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巫女选婿 > 435、驱毒丸

435、驱毒丸

  文怡拿着针,狠了狠心,一针扎在了自己的食指上,痛得她叫出来的声音都变了:“啊……”血珠子一下子冒了出来。

  祝姑姑和铃兰两人叹气,这是傻的碰上了痴的吗,还真扎自己?

  长公主恰巧进来,瞧着这一幕,魂都吓掉了,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抓着赵文怡拿针的手,眼泪汪汪的道:“怡姐儿,你就算是心里苦,也不能拿自己撒气吧。你等着,母亲这就去将荣王打出去。”

  赵文怡急忙将出血的手指往身后藏,道:“我只是不小心,就扎破点皮儿,没事的。”

  长公主气得轻拍了她一下:“不小心?你没拿绣布,也没拿线,怎么个不小心法。”她伸手去夺赵文怡手上的针,一时没留意,也叫针给扎了一下。

  赵文怡连忙松了手,针掉落在地上,她双手抓着长公主的手细看:“母亲,扎着哪里了。”

  长公主的手背上也冒出了血珠子,赵文怡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帕子将出血处压着,一个劲的自责:“都是我不好。”

  长公主没舍得责备她,瞧着旁边的铃兰,怒道:“连姑娘都伺候不好,拉出去打二十板子。”

  这下赵文怡更急了:“这不关铃兰的事,是我……我……”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求助地看着若伊。

  若伊瞧着赵文怡求助的目光,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突然她想到了自己今天来的另一个目的,脱口而出:“我只不过是要她拿点血做药引……”

  若伊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子,倒出了一颗大红的药丸子递给长公主,小声道:“那荣王府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对文怡下毒手呢,我怕文怡让人给害了。这粒药能防毒,不过需要一点血做引……”这颗药是她自己做的,确实是能防毒,虽然不能说是百毒不侵,但一些平常的毒都是可以防备的。

  “药引?”长公主一怔。

  若伊冲着铃兰道:“快倒一杯温水来,不然文怡手上的血止住了,等会又得扎一下。”

  铃兰吓了一跳,急忙倒了一杯温白水过来。

  若伊接过水,抓着赵文怡被扎过的手指就戳到杯子里,还没凝固的血珠子在温水里化开来,留下一抹嫣红,她顺便用自己的帕子替文怡擦拭了后面继续流出来的血,这才让文怡压着手指头止血。

  长公主拿着药,看着那杯沾了血的水,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给文怡吃吧,她哪敢啊,万一这药有问题呢。不给文怡吃吧,这又是长乐的一片心意,她怕长乐会受打击。

  犹豫了一下,长公主道:“虚灵道长来给文怡合八字,我将这药先拿给他看看,可好?”

  若伊点点头,不忘强调:“一定要告诉虚灵道长,这药是我的。”

  长公主将药装进了瓷瓶了,交给了红嬷嬷带去前面寻虚灵道长。

  长公主先瞧了下文怡的手指不出血了,这才松了口气,道:“文怡,虚灵道长给你和荣王合过生辰八字了,说你们是真天作之合,可白头相并。”听了这话,她倒是安心了些。

  赵文怡腮上都飞上了些红晕。

  她们又说了几句话,红嬷嬷回来了,她的脚步很急促,脸上都有些泛红,老远就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她一进门,将瓷瓶交给长公主,就兴奋不已地道:“回……回禀长公主,道长说……说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良……良药,服之可防百毒……”

  长公主听到可防百毒,喜笑颜开,倒出药丸递到赵文怪的手中就催着快点服下。

  红嬷嬷这下更急了,可她越急又越说不出来,一个劲喘息着不停,说话也结结巴巴地:“长公主,可……可别……道长说,说这药……”

  长公主楞了:“怎么,这药还怎么了?”

  若伊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对了,竟然萌生了一个猜测。红嬷嬷这么激动,该不会是虚灵道长说了这药对赵书涵的腿也有效吧,不然红嬷嬷明明知道这药能防百毒,为什么还要阻止文怡服药呢。

  若伊知道,一但知道这药对赵书涵的腿有效,文怡是绝对不会服的,她宁愿将这药让给赵书涵。

  开什么玩笑,若伊是不会愿意将自己的药给赵书涵的,这可是巫药,药丸里夹杂着一缕巫力,赵书涵一见会认出来,必定会顺藤摸瓜发现她的身份。而且她才不相信赵书涵的腿是真了废了,就算是废了赵书涵做为一个巫医怎么可能连自己的腿都治不好。

  再说,这药是她为赵文怡做的。

  若伊当机立断,大声笑道:“你不会还怕吃药吧。”她一把夺过药丸直接塞进了赵文怡的嘴里,然后一托她的下巴,药丸入口即化,赵文怡反应过来时,嘴里什么也没有了。

  长公主一怔。

  红嬷嬷的话也终于说出来了:“道长说,这药对……对大公子的腿有效。”

  啪……长公主手中的瓷瓶落地,摔了个粉碎。

  赵文怡双手抓着自己的衣领,恨不得将药丸给吐出来。

  若伊故做无辜,眨巴着眼睛端着那杯染了血的水,道:“药是入口即化的,你快喝了这药引。”好吧,不喝也没事,拿血为引,只是她想要赵文怡的血做独情咒而已。

  “如意……”赵文怡都快哭出来了。

  “文怡。”长公主也是欲哭无泪,希望就这样从手边溜走了。但儿子是亲生的,女儿也是亲生的,事已到此……她拿了若伊手中的杯子递给文怡:“先喝了这药引子再说。”

  药没了,长公主心里头倒也是松了口气。

  药要是还在,只有一颗,她也是不知道如何决择的。儿子的腿与女儿的命,这两者对她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

  可别与她说赵文怡只要小心谨慎就不会在荣王府被人下毒或者下药。这事说出来她是不信的,她在深宫里长大,什么阴私手段没见过。荣王府的后院,将来的后宫,哪里会是一片净土。哪个爬到最后的女人手上没沾有鲜血,有什么手段是使不出来的,文怡有这么一颗药防身,等于是多了几条性命的。

  <dt>黑发安妮说

  谢谢:迷糊女孩赠送了礼物平安符、仙雅、随风飞逝的云、修修剪剪、风儿1970、yq6138投了月票。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unvxuanxu/3403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