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十六章我只有一法!杀!

第十六章我只有一法!杀!

“殿下,大相国寺的精忍带着一干武僧抬着被打断腿脚的精勇到了庄子前,要殿下给一个交代!”
  大战结束后的第三日,守卫庄子外的青壮上前道。
  “找死不成!龙伯,我们现在已经被允许开衙建府,将八牛弩都抬出来,只要这精忍和尚,敢踏入一步,就不要客气!”
  正在广场上修炼真武大帝诀功法的赵枢听到这件事,神色大怒冷冷道,这大相国寺虽然厉害,可是只要大宋未灭的一天,这些和尚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而自己不能在屈服了,否则只能让这些人得寸进尺。
  “老奴这就去办!”
  龙伯应声立刻就下去准备起来,赵枢便不再理会这件事情,为今之计,壮大自身的实力和势力才是最重要的,姜夔在招募士卒,训练壮丁,张君宝则提炼着猛火油,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只是韩世忠和岳飞还没有找寻到,只能尽力而为了。
  真正让赵枢心中忧虑的则是几日前算计自己的人竟然是蔡蓧,这蔡蓧可是大奸臣蔡京的儿子,其父兄都掌握着朝廷大权,自己如今的实力太弱,明知道罪魁祸是谁,却也只能装作不知。
  想到这里,赵枢对大相国寺就更愤恨了些,我百般忍让,这些和尚却是不断逼迫,大宋如今已经是风雨凋零,自己想抗金振兴大宋,却要面对这些蝇营狗苟,赵枢面色中愤恨中,更带着浓浓的战意,既然转世而来,就要挽这天倾,让这汉家天下再也不要受那苦难。
  赵枢心中战意一起,浑身的真气流转极快,一拳打在地上,轰隆一声,一个火焰形态的大钟轰进地下,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泥土四溅。
  而就在这个时候,四溅的泥土竟然在空中固定下来,缓缓的凝聚成一个披着僧袍的僧人,对着赵枢怒斥:“贫僧精忍,想问殿下,为何打断我相国寺僧人的腿脚,贫僧不过前来询问个道理,却又被强弩所迫,殿下要给吾等一个交代!”
  这个僧人出现说道一声,伸手一扬,六个金色的丹丸仍在地上,轰然暴烈,化作一团金色雾气,而这些雾气缓缓成型,化作一个个持棍的僧人。
  “大胆!”
  看到这些僧人出现,守卫的虎翼少年兵神色大怒,猛地上前,将赵枢围住,而另一个少年则吹起哨子,一时间整个广场外,响起铠甲撞击之声、脚步轰鸣声。
  “让开!”
  赵枢眼中大怒,没有想到这相国寺的僧人竟然如此无礼,以道术潜入王侯之家,行威逼之事,这已经犯了大逆不道之罪,尤其在潜入一个可以建牙开府的郡王家中。
  “显圣之境!金舍利!六个日游境界!”
  姜白石带着一队护卫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这些僧人,神色大骇,脱口而出,身形也猛地护在赵枢身前,脸上出现了决绝的必死之心。
  一个显圣境界的道术高手在世俗的眼中已经是仙人了,这等高手神魂随心而动,想要杀人,便是数百人也难以抵挡,除非这数百人是实力强悍,又身经百战的老兵,即便如此,这些老卒也会死伤大半,能防备这种强者的只有罡气外放的武者,真正要击杀这等高手的,必须是沟通天地阴阳的阴阳境武者了。
  不说这一个显圣境界的强者了,便是六个利用金舍利显现的日游境界高手,也相当于六个真气境的武者了,而且金舍利是金气打造,塑造神魂,不惧刀枪,甚至比真气境武者还要恐怖。
  这一刻姜白石心中牢牢护住赵枢,心中已经做了必死的心态。
  “殿下乃是真龙之后,有紫气护身,吾等接近不了,可是这山庄之人却无这等之力,殿下还要与我大相国寺为敌么?吾等只需要殿下一个交代。”
  为的僧人面目慈悲,但是言语中却透着浓浓的威胁之意。
  “哈哈,什么样的交代!”
