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无双轮回 > 大结局 再见,!

大结局 再见,!

  诸天世界,无限空间最缺乏的是什么?

  以前或许毋须细究,就算思考了也不具备实际意义,但当一切抵达终结,只余下最后的希望时,众人才恍惚现,确实如此,我们的一切都是拿来主义……

  整个无限,就是创意沿袭的聚合体,异化凡绝世自不必说,哪怕是自创绝技,也有着剧情世界里各种套路的痕迹,到了神魔更必须掌握早就设定好的规则之力,表面上的所谓看家本领,又有什么意义?

  可这是框架限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永恒之轮的规则既定便是守此律条,根本无法改变!

  “不,正因如此,如果连这都能逆转,那么岂不是说四神器的影响就不复存在了……”

  “这或许是我摆脱这变态大叔的机会……”

  普通人或许无法了解,但高天行和阿宁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关键点,马上转为支持,只见高天心目光平静,不起波澜,周身激荡,背后那通天彻地的轮回之环开始不断轮转,不断刷新!

  时光长河中,过去回溯,一个又一个分叉被开辟出来——

  曾经的地球网吧,莫名进入,变成了走投无路,死中求活……

  再一转,新人世界,黑客帝国,转为了雪山飞狐,干脆了当地走了低武刀客路线……

  再一转,初遇神选者联盟小弟团队,斗智斗勇,绝境翻盘,虽然险胜,却终究是元气大伤,足足九个进度才通过守关挑战……

  再一转,于异化直接创立团队,借机成为神选者联盟的投资对象,背靠大树加上充分利用联盟动荡分裂,酷似无双会却前期更为强大的天心阁成立,顺风顺水,不可一世……

  种种改写,千般历练,一时之间,似乎有千千万万的高天心在时光长河中行走,谱写出一段段或喜或悲,波澜壮阔的传奇。

  这已然不是无双,而是无穷!

  “天心,不要!”

  目睹这一幕,任何存在都只有一种感觉,除了震撼再不剩其他,然而幽若、小仙女龙、星煜等一众最亲密的却现高天心的身形正在不断虚化。

  这是由于这次轮回之环刷新得太狠太猛,他的自我也在不断地消除,痕迹分散于千千万万的经历中,烙印淡化的最后一刻,就是彻底消亡之时。

  这是要牺牲自我,成全诸天?

  不!

  这未免将小狐狸想得太过伟大,诚然他是想要守护这个绚烂多姿的诸天,但这份心念不该由他一人承担,所以就在下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身形开始虚化起来。

  高天心化身诸天之心,连接诸天万灵之力,此时正是运用之际。

  众人先是惊惶失措,甚至免不了怒斥痛骂,哀声讨饶,但随着阿宁轻描淡写的一瞥,那些看不清情势如何的家伙突然醒悟,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是最后的挣扎!

  唯有众志成城,敞开心灵:

  要么一起湮灭!

  要么迎来新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在诸天之心的强力动员,惊心动魄的一幕终于显现——

  在无穷之外,尚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将寻常的几率统统排除掉,每一个人生分支,每一个历练选择都突破创新,哪怕分开来看全是点点滴滴的分毫,但积少成多,集腋成裘之下,也终于触摸到了壁障的边缘。

  因此,最关键的不是每一个高天心都拥有着不同的经历,殊途同归,跳脱不出大框架,依旧毫无用处。

  关键在于,随着经历的疯狂闪烁碰撞迸,轮回之环转动到极致的一刹那,一个不可描述的分支节点诞生了——

  “这是……四神器无法涵盖到的界外之界?!”

  当始源之地的上空,那不可描述的界域以肉眼可见的度扭曲膨胀,从虚无飘渺化为触手可及,不仅高天心一方的所有存在屏息凝视,就连高天行与阿宁都觉得激动不已。

  因为如果能踏入那个世界,诸天被禁忌既定的命运便会被改写,转向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未来!

  我们的未来!

  ……

  “跳出既定的框架……创新的威力……呵呵,这很有趣不是吗?”

