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 天作孽可恕 赵志敬作孽不能活

第二十三章 天作孽可恕 赵志敬作孽不能活

丘处机匆匆检查了一下苏易的身体,现没有受伤后,语带杀气的对马钰说道:“师兄,你可得给师弟我一个交代啊!”
  上来查看了一下赵志敬的身体,确定他的性命没有大碍,马钰放心的长出了一口气,压下对这不争气徒儿的满腔怒火,向身边几位师兄弟问道:“诸位师弟,你们看该如何处置这个逆徒?”
  王处一和丘处机一样的火爆脾气,当即说道:“那还用说,切磋交流技不如人便痛施辣手,便是在两个陌生人也是万万不该,何况这还是同门较技,当真罪大恶极,依小弟之见,废去他的武功,逐出门墙去吧。”
  众人皆是称是。
  唯有郝大通面有不忍之色,“志敬毕竟在我全真教多年,也是次犯下这等滔天大错,依我看,还是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吧,重罚一下就算了。”
  孙不二与马钰早年曾经是夫妻,知道在马钰眼中赵志敬便有如自己的孩儿一般,倘若当真逐出门墙的话,恐怕他还会心疼,于是开口道:“郝师弟说的是,志敬毕竟这么多年来也为咱们全真教做过不少实事,而且所幸杨师侄并没有伤在他手里,咱们还是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丘处机勃然大怒,怒道:“要不是我徒弟轻功高明,现在已经死在了这畜生手里,怎么你们见康儿没有受伤,就要将此事轻轻揭过吗?咱们现在当着全真教上下几百人的面,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放过这畜生的?”
  马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丘师弟莫急,方才我为志敬检查身体,现他性命虽然无碍,但中你全力一脚,经脉受损,一身的内力已经是尽数废了,日后再难修回,此刻他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依为兄之见,他既然武功已废,倘若仍是将他逐出门墙,让他成为江湖人人所不齿的门派弃徒,恐怕他难以活过数日,倒不如在全真教内仍留下他的名册,然后备些银钱让他隐姓埋名做一个富家翁去吧。”
  丘处机仍是为苏易愤愤不平,这时苏易上前拉住丘处机,低声劝慰道:“师傅,反正弟子也没什么大碍,这家伙失去了一身武功,已经是生不如死了,索性便放他一马吧。”
  见苏易也开口劝慰了,丘处机方才不快道:“既然康儿都没有什么意见,那贫道我也不枉做小人了,此战可算康儿获胜,诸位没有意见吧?”
  “自是没有。”
  “康儿剑法群,胜利是理所应当的。”
  众人自然是没有意见。
  马钰呼来道童,指派着将赵志敬抬走。
  两名道童将外观凄凄惨惨切切的赵志敬嘿呦嘿呦的扛走了。
  马钰这才高声道:“赵志敬意图对同门下死手,已经被丘师弟废去了内力,再敢有如他一般者,我等决不会再手下留情,定会当场灭杀,尔等定要牢记!”
  方才兔起鹘落,赵志敬已经对苏易痛下死手,之后苏易反击,丘处机出手,不过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众人见赵志敬满身鲜血,躺在那里生死不知,早已经是惊得不知所以,只是碍于诸位长辈都在前方这才不敢凑这热闹,如今听得马钰掌教对赵志敬的惩罚,顿时哗然起来。
  “赵师兄可是掌教师伯的爱徒,想不到处罚起来也是丝毫不留情面,掌教师伯当真大公无私啊!”
  “哼,赵志敬一向为人嚣张跋扈,没有容人之量,如今落得这么个下场,纯粹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福祸本无门,由人自招取,看来做人真的不能太赵志敬啊!”
  “活该!这家伙嚣张不是一天两天,终于今天遭到报应了!”
  赵志敬为人一向人品不佳,如今受到了惩罚,却是没有一个人为他说话,反倒大家皆是说起他的不是,马钰也是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过多的宠爱他,反倒是害了他啊!
  丘处机不快的哼了一声,方才马钰说废了赵志敬的武功,却没有说将他逐出师门,显然是打算用全真教的招牌护得赵志敬后半生的安乐,这已经惹得护短的丘处机不爽了。
  “好了,莫要再多做议论,大比即将结束,咱们继续吧。”马钰伸手压下议论,高声说道。
  “是。”众弟子们纷纷答道。
  之后弟子们的大比却是没有了之前的激情,以往大比若是下手没有分寸,最多也就是身上多上几道口子而已,然而就在方才,却生了一场严重的流血事件,连续多年都是全真教三代弟子第一高手的赵志敬,武艺被生生的废掉了,那身上鲜血横流的模样,虽然知道这是对方自找的,但众人对苏易仍是多出了几分忌惮之心,生怕他在自己身上也来上这么一剑。
  之后的数场比赛,苏易的对手要么认输,要么草草斗上几招便假装败下阵来,反正是没有人敢再和苏易交手了。
  马钰当即拍板,直接给了苏易一个四强名额,以作补偿。
  而尹志平,没有了赵志敬,他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全真教三代弟子第一人,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挺进四强……说起来赵志敬受伤事件,他才是最唏嘘的一个,被压制了那么多年,本想着要在今年一雪前耻来着,哪想得到世界变化这么快,一转眼的功夫,他就永远失去了战胜赵志敬的机会,想起来心里还略有点忧伤呢!
  最后,由苏易,尹志平,周志远,林志平四人获得了全真教四强的名号。
  丘处机此刻哪还有半分不快,他只收了两个徒弟,这两个徒弟却都是全真教三代弟子中武艺最强者,至于另外两个,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根本没法和自己这俩徒弟比,面子这回可是大大的有了。
  马钰看着站在面前的四名弟子,不胜唏嘘,往年里面都有自己的爱徒赵志敬的身影,可是今后,却是再也见不到了,但这纯粹是这家伙自己招取,倒是怪不得旁人,甚至想起方才苏易为赵志敬说情,看着他的目光比起以前,倒是显得和善多了。
  良久之后,马钰道:“你们四人今年获得优胜,从明日起,倘若无心,便仍是在山上精修,倘若有心,便可随意下山游历,只是切记,你们出去背负的是我全真教的百年声誉,倘若让我知道你们犯下作奸犯科之事,我绝不会留手,便是天涯海角,也会捉到你们清理门户,记住了吗?”
  四人齐声道:“弟子知道了。”
  马钰长叹一声,道:“也罢,今年大比结束了,志平,你为人最是沉稳,我有一件事想让你帮我去办一下,稍后你随我来一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弟子告退!”
  数百弟子呼啦啦一声,尽数散去了。
  而全真七子之前闹得不快,此刻也没有心情闲聊,随口划拉了几句,也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