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十一章杀辽(求推荐,求收藏啊)

第十一章杀辽(求推荐,求收藏啊)

赵枢看着面前的龙兽,面色露出一丝苦笑,这头龙兽总是懒洋洋的,除了吃就是睡,本来就肥硕的体型,现在更像是一头奇怪的肥猪了,不过龙伯抓来的猛虎在他面前,瑟瑟抖的样子却让人不敢小觑它。
  这龙兽带来的唯一好处是整个清河山庄的人更加团结了,商队的主事,商队护卫统领更是在第一时间返回清河山庄向自己再次表达忠心,这些情况让赵枢既欣喜又有些担忧,不知道会不会传到汴梁城中。
  “殿下,我已经将藏龙观建造了,这几日殿下就可入住其中。”
  张君宝一脸欢喜的禀报着,有赵枢提供的人力和财力,一座大殿很快就建造好了,汇聚火脉之力,在其中修炼事半功倍。
  “好,待会我们就去看看!”
  赵枢也是一喜,瞥见跟在自己身后的龙兽,转身对着一旁的龙伯道:“龙伯,再多抓些虎豹之类的猛兽,圈养起来,过一段时间,这龙兽就不用吃奶了,让他和那些猛兽呆在一起练习搏杀之技。”
  赵枢说道的时候龙兽则伸着脑袋,东张西望,凶悍中倒也透着几分滑稽可爱。
  “老奴已经抓来了数头猛兽。保证不会饿着这龙兽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管事急匆匆的从远处跑来:“殿下,大相国寺有僧侣在山庄外求见,说想要用绿柳山庄交换我们的水磨、玻璃和香水的制造法子,说是进贡佛祖和菩萨所用!”
  听到这话的龙伯面色顿时显现出愤怒之色:“殿下,这大相国寺欺人太甚,夺了我绿柳山庄,如今又要夺殿下安身立命之本,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相国寺行事越霸道了,此乃取祸之道,他们传承自南朝,乃是千年古刹,千年的底蕴这是他们受到敬重的原因,可是他们也忘了,南朝的佛门可是有将梁武帝卖了三次,最后让其活活饿死的历史,这可是招致帝王嫉恨防备的。如今圣人尊崇道门,这大相国寺不懂收敛,反而不断扩展势力,想要与道门争雄,倒是自取其祸,殿下不必理会他们。”
  姜白石听到言语,不由上前道。
  赵枢面色生寒,也没有想到这大相国寺竟然一二再而三的欺辱到自己身上,若是不加理会,只怕不是得寸进尺的事情了,不过扫了四周众人的神色,却没有急于将自己心中所思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的问道:“大相国寺来了几人,为者是谁?”
  “大相国寺来了三人,为的唤作精勇禅师,是大相国寺外门管事!”
  前来禀报的主事小心的说道,眼睛不住的看着赵枢,生怕自己言语错误,让殿下迁怒到自己。
  “龙伯,告诉他,让大相国寺主持前来谈!若是任然不走,就不必客气了!”
  赵枢眼中的寒意更盛了几分,带着冷意道。
  龙伯会意,立刻朝着庄子外走去,护卫在一旁的侍卫们也紧随其后,朝着庄子外而去。
  片刻之后,龙伯等人回来,上前禀报:“殿下,已经将这三僧请走,只是没有想到这精勇却是一尊真气境武者,废了一些气力,不小心打折了他的一腿。”
  “没有想到大相国寺外门执事就有真气境之力,这大相国寺到不愧是千年古刹!”
  张君宝听到这里,微微凝然道。
  “这大相国寺占地极广,信徒遍布天下,每日点香便需跑马方可,寺庙中修习仙术和武道极多,高手如云,这便是道门虽然对其敌视,却也无可奈何的缘由!”
  姜白石在一旁也是凝然道。
  “不必理会大相国寺了,皇宋天下,佛道终不入流!随我前往藏龙观吧。”
  赵枢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带着龙兽朝着藏龙观而去。
  “殿下,不好了,有辽人在我们的酒楼上喝多了酒,索要酿酒的方子,掌柜不予,便被吊打起来,开封府的惧怕辽人,不愿前来,小人走脱,拼死前来禀报的!”
