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二十三章 对手

第二十三章 对手

  刘冰洋事件虎头蛇尾的结束,让朱子清非常郁闷。按照前世网络小说的套路,这里应该来一段撕逼打脸的剧情才对。他也已经为此做了先手。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屑于和他这样的小虾米打嘴仗,转发了两条围脖就不理他了。

  让他有狠狠一拳打中空气的感觉。当然,最主要的是这种被人无视的感觉实在太伤自尊了。更憋屈的是人家还处处占理,他此前所有的准备此时看来都有一种自作多情的样子。

  有句话说得好,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和林宝儿的感情种子因为一些意外的事情,终于生根发芽。感情上的得意,让他把之前的那一点不快彻底抛之脑后。

  正沉浸在爱情海洋里的朱子清不知道,虽然和刘冰洋的嘴仗没有打成。但一个危机正在前方等着他,或者说正在等着《儿童文学》。

  “著名童话作家糖糖携新作《梦境仙踪》盛大归来。”

  “我社童话名家姚文媛最新力作《哼哼大冒险》即将隆重连载。”

  “郑天清倾心打造《小龙人历险记》与大家不见不散。”

  就在赵明远、魏知行为打败诸多强手成为销量第一而欣喜若狂,就在诸多媒体纷纷望风而动争抢头条的时候。一夜之间风向大变,国内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在最重要的版块报道了这三条消息。而且是连续轰炸。

  这三条消息的出现,让整个媒体圈为之一静,随后更加沸腾起来。姚文媛、郑天清、糖糖是什么人?国内最著名的少儿读物作家,《少儿文艺》的当年作者顶梁柱。他们三个同时出书,这意味着什么?

  沉寂许久的《少儿文艺》终于展开反击了。

  大新闻,特大新闻。一定要采访到当事人,所有媒体记者一瞬间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

  “我是yc日报的记者。请问毛总编,你们杂志社三大作家同时开新书,是针对《少儿文学》吗?”

  “毛总编,三位国内最著名的童话作家齐出手,你们有把握打赢七夜的《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吗?”

  “我是大江报记者……”

  旗下三大作家同时出手,利用《少儿文艺》积累的人脉关系,顺利在媒体圈占据优势,把风头正健的竞争对手在舆论上打压下去。可是作为总编的毛文溯却并不是很开心。

  尤其是面前这些媒体记者提出的问题,十个有九个和那个让他讨厌的名字有关。好似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了对方的陪衬。

  “我再次声明,三位作家同时出书是早就确定好的,不是针对谁。我们《少儿文艺》历史悠久,文化沉淀厚重,一直都在儿童读物市场起着重要作用。到现在也是业界最成功的杂志之一。所以我们也没必要针对谁。请大家以后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

  毛文溯严肃的把这一段话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留下一大群不满的记者。这个世界最没节操的是哪一群人?非记者莫属了。

  点大的事经过他们的手都能变得比天还大。最让人‘佩服’的是他们还能无中生有,炮制各种重大新闻。没有采访到想要的消息不重要,只要见到了受访者,一切都不是问题。

  于是,第二天各新闻媒体的重要版块就变成了: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试看三大名家能否绞杀七夜。”

  “《少儿文艺》重拳出击,誓要夺回冠军宝座。”

  看着手上的报纸,毛文溯脸色黑的好像刷了一层漆。整个杂志社的人还没来及为扳回一局而高兴,就在总编愤怒的咆哮声中噤若寒蝉。

  整个杂志社能不受他心情影响的恐怕只有三个人了,那就是郑天清、姚文媛、糖糖。他们三人在杂志社地位超然,别说一般的编辑主编,就连总编毛文溯都要客气三分。这都是实力使然。

  “太匆忙了,好多细节都来不及修缮就发出去。这是在拿我们的信誉消费粉丝啊。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次我要栽大跟头。”姚文媛看着手上的报纸,忧心忡忡的说道。

  “我也一样,这个故事虽然已经构思了好几年。可就是因为还不够完善,才一直没拿出来。这次也是赶鸭子上架。只希望读者能念我们的旧情,不要骂的太狠。”郑天清也担忧的说道。

  “糖糖呢?你的作品我还没来得及看,你可千万别出问题。我们‘少儿三杰’最后的名声就指望你来挽回了。”姚文媛放下报纸,看着对面的女作家问道。

  “自我感觉还可以,你也知道这部书我已经写了很久了。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也能在这一段时间完结。只能说我运气比你们好。”

  糖糖是三人中唯一镇定自若的人了,但两位好友表现不佳,她也难以高兴的起来。

  “糖糖的书我看了,就可读性来说,超越了她以前所有的作品。你我以前的作品没有一部能比得上的。如果能再给我一年时间,我这一本也不会比它差,可惜……”

  “那太好了。能不能打败七夜的《舒克和贝塔》?”