  “凡人,你们永远无法领悟创造的伟大,哇咔咔,台词就是要这么中二啊!!”

  “快写,快写!!!”

  书里书外,戏中戏外,当高天心出最后的反击宣言,透过两个世界凝视的,似乎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屏幕。

  许是单身狗的邋遢,从侧面看去,保护膜上星星点点,全是灰尘的痕迹,而之前不可一世的禁忌苦哈哈地坐在电脑前,汗如雨下地绞尽脑汁,琢磨着情节。

  这与诸天世界内呼风唤雨,掌控一切的画风,相差得未免太大了……

  当然,作为一个非新人,构思并不需要如此费劲,关键在于,那按在他肩膀上,让他毛骨悚然的疯子双手。

  禁忌一出,次元壁障的凌驾决定他掌控着诸天世界内所有存在的命运,但在真实界的地球中,他依旧未能摆脱那个闯入门中的疯子控制,这一物降一物,简直让人欲哭无泪!

  “写啊,别停下!”

  稍一停顿间,那燥热的大手已经猛地抬起再拍下,他浑身一个激灵,只有继续码字。

  但他的心思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中,苦思冥想如何获得自由。

  他之所以出现在小说中,成为了最终大反派禁忌,不是开拓创新,而是逼不得已。

  这个疯子逼迫他一定要写出有新意的精彩情节,如果落了俗套,那么对不起了,笋干爆炸只是小意思,精神上的无尽折磨才是最惨不忍睹的。

  仅仅二十四小时不到,就好像一年那么漫长,满脑子都是被大卸八块后登报的新闻,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热门话题的趋势……

  “死中求活……或许真要靠他们了……我笔下的角色们!”

  禁忌龇牙咧嘴,咬紧不存在的笔杆,努力写道:

  可惜眼睁睁目睹着界外之界诞生,高天心却依旧现,这一切可望而不可及。

  他们看到了美好的外界,偏偏被阻挡在那堵无形的诸天壁障前,无法越雷池半步!

  这种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份外绝望。

  “呵呵,这就是你所谓的创新,硬生生开辟出一个理想乡?”

  禁忌嘲弄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无比悲愤地望了过去,却见他的背后隐约升腾起一道更加深邃,充斥着格格不入,迷之气息的黑影。

  打完这一句话,肩膀上的双手陡然抓紧,兴奋的声音立刻响起:“你把我也写了进去?!”

  禁忌干笑一声:“是啊,这样才有创意嘛!”

  “对,对!”那疯子搓着双手,两半脸上的表情罕见地统一,出杠铃般的亢奋笑声,“接着写,看看我能派上什么样的用场!”

  (以下字数全部免费)

  禁忌二话不说,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原来你也身不由己!”

  “身不由己?我若是告诉你们,通往理想乡的那柄钥匙,就在他的手中,你们会不会疯?”

  这对话直截了当地揭晓了有些莫名的真相,理想乡明明是高天心刚刚集诸天之心力量开辟出来的,为什么会有钥匙?钥匙又为什么会在一个根本没有关系的人手中?

  不过作者的职责就是各种填坑,哪怕填得并不那么令人信服,但只要如此解释,比如理想乡原本就存在,现在仅仅是寻找到通向那里的途径,而能够控制禁忌的存在,自然有资格掌控着去往另一世界的钥匙云云,终究能说得过去。

  而禁忌的心思早已不在小说上面,他关心的,是能不能籍此引开这个疯子!

  “钥匙,我掌控着钥匙,嗯,要找一把钥匙……喂,你们家的钥匙在哪里?”

  “上当了,他真的上当了!”

  果然疯子不能以常理踱之,居然会将小说里的情节当真,被这家伙紧紧盯着足足有二十多个小时的禁忌一阵狂喜,偏偏脸上不敢有半分表达,指了指大门:“在门前的地毯下面,有我的备用钥匙!”

  这种电影中的摆放位置当然是假的,但只要这疯子一出门,他就马上扑过去将门反锁,实在不行争取到报警的机会,就得救了!

  诸天神佛保佑我吧,让这个疯子智商下线吧!

