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四十九章妖狐迷惑

第四十九章妖狐迷惑

“紫气冲霄,凝而不散,宛如精气狼烟,隐有麒麟奔腾,怪不得娘娘让我来对付此子了。这等气运之态着实让人震撼,只是麒麟气运,是圣非帝,五百年方有圣人出,大宋难道不该绝么?”
  俯身在林沁儿身上的心月狐进入扬州前的时候,运转神魂看了下扬州城上空的气运,不由咋舌起来。
  在林沁儿思索着中,龙伯带着他们一行人已经走向了扬州府赵枢的行在。
  “吟!”
  就要进入府邸的时候,一声巨大的龙吟让林沁儿浑身一颤,没有来由的生出恐惧。
  “龙兽?”
  心月狐面色一沉,都说这赵枢身边有龙兽护持,原以为只是夸大传说罢了,没有想到真的有这龙兽,听其音,观其气,这头龙兽是蕴含上古血脉的巨兽,若能够净化血脉,说不定真的能够化作上古真龙。
  便是无法净化血脉,这龙兽一旦长大,普通鬼仙都难以对付,而且大宋已经有一头上古真龙,若再得到一头真龙,那就真的难以覆灭,自己必须在这头龙兽长大前,将其除了。
  心月狐眼眸闪动透着浓浓的杀机,不过在进入府邸后,又化作了柔媚、楚楚可怜之态,被众人迎了进去,等待大婚到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皇五子赵枢战功彪炳,特敕封为亲王爵位,另有女林沁儿容貌秀美,钟灵毓秀,内外兼修,可为皇家之妇,择日完婚,接亲王之责。”
  随着林沁儿的到来,礼部带来的圣旨也宣告了出来,正式宣告赵枢成为亲王。
  “臣领旨。”
  赵枢接过圣旨,面带喜色,接受着众人的恭贺,随后众人也快的准备起来,因为礼部定下的大喜之日就在十日后。
  这一段时间,众人忙碌,赵枢反而清闲了,只安心等待十天后的大婚即可。
  不过赵枢也没有闲着,准备继续参悟刺圣荆留下的剑意,自己已经迈入了先天武者之境,实力算是不错,可是面对那些恐怖的黑手,却是太弱了,若能够参悟这剑意,将这道剑意纳为己用,再凭借着赤霄帝剑和金刚战甲,那么纵然是面对罡气境高手,自己也有一战之力了。
  所以赵枢此时便安心闭关参悟剑意,浑身的真气不断涌动,化作一尊赤红色的太极钟,一日之后,真气再次转化成赤红之色的巨大玄武,不断吞吐着这剑意。
  这是赵枢一边借着剑意磨练真气,一边参悟剑意,试图炼化了这剑意,将其纳为己用。
  十日参悟炼化中,赵枢的实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真气打磨的越加浑厚,浑身血气越旺盛,将先天武者境界彻底打牢打固,唯一可惜的是还没有彻底炼化这道剑意,只怕还需要不少时日才能够完全炼化这道剑意。
  不过明日大婚,赵枢却不得不准备了,当下也只有暂时舍弃炼化剑意,离开这里,安心准备婚事。
  “殿下若再不出关,老奴也只有敲门喊殿下了。”
  赵枢一出关,龙伯立刻上前笑着道。
  “龙伯,你辛苦了!”
  赵枢看着龙伯顿觉亲切,若无龙伯,自己不知道要费多少心血才能操持完整的后勤。
  “老奴辛苦甚啊,殿下大婚,得封亲王,娘娘在天有灵,一定会欣慰的。”
  龙伯喜极欲泣,他从小看着赵枢长大,虽名为奴仆,却实为亲人,他亲看看着赵枢从懦弱被欺,到威加海内,再到如今大婚封王,一切的一切都让龙伯欢喜之极。
  “嗯!”
  赵枢郑重点了下头,目光间流露出一丝暖意:“龙伯,娘亲一定会开心的。”
  “大喜的日子,老奴倒是矫情了,殿下还是快去准备,明日就是大婚的日子了。”
  “老奴见过王妃一面,倒是知书达理,才貌双全之辈。”
  龙伯这一刻像是一个絮絮叨叨的长者,满心欢喜的对着后辈子侄啰嗦着关心着。
  赵枢静静的听着,享受这一刻的安详,随着迈入了张灯结彩的府邸之中。
  第二日天明时分,赵枢穿着大红喜袍和林沁儿在这扬州府拜堂成亲。
  “一拜天地!”
  “二拜圣人!”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阵阵欢呼声中,赵枢和自己的王妃便送入了洞房中,穿越以来,赵枢原本以为自己会在平灭女真之后再去考虑此事,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战事紧急的时刻与一个陌生女子洞房结婚。
  望着正襟危坐的女子,赵枢轻轻一叹,掩饰下心中百转心绪,露出一丝笑意,掀开了红色盖头,看着如画像中的女子。
  “林沁儿!”
  赵枢轻声唤了一声,也不忸怩,直接侧坐在一旁。
  “妾身林沁儿拜见殿下。”
  珠玉一般的清脆之声在耳边响起,仿佛有无限的**,让赵枢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
  “你我既是夫妻,便不需要如此客套了,你可有闺名,日后我便唤你小名。”
  赵枢拉起这林沁儿的手,笑着问道。
  这让林沁儿猝不及防下,瞬间大羞,而心中则暗喜:“好色之徒,不足为患,看来娘娘交付的任务不难完成了。”
  “妾有小名唤心奴。”
  “心奴,倒是好名!孤有大业未成,日后你我齐心,共成大业,完婚后,这后宅之事便要你操持了。”
  赵枢笑着道,伸手一探,一道真气将远处的灯烛弹灭。
  “妾身自是齐心助殿下。”
  黑暗中,林沁儿言语轻柔,但是眼中闪着淡淡的冷光,此等齐心只怕非赵枢希望的齐心。
  “睡吧!”
  黑暗中,赵枢也不再言语,相拥而眠。
  日上三竿,赵枢起身,从这温柔乡离开,方腊未灭,女真即将南下,自己不能再停留,必须加紧操练军事,炼化那道剑意。
  “殿下,莫走!”
  赵枢刚要起身,一个白藕般的手臂从帐幕中伸出,轻轻拉住了赵枢,声音慵懒中透着无限的妩媚,让赵枢情不自禁便想要留下来,仿佛那些雄心壮志都不及这美人之恩。
  “难怪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赵枢心中漪念迭起的时候,不由立刻稳住了心神,驱散了诸多杂念,暗自自嘲。
  “心奴,方腊大军未灭,我大军停留于此,不时长久之计,必须要勤加练兵,准备南下平贼,且今日我与诸将预定,定南下之策,不能停留的。”
  “殿下,心奴不敢耽误殿下大事,只希望殿下在陪奴家片刻,奴家还会诸多歌舞、诗词,还想给殿下展现呢。”
  楚楚可怜、娇柔妩媚之极的声音中,露出精致的面庞,夹杂着淡淡的妩媚,让赵枢心中不由的一荡,恨不得再钻入被窝中,可是如今已经是日上三竿,诸将就是再不愿打扰自己,也该集合完毕了。
  “时日长久,我会早早而归的。”
  赵枢不得不压下诸般念头,露出一丝笑容道,脚下却快的离开,若再不走,赵枢只怕自己真的会在停留许久。
  “哼,倒是个无情无趣的人,不过这只是我初试的小手段罢了,任你心坚如铁,也让你化为绕指柔。”
  心月狐从被窝里探出小小的脑袋,托着腮,娇美异常,只是双目精光灼灼。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