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十一章 你知道你爹是喜当爹吗

第十一章 你知道你爹是喜当爹吗

不惜撒谎也要争取到独自外居的权利,自然是为了修炼《九阴真经》上的武功,经过一个月的苦修,现在的苏易已经不再是之前对武功一窍不通的初哥了。
  以苏易如今的实力,即便是在全真教三代弟子中,也已经胜过了其中大多数,比起尹志平和赵志敬这种核心弟子或许略有差距,但较之其他人却是毫不逊色了。
  到现在为止,,苏易的耐心早已经到了尽头,《九阴真经》下卷里面虽然没有内功心法,但武功却是包罗万象,鞭法、剑法、掌法、拳法、轻功应有尽有,除了螺旋九影轻功苏易已经开始修炼外,其他的他都不太敢接触……空守宝山而不得入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爽到了极点。
  如今终于能够随意外出,苏易自然是兴奋莫名,拉着尹志平这个自己唯一熟悉的师兄弟,跑到全真教厨房内取了一个月份的食材,拿了自己平日里的换洗衣物,兴冲冲的便朝山下赶去。
  两人俱是内功修炼有成的武林人士,不过一天的功夫,一间简陋的木屋便已经搭建完成,当然多亏了尹志平的帮忙,要不然单凭苏易一人,怕不得忙到第二天黎明去。
  为了表示感谢,苏易亲自打了一只野鸡烧来请客,他身上不缺银钱,各种用以辅佐的香料都买了不少,烧的野鸡自然是喷香美味,尹志平拿着半只烤鸡啃的满嘴流油,看着坐在对面大嚼的苏易,他突然感觉好像住在山下确实远比山上来的幸福,起码这喷香的野味在山上是绝对吃不到的。
  不过尹志平是个乖乖孩子,若是让他也住到山下搞特殊化的话,他是绝对干不来的,也就是偶尔想想而已。
  吃完了烧鸡,摸了摸鼓胀胀的肚子,跟苏易说好了让他经常捎些野味上去犒劳自己,尹志平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回山了。
  此时正是明月初升之时,前世纸醉金迷的生活早已经让苏易养成了不到凌晨不休息的生物钟,即便如今来到了精神生活无比匮乏的的古代,他也没有改掉这个习惯。
  没有了电脑和互联网,没有了qq和游戏,但是却多了武侠,苏易休息片刻之后,拔出全真教三代弟子标准配备的长剑,开始在这深夜练起剑来。
  迷蒙月色中,一身着青衣道袍的少年在湖边悠闲练剑,只见这少年身形飘逸,挥洒自如,剑影霍霍,时而犹如蛟龙出洞,时而犹如夜叉探海,说不出的写意自然……练至最后,却是人影剑光融为一体,再难分出彼此……若是有人看到的话,定然会感叹这少年年岁虽轻,一手全真剑法却是已得其精髓,颇有大家之风。
  一套全真剑法练完,苏易额头已是沁出了汗珠,他手持长剑来到湖边,掬一捧湖水洗了把脸,顺带还喝了几口,没有污染的湖水干净清澈,喝着无比爽口,还带着一丝甘甜,比后世的水质好了不知多少。
  正感慨间,苏易突然现湖面上的倒影似有蹊跷,身后那一片斑斑的树枝间,怎么有一道黑影那么像是人影……
  “什么人!?”
  苏易大喝一声,手中长剑反手掷出,直刺身后那道黑影。
  长剑掷出后,苏易回头看去,背后果然有人正姿态随意的站在树梢上,随着树枝的轻轻摇摆,他本人也随着轻轻上下摇曳,单是这份轻功,便让苏易心里凉了个半截,他如今螺旋九影已经小有所成,但即便如此,也做不到如他那般随意自在……看来来人武艺之高,恐怕也远在他之上。
  果然,面对苏易全力掷出的一剑,来人只是挥了挥衣袖,便将长剑击了回去。
  苏易接过倒飞而回的长剑,剑尖上挑,一式全真剑法中的平湖断月用出,攻向了对方。
  恰逢此时明月偏移,月光照在了来人身上,露出了淡青色的道袍和那长有颇长胡须的脸庞,来人竟然是丘处机。
  苏易顿时松了一口气,手腕用力,已经使出的剑招拐了一个弯,圆转的收回了剑鞘之内。
  丘处机暗暗点头,能够将全力使出的剑招信手收回,这份自如在三代弟子中已经可算佼佼者了。
  只是丘处机虽然心下大是满意,面上却还是面无表情,他漠然道:“你可知你犯了多大的错误?”
