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五十三章 我的大剑早已经饥~渴难耐

第五十三章 我的大剑早已经饥~渴难耐

“叔叔?强抢他人马匹的事又不是咱们干的,和咱们无关啊,您干嘛说这种话?”小二颇感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闭嘴!”掌柜闷闷的咳嗽了两声,说道:“东西是在咱们客栈丢的,无论什么原因,都脱不开咱们保护不力的罪过,怎么能说和咱们无关?”
  “可是……”小二委屈的看了苏易一眼,又看了掌柜的一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好啦……”苏易制止了叔侄二人的对话,“掌柜的,把你的手伸出来。”
  “唉!好的。”
  掌柜的疑惑的看了苏易一眼,老老实实的伸出了左手。
  苏易伸出二指搭于其手腕之上,一股灼热刚猛却又无比精纯的九阳真气迅顺着掌柜的手臂,流到了他的身上。
  掌柜的只觉得一股无比温热的气息在自己胸口那闷堵之处流转了几圈,胸口顿时大为轻松,刚想说话,喉咙猛然一痒,张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叔叔?”
  小二见叔叔吐血,急忙惊慌的上去将他扶住。
  “我没事……感觉好多啦……”掌柜的那苍白的面色带上了一丝红润,气色也好的多了,他摸了摸胸口,惊喜道:“我的伤不痛了?”
  苏易微笑道:“我为你逼出了你体内的淤血,伤势自然大有好转,只要再静养几天,便可恢复如初了。”
  掌柜的感激道:“多谢客官不计前嫌,对小老儿施以援手,小老儿实在是感激不尽呐……”
  “只是见你这掌柜的颇为实诚,所以才临时起意而已,举手之劳倒也当不得什么感谢……不过强抢马匹……”
  苏易微微笑了笑,说道:“倒也不能算是强抢,他们好歹也是给了钱的对吧?”
  “哎,对对,他们给的钱在这里。”
  掌柜的急忙从怀中取出了十两银子,放在桌上,“客官您这匹马至少价值千两,可他们却只是随便扔下了十两银子,虽说乃是强买,但与抢已经并无差别了。”
  “差别还是有的……”苏易将这十两银子放进怀中,说道:“就冲他们给了十两银子,我待会儿会留那个家伙一命的,只是略施薄惩就好。”
  说完,苏易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他如今剑法初成,却是还没有对人用过,手中长剑正是憋得**难耐的时候,恨不得见到个高手便上去挑衅勾搭,与人大战三百回合呢!哪料得到他还没有招惹别人呢,竟然有人招惹到他头上来了。
  苏易摸了摸背后的玄铁重剑和腰间的青冥剑,嘿嘿笑了几声,说不得刚刚出山,就得见血了。
  真是的,一匹马本少爷倒不在乎,可是你们区区几个npc,竟然就敢欺凌到我的头上,你以为你是谁?欧阳锋吗?
  苏易表示现在除了四绝,他谁都不怵。
  “客官……”
  掌柜的想说对方人多势众,客官您千万小心……可是一见苏易那自信的笑容,还有想起他方才轻松治好自己遍寻医馆都难以治愈的内伤……
  这位客官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掌柜的心中暗叹,也就识趣的闭嘴不言了。
  “好了,这事你们也尽力了,我不怪你们,他们买马的钱呢,我已经收了,所以之后就是我和他们的事情了,你们该做你们的生意就继续做生意吧,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
  说完,苏易低头认真的吃起了小二送上来的饭菜,他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人世间的烟火了,自然是要好好品尝一下。
  “多谢客官,多谢客官体谅……”掌柜的高兴的拉住了侄儿的手,说道:“那小老儿就不打扰客官用餐了,我们这就告退。”
  片刻之后,诺大的客栈,就只剩下了苏易一个人在那里有滋有味的品菜喝酒。
  ……………………
  神拳门,乃是襄阳城内的一个新兴门派,从立派到如今,不过区区数月的功夫,但就这数月的展下来,它已经一跃成为了襄阳城周边附近最大的门派了。
  之所以展如此迅,盖因这神拳门的门主沙腾海有着极强大的靠山,沙腾海名声不显,武功不高!但若提起他的哥哥,那可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鬼门龙王沙通天,黄河帮帮主,那可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纵横江湖二十余年罕逢敌手,再加上人家干的是没本钱的买卖,手下不知沾了多少条性命,更为他平添了三分凶名!
  在江湖上,提起鬼门龙王沙通天,那可是有着治小儿夜啼的神奇功效的。
  因此襄阳众多门派皆知晓这位沙腾海沙门主的来历,无不是对其退避三分,这才导致了不过数月功夫,神拳门已经成为了襄阳第一大派。
  此时沙腾海手里正端着一杯热茶,翘着二郎腿一甩一甩的闭目养神,凭借着沙通天的面子,他这段时间在襄阳城内没少捞银子,刚刚大赚了一笔,正是腰包肥肥的时候,本来是该悠闲度日的时候了,可是他却也有着他的烦恼。
  过一段时间就是他大哥沙通天的大寿之日了,虽说兄弟之间不必计较太多,但毕竟他现在是仗着兄长威名度日,这贺礼,果然还是得隆重一些的好!
  可是倘若直接送那金银珠宝之类的俗物,却又未免太过见外,这段时间为了这事,沙腾海没少掉头。
  好在几天前儿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牵了一匹上等的大宛马回来……大宛马,乃是汉朝时期自西域引渡而来,又叫汗血宝马,那可是千金难求的宝物,送来当礼物再合适不过了,至于那马是哪里来的?
  凭自己儿子那不正当的性子,恐怕不是偷的便是抢的,沙腾海每天忙的要死,可没有空管这种小闲事,反正马到手了就好。
  这不,儿子已经高高兴兴的带着大宛马去了黄河帮,算算时间,估计也已经到了,可是这会儿沙腾海却又犯了嘀咕。
  只送一匹光秃秃的马,而且还是抢来的,别的又什么都没有送,大哥会不会误会我吃独食呢?误会我捞了那么多金银珠宝,却一点都不分给他?
  沙腾海想了良久,方才大声喝道:“来人啊!”
  “门主,您有什么吩咐?”
  一个身着神拳门标志衣服的弟子大踏步跑了进来,恭恭敬敬的问道。
  “你去知会执事一声,就说让他立刻派人找铁匠,赶工做出一副纯金的马鞍,然后日夜兼程给大老爷送去,就说是我专门为那匹汗血宝马所配,知道了吗?”
  “是,弟子知道了。”
  这名弟子恭恭敬敬的下去了。
  事情安排下去之后,沙腾海这才算是放下了心头的一桩子事,慢悠悠的品起了口中香茗!
  没有多久,另外又有一名弟子跑了过来,大声道:“门主,门外有人要求见您!”
  “哦?”沙腾海看了眼院内仍然飘飞的大雪,疑惑道:“这么冷的天气,谁会上门来求见我?”
  “是个年轻的公子哥儿,他说是有一笔大生意要和门主您老人家做一做!”
  “哦~~?大生意?哈哈哈……想必又是送钱来的。”
  沙腾海哈哈大笑起来,想起上单生意,他强占了城内一户良善人家的民居,然后转手卖掉,直接挣了几百两的进益……他心里忍不住火热了起来。
  反正无论什么生意,最后黑吃黑的手段,他门儿清啊!
  “让他进来,我倒要看看这生意有多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