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择天记 > 第五十五章 一只暗夜中静静沉去的黄河鲤鱼

第五十五章 一只暗夜中静静沉去的黄河鲤鱼

  (同学们,前些天说过的答疑今天终于在微信公众号里发布了,关于剧情以及很多八卦都有涉及,字数实在太多,超过了一万,所以会分布几天发布,欢迎大家去看。然后因为操作上的小失误,微信公众号里把赞赏开了,刚才看到已经有不少朋友点了赞赏,花了钞票,大家不要这样,黑惭愧,这次收的赞赏的钞票过几天会捐出去,到时候再向大家报告。不是矫情,而是觉得答疑是我与你们的交流,不是用来挣钱的营生。以后如果在公众号里写文章,会平心静气要大家给钱的。章节名是大咕咕鸡,最后希望能很不起眼地说一句:今天这章不够两千字以及明天没有更新。)

  ……

  ……

  寒风凛冽,微雪轻飘。

  吴道子满脸怨愤,浑身是血,箕坐于冰冷的地面上,对着天空不停地骂着脏话。

  但他不敢有任何动作,甚至不敢低头,因为他的脖颈处的寒意越来越盛。

  不是因为有雪花落入衣领里。

  因为安华在身后一直盯着他的脖颈,手里握着锋利的短刀。

  ……

  ……

  王之策盯着陈长生的眼睛,微微挑眉,视线变得锋利无比。

  看到陈长生在天书陵出现,他便知道吴道子失手了。

  他并不在意,心想以吴道子的辈份以及盛名,离宫或者会把吴道子囚禁起来,但应该不会加以折辱。

  他怎样也没有想到,陈长生竟然会用吴道子的性命威胁自己。

  可以想见此时吴道子的处境应该非常糟糕。

  王之策对这种感觉有些陌生。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敢对他动心思了。

  无论是好心思还是坏心思。

  当年商行舟出入凌烟阁名臣的府邸,也未曾对他有过想法。

  不然历史或者会变成截然不同的模样。

  更不要说威胁他。

  他静静看着陈长生,没有说话。

  他是千年来最有名的书生,但他绝对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更与文弱二字无关。

  当年他统领人族与妖族的联军,从天凉郡杀至雪老城下,一路血流飘杵,尸横遍野。

  说到杀人这种事情,今日天书陵里的所有人加起来,也没有他杀的人多。

  他的眼神仿佛深渊,又有熊熊烈焰。

  陈长生却根本不惧,平静地与他对视,没有收回那句话的意思。

  一声轻响,残雪飘舞。

  徐有容的右手轻轻落在斋剑的剑柄上,洁白的羽翼缓缓摆动。

  苟寒食等人与三位离山剑堂长老没有说话,直接取出了剑,做好了冲杀的准备。

  王破不再抱臂,左手握住刀鞘,随时可以拨刀。

  曾经斩断洛水的铁刀再次出鞘时,天书陵外的那条河还能继续流淌吗?

  慈涧寺、三阳宗等少数南方宗派的长老们,挣扎片刻后,终于再次举起了手里的兵器。

  朝廷一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是一言不合便要拨刀相向?

  要知道对面可是王之策!

  这就是王破的刀道。

  离山的剑道。

  也是陈长生修的道。

  曰直。

  王之策如果不同意陈长生的提议,那么吴道子就会死。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强硬。

  几位陈家王爷下意识里望向了相王。

  做为皇族最强者,他的态度非常重要,足以影响朝堂与军方的趋向。

  陈留王这时候也已经落在了离宫的手里。

  如果双方真的撕破脸,陈留王还能活着吗?

  然而当人们望过去的时候,才发现相王不知何时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是眼不见为净,还是在想如果离宫用儿子的性命威胁自己时该怎么选?

  ……

  ……

  “数百年后,当你回首往事,发现就在今天你开始变成自己曾经最厌憎的那种人……”

  王之策的眼神回复了平静,对陈长生说道:“你可能会生出难以想象的悔恨。”

  陈长生想起了与唐三十六的那些谈话。

  那些谈话发生在大榕树上,发生在湖边、汶水畔。

  夕阳落在面,被切割成千万枚金叶,丰富又有些令人生腻。

  肥大的鲤鱼因为吃了太多,向着水底的腐泥缓缓沉去。

  “我不会成为你们这种人。”

  他对王之策说道。

  王之策说道:“为什么?”

  陈长生说道:“因为我不想成为你们这种人。”

  因为所以,这没有内在的逻辑联系,自然没有道理。

  王之策摇头说道:“这是不讲理的说法。”

  陈长生看着他认真问道:“你们和我讲过道理?”

  ……

  ……

  湖畔的草有些枯黄,还没有生出青叶。

  落在上面的纸屑被风吹的到处飞。

  师生们匆匆离开,难免有些狼籍。

  现在的国教学院就像此时的离宫一样冷清。

  又像是回到了过去二十几年,如一片墓地。

  非常适合随后的那场战斗。

  相信最后无论是谁死,都不介意埋在这里。

  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曾经是这里的院长,都必将在国教学院的历史上留下不可抹灭的痕迹。

  唐三十六站在湖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

  初春时节,湖水本已解冻,因为今日气温陡降,湖面重新凝结了一些薄冰。

  鱼儿们沉入了最深处的水底,虽然到处都是腐泥,但要温暖些。

  苏墨虞确认所有师生都已经撤离,来到了湖边。

  他担心问道:“你确定他能成功?”

  “我不知道。”

  唐三十六看着湖面说道:“但我确定他不会开心。”

  ……

  ……

  王之策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他无法回答陈长生的问题。

  那么也可以理解为,他说不过陈长生。

  他通读道藏,学识渊博,智慧无双,辩才无碍,今天面对陈长生,却两次三番无言以对。

  因为陈长生不是在与他辩论,不是在与他讲道理。

  他说的都是实话。

  事实在手,道理我有。

  用唐三十六的评价来说,他是一个活的很纯粹的人。

  徐有容的说法更简单,也更准确。

  ——陈长生是一个真人。

  这就是她喜欢他的原因。

  当王之策沉默之后,她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剑气微敛,森然之意归于山林。

  南溪斋剑阵散开。

  商行舟出现在众人之前。

  陈长生的眼前。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zetianji/33530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