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文艺时代 > 番外 之重生的正确打开方式

番外 之重生的正确打开方式

  “别闹!”

  范小爷觉得鼻子有些痒,便随手扒拉了一下,翻个身继续睡。可两秒钟后,那股搔痒感又切切实实的传来,而且变本加厉。

  她顿时炸毛,闭着眼吼道:“褚爱冰,你给我滚出去!”

  “……”

  那人似乎被吓到,一时没有动作。正当她要踏踏实实睡觉的时候,忽听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唤道:“兵兵……兵兵……”

  嗯?

  她感觉异样,不禁睁开眼,却见一张小姑娘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猛地一激灵,睡意全无,问道:“你是谁?”

  “你是不是睡糊涂了?我是李晓林啊!”那女生满脸古怪,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李晓林……李晓林……

  范小爷念叨了几遍,时隔多年的记忆才慢慢浮现。这个名字有印象,但是太久远了,好像是拍《导游小姐》的时候,同剧组的一个女孩子。

  她又往人家脸上瞧,越看越清晰,正是当年的样子。再转头瞅瞅四周,却是一间九十年代风格的招待所卧房,两张单人床,有些老旧的桌椅和印着“东方红”的大镜子。

  “……”

  她沉默,沉默到颤栗不安。过了半响,她才砰地跳下床,跑到阳台使劲拽开新糊的纱窗。

  轰!不算喧嚣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高矮不平的老建筑……汇聚成一座面目模糊的城市,铺天盖地的冲击着自己的认识。

  “兵兵,你怎么了?”李晓林也愣,在后面连连追问。

  “今,今天是几号?”

  “13号。”

  “晚上是不是杀青宴?”

  范小爷的声音干涩且沙哑,紧紧攥着拳头,连指甲都扣进了肉里。

  “是啊,六点就开始了,你睡午觉睡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怕你出什么事呢!”李晓林愈发奇怪。

  “……”

  这一句话,似摧毁了她的全部精神,身子忽然晃了晃,险些栽倒。

  1996年6月13日,京城,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导游小姐》杀青!

  …………

  范小爷没去参加杀青宴,她的借口很霸道,痛经。没错,痛经比肚子疼,身体不舒服之类的理由要飙出几百万的战斗力。

  此刻,她已经搞清了来龙去脉:自己明明洗了澡,敷好了面膜,把熊孩子撵出去,又跟老公进行了一次很带劲的啪啪啪,然后在加拿大的别墅里舒舒服服的睡午觉——这本是庆祝结婚五周年的蜜月旅行。

  可没成想,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20年前,挺着一张又圆又肉还带着高原红的胖脸。

  omg!这套路要上天啊!

  范小爷在经历短暂的慌乱之后,全身就被一种神奇的激素催发着,哧溜溜的往上窜往上窜,只觉得自己要开花一样。

  “上辈子留下了很多遗憾,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它们发生!”

  “那些伤害过我的敌人,我要他们通通还回来!”

  “还有那么多可爱漂亮的妹子,都等着我去拯救!”

  “我有20年的历史预知,一定能开拓比上辈子更伟大的事业!”

  “艾玛,太刺激了……”

  范小爷蹦达了两下,重新坐在椅子上,又摸出一个笔记本开始记录。

  去年报考了谢晋恒通明星学校,一年制,所以今年毕业。《导游小姐》的片酬是每集1200,不过每月还要给学校一千块钱的管理费,到手也就一万四。

  眼下呢,她大概有三个选择:

  1,老妈让自己回老家待一段,因为好久都没见了。

  2,回魔都把学上完,然后领个艺校的破毕业证。

  3,要么就留在京城发展,做一只北漂。

  她上辈子选了第三条路,现在更不会改变,关键是,怎么用这一万块钱去赚取更大的利润。范小爷在本子上写了“一万块”,后面画了个大括号,列出几点可能。

  首先,最了解的肯定是娱乐产业,但以目前的环境根本玩不了。市场封闭,政策保守,拍影视剧的利润远比不上后世。而各个山头也未起势,华谊还在苦逼创业,冯晓刚还在跪舔汪朔,贾璋柯还没从北电毕业,那只妖精还在京城的lowb夜总会里走……

  “砰!”

