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择天记 > 第二十八章 翻墙遇见黑袍

第二十八章 翻墙遇见黑袍

  小姑娘叫落衡,小名叫落落,因为从很小的时候,她说话之前总习惯性地加些字,比如她喊苍鹰落到自己小手上时,比如她让河里的巨鳄赶紧搭自己到对岸去时,总是会说:“咯咯,快点啊!”

  落落今年十四岁,年纪还很小,因为某些缘故,容貌体态看着比真实年龄还要更小一些,稚态可掬。就像天真的模样,她从出生开始便享尽荣华富贵,无忧无虑,即便远离家乡来到京都后也是如此。

  她在京都百草园里已经生活了近一年时间,与外界极少接触,难免会有些孤单。

  对此,她并不在意,因为她只关心怎么修行——在修行方面她有些问题无法解决,即便她那位似乎无所不能的父亲也解决不了,所以她才会千里迢迢来到京都。

  她隐藏身份去天道院和摘星学院听过课,私下也请教过那些声名赫赫的教授,她甚至与大周皇宫里的供奉讨论过相关的问题,遗憾的是那些问题依然得不到解答。

  就在她最失望的时候,一天夜里忽然感受到夜空深处一颗星辰被点亮,她不知道那颗星在哪里,但知道那道神识很强大、很宁静,而且与一般人类修行出来的神识明显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能够感受到这些,完全是因为她拥有一种很特殊的天赋,所以她确定自己感受到的是真的,于是她想找到那个人。

  她想把困扰自己很多年的那几个问题放在那个人面前,希望能够得到解答。

  然而二十天过去了,她依然没能找到那个人。那些被派出去的下属、甚至就连皇宫里的供奉高手都在帮忙找,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这让她更加失望。

  落落情绪有些低落,茶碗里名贵的丛雨新茶也吸引不了她任何注意力。放在平常,擅于茶道的她,怎么会对那些清香怡人的茶水做出无视——这样无理的举动?

  便在这个时候,她闻到了一股香味。

  落落睁大了眼睛,身体变得有些僵硬。

  这股香味很淡,但进入鼻端后,却骤然间放大,变得极为清晰,仿佛美酒一般令人陶醉,百草园里有无数奇珍异果,入夜后散发着各种香味,却竟是压不住这股香味!

  她小时候生活的那片山谷里有满山野花,在夏初朝阳下一瞬盛放的时刻,竟也没有这么香!

  她敢向满天星辰发誓,自己这辈子绝对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味道。

  偏偏,这香味还这般淡。

  这是什么香味?这香味是从哪里来的?

  落落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发现那股香味消失了。只是瞬间,那股香味便不知去了何处,再也找不到丝毫残余,她有些怅然若失,总觉得错过了生命里很重要的东西。

  她顺着墙沿向西走了数十步,走到青藤里花盛处,发现香味不是来自于此,下意识里向满墙的青藤望去,隐约觉得那香味似乎是从墙那边传过来的。

  墙那边是什么?好像是废弃的国教学院。她住进百草园里后,那边一直安静无声,就像墓园一样,只是从前些天开始忽然变得热闹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过去看看吗?

  隐约间,她觉得这股香味和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之间有关系,

  落落的手在宽袖里微微握紧,心情\u5

  1000

  3d8得有些紧张,没有转身,余光往夜色里望去。

  远处吊篮花后的油灯散发着光线,落入夜色深处,消失之前有些变形。

  说明那里有人,或者有某种力量存在。

  她知道那些人是谁,那是负责保护她的族人,但同时,也是这些族人限制着她的行动,每次要去天谕院和摘星学院都要提前准备很长时间,更不会允许她深夜离开。

  落落看着墙上自己的影子,觉得自己好没用,好胆小。

  她忽然笑了笑,摇摇头,从左襟上扯上一颗扣子,然后松开手掌。

  那颗由犀牛角磨至浑圆的扣子,从她的小手里落到地面。

  只听着啪的一声轻响。

  烟雾笼罩着院墙下方,从青藤里钻进钻出。

  嗖嗖嗖嗖,十余道身影从夜色各处如箭般射来。

  为首一名中年男子伸掌一挥,将烟雾尽数驱散,却发现墙下什么都没有。

  这十余人明显境界不凡,放在世间都应该是有数的强者,然而此时他们的脸色异常苍白,格外恐惧。

  有人颤着声音说道:“殿……小姐……不见了。”

  那名中年男人,神情阴沉至极,低声喝道:“赶紧报知宫里!”

