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十四章 登顶

第十四章 登顶

  尽管赵明远已经很高估《舒克和贝塔》的作用,又加印了十万册。这一期的总印刷量达到了十五万册。这个数据是以前的三倍还多。在他想来这个数据还是有些冒险了。可事实却告诉他,这个数据不是冒险,而是太保守了。

  十五万册只用了五天就销售一空,求购订单如雪花一样飞来。看着这些订单,赵明远是痛并快乐着。赶紧联系印刷厂加班加点加印。最终在最后一天总共卖出去二十一万册。销量比以前提高了五倍还多。

  这个数字不只让《儿童文艺》上下不敢置信,就连其他杂志社也都以为统计出错或者是儿童文艺在恶意炒作。

  当他们再三确认这个数字是真实无虚的之后,都惊呆了。有些反应快的马上就安排人去调查事情的原委。

  以前的《儿童文艺》在杂志圈就是不入流的那一部分。把圈子缩小到儿童类杂志,连三流都算不上。

  可是自从连载了《舒克和贝塔历险记》,只用了两期,销量就超过了二十一万册。在儿童类杂志顺利进入前三名。放到整个杂志圈,也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销量暴涨的原因很简单,稍微留心一下就能知道。所以关于《儿童文艺》挖到金矿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杂志圈。

  但并没有什么人跳出来找他们的麻烦,做杂志的偶尔挖到金矿太正常不过了。如果别人挖到一个金矿,大家就群起而攻之,那还做什么杂志。当然,这和他们并不知道《舒克和贝塔》的具体情况有关。

  也不是没有杂志社想挖墙角,奈何《儿童文艺》保密工作做得好。除了一个笔名,关于作者的任何信息都是未知。查询了一下发现实在找不到作者本人,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当大家都以为《儿童文艺》的步伐到此为止的时候。第三期的销量一出来,就让无数人为之瞠目结舌。

  第二期的热销和《舒克和贝塔》口碑的阔山,直接把杂志第三期的销量推上了四十七万册的高度。

  四十七万册,这个数据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儿童文艺杂志当然是欢呼雀跃,主编大手一挥每个人都有奖金。

  而对于圈子里的其他杂志社来说,这个数据简直就是催命恶鬼。

  “四十七万册,知道这个数据代表什么吗?”

  在明珠市xh区的一栋高档写字楼里,一位才三十余岁的年轻总编正在开会。

  这位年轻的总编留着醒目的板寸头,白色衬衫袖口挽到小臂处,下身着棕色西裤,脚踩一双黑色皮鞋。从上到下无比透露着干练的模样。

  此时,这位他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满桌子的人都低着头,没有一个人敢看他一眼。

  “四十七万。如果我们记错,我们《少年文艺》的最高销售记录是四十五万吧。如果我还没记错的话,这个数据也是同类杂志销量记录的保持者。”

  说到这里,这位主编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圈,满桌子的人头垂得更低了。

  “可是现在这个记录被打破了。是被别的杂志,被一个以前我们连正眼都不瞧一眼的杂志打破了。现在整个行业都在看我们的笑话。”

  年轻的总编再次停顿了一会,努力平复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情绪。才缓声说道:

  “自从我担任《少年文艺》的总编以来,这是第一次。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现在告诉我你们的应对办法。”

  底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希望其他人先站起来打破僵局。等了半晌都没有人说话,年轻的总编脸色愈发难看。正准备发火,一个脸型微圆,带着细边眼镜的女孩子站起来说道:

  “经过调查,《儿童文艺》的销量提高这么多,主要原因是一部叫《舒克和贝塔历险记》的童话故事……”

  “这个还用调查?随便拉个路人一问就知道原因了。我要听你们的应对办法,不是听你们讲原因。”年轻的总编毫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不耐烦的道。

  女孩满脸委屈的说道:“我们的办法是,找到这部童话的作者尝试挖角。同时向郑天清、姚文媛、糖糖约稿……”

  年轻的主编认真的听着,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如此多管齐下,下一期我们必定能夺回第一名。”

  女孩子说完,主编示意她坐下。但并没有说行还是不行,而是再次问道:

  “谁还有什么办法都说出来,大家集思广益,不要怕错。”

  也许是女孩子的一番话给了大家启发,也许是她的发言给其他人创造了时间。总编的话刚落就有人要求发言:

