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重生之文娱高手 > 第二章 差异

第二章 差异

  出版?这个建议让他一下愣住了。

  前世他连八百字作文都写不好,和写作是一点边都沾不上。至于这一世的少年,根据接收的记忆来看,比前一世的他也好不到哪去。

  在他的认知里,写作是一件很高大上的事情。和他这样的普通小年轻就不搭噶。两世都没有这方面的细胞,家里也没人从事相关工作。写作是他想都不会想的事情。

  可是现在有人突然告诉他,他可以出版作评当作家。这如何让他不惊讶。

  陶虹又和朱子清聊了一会,见他前言不搭后语,稍微一想就明白他在想什么。就收住话题,抬起手腕看时间也不早了,就问林宝儿:

  “我们先回去了,你是一起走还是等会自己回去?”

  林宝儿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了正神思恍惚的朱子清一眼,说道:“黄阿姨马上就来了,我等她来了再走吧。”

  她嘴里的黄阿姨就是朱子清这一世的妈妈。

  “那行,不要太晚了。不安全。”说着,陶虹牵着二小的手就离开了病房,也没有和朱子清打招呼。

  穿越到这个世界也快一个月了,朱子清一直在考虑未来的问题。身为穿越者,不说改变世界。如果不能让这个世界因为自己有所不同,出门都不好意思和同行打招呼。

  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前世只是一个普通小青年,实在想不的有什么成功经验可以利用的。

  严格说起来,前段时间他走入了思维误区。总是想用自己的能力去翻云覆雨。可前世他既不是商业大亨,也不是政治大腕,更不是技术达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青年罢了。

  至于生活经验。他穿越的地方既不是史前,也不是古代,更不是异界,而是一个和前世很相似的平行世界。没有办法靠“超前”的认知讨生活。

  穿越前他也才二十七八岁,这个年纪的人是什么样子大家都懂。阅历比起这个世界的年轻人也没有任何优势。前世他的能力是什么样,穿越到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任何变化。

  可是穿越平行世界的那种独特体验使他迷茫了,本能的就把自己往前世看过的穿越小说里面套。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越套越不知所措,最后走入误区。

  这么多天一点头绪都没摸着。正在为此懊恼的时候,陶虹的建议就好似一道闪电劈开了迷雾,一下打开了他的思路。

  前世看过的穿越小说里主角靠什么混的风生水起?总结起来很简单。不管是混娱乐圈的,还是混商业圈的,还是混文化圈的。刨除外在表象,依靠的都是两个世界的差异。

  把前世有而这一世没有的东西搬过来,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搬个歌曲、搬个电影剧本什么的基本没有什么难度。如果搬运小说,那就有点困难了。

  一部短的不能再短的小说也要有个几万字,长一点的百万字也不奇怪。谁能把这些东西一字不落的背下来?

  小说和影视作品不一样。影视作品卖的就是一个创意。记得大概的内容,差不多就能把剧本还原过来。小说不一样,对文笔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文笔达不到,再好的故事也是白搭。

  所以,搬运小说是最困难的一个选择。至于把小说大概内容写出来,自己润色之类的。只能说,如果有这个笔力还需要搬运别人的东西吗?直接自己写不就得了。

  但,对别人来说不可能的事情,对朱子清来说却一点困难都没有。这不是因为他前世过目不忘,也不是他随身携带了装满几百t小说的硬盘,更不是随身携带着系统啊搜索引擎之类的玩意。

  而是他发现穿越过来之后,他前世的记忆都清晰无比的浮现在脑海里。哪怕只是扫过一眼转头就忘的东西,都记忆了起来。包括前世看过的小说。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一字不落的把舒克和贝塔讲出来的原因。

  如果前世的那些文学作品在这个世界都没有出现过,那……朱子清越想越兴奋。

  根据少年遗留的记忆。这个世界从清朝康熙年间就走上了历史的岔路。具体的说就是“三藩之乱”的结果和前世不大一样。

  和前世一样,1673年吴三桂造反。不一样的是在吴三桂即将兵败的时候,盘踞在台湾的郑经突然出兵,在厦门、舟山大败清朝水师。并陈兵长江口,致使清军不敢渡江作战,给了吴三桂喘息的机会。失去江南赋税重地的清朝也无力再战。最后三方划江而治。

