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九章 我的室友是尹志平?

第九章 我的室友是尹志平?

天色将明,一点微光透过门缝射进房内,调皮的落在了苏易紧闭的双眼上,眼皮微微动了下,苏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窗外,此时应该正是四五点光景。
  他没有声张,缓缓的站了起来,将一件青灰道袍套在身上,悄悄打开房门便要出去。
  尽管他动作已经极其轻微,却还是不免惊动了同室的师兄弟,旁边正熟睡的那人艰难的睁开了眼睛,迷糊道:“杨师弟,天还这般早,你又要出去练剑吗?”
  苏易笑道:“不好意思尹师兄,吵醒你了。”
  没错!
  跟他一个宿舍的室友,不是旁人,正是在后来强暴了他儿媳妇的尹志平,话说苏易刚听到这个名字还吓了一跳呢,心道跟这么个不守清规的家伙住一个房间,万一我被他带坏了怎么办?
  事实上纯粹是苏易多虑,几日相处下来,苏易就现尹志平这家伙虽然后来会干下那么令人羡慕……哦不,令人愤恨的错事,但公平地讲,这家伙人还是蛮不错的,脾气温和,待人有礼,为人处世颇有君子之风,难怪日后能够被马钰等人看重成为掌教……于是苏易就开始担心他把这个好孩子带坏了怎么办……
  而在尹志平眼里,眼前这个杨师弟果然不愧是师傅一直赞誉有加的出色弟子,虽然武艺还算不得顶尖,但这应该是因为师傅常年不在身边,无人教导的缘故,毕竟自从杨师弟来了以后,他的勤奋就完爆了全真教的所有人,这样勤奋的人,武艺差了说得过去吗?
  此时苏易来到全真教已有月余,丘处机之前心有所悟,刚刚回到全真教便宣布闭关,匆匆把苏易交给了自己在全真教里面唯一的徒弟尹志平,然后便不见了身影。
  尹志平除了关键时刻控制不住下半身之外,其他方面果然不愧翩翩君子,丘处机一直宣扬自己的徒弟杨康是全真教最出色的弟子,早就惹得其他弟子不快了,而尹志平却能毫无偏见的回答苏易内功修炼中遇到的难题,没有任何藏私,这也是苏易迅对尹志平改变印象的原因了。
  两个互有好感的男子,自然就很快就成为了好友,当然本书作者很纯洁,所以也仅仅只是好友,绝壁没有jian情。
  跟尹志平道了声歉,苏易打开门走了出去,施展轻功向山下奔去,终南山山清水秀,风景绝美,而在山腰处有一处湖泊,更是仿佛集天地之精华所生一般,美得令人心醉……
  苏易来到全真教的第三天便看上了这处美景,每日里天不亮便来到此处打坐练剑,苦修武艺,中午也不回去,随便打些野味果腹(某人表示全真教天天吃素,真心受不了。)直到夜色已深,众人皆安睡了,他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
  因此,虽然才过去不过区区月余,苏易就已经成为了整个全真教最为勤奋的弟子,而且也是最神秘的弟子,好多人都知道丘师叔嘴里一直夸奖的那个最出色的弟子已经被带回全真教了,但是长什么样呢?十个人里面倒是有八个不知道的……
  所以苏易在全真教,几乎可以算是一个传说了,正应了那句我不在江湖,江湖却有我的传说……而且以前只有丘处机一人夸赞自己徒儿了得,现在却是全真六子也都学会了,动不动便说:“你看看丘师兄(丘师弟)的徒儿杨康,武艺先不说,那份勤奋却是你们都学不来的……”
  就连一向练功勤勉的尹志平,都对苏易表示了敬佩。
  苏易笑呵呵的嘴上谦虚了两句,心里却在鄙视他们少见多怪,心道你们是没有玩过网络游戏,想当年本少爷为了升上一级,可是不眠不休的在网吧打怪奋战七天,除了上厕所,就连吃饭都是在座位上解决的,那么枯燥的事情我都能坚持下来,何况练功呢……
