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十二章 聚会

第十二章 聚会

  往年,运动会都会赶在周六举办。第二天就是周末,刚好放假一天。今年因为领导的缘故提前了两天,但周末放假这个惯例并没有取消。

  这个周末,很多人期待已久。张岩更是只能用望眼欲穿来形容。他们谋划已久的“征服”计划就等今天晚上实施了。

  作为计划的策划者,朱子清早早的就来到了ktv。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很少参加类似活动的林宝儿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也跟了过来。

  “秀才,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到了包厢,朱子清意外的发现李文秀居然到的比他还早。

  “我放学就直奔过来,已经等你们好久了。”李文秀笑着说道。

  “朱子清,你什么意思?看到姑奶奶居然招呼都不打。”这时,一个充满怒意的声音打断两人交谈。

  “呦,原来是林女侠呀,刚才光顾着给秀才说话,没看到你。实在不好意思,你别生气啊。”朱子清夸张的说道,那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朱子清,你……”林徽因气的大声咆哮。不过你字刚出口,只见朱子清往旁边一侧身子。却看到了亭亭玉立的林宝儿,正巧笑倩兮的看着她。失声道:“宝儿姐姐?”

  “茵茵又不乖了哦。”林宝儿笑吟吟的说道。

  “宝儿姐姐又笑话人家。”林徽因扭捏的说道。

  看着突然变成小白兔状的林徽因,朱子清和李文秀相视一笑,摇摇头叹息。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快进来坐吧,赶紧把门关上。这吵得我脑袋直嗡嗡。”李文秀招呼道。

  朱子清顺手关上门,房间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和刚才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好像两个世界一样。

  “唉,我说你家也太会偷工减料了。普通包厢的隔音做的那么差。看看这贵宾包厢,一点声音都传不进来。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地方。”朱子清假装嘲讽道。

  “你拉倒吧,知道这几个包厢花了多少钱吗?要是全装成这样,我家直接就破产了。”

  你没听错,这家ktv正是李文秀家开的。他们今天用的包厢是平时不对外开放,只接待特殊“客人”的贵宾包厢。内部环境和普通包厢就是两个极端。如果不是因为李文秀,他们肯定是没机会用这样的包厢的。

  原来的朱子清虽然知道有这样的包厢,但不好意思张口占这个便宜。所以这么些年也只是进这里看过,没有使用过。穿越者朱子清则完全不同,毫不客气的开口要了一间。而奇怪的是李文秀不但没生气,和他的关系反而愈发亲近。

  四人分别落座,朱子清和李文秀坐在一起,林宝儿则被林徽因拉到了一边讲悄悄话。

  其他人也来的很快,朱子清刚和李文秀聊了没几句,就陆续到来。先到的是李腾飞,然后今天的主角张岩紧随其后赶到现场。几人又是一顿嘲笑。张岩好事就在眼前,也不反驳,只是坐一旁呵呵傻笑。

  今天的另外一位主角吴芷萱来的就有些晚了,显然她也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磨磨蹭蹭的差不多最后一个到达。让张岩担心了好久。

  大致看了下,该到的人差不多都到了,朱子清起身大声说道:

  “现在我宣布,聚会开始。”

  随着话音落地,包厢的大灯不知道被谁“啪”的一声按灭了。

  “哦……”

  灯灭的瞬间,整个包厢顿时沸腾起来。

  “先为我们的友谊干一杯……”在吵闹中,有人跳到包厢中间,举着一瓶啤酒,大声高喊。

  “干……”

  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朱子清几人并不着急马上进入主题。而是和大家一起狂欢起来。

  刚开始大家都有点克制,慢慢的都放开了。开始各种疯狂起来。年轻人就是这样,很容易被感染。一旦玩的嗨了,就容易克制不住自己。

  此时,有聊天的,有天南海北海吹的,有拼酒的,也有拿着话筒唱歌的,还有在包厢中间跳舞的。

  “嗨,你看那边。”朱子清正和一同学隔着桌子聊天,林徽因走到他身边坐下,说道。

  顺着林徽因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却看李腾飞正和一个女生紧挨着坐在一起,口吐飞沫的聊着什么。

  “怎么说?”有情况,朱子清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

  “看到那个女生了吗?我们班的,李腾飞特意让我喊过来的。”林徽因嘴角一撇说道。

  “你是说李腾飞喜欢她?”

