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二十八章炎宋(求收藏,求支持)

第二十八章炎宋(求收藏,求支持)

“圣公,为什么有火焰能焚烧我们?”
  “我们的圣火不是点燃了么?怎么还妖火焚身!”
  数里之内恐燃烧的恐怖火焰,无数的摩尼叛军心神惊恐,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幕,摩尼教又称之为光明教,信奉光明,执掌圣火,教派中多有神魂修士可以掌控火焰之力,从来都是他们驱火害人,何曾想到过会被火焰焚烧。
  尤其是这种难以扑灭神异火焰,更让很多人摩尼教徒不敢置信这一切,一时间大军军心动摇,便是普通人见到远处的惨况,只怕也是心中恐惧。
  看到这一切的姜夔,立刻抓住时机,挥舞令旗喝道:“趁胜追击!”
  此时张君宝亦是登上了指挥塔楼,高声喝道:“炎宋火德不绝,尔等降了,否则神火临身,万劫不复!”
  张君宝运转神魂之力,声音瞬间响彻整个战场,让无数叛军听得清清楚楚,心神更是恍惚起来。
  “挥舞大纛,杀无赦!”
  赵枢冷酷喝道,一时间守护弩阵的吴玠和毕进带领着麒麟军朝着那些散乱无神的摩尼叛军冲击而去,刀盾手也立刻杀向乱军,兵败如山倒,这些叛军恨不得多长一双腿,根本无法抵抗麒麟军的追杀,死伤无数。
  在这叛军的中军大帐四周,一千多精锐叛军牢牢的护卫着中军快的后退着,同时中军大纛竖立着,不断收拢四周溃散的败兵。
  “这叛军到不是一无是处!”
  赵枢看着敌军的中军大帐,微微有些赞叹道,随后目光望向身旁的赵虎:“赵虎,尔等随我冲击中军大帐!”
  “诺!”
  赵虎神色大喜,看着战场上的厮杀,早就心痒难耐了,立刻大喜,虎翼骑兵也轰然大喜。
  “殿下,不可!殿下乃主帅,不可轻动!”
  姜夔猛地大惊,立刻劝谏起来,而张君宝也是大惊的劝谏起来。
  “哈哈,我的虎翼骑兵虽少,但都是肉身境巅峰,甲骑具装都是最精良的,面对这败军,何愁不胜!至于我,诸位不用担心,我乃先天武者,这副金刚战甲护身,何必忧心。”
  赵枢哈哈大笑,将赤霄剑绑在马鞍边,伸手取过一柄精铁长枪,猛地一夹马腹,朝着远处的中军大帐冲去,而护卫赵枢的三十六员虎骑各个拉下面甲,轰隆而上,紧随其后。
  “王贵,带着所有的斥候骑兵,护住殿下,否则提头来见!”
  姜夔大惊失色,
  马蹄踏动,宛如奔雷,疾奔如火,亦如利刃,狠狠插入了散乱的叛军之中,三十六骑虽少,却个个披着重甲,战马裹着轻便的软甲,战马嘶吼之中,宛如一头头凶兽,若不是这些战马精挑细选,还无法承载如此重量。
  这一驶动,顿时宛如一个个移动的钢铁堡垒,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无数的叛贼被直接撞飞开。
  这一刻赵枢和这三十六骑兵的精气神仿佛融为一体,冲霄的煞气在空中化作了铁血之气,宛如一尊巨人苏醒了一般。
  “挡住!挡住!”
  陈泰的中军大营的叛逆看着远处奔驰而来的骑兵,顿时心胆俱碎,这些骑兵狰狞的面甲,漆黑色的铠甲,身上沾染的鲜血宛如地狱中走出的魔神,踏着奔雷,杀戮而来。
  这些士卒从江浙一路杀来,勉强也算是精锐,但是遇到的不过是荒废堕落无用的厢军罢了,便是那些禁军士卒又何曾有如此威势。
  一时间心神为之所夺,等到恍惚过来的时候,一连串的箭雨已经飞临而下,将他们直接射杀。
  此时陈泰看着奔涌而来的骑兵,暴怒之极,一脚踢开护卫在自己身前的亲卫,拔出长剑,怒吼着:“枪阵!枪阵!”
