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十章 新约

第十章 新约

  现在最开心的莫过于朱妈妈了,晚会上儿子出尽了风头。周围同事的恭维声让她倍感脸上有光。最让她高兴的是朱子清表现出来的音乐才能。这才高中就会写歌了,好好培养一下,以后指不定就是音乐家什么的。

  做为母亲,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一直表现很普通的儿子为什么突然会写歌了,而且还写的这么好。在她看来,儿子是最优秀的,以前不写那是藏拙。再说了,儿子写歌还有我的一份功劳呢。要不是我从小就逼着他去学吉他,他能写歌?

  晚会结束,朱妈妈乐的嘴都合不拢的回到家中,抓住正在码字的朱子清就是一顿猛夸。

  “好了好了,妈,不过就是两首歌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被人家听到了还不笑话我们啊。”朱子清无奈的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夸自己儿子怎么了,谁敢笑话。谁笑话让他儿子也写两首歌试试。”此时,朱妈妈身上哪有一点人民教师的矜持,妥妥的一护短母亲。

  “好吧,你说得对。不过你没看我正忙着呢吗?你这一打岔,我头都快炸了,写到哪都忘了。”对这样状态下的妈妈朱子清只有举手投降。

  “就是呀,你不说我还忘了。你这孩子得空就蹲电脑跟前噼里啪啦的打的什么东西?别耽误学习。”嘴上虽然说的好奇,可是在没有得到朱子清同意之前,眼睛并没有往屏幕上瞅一下。朱妈妈还是很尊重儿子隐私的。

  “我在写小说。”朱子清早就想找机会把这事告诉父母了,毕竟是一家人,这事老瞒着也没意思,也瞒不了多久。再说还有件事情需要他们出面,不坦白也不行。

  “写小说?”朱妈妈惊讶的道:“你别骗你妈。写小说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说写就写。”

  “真的,这是一部童话故事……”朱子清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末了又说道:

  “前天杂志社打电话过来,说准备重签合同。我还没满十八岁,所以需要你们签字。”

  上一次签约是邮寄合同,他模仿朱爸爸的字迹混过去了。这次是面对面,这种办法自然也就用不了了。

  听朱子清说完,朱妈妈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一直表现普通的儿子突然又是写歌又是写小说,这个惊喜来的太快,让她有点接受不来。

  “你说杂志社派人过来签约,什么时候?”朱妈妈毕竟是十几年的老教师了,养气的功夫不是假的。只是一会功夫就接受了儿子是天才这个事实。

  “明天上午。”

  “……”

  “天不早了,你别写太晚了。明天还要早起去签合同。”说完,朱妈妈就很平静起身离开了房间。

  咦?不对呀。刚才她还兴奋的不得了,怎么一听说我写小说还要出版就变的冷静了?根据偶像剧里的情节,她不应该更加高兴?不应该追着我问东问西吗?看着出门还不忘轻轻把门关上的妈妈,朱子清疑惑的想到。

  可惜,他没有透视眼,没有看到回到房间后的朱妈妈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激动之下连续几次输错号码。好不容易接通了,不等对面说话,就语无伦次的说道:“他爸,出大事了,你快回来……”

  接下来的事情朱子清就不知道了,朱妈妈离开后他又抓紧时间复制了一部分出来。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上床休息。前世他经常熬夜,通常两三点才睡。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因为上学生活规律了,作息习惯也逐渐恢复正常。

  翌日,在生物钟的作用下,朱子清早早就醒了过来。没有懒床,直接起身洗漱完毕,朱妈妈已经把饭做好端到了桌子上。

  朱爸爸也很难得的没有出门。平时他都是天不亮就出门去经营自家的小商店,一家人很少能在一桌吃饭。

  男人的感情都是含蓄的,有时候含蓄到连给儿子夹菜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虽然朱爸爸没有什么特殊表现。但同样作为男人,不需要说,朱子清什么都懂。

  反倒是朱妈妈一直唠叨个不停,不外乎就是儿子多么有才,自己教育有方什么的。父子俩默契的埋下头调快了吃饭的频率。

  陪朱子清去签约的事,在朱爸爸没有发表一言的情况下被朱妈妈揽去了。所以刚吃过早饭,朱妈妈就不停的催促朱子清上路。

  朱子清和《儿童文学》来人约定见面的地点是这个县城最高档的一家咖啡馆。所谓的高档只是相对而言的,在一个靠劳务输出生存的小县城,又能高档到哪里去。不外乎就是窗明几净,墙上贴满了欧式风格的壁纸罢了。当然,服务员的态度也是可圈可点的。