  边说,朱子清边观察那个女生。由于天太暗,看不清楚。仅能看到扎着马尾辫,五官轮廓优美。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很明显。”

  “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学期,李腾飞拐弯抹角的找我打听她的事,虽然很隐蔽,但还是让我发现了。”林徽因有点得意的说。

  “你怎么没和我们说?”朱子清有些讶异,林徽因这个嘴巴比心都快的人,也能守住秘密?

  “我答应李腾飞要保密的,自然不能说,我可是言而有信的人。”

  “说吧,他许你什么好处了。”朱子清无视了她的话,直截了当的问道。

  “这个……我……”林徽因一看被拆穿了,开始吱吱呜呜起来。就见她眼珠子一转,突然站起来大声说。

  “同学们,同学们,静一静,静一静。”

  等大家都停下来,林徽因得意的看了朱子清一眼,说道:“同学们,朱子清刚才说又写了一首歌颂友谊的歌,我们让他现场演唱一遍好不好。”

  “好……”大家异口同声的大声喊道。

  晚会过后,朱子清在他们学校大小也是个名人了。谁不知道他唱作俱佳,现在听到他又有新歌,岂能不好奇想要听听。

  但此时有两个人的表情却和大家截然不同。一个自然就是林徽因。她比谁都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刚才为了报复朱子清揭穿她才故意这么说。可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她的行为简直就是在给朱子清挖坑。她不认为朱子清恰好新作了一首歌颂友谊的歌曲。

  一个是林宝儿,身为同桌兼好友,朱子清有什么得意的事情总会先找她分享的。可关于新歌的事情她从来都没听朱子清提过这事。而且她也深知林徽因的秉性。

  不会是林徽因在整朱子清吧?她第一时间就看破了事情的真相。但那又能如何?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她根本就没办法帮他解围。只能担忧的看着朱子清。

  朱子清自然不知道林宝儿的想法,但林徽因自责的眼神他是看到了。微微一笑,拿起麦克风走到包厢中间,说道:“感谢大家这些年来的陪伴,有你们这些朋友,我很知足。下面我唱一首自己写的歌送给大家。唱得不好,请见谅。”

  “这首歌的名字叫朋友。”

  这个世界也有叫朋友的歌曲,应该说叫朋友的歌曲前世今生太多了。也都不乏经典。

  但不论曲调还是歌词和他要唱的这首都不一样,自然也没有伴奏。所以他也只能清唱。

  在大家目光注视下,朱子清明亮的声音清晰的传出:

  “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什么。真爱过,才会懂,会寂寞,会回首,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

  前世因为性格偏内向,朋友特别少。但也有一个能称得上生死之交的。那个朋友在他落魄的时候始终站在他左右,给予他帮助。

  虽然因为能力原因,并不能解决他的实际困难。但有个关心的人在身边,心灵上的抚慰是无法代替的。

  不知道他得到自己的死讯,会有多难过。还有前世的父母,不知道他们会伤心成什么样子。想起伤心事,朱子清眼圈开始泛红,声音不自觉的也带着点沙哑。

  但这点沙哑非但不影响唱歌,反而使他的歌多了一些别样的感情在里面。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

  朋友不要担心,在这里我过得很好。

  少年不识愁滋味,其他人就没有朱子清这样深的感受了。他们只是觉得这首歌写的太好了,歌词简单易懂,旋律优美。

  就连刚才还担忧不已的林徽因,见他真的唱出了一首新歌,别提多惊讶了。兴奋的和大家一起跟着他哼哼起来。

  唯有林宝儿,这位蕙质兰心的姑娘从他的歌声里听出了一种刻苦铭心的悲伤。

  “他怎么了?有什么伤心事居然值得他这么悲伤?”不过这些话她并没有问出口,朋友之间要留足空间才行,追问太多反而不好。

  一曲结束,自然引来大家热烈的掌声。

  没有理会大家再来一首的喊声,朱子清继续拿着麦克风说道:“不行了,我不能再唱了。今天这场聚会除了是把大家聚在一起联络感情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朱子清的话一出口,各人的表情马上就出现了变化。不知情的人都有点茫然。作为知情人的李腾飞等人则看着张岩和吴芷萱贼笑不已。而作为当事人的张岩和吴芷萱的表情也截然不同。

  张岩是紧张中呆着兴奋,吴芷萱则是有些手足无措加羞涩难当。

  “有情我们今天的主角,张岩和吴芷萱上场。”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