  看着自己体内的真气日渐雄厚,剑术越纯熟,之前一秒钟只能刺出一剑,但现在一瞬间便可刺出三四剑,虽然仍不入流,进步却是每日都能见到的,这快感,苏易表示就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要不是全真教门规规定弟子每晚必须在室内休息,估计苏易连半夜也不会放过了。
  不过今日却是不能再愉快的修炼了,丘处机中午便要出关,其他人无所谓,身为亲传弟子的苏易和尹志平两人是绝对不能不到场的,因此苏易仅仅是练了会儿剑法,又呼吸打坐,修炼了一会儿心法,然后便急急忙忙赶回全真教了。
  跟守门的弟子打了个招呼,苏易迅掠向了丘处机闭关之处,此时他的轻功身法已经可以说颇算高明了,毕竟螺旋九影能够被编入《九阴真经》,足可见其精妙之处。
  赶到地方之时,尹志平已经早早守在那里,见苏易过来了,笑着打了个招呼。
  而在尹志平身边,一名苍须道人同样也在这里,见苏易过来了,含笑点了点头。
  苏易知道这人就是马钰,他初来第一天曾经见过一次,上前见礼之后,便站在他身后,老老实实等候丘处机出关。
  马钰站在那里呵呵笑着,回头对身后的苏易说道:“康儿,你来到全真教已有月余的功夫了,这里的日子清苦了些,比不得家里,你可有不适应的地方?”
  苏易恭敬的答道:“习武之人自然要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弟子吃得了苦头。”
  “那就好,师伯还担心你会不适应呢。”
  “众位师兄弟们吃得了苦头,弟子与他们并无二样,自然也吃得,只是有一点不便想要恳请师伯,还望师伯成全……”
  “哦,你且说来听听……”
  苏易说道:“弟子最喜迎着朝阳练剑,是以起的比寻常人早了些,因此每日都打扰了尹师兄的休息,心里实在是愧疚不已,所以还请师伯答应让弟子在山腰处建一处草屋,每晚就不回全真教休息了……”
  旁边尹志平忍不住噎了一下,一张俊秀的脸庞变得通红,方才苏易如此说道,虽然并无恶意,却仍让他尴尬不已,这岂非显得他比起对方太过懒散了?
  当然尹志平是君子,这点小事并不会往心里去,若站在这里的是赵志敬,恐怕心里早已经把苏易扎成了小草人用剑戳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了。
  可惜尹志平太过方正,却没有看到苏易嘴角一闪而过的坏笑,这家伙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了。
  面对苏易的请求,马钰含笑说道:“这个问题待会儿你和你师父商量吧,我实在不好逾越,他同意了我自然同样没有意见……”
  说完,马钰深深叹了口气,看着苏易的眼神中,竟然有失落之色一闪而过,苏易似有所感,马钰却飞快的回过头去,不再看他。
  心底却忍不住叹息,他此时刚从蒙古回来没有多久,对刚分别不久的郭靖,他是打心底里的喜爱,实在是不希望这个淳朴的孩子受到什么挫折,可惜面对面前这个资质上佳,习武甚勤的师侄,马钰却很沮丧的现,恐怕自己这一趟蒙古之行是白走了。
  江南七怪横死一人,又浪费了一十八年的时间,难道迎来的竟然只是一场失败吗?马钰突然之间很想劝丘处机干脆对这场比赛认输……可是一想师弟那争强好胜的性子,委实头疼不已……再看看苏易,这嗜武成痴的模样简直和师弟一模一样,然后头更疼了。
  正头疼间,突然石室之内传来一声朗笑,然后一声巨响,整个石门四分五裂,迸炸开来,待烟雾散尽,室内露出了丘处机的身影。
  只见此时的丘处机仍是身着回山时的一身青色道袍,上面早已经乌漆墨黑,脏的比之乞丐也不如,脸颊也消瘦了不少,然而他的气色却是极佳,一双眼睛里精光闪闪,望之竟然令人生痛,显然经过一月的闭关,他的武功又大有进境。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