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十三章立威大宋(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三章立威大宋(求收藏求推荐)

酒肆前的行人已经彻底跑走了,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里,因为这传言中软弱可欺的五殿下,不仅杀了凶残的辽人,还真的要与这辽人精兵大战起来。
  “宋狗,我叫做萧武,今日便让你死的明白!”
  这萧武说道的时候,浑身一震,乳白色的真气在周身形成一个白色巨熊的虚影,背后的辽人骑兵猛地拉动弓弦,将手中利箭瞄准少年骑兵们。
  “殿下,这武将是真气境高层,有九牛之力,只差一步就能够凝练浑身,内腹,踏入先天境,拥有十八牛之力,殿下且退后,让老奴为你杀了这了狗!”
  龙伯审视这萧武后,面色凝重的对着赵枢道。
  “哈哈,儿郎们,今日杀了这些辽狗,让汴梁城知晓尔等的厉害。”
  赵枢看到这辽将的真气,便知道自己猜测不错了,当下哈哈大笑,勇者无惧,这是对自己的考验,更是对少年兵们的考验,自己要想真正收了他们的心,此战必要亲临,当下拔出腰间赤霄,此剑被重新封印,遮掩了帝道之气,但也是无坚不摧。
  “杀!杀!杀!”
  三十六少年郎怒吼连连,初生牛犊不怕虎,此时看到殿下与他们一起作战,顿时起了拼死之心。
  三声怒杀声中,少年们将手中的弓弩攒射而出,百支弩箭飞射而出的瞬间,少年们抽出横刀,策马飞奔,而对面的辽人也将弓箭抛射而出的时候,也抽出长刀策马冲撞而来。
  “哈哈!这赵枢脑子坏了,竟然用这些少年们和你们辽人骑兵搏杀起来,当真是可笑!”
  远处酒楼上看到这一幕的蔡蓧哈哈大笑起来,可是一旁的萧楚才面色却是一变,身形猛地站了起来,他不是蔡蓧这种公子哥,而是经历过兵事的猛将,更是参悟了一些仙术,眼光极为毒辣。
  这宋人骑兵虽然都是少年,可是却全身披挂,便是面目都带着狰狞的面甲,只露出黑黝黝满含杀意的双目,若不是从身材和声音中知晓这些人是少年,何人又会想到这支杀气腾腾,骄傲不逊的骑兵会是一群半大的孩子。
  让萧楚忧虑的是辽人的弓箭射在远处少年们身上,却叮叮当当的跌落了下来,造成的伤亡极小,而那些少年们射杀出去的弩箭却射杀了不少辽骑。
  而让萧楚才更为震惊的则是这些少年骑兵竟然催马狠狠的和大辽勇士撞击在一起,手中的兵刃更是轻而易举的划开了辽人勇士的铠甲,而反观辽人勇士却很难切开这些少年身上的铠甲。
  更让萧楚才震惊的是这些少年们散的狠辣和精良的骑术,战马对撞战马,完全不顾防御的挥刀,以命换命的拼死之心,进退之间隐隐有了一定的阵势。
  看到这里,萧楚才知道大辽勇士败了,这些少年骑兵们没有辽人勇士战场搏杀的技巧,没有百战精兵的铁血之气,甚至不知道骑战真正的精髓。
  但是他们的悍勇,拼死之心,配上坚固的铠甲,锋利的兵刃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大辽勇士。
  想到这里,萧楚才心中不由焦躁起来,这一支少年兵经过这一次的洗礼,必将更强大,若真正的经历过大战,只怕会成为一支劲敌。
  看到这里,萧楚才目光停留在搏杀的大辽勇士身上,心疼的闭了闭,看了一眼旁边的蔡蓧,目光中多了一份讥诮。
  这蔡蓧既不是武者,又没有修习道术,只凭着父兄的余威,胡作非为,自己一时被财富迷了心窍,竟然与其合作,倒也是自己活该。当下挥了挥袖起身走了出去,不过他没有让这些大辽勇士退出去,因为他们可以败,可以被杀,绝不能在宋人面前逃跑。
  “大使,为什么要走?”