  ……

  ……

  落落没有走远,她只是到了墙的另一边。

  她相信那些族人不会在短时间内找到自己——因为她刚才用的那颗看似普通的钮扣是千里钮。

  千里钮是一种法器,可以让人瞬间之内走出极远的距离,就算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也可以凭此远离,极为珍贵,甚至可以说就等于一条命,就算是大周皇宫和长生宗这种地方,也没有几颗。

  但她就这样随意用了,而且只翻越了一堵墙。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暴殄天物的做法,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肯定族人们绝对想不到自己用了一颗千里钮,居然只翻了一堵墙\uf

  250e

  f0c她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那股香味的来源。

  只要能够找到那个人,耗费一颗千里钮又算什么?

  她向来都是很大方的人。

  大半年前住进百草园的时候,因为好奇和对十几年前那段旧事的兴趣,她曾经攀在墙头,向国教学院里看过一次,时隔数月她第一次真正进来,发现与当时已经有很大的不同。

  四周依然安静,但湖畔的野草被剪平成了草枰,透过星光可以看到湖水里的水藻也被清理了很多,最大的变化还是那些建筑,除了正楼残破的太过厉害,其余的楼阁都快要被修葺一新。

  夜色深沉,只有藏书馆里有灯。

  落落向那边走了两步,忽然有风拂面而至,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终于捕捉到了风里残存的那丝香味,脸上顿时露出陶醉的神情,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当她睁开眼时,陶醉的神情变成了警惕,稚美的眉眼间隐有寒意。

  湖畔树后,有一个人缓缓走了出来。

  那个人穿着件及膝的黑袍,双袖被裁至膝间,看着极为利落,头脸却被蒙在黑袍的帽子里,显得神秘十足。

  落落看着那人微微一笑,右手悄悄伸到左襟,暗中用力,摘下一颗犀牛角做的钮扣。

  那也是颗千里钮。

  她不知道黑袍人是谁,但很明显对方一直等着自己出现,这就是问题。

  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不要把自己置身于任何危险之中。而且她很清楚地感知到,那个黑袍人……尤其是他手里紧紧握着的那个黝黑的物事,对自己会有很大的威胁。

  所以她毫不犹豫准备动用第二颗千里钮。

  她真的很大方,很败家,因为她有这个资格。

  她松开手掌,钮扣向地面落下。

  然而就在此时,那名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也松开了自己的手掌。

  他的手掌里握着一把黝黑的事物,似乎是铁做的,两端很尖,中间微粗,表面光滑,看着像个梭子。

  那个黝黑的铁器,比钮扣更快落到地面上,尖锐的尾端深深地插进了草坪松软的土壤里。

  喀喀一阵碎响,光滑的铁器表面,以极快的速度生出细微的鳞片,然后鳞片瓣瓣乍裂,变成无数道细微的铁片,向着四周的夜空里悄无声息疾射。

  随着那些铁片飞舞而去,一道强大的气息,瞬间笼罩住国教学院正中约数百丈方圆的位置。

  烟雾渐散。

  落落的身影赫然还在原地,唇角溢出一道鲜血!

  千里钮竟没能帮助她离开!

  她抬头望向夜空,只见落下的星光有些微微曲折。

  不知道那个像梭子般的铁器是何法器,竟把如此大的空间都封锁了起来!

  她的笑容已经敛去,看着树旁那名黑袍人,认真说道:“辛辛苦苦修到通幽上境……噢,我忘了……你们那边没有这种说法,但总之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你确定想要灰飞烟灭,而且你的家人族人都会被追杀一生一世,直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活下来?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值得吗?”

  这不是威胁,而是客观冷静的陈述,所以格外有力量。

  任何试图对她不利的人,都必将承受八百里红河的无穷怒火。

  “那么,首先必须得知道我是谁。”

  那名黑袍人缓缓解下帽子,露出一张朴实无奇的面容。

  这是一名中年男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往京都人群里一扔,绝对没有人能够记住他的模样。

  尤其是当他梳起发髻的时候。

  今夜,他没有做伪装,黑发披散在肩,于是,那两只黑色的恶魔角,在星光下是那样的清晰。

  这名来自魔族的中年男人,带着不容置疑的虔诚说道:

  “……而且如果能在人类的都城杀死殿下,不要说我的生命,便是灵魂,我也愿意奉献。”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etianji/545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