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 第七章 师父 欺负残障人士是不对的

第七章 师父 欺负残障人士是不对的

将体内的真气注入双腿,苏易一路狂奔向自己的房间,虽然他不会任何轻功身法,但此刻的度也已经远那些前世的运动员了……绝世武功到手,他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为快了。
  回到房间关死房门,苏易也顾不得真经是抄录在人皮之上,摊在桌上就开始观看起来。
  一炷香后,苏易长出了一口气,面上一片平静,也看不出是悲是喜,这确实是正确的《九阴真经》,九阴白骨爪、大伏魔拳、摧心掌等等各种绝世武功皆抄录其上,里面甚至还有苏易之前心心念念不忘的轻功,螺旋九影。
  能够被抄录在《九阴真经》之上,这螺旋九影纵然不如凌波微步这等绝世轻功,想必也绝对差不太远,按理来说苏易应该满意了。
  “唉……可惜只有下卷,没有内功心法,看来日后还得想办法上桃花岛,从老顽童那里弄到上卷和总纲才行……”
  这就是苏易不满意的地方了,《九阴真经》的内功心法何其精妙,绝对凌驾全真教心法好几条街,就好比打地基,如果说全真心法打的是十层大楼,那《九阴真经》就是摩天大厦了,这么大的落差由不得苏易不失落。
  既然下卷只有武功,苏易也就暂时不再关注,平息了一下激荡的心情,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了,明日丘处机就要来接他回全真教了,而且目测梅风恐怕也要大闹一场,虽然一个瞎子怎么也闹不到他的身上,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伤到了包惜弱就不好了……
  对这个无比关心自己的温婉女子,苏易的印象非常之好,明日最好还是过去陪陪她吧,这样的话就算梅风真的过去了,自己也能将其引开。
  心里暗自盘算着,苏易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苏易便拾掇干净跑去了包惜弱的茅草屋,见儿子一大早就来看望,包惜弱还当孩子即将远行,舍不得母亲呢,自然是万分高兴,拉着苏易的手就唠叨开了。
  苏易嗯嗯哈哈的应和着,虽然包惜弱说的都是些琐碎小事,但他听得却相当怀念,这种被母亲念叨的感觉,已经好几年没有体会过了,如今猛然听到,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想着已经去世的母亲,苏易忍不住湿了眼眶……见儿子红了眼睛,包惜弱心疼之下,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不再说话,两人之间,一股温情默默流淌……
  正在两人难过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啸……接着便是一阵阵惨叫!
  “啊!!!!!”
  惨叫的声音此起彼伏,怕是得有数十人之多。
  “怎么回事?”包惜弱惊慌的问道。
  “我出去看看……”
  苏易心知肚明肯定是贞子姐姐……哦不,梅风爬出枯井了,他佯作不知,说道:“你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
  说完,推开门冲了出去,心里暗自决定,若是梅风冲向这个方向,那说不得自己就得开口说话把她引走了,决不能让梅风伤到包惜弱。
  所幸苏易多虑了,此时梅风正被一群金兵围住,两厢厮杀,哪里有空闲顾得了别的。
  只见梅风手持一条长达四丈有余的银色长鞭,挥洒自如,鞭影重重,犹如一条毒蛇一般将自身数丈之地牢牢护住,周围几十个金兵团团围困,竟然皆不能闯入鞭影范围之内,不时有官兵被她的长鞭卷中,一拉一甩间,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叫,整个人便断成了两截。
  在她身周,已经有十余人被这般杀死,苏易昨日看过《九阴真经》,识得这便是真经上所述的白蟒鞭法!威力果然无比惊人。
  梅风一边对这些士兵痛下杀戮,一边大喊道:“姓郭的,你给我滚出来,有本事偷我秘籍,怎么现在却不敢来见我,你不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吗?怎么这会儿却如此窝囊了,给我滚出来啊,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昨天说的话竟然真的被她听到了!看来她昏迷的不算彻底,苏易此刻突然庆幸起来,幸亏自己小心为上,多下了很多迷药,想不到能够弄翻一头大象的迷药竟然仍不能让她彻底失去意识,若是自己当时抱有半分轻视少下了一点药,恐怕现在脑门子上已经多出了五个窟窿了。
  绝对不能出去!
  苏易悄悄的躲在假山后面,看着梅风和官兵们互相厮杀。
  说是厮杀不太合适,纯粹是梅风这个满级大号在屠杀新手村,在这个s女魔头的长鞭子之下,这些m官兵莫说上去交手,他们能做的只有凄惨的接受女王的鞭笞,然后无助的痛呼而已。
  莫说这些官兵,就连苏易这个除了一点点内功,不会任何武功的人都看得出来,两边差距实在太大,恐怕这些官兵们死绝了,也难以对梅风造成半点伤害。
  “真是一群蠢货,难道你们看不出来你们的敌人是个瞎子吗?你们手里拿着刀,干嘛不制造一些噪音来干扰她呢,这样就算打不过她,也不至于这么惨了吧……还有干嘛不用弓箭射她……面对这种近战,果然远程攻击才是王道啊,我才不信她还能兼职mt,能肉身扛弓箭!”
  苏易一边暗自腹诽,一边悄悄的又将身子藏紧实了点,这梅风实在可怕,他本来还幻想着能凭借自己的内力稍稍周旋一二呢,现在看来,太天真了,他若真暴露在对方面前,恐怕只一瞬间便会被杀死。
  眼看着金兵们越死越多,就要挡不住梅风了,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暴喝!