  “我把《儿童文艺》以前和现在的期刊做过对比,完全一样。他们的销量暴涨这么多全是《舒克和贝塔》的功劳。但众所周知,一个故事是撑不起一本杂志的……”

  此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好似没有看到总编脸上的不耐烦。继续说道:

  “第一不是那么好拿的。没有一定的底蕴,第一就是烫手的山芋。想必已经有很多杂志社要动手了。我们自然不会和他们学,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好。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做。稳住自己的阵脚,发挥出自身的优势,胜利就是我们的。所以我觉得郑助理的办法是最稳妥可行的。我的话完了。”

  听完他的发言,总编的脸色稍霁。他虽然没有提出什么可行性的建议。不过这一份分析还是很有见地的。

  有了两个人带头,剩下的人心中也有了普。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今天的会就先开到这,下去后每个人都写一份策划交过来。赵助理你就不用交了。既然你已经有了计划,向糖糖他们约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主编。”一直忐忑不安的赵助理闻言差点笑出声来。

  虽然赵主编没有对她的方案说一个字,可最后那句话却代表着他对这个方案的肯定。这如何能不让初出茅庐的女孩子开心。刚才受的那一点委屈早忘到爪哇国去了。

  就在赵主编为《儿童文艺》的逆袭忧心不已的时候,在金陵的某一座写字楼内召开了一场会议。这场会议的气氛和《少年文艺》的会议的气氛截然相反。

  “《少年文艺》十几年的第一名终于被我们抢过来了。这是我们杂志社历史性的一刻,也是在座的各位同仁一致努力的结果。”

  戴志明主编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也没什么好掩饰的。把第一名拉下马并且刷新了同类杂志销量记录,他有理由高兴。

  下面的编辑们大多也是相似的表情。一本不入流的杂志经他们的手销量登顶,带来的成就感且不去说。仅仅是这种资历,就足够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抢手的香饽饽。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一定会跳槽什么的。但多一种资本就多一份底气不是。

  “都是主编领导有方。”

  有人善于活跃氛围的人,见大家都在兴头上。把玩笑开到了主编的身上。

  “哈哈……”这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拍马屁的马屁话,惹得哄堂大笑。

  “嗯,我就喜欢这样实话实说的同志,回头去财务部领奖金。”

  赵明远本来就不是爱拿架子的人,现在高兴起来更是一点主编的样子都没有了。

  “哈哈……”底下的人笑的更畅快了,本来还有一些拘束的人,这下也彻底放开了。

  例会很快就结束了,赵明远和魏知行一起回到办公室。

  “老魏,今天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开例会也没见你这个副主编站出来说几句鼓励的话。”看着忧心忡忡的魏知行,赵明远笑着说道。

  “销量登顶虽然值得高兴,不过这事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只不过提前了几个月而已。可就是提前这几个月让我担心。”魏知行没有笑,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害怕有人……”赵明远也若有所思的说道。

  虽然他花没有说尽,但魏知行却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对,第一不好拿。更何况我们一点准备都没做。就怕那些同行们不省心。”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怕也没什么用。总不能放着好好的第一不要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

  “别的都好说,关键就在《少年文艺》。如果他不出手其他人就是一团散沙,没什么好怕的。如果他出手,就能把那些力量扭成一股绳,我们麻烦就大了。”

  “这你就放心吧,《少年文艺》肯定不会出手。至少不会明着站出来。”赵明远故作神秘的道。

  “你老赵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快说怎么回事?”魏知行急切的问道。

  “前段时间上面有人明确放话出来,上头准备净化儿童文学市场,打击一批不安份的人。你说《少年文艺》敢顶风作案吗?”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没听说?”

  “我也是听其他杂志社的朋友说的。当时觉得这事离我们太远,就没在意。没想到现在却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赵明远解释道。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事情就要好办很多。只要他们不直接站出来。光靠背后煽风点火,我们还是能应付的过来的。说不定还能变坏事为好事。”

  “行了,先不说这事了。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出马。”赵明远没有继续谈这个话题,转而说道。

  “什么事?”

  “你最近和七夜有联系吗?”

  “有啊,经常发短信。怎么了?”

  “我们杂志新版添加了漫画板块。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漫画,我想着从他的故事集里挑一篇出来改编成漫画。这漫画改编权需要你去和他协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