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十八章 事端

第十八章 事端

  “妈,谁惹你了,生这么大气。”

  回到家就发现朱妈妈一个人坐在客厅怄气,朱子清差异的问道。

  “别提了,今天真是气死我了。”朱妈妈噼里啪啦一阵把办公室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了?我又没招她没惹她,居然这样说你。太没教养了。”

  听完事情的经过,朱子清也是一阵无语。前世他一直都认为脑残粉智商感天动地,始终抱着“珍爱生命,远离脑残粉”的思想。

  没想到才穿越过来几天就和脑残粉扯上边了。那位新来女老师的想法,朱子清还是能猜到一二的。不是他了解这位女老师,而是深知脑残粉的思考方式。

  在他们看来,偶像永远都是对的。如果不对,请参考上一句话。偶像永远都是独一无二无可比拟的。那位新来女老师很明显就是刘冰洋的脑残粉。

  现在听到有人拿一个高中生和他比,简直就是对偶像的莫大侮辱。没有当场翻脸已经很克制了。要是换成一般的脑残粉,早就一巴掌打上来了。

  “妈,你和她怄什么气。把自己气伤了多划不来。”

  “怎么不气,她这么说我儿子我能不气吗。还有你,你明明也是作家,小说都出版了。为什么不让我说?要是让她知道了你的厉害,看她还敢不敢说这样的话。”

  她还真敢,在脑残粉眼里,是没有对错只有偶像的。当然,这话朱子清也只是在心理吐槽一下,没有说出来。

  “算了不说她了,你看我都气糊涂了连饭都没做,饿坏了吧。晚上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说着就准备起身去厨房。

  “妈,先别急,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朱子清赶紧说道。

  “还有什么事?”

  朱子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兜里掏出那张新办的银行卡递给了朱妈妈。等朱妈妈接过卡,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才继续说道:“这里面是我的稿费,正好二十万。你拿去给爸爸开商店吧。”

  “多少?”朱妈妈手一抖,卡差点掉在地上。

  “二十万,这是第一期稿费,后边还有。”

  “二十万?你可别骗妈妈。”

  “骗你做什么,当时签合同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吗。”

  “可是当时我以为能有个千把块稿费就不错了。谁知道有这么多。难道写小说就这么赚钱?”

  “写小说不一定赚钱,赔钱的也有。写好了才能赚钱。我这部小说的成绩你也知道,所以才有这么多稿费。”

  得到儿子肯定答复,朱妈妈别提多开心了。拿着银行卡看了又看。

  “子清你长大了,都知道挣钱养家了。妈妈太高兴了。你先等着,我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朱妈妈很干脆的收下了儿子的孝敬,没有说什么留着给他娶媳妇之类的话。他们一家就这么三口人,何分彼此。

  ………………………………………………………………………

  接到自己儿子二十万大洋支持的朱爸爸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关掉那个小店,开始满世界的寻找开店的地方。

  可是开一家商店也不是光有钱就行了,要注意的地方还有很多。所以一时半会这个店他还开不了。

  把钱交给家里,朱子清也算了了一桩心愿。至于开店的事情,他又不懂这个,索性全部交给了朱爸爸。

  朱爸爸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四十年,做的肯定比他更好。朱子清还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是穿越者就能包打天下的程度。

  不愿意操心这件事,固然有信任朱爸爸的缘故。还有一个原因,林宝儿终于答应和他一起修书了。

  “……我也和爸爸妈妈说了,他们也同意我和你一起修书。”林宝儿肤光如同月华,淡然道:“不过他们有个条件。”

  “别说一个,就是十个八个都没问题。说吧,什么条件。”朱子清兴奋的的说道。

  林宝儿轻颦黛眉,好似有些不习惯朱子清的亲昵:“修书的时间定在晚自习,地点在我家。”

  “好。呃……你家?”朱子清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得到林宝儿确认,他心中一突。自己的小算盘不会被他们发现了吧?

  他没有当过父亲,根本就不会知道。在父母眼里,任何靠近自己女儿的异性都是防范对象。

  林宝儿父母能答应他们一起修书,还是看在他和林宝儿同桌这么多年来一直表现良好的份上。要不然,不要以为出版了一部童话故事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可是,可是晚自习怎么办?你不上晚自习了?”

  林宝儿笑吟吟的道:“晚自习我早就不想来了,每天那么晚还要来回折腾。只是一直没有借口不来,现在好了。说起来还要感谢你呢。”

  “啊?!”朱子清的表情顿时凝固在脸上,姑娘你逗我呢是吧。这态度变化之快,都赶上玩变脸的了。

  “去你家我没意见,不过方便吗?”一个男生整天出没在女同学家,被人看到了好像也不太好。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这个还真没有,总不能去自己家吧。要是这样的话,不用两天恐怕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林宝儿肯答应一起修书总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朱子清是个很乐观的人,很快就把不必要的担忧念头抛之脑后了。

  有句话叫福无双至,今天朱子清再次印证了这个观点。就在他为“阴谋得逞”偷着乐的时候,吴芷萱出现了。

  上午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课间操取消。第二节下课之后大家都围在一起说笑的时候,吴芷萱走了过来说道:

  “你还有功夫在这傻乐呢?出大事了。”

  正和几个狐朋狗友聊得开心的朱子清随口回道:“我说大才女,自从和石头勾搭在一起你怎么就变得一惊一乍起来了。”