  “魔头休得猖狂,丘处机来也!”
  锵~~~!
  长剑出鞘长鸣,天空中一道青灰色闪过,一身着青衣道袍的道人从天而降,一剑直指梅风眉心,正是丘处机到了。
  丘处机长剑未至,梅风眉心便一阵刺痛,她纵横江湖已有多年,如此锋锐的剑气却还是次得见,心知遇到了劲敌,也顾不得周围敌人,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这犀利的一剑,手中长鞭也不客气,呼的一声,鞭子犹如一条银蛇般甩出匹练,攻向了丘处机。
  “来得好!”
  丘处机长声大笑,也不避让,剑刃鸣叫不止,毫不示弱的迎上了鞭子。
  砰的一声巨响,身在半空的丘处机被长鞭重重甩落下来,连连退了数步方才止住身形,而梅风也是闷哼一声,已经被丘处机剑上内力所伤,持鞭之手早已鲜血淋漓。
  丘处机面露凝重之色,他生性最喜好勇斗狠,之前已经在外看了良久,虽然有心不管这些金兵死活,但这用鞭子的女人实在厉害,忍不住便手痒起来,这才欣然下场。
  那料得自己从天而降,蓄势而,而这女子临时反击,双方竟然仍是拼了个势均力敌,这岂非说眼前这女子,实力之强怕是还要在自己之上?
  想到这,丘处机心内更感炽热,他本就是个武痴,对方实力虽然略胜于己,但这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战意。
  梅风缓缓活动了一下右臂,问道:“可是长春真人丘道长?”
  “不错!”丘处机答道:“阁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铁尸梅风吧?”
  梅风经过方才一番短促的较量,知道面前这人武功之强,仅比自己稍逊半筹不到,加上自己双目失明,若真是斗将其来,恐怕还是自己输面居多,心底实不愿和其交手。
  然而丘处机却是跃跃欲试,他说道:“阁下也算一代高手,竟然如此残杀弱小,贫道不才,斗胆请铁尸赐教!”
  “是他们偷了我的宝物在先,难道长春真人竟然要帮助这些小偷强盗欺凌我这瞎眼婆子吗?”梅风厉声问道。
  “哈哈哈,多说无益,接招吧!”丘处机哈哈大笑,纵身前扑,手中长剑急刺,只一瞬间便攻出了十余剑,剑剑不离梅风周身要穴。
  这一招乃是全真剑法中最最基本的灵蛇吐信,然后在丘处机手中使来,却是杀伤力惊人,不逊任何绝世剑法。
  梅风无奈之下,只得反击,手中银鞭急剧收缩,将自身牢牢护住,竟然泼墨不进,丘处机十余剑无一立功。
  丘处机却不慌不恼,大喝一声:“好功夫!”
  右手长剑下垂,左手伸出,竟要去捉梅风那急舞不停的长鞭。
  梅风冷哼一声,同样伸出左手,九阴白骨爪使出,目标正是丘处机的左手。
  见对方左手一片惨白之色,丘处机不敢硬碰,将左手收回,仍以长剑攻击,围着梅风展开轻功,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手中长剑清鸣之声不绝,却是他见对方是个瞎子,不愿占她便宜,每次攻击之前都出声音示敌。
  短短片刻功夫,两人便已经火拼了百余招,却仍是不相上下之局。
  丘处机哈哈大笑,连连高呼痛快,梅风心下却着急了,虽然对方不占自己瞎眼的便宜,让她颇为感激,这也是她能够不落下风的关键……但昨日自己刚刚中了迷药,如今药效未尽,对付些宵小之敌倒也罢了,面对丘处机这不弱于自己的对手,却实在是力有不殆,硬拼百招,后遗症已经开始出现了,手脚竟然开始酸软无力。
  不能再斗,否则怕是要把命留下了。
  梅风一声大喝,将丘处机逼退,手中长鞭席卷,缠住了数米外的一个金兵,一甩间,这金兵已经凌空飞向了丘处机。
  梅风也不停顿,连连炮制,一时间数个金兵皆都飞向了丘处机。
  “好卑鄙的魔头!”
  丘处机大怒,有心越过金兵直击对手,但梅风心思机敏,这些飞来的金兵竟将他攻向对方的去路悉数封死,无奈之下只得将这些金兵一一接住。
  而梅风已经趁此机会跳上了墙头,高呼道:“丘道长,老婆子被奸邪小人暗算,身中迷药,不能再斗,你若当真想要欺凌妇孺,那便追过来吧!”
  说完,纵墙而下,不见了身影。
  丘处机本欲追过去,听得梅风之言,下意识便慢了脚步,若对方当真身中迷药,那他岂非趁人之危了,想了想,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追击。
  瞥了一眼苏易藏身的放心,喝道:“逆徒,还不给我滚出来!”
  苏易尴尬的走了出来,嘿嘿干笑道:“师傅,我也觉得您不追是对的,咱们怎么能欺负残障人士呢……”
  丘处机吹胡子瞪眉毛的瞪着苏易,怒道:“还不赶紧收拾行李跟为师离开!哼,为师一时手痒,竟帮这些金兵躲过大劫,真真气煞我也!”
  “是!徒儿这就去拿行李顺便告别!”苏易不伦不类的敬了个礼,一溜烟去了包惜弱那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xianzhipeijiaodenixi/669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