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八章 没办法 只能重新开始了

第八章 没办法 只能重新开始了

似乎是因为误救了那些金兵性命的缘故,丘处机的心情变得相当之差,莫说留下吃午饭了,就连告别的时间都不给苏易,只让他拿了行李便赶紧离开。
  虽然对金人不假辞色,但对于完颜洪烈派人送来的两匹千里良驹以及大量的金银珠宝,丘老道却是毫不客气,大袖一挥便悉数收下了,连句谢谢都没有。
  那熟练的动作和故作威严的姿态,让苏易确定,这老家伙之前肯定没少在这里捞好处,不过这里讲究天地君亲师,又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说,完颜洪烈这些宝物都是为苏易送的,也就算是苏易孝敬这个道士爹爹了,确实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这个世界的老师真的好容易弄油水啊!苏易突然对前世那些老师们无比同情,收个红包都要偷偷摸摸,可就不如这里这般光明正大,正气凛然了。
  当然,完颜洪烈也不求丘老道的感激,只盼您老人家赶紧离开便好,只要您愿意离开,整个金王府除了王妃不能给你,其他的你要什么我都舍得……
  ………………………………
  拜别了包惜弱,两人一路快马加鞭离开了王府,朝着终南山奔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苏易之前与马匹唯一的接触就是在公园里骑着溜过一圈,记得当时还把带马的人摔了个跟头,如今让他突然快马加鞭,那自然太过难为他了。
  当苏易很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仅仅只会上马和下马,骑马却是一点不会之后,丘处机一番大叹,直叹息苏易太过养尊处优,白瞎了这么好的武学天赋。
  好在丘处机近日也无甚急事,索性慢慢教导苏易骑马,两人就慢腾腾的溜溜达达的往终南山挪去。
  路途中央,丘处机再次考校了苏易的内功,此时苏易早已把全真心法背熟,自然是轻松过关,而且丘处机还现了苏易体内的真气,虽然算不得多强,但在年轻人中也算佼佼者,看来之前包惜弱所说的紧张应该是确有其事,这孩子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倒还勉强可算得上勤勉。
  可惜好心情却没有持续太久,正所谓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练功不练武,绝对二百五……丘老道本想再看看苏易的全真剑法是否纯熟,可惜当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面对的却是苏易那呆萌迷茫的二百五星星眼。
  丘老道这才知道,感情对方竟然将之前他所教的剑法忘得一干二净,莫说招式,甚至名字都不知道,苏易心下表示冤枉,我本来就不会什么全真剑法嘛,疯魔剑法倒是颇有研究,拿剑胡劈便是……可惜这话却不能对丘处机说,否则丘处机号一定会瞬间暴走,同步率达到百分之三百都大有可能。
  气的几近吐血之后,丘老道只得无奈的再次拉慢了行程,开始慢慢从最基本的教起。
  丘处机自然也有他的想法,在他眼里,杨康……也就是苏易,可说是他门下资质最为出色的弟子,加上他父亲杨铁心又是那等的豪气干云,本着老子英雄儿好汉的真理,他当初可是没少在全真教夸奖自己的这个了不起的徒儿,尽管他亲自教授对方不过一个月,之后就一直未曾见过,但他就是这样的自信,直把苏易夸得天上仅有,地上绝无。
  这些话甚至传到了马钰耳中,本就心中对江南七怪有愧的马钰生怕郭靖输了这场比武,于是这才有了之前马钰前往蒙古,教授郭靖心法一事。
  所以当初离开全真教时,丘处机可是夸下了海口,说要去看看自己那个最出色的弟子武功进境怎样了……结果若是就带了这么个货回去的话,真是想想就有一种自挂东南枝的冲动啊……
  嗯!绝对不能就这么回去,怎么也得把这个逆徒**的能见人了才行!无量天尊,老道也不求这逆徒为师争光了,只求莫要让老道太过丢脸便好!
