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雪鹰领主 > 第五章 枪法

第五章 枪法

雪鹰抱着弟弟在一旁又紧张又吃惊,这个灰袍青年是母亲的哥哥吗?
  “哥哥,这么多年了。”墨阳瑜露出笑容,“能够再看到你真的很开心,你已经跨入星辰境界了,是银月法师了?”
  “嗯。”灰袍青年点点头。
  法师的星辰境界,同样是流星、银月、称号三个大级别。
  这位灰袍青年赫然便是银月法师。
  即便在家族内,他地位也颇高。
  “凭一己之力成为银月法师,在家族年轻一代也排在前三了吧。”墨阳瑜羡慕道,“等哥哥你成为称号大法师,那就了不起了。”
  “家族中至今都没有称号大法师,想要跨入称号级何其难。”灰袍青年感叹道。
  称号级……
  意味着,在整个龙山帝国都拥有着一个特有的称号!这是绝对值得尊敬的可怕存在,达到了凡人的极致!再进一步便是超凡生命了。
  这银月法师看似厉害,能轻易毁掉一支军队,可在称号存在面前……恐怕连法术都施展不出来。
  “你违背了家族法规,你要知道,我们家族传承一千余年靠的就是家族法规!”灰袍青年说道,“没有规矩再兴盛的家族也最终会败落,我们家族●,..有落魄时可如今再度兴盛。就靠的族规,而违背族规,就必须得接受惩罚。”
  “告诉我你的选择吧。”灰袍青年说道。
  顿时气氛凝固了,旁边的东伯烈、狮人壮汉、抱着弟弟的雪鹰,个个都紧张无比。
  “我是贵族,我受帝国法律庇护!你不能违背帝国法律抓我们走,你虽然强大,可违背了帝国法律……你也只有死。”墨阳瑜盯着自己哥哥。
  “贵族?”
  灰袍青年摇头,“不到最后一刻你真的不死心啊,别看了,我这次来,的确带了谕令过来。”
  墨阳瑜、东伯烈、狮人壮汉脸色都大变。
  灰袍青年伸出右手,右手凭空出现了一金色的卷轴,他展开卷轴一股神秘的力量弥漫开来,抱着弟弟的雪鹰也感受到这股力量,只感觉超然神秘,情不自禁心生敬畏。
  “帝国法令,墨阳族谕令,家族子弟墨阳瑜,判罚禁闭百年!男爵东伯烈,判罚苦役百年!执行人,墨阳琛!”灰袍青年的声音响彻城堡。
  东伯烈墨阳瑜夫妇二人相视一眼,有着一丝解脱。
  “禁闭百年?苦役百年?太久了,这太久了。”一旁的狮人壮汉急了,“正常人寿命也就百年左右,就算跨入星辰级,寿命也就一百多岁,他们已经这么大了,再禁闭百年苦役百年……不是一直禁闭到死、苦役到死吗?”
  “不,舅舅,你是执行人,你救救我父母,救救他们。”抱着弟弟的雪鹰连喊道。
  一声‘舅舅’让灰袍青年身体一震。
  “救不了他们,谁都救不了他们,我墨阳家族族规森严,谁来说情都没用。”灰袍青年摇头。
  “呜呜,呜呜……”怀里的弟弟青石在哭泣,青石才两岁还不太懂,可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气氛。
  雪鹰也想哭。
  可他更焦急,他已经八岁了,很懂事了,父亲母亲要禁闭百年苦役百年,那真的是一直惩罚到死那一天啊!自己的父亲母亲啊,自己最重要的亲人啊!
  “救救我父母,救救我父母。”雪鹰眼中有着泪水,“舅舅,你一定有办法的,有办法的。”
  “雪鹰别哭,石头你也别哭。”墨阳瑜走过来蹲下来抱住了两个儿子,她转头看向了灰袍人,“给我和东伯一点时间,好吗?”
  “好。”灰袍青年点头。
  *******
  雪鹰领的一座无名高山上,有着一座木屋。
  咚咚咚……
  山路震动。
  狮人男子‘铜三’正焦急骑着一匹飞霜魔兽马驹,飞霜马驹速度极快,这次出来更没披甲,从雪石城堡赶到这座山头仅仅盏茶时间。
  “宗凌,宗凌。”狮人那大嗓门老远就急切喊了。
  木屋门开。
  一名银色长发男子,一袭黑袍,黑袍裹着身躯,不过他却露出了一条常人大腿粗约莫近两米长的青色蛇尾,那无法隐藏的蛇尾说明了他的身份正是兽人族的蛇人!而且面孔和人类一样,显然只有蛇人中血脉最珍贵的王族六臂蛇魔!