  范小爷45度躺倒,脸蛋枕着笔记本胡言乱语:“啊啊啊,好想抄剧本,好想当制片人,好想潜规则,把丫先奸后杀……”

  嚷嚷了片刻,她又振作精神,脑袋里换了种思路:电影暂时玩不了,一是不赚钱,二是年龄太小,不过抄歌是可以考虑的。

  如今正是歌坛的黄金时期,抄几首民谣拿出去买,也能完成一点点的名气积累。不管怎么说,15岁的词曲作者也比15岁的剧作家要和谐一些。

  于是乎,她正儿八经的定下了第一个小目标。而接下来,她又一一考量某些方法的可行性。

  彩票?从来不买,直接pass掉。

  足彩倒是可以,她大概记得每届世界杯决赛的球队和比分,以及明年的一场甲a联赛:国安9:1申花——这是《甲方乙方》里的台词。

  房地产?完全ok,但是缺乏资金,暂且搁置。

  剩下的还有……啪!范小爷忽地眼睛一亮,刷刷记了两个大字:股票。

  开玩笑!身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或多或少都学了一些金融知识。而在她的记忆里,96年恰好是国内股市具有代表性的一年。

  话说从年初开始,魔都股市从500多点一直冲到1250点,深城股市更是从900多点冲到了4200点。然后在10月底,高层连发12道金牌提示风险,然而没个卵用。

  直到12月16日,开盘4分钟内,两市499只股票,除6只停牌外,几乎全部跌停。

  更别说,还有她印象较深的“琼民源”案。这家公司因虚假年报误导投资者,使股价在短时间内扶摇直上,全年涨幅1059%,大批股民高位套牢,堪称中国证券史上最严重的一起欺诈案。

  这就妥了!现在是6月份,时间充裕。一万块钱的本金虽少,但若操作得当,绝对干得过。

  “啧啧!”

  范小爷得到鼓励,简直灵光乍现,七嚓咔嚓的搞定了初步计划。

  短期内:写歌,接戏,炒股,泡妞。

  中短期:开公司,进军房地产,继续泡妞。

  长期目标:成为资本巨头,打下一片大大的后宫,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巴拉巴拉。

  而其中,又分为若干个小目标。比如先在京城找到住处,以及一个信任的合作伙伴,毕竟自己才15岁,特么的连户都开不了。

  她写罢,收笔,屁颠屁颠的又扫了一遍,随即抓了抓头发:咦,貌似漏了点啥呢?

  …………

  清晨,京城。

  初夏的时节已有些炎热,范小爷穿了件单衣长袖,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在一条小巷里。

  昨天杀青宴之后,剧组便正式解散。上辈子,她跟组里的摄影师关系不错,还托人家找了房子,就是长安商场旁边的那间铁路职工宿舍。可现在不用了,每月七百块的房租有点小贵,她还要留着钱炒股。

  话说范小爷重活一世,甭管怎么没心没肺,到底藏着一份孤单惶恐。所以,她亟需找到一个熟悉的地方寄托心情,比如这里。

  晨光微露,正是忙碌一天的开始。她顺着巷子一直走,耳边传来吵杂又安和的市井喧嚣。约莫到巷尾的时候,她停在了一扇木门前,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抬手。

  “咚咚咚!”

  “咚咚咚!”

  敲了几下,里面响起脚步声,随着吱呀一声,木门被打开。一个小老太太探出头,奇道:“你找谁?”

  “呃,请问您,您家有空屋租么?”范小爷一副懵懂怯怯的样子,低声问道。

  那老太太怔了怔,古怪道:“你怎么到这来租房子?”

  “我,我租不起楼房,就想着平房能便宜点。”

  她生怕对方不信,还强调了一句:“我挨家挨户问过来的,要是没有就,就算了。”

  “……”

  老太太看她可怜兮兮的德行,不禁道:“得,你先进来吧。”

  “诶!”

