你借走了。我那来的人给他送过去,听他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都怪我都怪我,我马上给他打电话道歉。”说着,赵明远拿起电话就准备拨出去。

  “行了行了,等你打电话事情早就黄了。事情我已经和他说过了。”魏知行摇头说道:“不过现在恐怕他是没心情搭理我们了。”

  “啊,他不肯原谅我们吗?”闻言,赵明远一下子紧张起来。

  “瞧你那点出息,还是堂堂主……哦,现在应该叫总编了。被人看到了多丢人。”魏知行戏谑的说道。

  “别打岔,快说怎么回事?”赵明远一脸焦急的问道。

  “好了好了,听他的口气最近好像在谈恋爱。刚刚陷入爱河的小年轻你是知道的,最烦别人打扰。”魏知行一看他真急了,也不敢继续开玩笑了。

  “哦!原来如此,吓我一身冷汗。”赵明远送了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说道。

  “老赵,你这心态不行啊。以后还怎么和他打交道?”魏知行眉头微皱道。

  “我知道,可是没办法,尝过巅峰的滋味没人愿意回到原点。而我们所能依靠的又只有他一个人。提起他就情不自禁的矮了三分。”赵明远叹道。

  “我知道,可是你这……”

  “好了好了,我会调整好的,先不说这个了。”赵明远摆摆手打断魏知行的话,说道:

  “你明天就带队过去。他不是谈恋爱了吗?顺便带点小礼品过去,就当是我们的贺礼了。”

  深知七夜对他们重要性的魏知行没有怠慢,第二天就带领挑好的两位助手赶往朱子清处。一路上他还不停的向两位助手强调一定不能得罪对方之类的话。搞的两位助手还以为要见的是什么大人物,一个二个都激动的不行。

  就在他带队出发不久,纸媒终于做出了反应。

  “《拇指姑娘》,它既是童话,又是诗,因为它的情节美丽动人,同时又有很浓厚的诗意。”——青年日报

  “《拇指姑娘》一部划时代的童话作品。”——申报

  “《儿童文学》的奇迹,现实比童话更童话。”——海滩报

  现在的《儿童文学》不再是以前不入流的小杂志,而是在全国都首屈一指的行业领头羊。虽称不上财大气粗,但也不再和以前那样紧巴巴的过日子。这一次,明珠市范围内的稍有名气的报纸主版面都投放了广告。

  事实再次证明,纸媒的信誉度要远远高于网络媒体。当纸媒的报道出来后,《儿童文学》的销量再次迎来新高。尤其是在明珠市附近,当天销量就突破了十三万册。

  这天课间休息,朱子清一帮小伙伴又聚集在走廊里海吹。李腾飞张岩几人悄悄的交流了一个眼神,然后由李腾飞开口说道:

  “老朱,藏得深呀。”

  “什么藏的深,又怎么了?”朱子清莫名其妙的道。

  “还不承认,这些天你和林大美女出双入对,当别人没看到是吧。”李腾飞故作蔑视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朱子清。

  朱子清早就知道,他和林宝儿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人。两人一个是校花级的大美女,一个是新晋校园风云人物,目标都那么大。每天下午放学都一起走,根本就瞒不住人。但现在被小伙伴当面质问,他还是一时为之失声。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要说两人没有这方面关系那就是瞎扯淡。但要说两人在谈恋爱,偏偏还有一个前提条件没有达成。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看到朱子清被自己驳斥的无话可说,以为他默认了,李腾飞得意的道。

  “我说老朱你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儿居然不和兄弟们说一声。你说是吧石头。”李文秀接话说道。

  “呃,这个吗。他和林宝儿早就眉来眼去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成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张岩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得罪朱子清的好。免得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唉,我说石头。你这屁股坐的不正啊。现在是在讨伐不义,你到底哪边的。”李腾飞不乐意了。

  “就是。不要因为老朱帮你追到吴芷萱,你就是非不分。我们不能因为别人的小恩小惠就丢失革命立场。再说当初那事我们也是出了不少力的。”李文秀语重心长的说道。

  “得了得了,你们俩少说两句吧。给我说说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学校知道的人多吗?”朱子清没好气的打断他们俩的话,说道。

  “多吗?你应该问还有谁不知道。我说你俩谈就谈吧,这么高调干嘛。每天下午放学一起回家。啧啧……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李文秀夸张的说道。

  “这件事我留意了一下,知道的人确实不少。不过还没有得到证实,大多数人都是将信将疑。”这时,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的丰洪军插嘴说道。

  “又不是警察办案,讲什么证据。流言蜚语杀伤力才是最大的。”朱子清有些头疼的抚额叹道。

  “你也知道啊,那你们为什么不低调点。搞的现在全校都知道了后悔也晚了。”李腾飞转过身用背靠着护栏说道。

  “说说,你们俩都干嘛去了?林宝儿连晚自习都不上了,别告诉我你们一直在一起啊。”

  “能去哪。我们放学一起去林宝儿家,有正事做。这事是经过老师和家长许可的。要不然你以为晚自习想不上就不上的啊。”

  “我靠,你们都见家长了?这发展也太迅速了吧。”

  “……”朱子清。

  几人又聊了一会,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才返回教室。

  “刚才看你们几个聊得那么开心,再说什么?”林宝儿很自然的把一枚酸梅糖放到朱子清桌子上。

  “我们的事,学校很多人都知道了。”拿起糖在手里捏了捏,朱子清斟酌了一下才说道。

  闻言,林宝儿明亮的秀目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暗藏慧黠:“我们?我们有什么事?”

  朱子清眼皮跳了跳:“好吧,是我多虑了。对了,今天魏知行要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见见他?”

  “方便吗?”林宝儿一手抓住一缕秀发,用发梢在另一只手上扫来扫去。

  “能得林宝儿女士的赏光,实乃三生有幸。”朱子清半文不白的说道。

  “那好吧,你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去岂不是太不给你面子了。什么时候?”林宝儿露出灿烂又精灵的笑容。

  ,!&a;a;a;lt;/a&a;a;a;gt;&a;a;a;lt;a&a;a;a;gt;&a;a;a;lt;/a&a;a;a;gt;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