  因为有六条手臂,所以平常时候他都是裹着黑袍,不想让人总是盯着他的六条胳膊。
  “铜三,何事?”宗凌问道。
  “主人的家族终于追来了,还带来了谕令。”狮人铜三都快哭了,“我们几个当中你最聪明,你快想想办法吧。”
  宗凌身体一颤,轻轻摇头:“墨阳家族已经动用了谕令,谁都救不了他们,除非成为传说中的超凡存在,才会让墨阳家族放出东伯他们俩吧。”
  “那,那……那真的没办法了?”铜三伤心。
  他忘不了。
  在他最黑暗最痛苦的日子,那个少女带他玩耍,一年年,甚至最终逃离墨阳家族,他都毫不犹豫的忠诚追随,一次次冒险,无数的生死,在他心中……他的主人甚至比他的命还要重要!
  “没办法,是阿瑜让你过来的?”宗凌问道。
  “嗯,是主人让我找你过去。”铜三道。
  “走吧,总要再见他们一面。”宗凌在黑袍下的拳头握的很紧,锋利的指甲都刺入掌心,不管是东伯还是阿瑜,都是和他经历了一次次生死的同伴啊,他此刻怎能不急不悲愤?可他没有办法,加上本性不喜将情绪表露在外,他几乎永远那么冷静。
  “走。”
  木屋旁也有一匹飞霜魔兽马驹,宗凌和铜三立即都骑马迅速赶往城堡。
  ……
  雪石城堡内。
  东伯烈夫妇二人正在和儿子雪鹰交代嘱托。
  “雪鹰,这个吊坠是一件储物法宝,内有储物空间,极为珍贵难得,它的价值就抵得上整个雪鹰领。”墨阳瑜将自己脖子里的吊坠取出,“从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了,你千万保密,除了你铜三叔叔、宗叔外,别告诉第三个人!就连你弟弟都别说,你弟弟毕竟还是个孩子,口无遮拦,说不定就会暴露出去了。”
  领地在那,没法夺。
  可一件储物法宝一旦暴露,是很容易遭到抢夺的。
  “母亲你带着。”雪鹰连说道。
  “我和你父亲被带走,身上的宝物也会被搜走的。”墨阳瑜手指轻轻在雪鹰的手指一点,一滴鲜血被取出,墨阳瑜默默念着咒语,很快一滴鲜血形成了一法术图形烙印在吊坠上,雪鹰立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能联系到吊坠内部。
  吊坠内部正有着一些材料以及金币,还有着卷轴。
  “城堡内最重要的宝物都放进去了,对了,你父亲那还有一件宝物。”墨阳瑜看向一旁的丈夫。
  东伯烈从怀中取出了一本金色书籍。
  整个书籍完全由金箔构成,金子能够保存漫长岁月而不损,只有极为珍贵的书籍才会用金子来做。
  “这是一本超凡生命留下的枪法。”东伯烈笑道,“我之前教你的基础,也是这本枪法的基础!那些古老的大贵族都有三四本超凡生命留下的秘籍,我们家不多,就这一本,还只是枪法的。所以我从小教导你枪法。你好好学,也切记不可泄露,除了你宗叔、铜三叔叔不能告诉第三人……哈哈,这本秘籍当初获取时他们也在场。”
  “嗯。”雪鹰接过这金色书籍,立即感觉一股奇异波动弥漫在书籍上,随即心念一动就收入了储物吊坠中。
  “走吧,出去,等你宗叔和铜三叔叔来。”
  ……
  东伯烈、墨阳瑜夫妇二人带着雪鹰、青石两个孩子,在厅内等着,很快两道身影冲了进来。
  正是铜三、宗凌。
  “东伯,阿瑜。”宗凌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
  “在走之前得麻烦你们俩了。”墨阳瑜微笑道,“铜三性子粗,整个领地他管理不好,所以领地就要靠宗凌你了,教导雪鹰他们两个孩子也要靠你了。”
  “放心吧。”宗凌点头,“交给我。”
  “雪鹰,记住,整个领地的事情都交给你宗叔,待得你十八岁才能正式接管。”墨阳瑜看着自己儿子,她担心没人辅助,两个孩子恐怕很快被一些外人吞吃干净。
  “嗯。”雪鹰抱着弟弟。
  而弟弟青石缩在哥哥怀里,他已经不伤心了,可却有些畏惧,他畏惧宗凌和铜三。
  毕竟才是两岁的孩子,对于长着狮子脑袋的铜三以及有着蛇尾的宗凌是有些害怕的。
  “母亲,你告诉我,墨阳家族到底是哪里的,我到底怎么才能救你们?”雪鹰忍不住急切道。
  “救?”