  不得不说,江湖中人,对于面子还是比较看重的。
  于是一路上丘处机化身严师,开始了魔鬼式的训练,对徒弟的教导全部重新开始,每日里上午严格督促苏易练剑,下午赶路也不许他骑马,教他一些粗浅轻功,让他在马下跟着跑,晚上也不让睡觉,好好打坐吐纳,一天的档期排的满满的,就连上个厕所都要提前预约。
  若是之前那娇生惯养的杨康在此,恐怕当天就要飙抗议,幸亏换了苏易,这家伙对netaese功夫的热情可是一直呈几何式增长,虽然怀里揣着数门绝世武功,但他一点功夫不会,却也不敢胡练,梅风的前车之鉴可是不久前才见过。
  也不知是杨康事先已经打好了底子,还是苏易天资绝世,常人半月才能学全的全真剑法,他只用了短短三天就悉数记住,剩下的都是些水磨工夫,须得一遍一遍的练习,直到彻底纯熟为止。
  中间还生了一点意外,苏易信奉独孤九剑为剑道至理,初时练剑绝不按照剑招要求,而是随心所欲,肆意挥洒,丘处机骂他,他还振振有词……拿出无招胜有招的理论,证明自己这样练剑威力最强,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刺哪里,敌人又如何能知……
  丘处机起初还真被糊弄了一下,随即便拿出剑鞘开始敲苏易的头,大骂他不过刚刚起步便想着研究这等最高深的剑道理论,着实荒唐可笑,想要无招,你也得先有招才行啊!
  打完了,似乎被自己的话给提醒了,丘老道似乎被无招胜有招一说给点醒了,瞬间着魔,开始陷入了神神叨叨的境界,也不再监督苏易练功,骑在马上也不再说话,痴痴呆呆的不知道想些什么。
  苏易心想丘老道说的确实有理,也就不再作怪,老老实实的一遍遍练着全真剑法,即便无人监督,他也没有丝毫偷懒。
  就这样,两人各自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给他们走过的地方留下了无数怪诞传说,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可惜是个傻的;一个身着华服,有马不骑,非要在地下跑的逗比少年,,跑的还贼快,手里还拿着棍子不停的比比划划,路人们见到这两人都忍不住叹息,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傻了呢?
  也有人见这两个傻子带着两匹宝驹,心动贪念,可惜都没有轮到丘处机出场,刚刚学会全真剑法的苏易同学表示他的木棍早已经**难耐,没办法,初学剑法,若是在全真教自然是用木剑以防误伤,可惜这荒郊野外,丘处机哪有心情给苏易削木剑啊,拿着木棍将就着使吧。
  虽然手持只是木棍,但这不影响苏易心底的热情,来多少人撂倒多少人,若遇到打不过的,丘处机也不醒转,挥挥袖子便随手打了。
  实战是实践的唯一真知,一路上如此行来,竟然让苏易积攒了不少的战斗经验,全真剑法的经验值犹如水涨船高,迅的熟练起来。
  可惜丘处机此刻却是已经视而不见了,王重阳离世的早,全真七子的武艺虽说乃是学自其师,但更多的却还是各自钻研,这也是全真七子武艺良莠不齐的原因。
  丘处机感觉自己徘徊瓶颈已经很久了,全真教武艺比他高的就两人,一个死了,一个失踪了,有太多的疑问不解,可惜却无人能够解答,只得自己闷头思索。
  那料得竟然从自己那逆徒那里听到了什么无招胜有招的理论,初时还当是孩童胡言,气得他教训了苏易一顿,可事后一想,这分明便是武学至理,是他望之不见求之不得的至高武学境界啊!
  霎时间瓶颈松动了,丘处机感觉自己竟然突破在即,这等良机岂能放弃,也顾不得正在路上,坐在马上就心神合一,无我神游,不再多管身外事。
  这时候如果换成杨康,恐怕就要手忙脚乱了,可惜苏易一个老油条,就算带着一个痴痴傻傻的丘处机,也没有出了半分差错,吃饭住宿有条有理,将其照顾的妥妥当当。
  丘处机偶尔关注一下外界,见苏易并没有在无人监督的时候懈怠,练功仍是无比勤勉,心里忍不住对他也高看了几眼,心道这孩子也算勤奋,倒不是个顽劣之人,看来之前果然是王府生活花样太多,乱了心性了。
  苏易清楚丘处机定然是悟到了什么武学至理,急需闭关参悟,慢慢的也就加快了行程,争取早日赶到终南山!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