  范小爷忙不迭的进门,俩人到了正屋,人家还给倒了杯水。那老太太细问,她也如实回答。

  “我老家是烟台的,之前在魔都上艺校。前阵子拍了部电视剧,现在拍完了,我就想留在京城发展,毕竟机会很多么。”

  “那你今年多大?”

  “我15了。”

  嗬!老太太吓了一跳,忙道:“你这孩子心可够大的!你父母也是,就这么让你出来闯?”

  “他们不让啊,一直叫我回家,我不愿意,我就想当演员!”

  范小爷抿着嘴,一脸倔强。

  哎哟,上岁数的人就看不得这种孩子。老太太顿时心软,不过也没烂好人,先问了她家里电话,特意跟范妈聊了几句,才放下心来。

  “这样,你就先在我这住,家里正好有间空房。呃,一个月二百,按季交也行,按月交也不要紧。”

  “那就谢谢您了,我先交一个月吧!”

  范小爷正要掏钱,忽听外面的木门响,进来一位戴眼镜的小老头,估计刚遛早回来。

  老太太把情况一说,老头心肠也好,瞅这小姑娘安(you)安(zui)稳(hua)稳(she)的,特合眼缘。

  范小爷没有身份证,便主动道:“我跟您打个契吧,以后续租也方便。”

  “哟,想的还挺周到。”

  老太太有点意外,这孩子年纪虽小,办事却很靠谱。只见她翻出个笔记本,刷的撕下一张,在上面写着:

  “今付一个月房租二百元,给……”

  艾玛,范小爷差点写出来,连忙把那个笔划勾掉,装得跟真事似的问:“大爷,您叫什么?”

  “程谦修。”老头道。

  “哦,以后给您二老添麻烦了。”

  范小爷低着头,像模像样的写完,又在落款签名,记上日期。

  搞定这些,她便正式入住。那屋子特干净,里外两间,四白落地,桌椅衣柜什么的都有,就是没被褥。

  老太太边帮忙边道:“一会给你拿两床被子,你先凑合着。”

  “不用啦,我等会出去买就行了。”

  范小爷挂好衣服,笑道:“反正毛巾、牙刷什么也得买,一趟就齐活了。”

  “哟,我发现你北京话说得挺溜的,跟谁学的?”老太太乐道。

  “拍戏学的,拍戏学的。”

  她抹了把汗,赶紧转移话题,道:“大娘,我看院里还有一间房,是谁住的?”

  “哦,那是我女儿,叫程颖。刚找了个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说了也不听。这孩子特闹,跟谁都自来熟,我看还没你懂事呢。”

  “您可别这么说,她那叫活泼开朗,这性格多好啊!”

  俩人聊聊笑笑,丫把老太太哄得屁颠屁颠的,好感度一路飙升。临出门了,人家还特意嘱咐:“哎兵兵,晚上咱们一块吃顿饭,也算熟络熟络。你说也怪啊,我第一眼看你这孩子,就觉着特喜欢,就是有缘分。”

  “哈哈,我也是呢!”

  …………

  程颖一直觉得自己挺自来熟的,可没想到还有更自来熟的。见面刚聊了几句,那个小胖子就跟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那叫一无语凝咽。

  随后,俩人的交情更是突飞猛进,已经可以手拉手一起上厕所了。

  这也就罢了,就在前几天,那个小胖子冷不丁摸出一万块钱,非得让她去开个户,说是要炒股。

  哦拜托!你一小屁孩炒个毛的股啊???

  可人家信誓旦旦,说是内部消息绝逼靠谱,一万块钱全买深科。赔了,我自己拿。赚了,咱俩分。

  话到这份上,程颖也没办法,只得去证券营业厅开了户。

  更牛掰的是,范小爷拍拍屁股就不管了,倒把她紧张的够呛。从来不关注股市的大小姐,恨不得一天一刷,瞅着那股价是心惊肉跳。

  开玩笑,深科可是从今年2月的4块钱起步,到明年4月为止,足足飙到了98块钱!范小爷的本金不够,正琢磨着捞点外快继续买进。

  傍晚,小院。

  程颖在院中等得焦急,正要进屋抓人,范小爷已经推门出来。大小姐眼睛一亮,哟,瞧这浑身上下的打扮和浓淡相宜的妆容,还真把原有的稚气抹掉几分。

  “怎么样,像成年了么?”范小爷转了个圈,宽松的t恤裹着肉肉的身子。

  “不错,能蒙得住!”