  墨阳瑜、东伯烈相视一眼。
  “别想这些了,好好过日子,知道吗?只要你们兄弟俩过的好,我和你父亲就很开心了。”墨阳瑜说道,救他们?墨阳家族的法规何等的森严,要让墨阳家族违背法规放他们,恐怕得是超凡生命吧,自己儿子成为超凡生命?他们想都不敢想。
  “告诉我,怎么才能做到,一定有办法的。”雪鹰焦急道。
  “等你得到龙山楼的黑铁令,我就告诉这件事的详细经过,到时候你自然知道该怎么救。”旁边的宗凌说道。
  墨阳瑜、东伯烈一愣看向了宗凌。
  “还是给这孩子一点希望吧。”宗凌说道。
  东伯烈听了也点点头,雪鹰已经八岁了,而且从小聪慧,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忘掉,给他一个目标或许更好点,东伯烈当即道:“对,等你得到龙山楼的黑铁令,你宗叔会告诉你一切!”
  “龙山楼黑铁令?”雪鹰默默记住了。
  ……
  深夜。
  雪石城堡吊桥放下。
  城堡外银甲男子和灰袍青年都站在那,东伯烈夫妇二人也在和儿子们告别。
  “雪鹰,带好你弟弟,知道吗?”墨阳瑜嘱托道。
  “嗯。”雪鹰点头眼睛都红了,眼泪流了下来。
  “哇,哇……”雪鹰牵着弟弟的手,可弟弟青石忽然哇的大哭起来。
  墨阳瑜忽然忍不住蹲下来抱住两个儿子,亲着两个儿子,东伯烈默默站在一旁眼睛也湿润了。
  “我们走。”墨阳瑜一咬牙和丈夫朝远处的灰袍青年处走去。
  边走,他们还忍不住回头。
  “哇~~~不要走,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哭着喊着。
  牵着弟弟的手,雪鹰也流着泪,高声喊道:“父亲,母亲,我东伯雪鹰发誓……一定会救你们回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团圆,一定会!”
  “我发誓!”
  “我发誓,一定会救你们!谁都阻拦不了!”
  雪鹰的喊声在寂静的夜空回响。
  墨阳瑜捂着嘴忍不住哭着,东伯烈也身体颤抖着,他们俩走上了那四翼秃鹫的背上。
  “走了。”灰袍青年轻轻摇头。
  救。
  怎么救?他这个当哥哥的也想救,可族规无情,墨阳家族的族规谁来说情都没用,得超凡生命才能救吧。
  不但是他,就是东伯烈夫妇二人,都从来没想过他们的儿子能救回他们,不是瞧不起自己的孩子,而是要救他们怕得是超凡生命,而超凡生命那根本就是传说啊。
  “呼!”四翼秃鹫一振翅,立即冲天而起。
  秃鹫背上的东伯烈、墨阳瑜都转头看着下方,那城堡门口处,那一大一小两个孩子那么瘦弱,东伯烈夫妇心都揪起来了,他们怎么舍得自己的孩子?
  “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墨阳瑜默默念着,她今生往后都将为自己的两个孩子祈福,希望他们平安。
  雪鹰牵着弟弟的手,抬头看着。
  秃鹫迅速朝远处飞去,在远处夜空中迅速变小。
  “不要走,不要走。”弟弟青石在哭。
  东伯雪鹰抱起了弟弟:“石头别哭,别哭,父亲他们只是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哥哥和你保证。”
  **
  公众期间更新,每天两章,中午12点左右一章,晚上八点左右一章,新书第一天,还请大家收藏、投一下推荐票,谢谢~~~~
  **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xueyinglingzhu/663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