  郑氏民少国弱但仗着大海天险,逍遥自在。吴三桂年迈进取心不足,且新朝内部不稳,也无力北伐。

  清康熙倒是年少有为,且胸有大志。但奈何时不与他,当他重整旗鼓准备南下作战的时候,更北方发现了沙俄的踪迹。为了保住满清的祖龙之地盛京,康熙不得不把大部精力放在与沙俄的战争中去。就这样,局势一直维持了数十年。直到清乾隆继位。

  乾隆继位后励精图治,完成了他爷爷没有完成的伟业,平三藩、灭台湾,统一了中国。

  虽然后来和前世一样,也经历了鸦厽片战争、列强联军侵华、日寇侵华等战争。但蝴蝶的翅膀已经煽动,历史毕竟已经不同。

  很多本该出现的人物却消失了,其而代之的是一个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随着这些人消失的,还有那些影响深远的文化作品。而这些作品,很多朱子清都看过,现在就安静的躺在他的脑海里,触手可及。

  除了小说,还有听过的音乐。前世他不懂音乐,只能听出好坏。但这一世的少年从小就是学吉他的,五线谱也懂一些。现在这些东西都被朱子清继承。两世记忆的结合,使他可以的把前世听过的音乐复制出来。

  还有前世看过的动漫,影视作品。甚至前世玩过的游戏都能当成创意卖钱。

  一旦走出误区,朱子清豁然开朗发现前世可利用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如果把这些东西全都搬运过来……只是想一想他就感觉心脏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赶紧收拢不着边际的思绪。正所谓手厽淫伤身,意淫伤神,还是淡定点好。

  他并没有天真的以为记忆里的东西都能用得上。前世看过,见过,接触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搬运过来简单,但搬运过来之后的事情就不简单了。

  能把其中一项搬过来,经营好,就已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追求高大全,贪多嚼不烂,最终可能会失去所有。

  先把一些暂时用不着的东西放一放,把眼前能用得上的东西整理出来。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

  现在最适合他新身份去做的,无疑就是出版文学作品。文学是个门槛很高又很低的地方。高就高在对个人能力要求太高,一般人达不到。低就低在只要满足这个条件,就可以无条件进入。

  朱子清虽然本身没有这方面能力,但他脑子里有无数现成的作品可供使用。文坛的门槛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

  当然,写歌或写剧本也不是不行。但众所周知娱乐圈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并不是有才华就能混得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又没有任何家庭背厽景,贸然扎进去。结果只有一个,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

  经过仔细思量,朱子清决定还是先搬运文学作品。等有了钱,有了名气,再想其他的。反正那些东西都在自己脑子里又跑不掉,不急一时。

  正在神游天外的朱子清并没有发现,林宝儿正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个不停。

  说起来还是因为他思考问题太入神,以至于心里的想法都表现在了脸上。一会愁眉苦脸,一会喜笑颜开,一会又猥琐异常,一会又端然肃穆,活脱脱就是一表情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玩变脸。

  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也知道应该和她妈妈的建议有关。

  想起妈妈的建议,林宝儿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朱子清给两小讲故事的时候她也都有听。只是觉得这个故事不错,完全没有往这方面联想过。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个一直表现很一般的同桌居然能写出可以出版的故事来,哪怕只是童话故事。

  现在回想一下故事情节,确实很精彩。在回想一下遣词造句,前几天的想不到了,今天的还隐约记得。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句子,也没有丰富的词语。但正是这种简洁的遣词造句,却让故事变得浅显易懂。

  毕竟这是给小朋友看的童话故事,太生涩了他们怎么看得懂?反而是这种极简的语言更容易让小孩子接受。

  “宝儿你也在啊?病房里这么安静,我以为你不在呢。”一个声音打断了林宝儿的思绪。

  转头看着走进来的中年妇女,林宝儿含笑道:“黄阿姨你来了啊。”

  来者正是朱子清这一世的母亲,这个点正是她下班的时候。看时间应该是下班之后就直奔过来了。

  “天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林宝儿起身说道。

  “那么着急干嘛,阿姨刚来,你陪阿姨说会话。”朱妈妈佯装不高兴的说道。

  “不了,刚才和我妈妈说好了。回去晚了她会担心的。”林宝儿委婉但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现在刚好下班时间,路上车多,你小心一点。”

  “子清你这孩子真是的,宝儿要走你也不说声再见。”自然是得不到回应的。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hongshengzhiwenyugaoshou/2390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