  程颖给了句评价,俩人出门,打了辆面的直奔大富豪。

  这年头,酒吧的概念还没流行,后海和三里屯也未成规模。最火的消遣方式,要属夜总会这个比较朦胧的地方。而大富豪,便是京城最具名气的夜总会之一。

  一个15岁的小姑娘忽然想去夜总会,并不会引起太大的疑心,谁没有个青春叛逆的时候?

  而程颖越来越有保姆的自觉性,还让不知情的老两口子哀叹,以为是闺女带坏了小孩子。

  不多时,面的停在了大富豪门口,俩姑娘进门,随便找了张卡座。范小爷对这种城乡结合部的装修风格毫无兴趣,叫了杯果汁,问道:“你这有啥节目么?”

  “我们每天都有歌手驻唱的。”服务生道。

  “那今天都是谁?”

  “呃,黄勃、满江、叶贝……哦,还有周逊。”

  服务生很健谈,介绍道:“她以前经常在这唱,后来拍戏了,来的就少了。今天你们运气好,她唱歌不错的。”

  “……”

  范小爷眨眨眼睛,原本只想看一看,结果还真碰上了。哇咔咔,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今儿的客人不算多,满打满算能有二十个。俩姑娘边聊边等,程颖看样子也没少来,娴熟的很。约莫半小时后,夜场表演开始,主持人哈拉了几句,随后黄勃上台。

  范小爷瞧着眉清目秀的勃哥特不习惯,一个劲在心里吐槽。丫现在有两份工,一份是驻唱,一份是舞蹈老师,明显混的很烂,观众反应平平。

  两首歌之后,黄勃下场,接着是满江。同样是两首歌,同样半死不活。

  第三个是叶贝,今年刚签了麦田,会在矮大紧的作品集里演唱四首歌曲,像《白衣飘飘的年代》、《b小调舞曲》之类。

  人家混的好,再来夜场只是玩玩而已,并不当做生计。她算小有名气的,观众也热烈了不少。

  “哗哗哗!”

  掌声过后,主持人上台,笑道:“常来大富豪的朋友肯定都听过这个名字,只要她上场,收的花篮一定是最多的。那我们也知道,前不久她被大导演陈楷歌看中,去拍了一部电影。我们在祝她前程万里的同时,也很希望再次听到她的歌声。我们今天就非常幸运,好了,让我掌声欢迎,周逊!”

  “哗哗哗!”

  紧跟着,化着浓妆,穿着一件质量不太好的晚礼服的周公子亮相,pia的往台上一戳。

  “噗!”

  范小爷立马就喷了,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一个字,土!两个字,风尘!三个字,忒尿性!

  话说周公子在94年被陈楷歌找去,拍了一部《风月》。虽是小角色,但制片人徐枫很喜欢她,给了个助理的工作。

  于是她就在剧组混了一年,平时喊各位起床,去车站接人,没事瞅瞅张国荣和巩丽演戏。

  此后,她便开始慢慢接戏,又拍了《小娇妻》、《女儿红》两部电影。如今跟叶贝一样,唱歌就是玩玩。

  周公子的台风特淡定,不慌不忙的等前奏过去,开口唱她的拿手曲目《亲密爱人》。

  “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

  她唱歌真的很好听,有个词叫“云遮月”,就是形容这种沙哑又有韵味的嗓子。观众的情绪也对,安安静静的听着,与前面几位的气氛完全不同。

  “爱的路上有你,我并不寂寞,你对我那么的好,这次真的不同。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

  一曲唱罢,周公子缓缓收尾。

  观众们正想欢呼喝彩,忽听一个死乞白赖的声音响起,大声喊着:

  “周逊周逊,我爱你!”

  “嗯?”

  周公子往台下一扫,脑袋冒出三条黑线,那个蹦蹦哒哒没羞没臊的小胖子是什么鬼?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wenyishidai/2205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