  赵枢刚转身走了几步,一个酒保满脸鲜血在两个侍卫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跑来,看到赵枢就拜道在地,大声哭嚎。
  “哼!欺人太甚!”
  赵枢刚被大相国寺引起了的怒火一同爆出来,如今汴梁城中何人不知晓这酒肆乃是自己的产业,这些辽人竟然公然抢夺,而开封府对这等事情竟然袖手旁观。
  这些人的心思自己如何不晓,只怕不仅仅是辽人想要谋夺自己酿酒的方子,汴梁城中的无数人都任然将自己视作那软弱可欺的赵枢。
  一旦自己这一次手软,只怕这些人就要化作饿狼扑上来,将自己吞的尸骨无存,原本自己只想安心赚钱,暗中培养实力,应对金人南下,可是现在这些人竟然联合外族之人欺辱自己,自己再也不能忍让了,因为已经退无可退了,否则便会跌入万丈深渊。
  赵枢心中的怒吼再也掩饰不住了,长喝一声,身旁的龙兽感觉到赵枢的愤怒,也张嘴嘶吼,恐怖的吼声吓得所有人一颤。
  “龙伯,备马,让儿郎们全副武装随我去会一会这些辽人!”
  赵枢喝道一声,自己是大宋皇子,又封为吴国公,按国制自己可拥有百人扈从,全副武装之下也不算违制,自己这一次也正要让所有人知晓自己的厉害,让他们知道自己再也不是那软弱可欺的赵枢了。
  龙伯则快的牵来一匹战马,三十六个少年们已经全副武装,长弓硬弩横刀立马紧随其后。
  “张君宝,带着龙兽到藏龙观!其他人随我走!”
  赵枢怒吼一声,三十几匹战马绝尘而去,带着浓浓的煞气冲向汴梁城中。
  汴梁城门前,无数的商旅来来往往,守门的士卒横七竖八的靠在城门洞前,百无聊赖的看着无数的人来玩,无一丝警备之态。
  “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忽然震颤起来,宛如闷雷一般,这让承平许久的汴梁城根本感觉不到是什么,这些士卒也是奇怪之极。伸长着脖子看着远处的到底生了什么。
  很多行人也好奇的张望着,目光中看到猛地看到一匹匹战马疾奔而来,马蹄如雷,疾奔如电,宛如猛兽一般扑向这汴梁城。
  这些行人和士卒见过鲜衣怒马的纨绔子弟纵马驰骋,可是纨绔子弟的鲜衣怒马只让人觉得是玩闹,虽然凶狠,却也想猎狗嘶吼般。
  便是见过数百人簇拥的显宦,也不过是高贵罢了,可是这一支奔驰而来的战马却是透着浓浓的凶悍,宛如下山猛虎,要吞噬所有拦路之人。
  那些形人和士卒恐惧之中,四散逃跑,担任守卫的士卒更是吓得一哄而散,便是有些勇力的兵卒看着如狼似虎的骑兵,吓的滚到一边。
  赵枢看着这些兵卒,不由轻叹一声,这就是拱卫京师的禁军,这一支军队糜烂如斯,日后那金人南下,如何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金兵,怪不得偌大的汴梁城化作一片废墟了,既然自己转世来到了这里,那就一定要阻止这一场无边的浩劫,决不能让这汉家菁华之城毁于一旦。
  “去清河酒肆,见到辽人,杀无赦!”
  赵枢跃过城门口,怒吼一声,三十六少年嘶吼中,抽出手中的横刀,嘶吼而过,冲向了清河酒肆。
  临近清河酒肆,赵枢看到整个酒肆外面围了一圈圈看热闹的人,而酒肆的掌柜赵三和几个酒保全部被吊在二楼上,而二楼上的辽人端着酒壶哈哈大笑。
  赵枢看到这里,面色森冷之极,这些看热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是探子,有多少是居心叵测之辈,这辽人可恶,这些人更为可恶。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