  心中前所未有的虔诚祷告似乎得到了回应,那疯子迟疑了一下,嘴里嘟嘟囔囔的,真朝门边移去。

  禁忌马上离开电脑,屏住呼吸,眼巴巴地瞅着茶几边上的电话,他的手机早就被没收了,想要报警的话……

  念头正在转动,那边突然响起凶恶的声音:“没有啊,你是不是在骗我?”

  他往门口一瞧,心头大急,原来那疯子一半身子探在外面,一半身子在内,妥妥的提防。

  这家伙若是找不到钥匙,回来还不把我大卸八块?!

  “哦,对了,是不在地毯下面,那太容易被现了,如果被楼上楼下的熊孩子拿了指不定出大事,所以我放在边上鞋架了,你找找看,绝对在!”这一刻,唯有急中生智了,“那是我特别配置的,一把造型很拉风的钥匙,所以才能设定为理想乡之钥嘛!”

  疯子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好,描述一下它的样子!”

  “那是我在横店淘的纪念品,整体碧绿色,钥匙柄处有一对怒张的天使翅膀,小巧玲珑,做工十分精细!”禁忌眼珠转动,为了争取时间,几乎是满嘴胡说八道了。

  这纯粹是忽悠人,他根本就没去过横店,更别谈什么纪念品钥匙了,然而就在下一刻,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生了,这疯子翻翻找找,居然真的从那里拿出了一把造型古怪,跟他描述得一模一样的钥匙!

  “是它吗?”他似笑非笑地把玩了一下,朝着身前的空气轻轻一划,一座光门于焉开启,“看来是了!”

  透过光门隐约可见那是一处无比奇妙的世界,无数大6如岛屿般悬浮,冰山一角都是亭台楼阁,鸟语花香,仙气氤氲,不过也有险恶生物,肆意横行,

  理想乡?

  禁忌揉了揉眼睛,整个人都要傻了。

  唯一的科学现象就是之前电脑前停滞的水流,后来就再无,那个所谓的主角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因此他一直认为那是迷幻剂作用下的骗局,没想到……

  我写的不是一个故事吗?

  怎么成真了?

  “你到底是谁?”

  而此时,那精神折磨自己的疯子脸上扭曲的神色荡然无存,一双明亮的眼眸中有的只是如释重负的喜悦,如果这还看不出来落入了算计中,就实在太愚蠢了。

  “高旭,挣扎在你笔下的另一位主角!”他微笑着表达出最真挚的谢意,“我们的‘创造者’,诸天永远记得你的恩德!”

  创造者……

  创造者!

  恍然间,他明悟了一切:“原来诸天世界是真正存在的,你的目的是借助我的手写出来,如同一本传记,然后在故事的最后将我塑造成禁忌,让我创造出一个避难的理想乡,籍此摆脱诸天四神器的诅咒?”

  “等一等啊,带我一起走,我也想去你那个世界!”他喃喃低语,见高旭即将踏入光门之内,顿时高呼起来。

  高旭挥了挥手:“没有你们的创意与耕耘,又怎么会有无穷的世界与传奇?”

  目送光门消散,难以言喻的失落与兴奋交杂,涌上心头,化作最后的祝福:“那我们就在各自的领域,不断努力吧!”

  关上门,成为禁忌的兴霸天回到电脑边,再无疲倦与睡意,将大结局一鼓作气地写完。

  ……

  “老爸,我们果然没有让彼此失望!”

  与此同时,高天心抿嘴微笑,一步迈出。

  跨越壁障的神配合——达成!

  不过在最后的转移前,还有一场无声的谈判。

  他俯视万神境,古老存在们齐齐沉默下来,浮动出不同的念头。

  一条路是趁着最后的机会血洗地球,但后果难以预测,毕竟他们的命运已经限于禁忌手中,可能再度进入湮灭之心内,化作生不如死的珊瑚雕像!

  另一条路是去往全新的世界,与诸天万界的兴盛、灾劫、恩怨彻底告别!

  这是最后的抉择了!

  “去了!”

