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拼爹早过时了 现在流行拼祖宗

第二十七章 拼爹早过时了 现在流行拼祖宗

作为少林寺几年来少有的大香客,苏易得到了他们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精心呵护,居住的房间虽然算不得高档,但一桌一凳皆是古意盎然,加上桌上的木鱼,地上的蒲团,禅意十足。
  吃了一顿少林特产的素宴,还别说,最近一段时间化身肉食动物的苏易还挺满意,毕竟人家做了一辈子这玩意儿了,味道鲜美,倒是让他一饱了口福。
  暗自琢磨了下,若是每天都吃这玩意儿的话,第一周大概会甘之如饴,第二周大概会略显腻味,第三周绝对就食不下咽,到了第四周,崩溃已经是必然了。
  “幸亏我没有做和尚啊!”设想之后,苏易如是感慨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色刚刚微明,老和尚便来接苏易了。
  “见过杨居士,方丈师兄有请。”
  “有劳大师了。”
  在老和尚的指引下,苏易来到了一间颇为古朴的禅房之内,在他走进房间之后,老和尚微笑着关上了木门。
  还来不及关注房内的摆设,一道苍老的声音便响起了,“杨居士身具道门正统全真心法,想来是全真门下的出色弟子,不知为何会来到我少林呢?”
  果然被现了!
  苏易抬眼望去,一须眉皆白的有道高僧正端坐在木榻之上,一双眼眸漆黑深沉,精神内敛,嘴角含笑的看着他。
  苏易心下丝毫不惊,他的内功修为算不得高明,想要瞒过少林寺高人完全没有可能,在来之前他便已经设想过了这种情况,是以答案也早已经备好。
  “小可自幼身体不佳,恰好家父曾经与长春真人有旧,是以有幸跟随他老人家学了数年的武艺,这才算是将病殃殃的身子抛去,说小可是全真门下,倒也并无不可。”
  苏易胡诌八扯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全真教内功的问题,随后问道:“敢问方丈大师法号?”
  “阿弥陀佛,老衲法号苦乘……”
  “见过苦乘大师!”苏易低头行礼,这次却是行的弟子之礼,身为少林方丈,而且看他的年纪,应该是和王重阳一个时代的人,执弟子之礼总是错不了的。
  苦乘大师微笑点头,然后问道:“你既然是全真弟子,须知道佛不相通,你此番擅自来我少林,倘若让外人知道了,也许会让人误会我少林寺和全真教有所不和,若当真生此事,于当今武林,恐怕会多生事端……”
  “弟子今番前来并不是以全真弟子的身份,而是以家母儿子的身份前来……”
  苏易说道:“敝祖上杀业太盛,是以家中父母皆是对佛家的慈悲之心甚是倾慕,尤其是在家父去世后,家母更是每日里参禅礼佛,青衣素食,不敢有半分怠慢,她老人家此刻虽非出家之人,却也已经不在俗世之中,弟子一直忧虑不能为她老人家做些什么,如今她生辰已近,弟子私心里想着,倘若能够带着几本亲手抄录的佛经回去,那真真是极好的。”
  “杀业太盛?”苦乘大师沉吟了一会儿,问道:“不知贵祖上是……?”
  苏易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就知道你会这么问,他低头说道:“家祖杨再兴。”
  苦乘大师大惊,惊声问道:“杨再兴杨老将军?你竟是将门忠良之后?”
  “忠良之后不敢当,但弟子不敢欺瞒大师……”
  苏易心下哈哈大笑,这下好了,眼下我既是给你们捐赠了大量香火钱的香客,又是名门忠良之后,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好意思拒绝我这饱含一片孝心的要求。
  当年丘处机听说了杨铁心的身份之后,可是立马放下了高手的面子,对其尊崇看重不已,苏易就不信这位方丈大师能对他的身份视而不见!
  “想不到居士竟然是名门之后,倒是苦乘失礼了……”
  苦乘大师微微低头,行了一礼,他倒不担心苏易是在扯谎,这种一扯就破的谎言实在是太容易被看穿了,除非他不想混了,否则绝对不敢在这点上作假。
  当然,苏易完全没有说谎,即便是丘处机站在这里,他也完全不会说出反对的话,毕竟杨铁心确确实实是杨再兴的后人,虽然中间包惜弱改嫁了大金国王爷完颜洪烈,但丘处机却是完全没有承认过这门亲事,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妇人为了保全自己的儿子而不得不委曲求全而已,这是何等伟大的牺牲精神!
  因此虽然中间做了一丢丢的修改,但这点修改却是完全有必要的,毕竟将门忠良之后的名号可比金国走狗小王爷好听多了,而丘处机也绝对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的弟子竟然有一个金国王爷的后爹,所以即便他在这里,也一定会帮着苏易把这慌圆上。
  甚至他还会夸赞苏易孝心可嘉,为了帮自己的母亲抄录佛经,长途跋涉数十天,其中辛苦自然是可以想象的。
  “想不到杨再兴老将军竟然仍有后人在世,他老人家若是泉下有知,想必也能含笑九泉了。”说起杨再兴,便是苦乘也忍不住唏嘘不已。
  对于为国尽忠的岳家军和杨再兴,谁都说不出半个字的不好,倘若说起少林寺,也许有人会骂他们贼秃,但倘若说起岳家军,即便是江湖中最下九流的贼寇强盗,也不得不竖起一个大拇指,赞一声:“不愧是我大宋好男儿!”
  见苦乘大师已经有意动之色,苏易趁热打铁道:“弟子一片孝心,还望大师成全……另外弟子当然也知门户之别,万万不敢进入贵寺藏经宝地,只消辛苦寺中的师傅们为弟子将佛经取来,待得弟子抄录完毕后,即刻便归还佛经,绝不敢有半分拖延。”
  见苏易提出了妥当的方法,苦乘终于松口,答应道:“杨居士一片拳拳孝心,老衲焉有不成全之理,既如此便按照居士的办法去做吧,稍后老衲便派弟子将经书送到居士的禅房之内,不知居士想要抄录那些经文呢?”
  yes!成了!苏易激动的直欲仰天长啸,他暗自强忍着,越是在这最后关头越是要小心,倘若表现的太过急切,恐怕会被这老和尚看出端倪。
  他沉声道:“家母所喜佛经甚多,还是一本一本的抄录较为方便,嗯……弟子想要先抄录法华经,对于这本经书,家母可是期盼已久了。”
  苏易不敢刚开始就直接要楞伽经,虽然被识破的几率不大,但还是小心为妙。
  “大善!法华经乃大乘佛法之一,其内实蕴含无上之奥妙,居士为母抄录之时,不妨自己也多作思考,也许会有所悟也说不得。”苦乘大师含笑连连点头,对苏易的选择颇为欣慰。
  “多谢方丈大师指点,如此弟子便不打扰方丈大师清修了,这便告退。”苏易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低头拜别。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