  唰的一声,数百长枪瞬间挺立在冲击的骑兵前面,森寒的枪尖杀气腾腾,直指虎翼骑兵。
  而虎翼骑兵奔腾如雷,声势太快,几乎无法调转过来,眼看就要撞上这枪阵。
  “转!”
  赵枢大喝一声,战马嘶吼一声,猛地从枪阵前侧奔而走,几乎是以九十度大转弯一般,虎翼军也紧跟其后,瞬间转到了这枪阵侧面。
  “上弩!”
  调转而过,赵枢端起连弩,将数支箭矢抛射而出,身后两旁疾射出一片箭雨抛进枪阵中,一时间这枪阵中死伤一片。
  不等这些枪兵变阵,赵枢猛地一踩马镫,催动战马冲进了这枪阵侧面,虎翼骑兵怒吼中,也猛地冲击阵中,恐怖的马力将数百士卒撞得人仰马翻,马踏人飞,鲜血飞溅,上百把长大兵刃从战马上挥舞而下,收割着一个个叛逆士卒,惨叫之声顿时不绝。
  “持盾!持盾!”
  陈泰看着被撞飞和杀戮的枪兵,面色怒极,双目赤红的咆哮着。
  “轰隆隆!”
  在其怒吼中,一面面大盾被组成了层层铁阵,试图阻拦赵枢这一支骑兵。
  赵枢此时杀的性气,手中的铁枪狠狠一挑,将面前的铁盾跳开在,胯下战马嘶吼飞腾一跃,马蹄狠狠踏在一面铁盾,将铁盾和盾牌手直接踏碎。
  只是铁盾破碎的时候,更多的士卒涌了上来,似乎要用人命来拦住这一支凶猛的士兵。
  “转!”
  赵枢铁甲下吐出一个字,侧马再次绕转到这些盾牌手侧面,枪砸刀劈将这刀盾瞬间斩杀开来。
  “大统领,挡不住这支骑兵,快撤吧!不能在纠缠了!”
  一名将领看着陈泰,近乎哀求道,眼睛看着远处奔驰纵横的骑兵,充满了绝望之色,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这软弱的大宋竟然还有如此精骑。
  “滚开!不过几十人罢了,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陈泰压抑的怒火瞬间爆出来,一脚踢开这个降临,挥舞着手中的带血的铁剑狂吼着。
  “大统领,这支骑兵人数虽少,可是全都是肉身境高手,为的将领更是先天武者,除了武力之外,这些骑兵人披重甲,马披软甲,却是罕见的甲骑具装,如今我们败了,这支骑兵游斗之下,我们再不退,就要被他们全部都围住了!”
  受伤的黑袍老者立刻说道,将看清楚的形势说出来,脸色一片灰白,显然刚才受伤太重了。
  “不甘!不甘啊!数万大军竟然被区区数千宋军打败,如今更被这几十人戏弄!”
  陈泰狠狠的劈着地,仰天惨呼着,口中连连呼喝不甘。
  “统领,大长老说的不错,我们退吧,这些宋军根本就不是以往见到的宋军啊。
  其他的厢军有一皮甲就不错了,可是你看这些宋军,每一人都裹着鳞甲,手中的武器更是精铁打造,除了精良的武器,更是人人配备了一支昂贵的手弩。
  那重弩更是多得让人骇然,这支宋军的花费足以装备其十万人的大军了,而且还有神异的火焰。
  统领,你仔细看看吧,兄弟们顶不住了,你再不退,兄弟们就死光了。”
  陈泰旁边的方正有跪倒在地,大声的哭求劝谏着。
  “啊!”
  看着冲锋陷阵钢铁一般的汉子跪倒在自己面前哭嚎,陈泰双目闭了闭,仰天大喊,手中却无力的挥了挥手,而眼睛慢慢的盯着正在冲杀的赵枢。
  “来将何人,报上名来,此仇我陈泰必报!”
  这陈泰是先天武者,运转真气之下,声音更是震荡整个战场,让人十几里之地士卒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这陈泰的呼喝,赵枢哈哈大笑起来,亦是运转真气喝道:“吾乃大宋皇族第五子,吴王!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