  蔡蓧完全没有看清骑战的败势,不解的喊着,等到他回头的时候,已经看到那些悍勇的辽人被斩杀一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目光看向下方的惨烈的杀戮,惊恐的时候,胸中更是作呕欲吐,跌倒在地。
  “萧武,你败了!但你是个勇士,走吧!我要让辽人都知道我大宋并非无兵。”
  赵枢看着只剩下一只胳膊的萧武,手中的赤霄冷冷的指着他,面色冷酷之极,却没有动手杀了他,目光转向了围拢在自己身旁的少年兵,亦是心疼之极。
  三十六骑对战四十二骑,加之弩箭、横刀、坚固的铠甲,虽然胜了,却也是伤的极重。
  几乎人人带伤,十八个少年兵重伤,只能勉强驾驭着战马,而三十六匹战马则伤了十三个。
  看到这里,赵枢心疼中,也是后怕之极,这是在大宋闹市中近距离接触的混战,严格来说都不是骑战,而且他们身上的铠甲全是经过处理过的特殊铠甲,坚固而轻巧,手中横刀锋利之极,就是如此,也受到了如此重伤。
  如果在荒野中,辽人装备充足,甚至不需要什么充足的装备,只需要装备了连枷这种重型武器,少年兵即便有精铠护身,也要被砸死几个。
  看来这骑兵要真正的练起来,需要不断的战争磨练。
  不过这些目前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胜了,自己向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展示了自己的实力,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力量。
  “我大辽将军没有丢下士卒而独活的!今日我败了,但是我大辽不会败!”
  萧武说道的时候,猛地抓起底下的长刀,自刎而死。
  “走!”
  赵枢淡淡的看了眼萧武,目光露在了远处的瑟瑟抖的捕快和远处正在列阵的步军司,目光冷的之极。
  而四周的捕快、居民和列阵的步军司士卒都惊惧的看着这一队少年骑兵,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大宋也有骑兵可以如此强悍的击杀辽骑,也没有想到骑兵的厮杀竟然如此惨烈。
  尤其是这步军司的士卒戍守东京城,几十年都不曾遇到战事,更不知道厮杀是如此恐怖,看向赵枢的目光都变了,这就是传言中软弱可欺的五殿下么。
  这一刻面对三十几个骑兵,数百步军司的士卒本能的想要结阵困住他们,而不敢正面冲撞。
  赵枢看着这数百步军司,不由摇了摇头,数百禁军面对重伤的骑兵竟然没有敢战的勇气,当真可悲可叹。
  列阵之后,一个穿着金铠的武将护卫着一个太监走了过来。
  “殿下,是先天境武者!”
  龙伯看到这个武将,面色一凝,沉声道。
  “铮!铮!”
  此时赵枢的神色没有看向那武者,而是冷冷的盯着那太监,因为手中赤霄剑铮铮作响,竟然欲飞出,斩杀这太监。
  “噗!”
  而此时走来的太监面色大变,变得潮红之极,一股鲜血喷出,浑身震颤,目光惊恐。
  “奴才怜花拜见殿下,冒犯殿下,还请殿下赎罪!”
  这一拜中,太监的脸色才微微变好了一些,但是眼中却是惊恐之极,赵枢则冷冷的看着这个太监,忽然明白了,这个太监刚才必然是运用了什么道术来探查自己的气运,却被赤霄所震。
  当下深深的看了眼这个唤作怜花的太监,将赤霄剑收了起来,这个时候,这怜花面色潮红才缓缓的平息下去,慢慢起身,对着赵枢恭敬道:“圣人在宣德门前召见殿下以及殿下的扈从!”
  (拜求各位大大的支持,求推荐、求收藏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