  苏易正要抱怨他吓人一跳呢,那料得对方竟然先下手为强,听得丘处机之言,他愣愣的想了片刻,然后试探性的问道:“我不该把剑扔出去?”
  “不错,刚刚我已经显露出了远胜于你的轻功,若我是敌人,你逃跑无望,手中有剑的话,或许还能做困兽之斗,但你却把剑当暗器扔了出去,倘若我把剑打飞远远的,你怎么办?功夫全在剑上的你难道和我拼拳脚功夫吗?”
  苏易听得连连点头,丘处机的话在理,他态度诚恳说道:“多谢师父教诲,弟子知错了。”
  见苏易认错态度良好,丘处机满意的点了点头,打一棍子给一个甜枣般赞道:“不过你的勤奋确实值得夸奖,我来看看你自己一人是否习惯,想不到你竟然还在练剑,而且全真剑法已经修炼到了如此境地,不过才一个月的功夫而已,你的天资,恐怕还要在我想象之上啊!……把你带来全真教,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说完,丘处机面露沧桑之色,抬头望月,一声长叹:“一转眼,已经十六年的光景啦……你也已经十六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苏易嘴上嘿嘿傻笑,心下却暗道哥们十年前就是十六岁啦,我这是老黄瓜刷绿漆纯粹装嫩呢,咱的真实年龄虽然没你大,但是跟你称兄道弟还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架不住主神威能,直接让咱年轻了十岁,这你可是羡慕不来的。
  丘处机自然不知苏易的心理活动,他说道:“为师来此之前,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要告诉你一件事。”
  “哦?不知是什么事?”
  丘处机问道:“你可知自己的身世?”
  杨康的身世?苏易顿时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事……
  想了想,觉得作为杨康似乎不应该知道这件事,但是转念又一想,丘老道似乎是要告诉自己杨康的身世,万一自己现在装作不知,待会儿听到了肯定是要装作惊讶一番的,若是装得不够逼真,恐怕就要露陷了……果然还是直接承认来的爽利。
  想完,苏易直接了当的说道:“可是弟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一事?”
  丘处机吃了一惊,惊奇道:“你是如何得知的?当初我想告诉你此事,但你母亲生怕你年轻没有城府,露出破绽惹来完颜洪烈不喜,遭其毒手,是以坚决阻止为师,不许我说出这件事,难道她却跟你说了?”
  苏易胡诌道:“那倒没有,不过她老人家有一次身患重病,昏迷在床,弟子在旁照顾时,听她说胡话迷迷糊糊的把当年事都给说了出来,是以弟子这才知道,因为害怕她老人家担心,所以这些年来一直佯作不知。”
  这话说的可是毫无查证可能,由不得丘处机不信,丘老道长叹一声,说道:“如此看来你这孩子倒也孝顺,其实说来当年还算是我害了你们郭杨两家,如今想来,为师心下也是愧疚不已,好在你们两家的孩子都平安的长大了,为师的愧疚也可以减少几分了。”
  丘处机望月唏嘘,良久之后,他说道:“你可知道,当年为师和江南七怪定下赌约,我去找杨家遗孤,他们去找郭家遗孤,十八年后让你们两家的孩子比试武艺,以此来证明到底是为师高明,还是江南七怪厉害……说起来,这其实就是一个激将法,可你知道吗?就是这一个区区激将法,便让江南七侠中的一人丧命,另外六人也是流落大漠,虽然找到了郭家的孩子,但是十六年流落荒漠啊,人生能有几个十六年?如今想来,却是为师害了他们!”
  说着,丘处机想起了白日里师兄对他说的话,“师弟,为兄知你一向争强好胜,遇事不肯服输,但是这次,为兄希望你能主动认输,江南七侠为了这场比试,已经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我们全真教对他们的亏欠实在是太大了,若是你再赢了这场比武,岂不是让他们十几年的心血悉数化为泡影了吗?便算是师兄求你了,认输吧!”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