  为的女娲神农相视飒然一笑,泯去恩仇,第一批进入所谓的理想乡内,曾经的他们是第一批征服外域,如今他们依旧要扛起开拓者的重担。

  另一边,高天行被高月妍等一众弟弟妹妹围住,无比惭愧地接受亲人们的蹂躏,既痛苦,又温馨,阿宁则磨磨蹭蹭地摸过来,抓住高天心的袖子,一言不。

  高天心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一如湮灭之心内的亲密,再牵住幽若和小仙女龙的手,回静静地注视着诸天的远去,展颜笑道:

  “未来不需要编排,由自己主宰,才是真正的多姿多彩!”

  “再见了,无双轮回!”

  “新的世界,我们再会!”

  ……

  完本感言

  完本了,第二本无限流结束,先呢,后面状态很差,写得不尽如人意,实在很是汗颜,愧对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其实按照我的原计划,这本书在五月底就应该结束的,正好完成后换工作,把一系列事情搞定,可惜一拖,就拖到了现在,刚刚入职,适应新环境,杂事耽误,真是悲剧~~

  当然啦,依旧要在此谢谢大家,感谢编辑远征大大的推荐,感谢两位副版的天古和霸气威武东大爷,管理书评区替我解决后顾之忧,感谢同样是盟主骨像应图、天涯道尊、绝对imba(情尋糯米叉燒包)的大力支持,么么哒!

  感谢在角色楼提供了许多灵感,出谋划策的天晶浑天宝鉴(东方古武军师)、B1oodfiend、Thegame(西幻科技两大神)、111yoy、随兴而动(长评精彩的两位)、松月闲咏(设计的真心好,启多多),大家真的都太有才!

  感谢月月票王的怀柳童鞋,书评区常常冒泡暖心的大沙漠、天河星落星落、感谢书友vo1too2、翩鸿、仙剑奇侠创造、琳琳oo7、沧澜天、位面守护者、我是东旭我怕谁、黑暗的赞歌、武明晨、洪荒开天辟地、奈特瑞文、目标是看星星、冰灵焰、神坛肥彪、钜锋、灏天天、李子水、控心魔、半打土豆、结当、太古星光、八月飞雪、陈旭、桐之谷和人、牧仪天下、图图、巴山夜雨、飞鸿的魅影、玉茗、沉默的评论、守护free、风中龙王、夜虚问、幻想音恋、闻弦歌、知无涯、打字员、梦想之力、仙剑奇虾传、元始无劫、夜楼、胖子普乌、慕湮殇、平静安宁和谐、他乡热酒、遗忘的微风、殇胤雲、无欲则刚、黑大夫、梦萦千年、龙神烈火、沧澜之聲、圣帝向雨田、天涯浪子幻、**第一人、忆往事神伤、海诚诚、鎏岁月、咫尺一刀、机械宝宝、第一天魔绾绾、色月半孓、郑吒k楚轩、幻火龙、打印台、andre、sjkfi、sanetsijia、aomie、kFxm……

  以上都是我印象深刻记下名字的,想到一个就打一个上去,如果字母拼错了还请见谅,另外还有更多订阅投票打赏的书友,我真的想全部写上去,铭记这段共同的回忆,可惜篇幅所限,只能在此真心感谢大家,没有你们,心态爆炸时真的坚持不下来……

  最后嘛,讲一讲新书,本来是准备这本完结后立即无缝连接上新书的,但如今现状态真的不适合,写书还就不像其他,工作偷偷懒让小组人去做了,写书一个地方写崩后面连锁反应,而且我比不上其他每天现写的作者,不存稿质量那叫一个急下滑,所以下本书还是老老实实憋一段大招,调整调整吧~~

  预计呢,要么是七月中旬,要么是八月上旬开新书,新书有许多新奇想法,都是在写这本书一年多的过程中一点点酝酿积累的,不想写那些老旧的套路了,效果怎么样到时见分晓吧——

  正如书中所言,每一本书都是一个世界,一段传奇!

  那么,新的世界,我们再会!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shuanglunhui/17365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