  吴芷萱闻言,怒道:“朱子清,我没和你开玩笑。”

  听她语气不像开玩笑,朱子清等人都停止了说笑。

  “到底什么事?总不会是哪个大神看我不顺眼要收拾我吧。”

  “还真让你说着了。你自己看吧。”说着,吴芷萱就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来。

  咦?朱子清接过手机发现上面打开的正是围脖。疑惑的想道,难道自己上围脖热搜了?不会吧,我连这玩意都没开通,更没有发过围脖啊。不过仔细一看里面的内容,顿时心中犹如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太可气了。我是刘冰洋高中母校的新老师,也是冰洋的粉丝。今天和同办公室老师聊天。有一位老师的儿子写了两首破歌居然就敢说和冰洋比。真是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这年头玩围脖的人多了,不会有人关注一个普通人的围脖,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可问题是作为事情主人公之一的刘冰洋居然转发了这条围脖,并且评论道:

  “听说有学弟要和我比试,很欣慰母校再出新秀。学弟你要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吗?正好,我要参加今年的说文解字征文大赛。就让我们来比一比谁的名次高吧。”

  “怎么样?看到了吧。”等朱子清把目光从手机上收回,吴芷萱严肃的说道。

  和朱子清一起说笑的同学也发现了他的脸色变化,好奇心一下子被钓了起来。吴芷萱说真的?真出事了?

  发现周围一圈人都在看着自己,朱子清想了想,把手机递过去说道:“你们自己看。”

  “这件事谢谢了。”朱子清叹了口气,郑重的说道。

  “不用谢我,我也是恰好看到给你说一下。就算我不说早晚你也会知道的。”吴芷萱娥眉微蹙道。

  “不一样,早知道和晚知道就是两种结果。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你不会也是刘冰洋的粉丝吧?”朱子清疑惑的道。

  “我看过他的书,了解过他的生平。知道是我们学校走出去的,就多了一些关注。至于是你这一点不难猜。我们学校的,父母还有一位是老师,最近又写过歌。符合这个条件的好像就你一个人了吧”

  “唉,问题就出在这。你能猜到是我,其他人也肯定能猜到。用不了多久我这个不自量力的师弟就要被人肉出来了。”

  “围脖里写的这个不会是朱子清你吧?这是怎么回事?”**很短,周围的同学很快就看完了。

  “对,就是。还有这个刘冰洋是谁,很出名吗?说话牛皮哄哄的样子。”

  闻言,朱子清心中一动,赶紧追问道:“你们都不知道刘冰洋是谁?”

  “不知道啊,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怎么了?”那位同学疑惑的说道。周围其他同学也纷纷摇头表示没有听过。

  “没事,那就好,那就好。”确认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朱子清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一半。

  他最担心的就是刘冰洋毕业了六年,学校还流传着他的传说。那样的话他肯定会受到整个学校的耻笑。不只是他自己,可以预见到的是朱妈妈也会受到影响。但现在他发现周围同学都说没听过这个名字,这种担心顿时就不存在了。

  “刘冰洋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朱子清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向大家解释了一遍。末了,说道:

  “本来大家一个办公室的闲聊。我们一起吹牛什么样子大家都知道,老师也一样啊。可是没想到这位新来的老师居然当真了,还在围脖发了消息。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

  “哦,原来我们学校还有这样一号人。要不是你说我完全不知道。不过那又怎么样?说说都不行了。我就觉得老朱你比他强。”

  “对呀,还有那个女老师,什么德性。歪曲事实,不知道她怎么当上老师的。”

  “那个女老师的心思我能猜到,脑残粉吗,就这样。不过老朱这事你可要想办法解决一下。要是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大都是在批判刘冰洋和那位女老师的。也有为朱子清担忧的。听着大家话,朱子清心中的石头又往下落了一点。

  正在这时,朱子清突然听到有人说:“朱子清,这事你完全没必要担心学校会怎么样。刘冰洋毕业六年没回过学校,功成名就之后也没返校感谢培育之恩,学校会帮他?”

  朱子清心中一动,这话说的很有见地啊。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是一个不经常一起玩的同学,叫丰洪军。

  “而你呢,你是最近我们学校最红的一个学生。连续三首原创歌曲,我们学校哪个学生没有听过你的歌。这就是群众基础。就算这事真闹大了,也是骂他的多。”

  “不过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太被动了。我觉得你要是能提前写一些歌颂友谊啊、同学情谊啊之类的歌曲。在校广播上一唱,就说是送给全校师生的……到时候,这件事要是就这样过去也就算了,如果真闹大了。哼哼,谁难受还不一定呢。”

  最后那充满嘲讽意味的冷哼实在是太到位了,瞬间就营造出了一代奸师形象。

  对他的分析,其他同学纷纷叫好。可朱子清却听出了里面的深意。毕竟前世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思想比一般的同学要复杂的多。

  在他看来,丰洪军的这一番分析可谓入木三分,提出来的办法因利势导。他以两世的经验衡量了一番,发现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当然,这个办法唯一的漏洞就是,朱子清能否写出符合要求的歌曲。可是对拥有前世记忆的他来说,这恰恰最不是问题。

  深深的打量了一下丰洪军,朱子清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同学里面居然有这样一号人物。就是不知道他是偶有所得,还是确有这样的智慧。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朱子清是记住了。

  以后有机会,这样的人一定要做朋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