  “……”场面一时沉默了下来。

  作为另外一方当事人,赵明远和魏知行两人在媒体面前愁眉苦脸。关起门来却淡定自若,好似完全没把《少儿文艺》的重拳放在眼里。

  “老赵,这不对呀。平时咱们的竞争对手有什么大动作你都闷闷不乐。现在《少儿文艺》三驾马车同时开动,你咋一点都不担心?不会是自暴自弃了吧。”魏知行笑着道。

  “如果只有《舒克和贝塔》我肯定担心的睡不着觉。可是我们最大的依仗不是它,而是《七夜童话》。有了它,别说什么‘少儿三杰’,就算整个童话圈的作者加起来我都不怕。”对自己老搭档的秉性赵明远最了解不过,但还是一本正经的回答。

  “唉,真无趣。不过你就不担心《七夜童话》也出问题?”魏知行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态势。

  你没看错,就是《七夜童话》。当初签约时候朱子清不是递给魏知行一沓稿纸吗,那就是《七夜童话》。

  谈判的时候为了增加筹码,朱子清把前世《格林童话》和《安徒生童话》以及一些零散的经典童话稍作整理,编成了《七夜童话》拿给了儿童文艺杂志。

  这样一部堪称巨著的童话合集不出意外的降服了魏知行和赵明远。成功的为朱子清挣来了一份满意的合约。

  魏知行和赵明远都不是笨蛋。在拿到《七夜童话》部分稿子之后,就开始策划怎样使利益最大化。并且第一时间就把故事集和杂志改版联系在了一起。

  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到改版,就遭遇了这样的危机。当然,这个危机只是对以前的《少儿文艺》而言。现在手里有了《七夜童话》的赵明远可是丝毫都没把这样的‘危机’放在眼里。

  “出问题?出什么问题?他交给我们的稿子不是三五篇,而是整整三十篇。这三十个故事没有一个在水准之下。这说明什么?说明写这些故事的抓住了童话的精髓。郑天清三个人要是能达到这样的水准,我‘赵’字倒过来写。”赵明远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对他作品质量我毫不怀疑。我指的是,新版第一期采用那一篇文章,真的没有问题?”魏知行收敛笑容,严肃的问道。

  看着搭档认真的样子,赵明远沉声说道:“说实话,我心里也很忐忑。如果是以前,也许我会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可是你看现在,我们明明做的比他好,但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不如他。他只是拿出旗下三个作者,就把我们几个月的努力全都压下来了。

  我不服,所以我一定要冒这个险。如果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如果赢了,我们就能一举抹平和《少儿文艺》之间的底蕴差距。老魏,你会支持我吗?”

  “我就知道,你表面看上去一团和气,其实心里最是孤傲。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放着那么好的工作不要,非要出来创业。行,当年我都敢和你一起冒险。今天更不会退缩。就让我们一起来改造这个世界吧。”

  不管毛文溯脸色有多黑,不管赵明远有多么自信,两本杂志的竞争都愈演愈烈。现在,外界提起一家必定会把另外一家拉出来做对比。

  但总体来说,在口碑上还是底蕴深厚的《少儿文艺》更胜一筹,把对手压在了身下。

  在纷纷扰扰之中,时间一天天过去。新一期的杂志销量也在万众瞩目之下面世。

  《儿童文艺》这一期的销量尽管再次上扬,突破了五十万册。可最终还是不敌对手,让出了还没暖热的冠军宝座。

  不出意外,《少儿文艺》以六十一万册的销量再次夺回了领头羊地位。看到这个成绩,毛文溯脸上的冰层终于融化,杂志社的全体同仁才敢稍微喘息。

  对于这个结果,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同行这么认为,媒体这么认为,就连《儿童文学》的职员在失望之余也认同了这个结果。

  可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还是那么离谱。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