  听到这威胁之意,赵枢哈哈大笑,眼中的杀意却肆无忌惮的疯长着,周身火焰真气迸射而出,化作一尊巨大的玄武,这玄武张开嘶吼,显出巨大的怒气,这些和尚当真是将自己当做软柿子捏了。
  “殿下所制造的玻璃,与我佛门的琉璃净土相合;那香水更是与佛门中的神通相合,所以希望殿下能够以这两种俗物侍奉我佛,让我佛门更加广大,而殿下必然功德无量。”
  “好一个大相国寺!好一个有道高僧!尔等如此逼迫大宋皇族,不怕圣人震怒么!”
  赵枢气极而笑,这大相国寺出动如此规模,原来还是为了自己手中的财货,可笑之极。
  “殿下无礼在前,贫僧等人不过是讨要一个公道罢了,便是天家圣人也会秉公而断的,殿下何必为了些许俗物而让身边亲近之人身死呢!”
  悲天悯人的话语让赵枢心中更是气机,四周聚集的少年和护卫则齐齐怒吼:“吾等愿为殿下效死!”
  “哈哈,好,今日吾等便来会一会这些得道的高僧!”
  赵枢看着四周士卒,豪情顿生,猛地抽出腰间不断震荡的赤霄神剑。
  “殿下,贫僧带了六颗金舍利,有了这些金舍利,殿下便是千军万马,也伤不了吾等,即便殿下腰间有神兵利器,又有紫气护身,贫僧更是带了大相国寺的金刚杵,愿意合毕生功力,牵制殿下一二。
  精忍一改悲天悯人之态,猛地大吼,口中怒吼,作狮子吼之态,这一声怒吼,无数士卒顿时耳鸣脑晕,稍有弱者,更是身形摇晃。
  “殿下,走!这金刚杵乃是大相国寺至刚之宝,能够压制殿下的护身紫气,震伤殿下的!怪不得这竟然以显圣高手有如此威力。”
  姜白石此时已经大慌了,而赵枢眼中的寒意越重了,没有想到这大相国寺为了谋取两个财货,竟然动用了这等宝贝。
  “五殿下,何必如此纠缠,皇宋如今是多事之秋,圣人也会依仗我大相国寺的,你不过交出琉璃和香水之法,如此不仅能够收获我大相国寺的护持,更可以了断诸多因果。”
  精忍步步紧逼,眼中杀意重重,以自身力,以大相国寺的势压迫着赵枢的心神,逼着赵枢降服,此时的精忍宛如一座巨山,镇压在赵枢的心神中,压迫着精神意志,如果赵枢稍有忍让之心,那便会露出破绽,武道之心崩溃,从此无存进,更会被精忍打破心中所执,再次沦为之前软弱可欺的五殿下。
  赵枢心中仿佛被五指山脉压迫,心中所有念头就如同那心猿,压得动弹不得,又宛如烈火焚烧,亦若风雨中漂泊的孤舟。
  “天倾!地塌!我只有一法!杀!”
  赵枢心神风雨飘渺,但是心中的战意却不灭,劈波斩浪,一往无前,此时借助这精忍之势考量心神,锻炼武道之心,脱困而出,口中连连暴喝,脚下往前猛地一踏。
  这一步踏出,赵枢仿佛脱胎换骨一般,浑身的精气神凝练一体,冲霄而出,紫气中隐隐有麒麟飞扬,一股昂然搏杀之意喷薄而出,体内真气在一瞬间流转数个大周天,体外玄武真气虚影更是仰天嘶吼,无形的音波震荡着。
  “龙腾虎跃!打破心神桎梏,殿下竟然有如此神姿。贫僧佩服。殿下心神百劫不灭,贫僧只能化为怒目金刚,为佛降魔了!”
  看到赵枢如此神态,精忍面色一震,双手合十,露出钦佩之态,却也在瞬间怒目而相,仿佛金刚一般,合抱的金刚杵猛然扬起,六个护法和尚,也在一瞬间起身,周身鼓荡,轰隆一声中,以这精忍和尚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卍字,一根根金色的巨大柱子轰然暴起,一瞬间就蔓延整个院子,将赵枢等人困在其中,四周赶过来的无数士卒被直接轰飞出去,其他人更是无法寸进。
  “吟!”
  就在这一刻,整个清河山庄出一声巨大的嘶吼之声,这一声中,精忍面色大变,六个和尚金光闪闪的身体忽然变得震荡起来,那些暴起的金刚柱轰然爆散。
  “龙吟!是龙吟!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真正的龙吟!”
  精忍在这一刻面色彻底变了,浑身颤抖,不可思议的望向广场外面一头喷跑而来的怪兽。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