  来之前,朱子清已经知道这次他们派了一个副主编亲自过来洽谈签约事宜。也通过电话和那位副主编沟通过。但他并不会因此就掉以轻心,对方派一位副主编过来不只是为了体现对自己的重视。更重一层因素也是为了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位魏主编的照片朱子清在杂志社官网上看到过,一个精明强干的人。见了面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印象,他是个处事果决的人。

  见面之后,根据事先的商议,朱子清出面交涉,朱妈妈背后坐镇。两方一方有心,一方有意,相互客气吹捧之下,实际性的话题一点没提到,气氛倒是搞的很热闹。

  不要觉得两人这样兜圈子没有一点意义。通过交谈,找到对方的漏洞加以利用,在谈判中取得主动,这就是开篇废话的意义所在。谈判就是这样,谁先忍不住气谁就会失去先手。

  不过这样打太极朱子清一点都不怕。虽然他对兜圈子也不擅长,但谁让他手中掌握着对方需要的资源呢。这就是最大的优势,天然优势。

  只要不是傻到把优势拱手相送,这场谈判他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占着这样的优势,他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不让对方忽悠住就行。

  朱子清可以稳坐钓鱼台,魏主编不行啊。《舒克和贝塔》潜力有多大他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它是杂志创刊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个金矿。如果不抓住它,杂志社还能不能等到下一次这样的机遇就很难说了。

  原本他见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孩子,还觉得这次任务没有难度,手到擒来呢。结果事情的发展和他的认知完全背道而驰。这小伙子年龄是小,可一点都不好对付。

  不只是魏主编,就连朱妈妈都用陌生的眼光看着朱子清。这个在杂志社主编面前自信满满侃侃而谈的人是我儿子吗?

  打了半天太极,一点便宜没占到的魏主编终于放弃了轻视之心。把朱子清当成了一个对手看待。而且他也不准备继续在语言上兜圈子了,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入了今天的主题。

  “《舒克和贝塔》很受小朋友们欢迎,原本半个月才能卖完的杂志只用了一个星期就被抢购一空。很多没有买到的消费者都给我们留言,让我们加印。可惜,时间来不及了。要不然还能卖出去不少。”

  “我对这个故事充满信心。也相信下一期的销量肯定会更高。”朱子清的话像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可惜魏主编打心眼里不信。

  “这一点我们也深信不疑,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了。”

  “不知道贵社有什么章程?”

  终于切入主题,魏主编精神一振,从旁边的包里掏出一份合同放到桌子上,轻轻的推到了朱子清面前。

  在旁边听两人打了半天机锋,正觉得无聊的朱妈妈陡然见到合同心中一喜,就准备伸手去拿。但朱子清却抢先一步,不着痕迹的把手放在了合同上,并没有打开,而是微笑着道:

  “魏主编,那么多杂志社,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贵社吗?”不等魏主编回答,又自顾自的说道:“因为贵社创刊时间短,有上进心,有魄力。你们想要发展,我需要一个可以信任的合作伙伴。我相信我们合作一定是双赢的局面。”

  听完朱子清的话,魏主编深深的看向他的眼睛。朱子清也很坦然的和他对视。过了好一会,魏主编把桌子上的合同收了起来。当他又从包里掏出一份合同准备递过去的时候。朱子清率先开口了。

  “魏主编,先不急看合同。我有一样东西你先看看。看完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说着,也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厚厚的一沓a4纸递给了魏主编。

  刚才还试图在语言上掌握主动权的魏主编这会一句话都不说了,接过朱子清递过来的打印纸埋头翻看起来。这一看不打紧,他一下就被手里的东西惊住了。

  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少年,又看了看手中的东西。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手里的东西是对面少年写的。可是这东西是从少年手里拿出来的,这是做不了假的。

  连续翻看了几页,确认后面的内容一致,他没有继续翻看下去。也没有必要在翻下去,这里面的东西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本来以为杂志社挖到了一个金矿,现在才知道这哪是金矿,明明就是一个钻石矿。

  抓住他,抓牢他,不管用什么样的条件,一定要把他留在自己的杂志社。魏主编心中咆哮道。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