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五章氤氲紫气

第五章氤氲紫气

大殿灯火通明,赵枢盘膝在地,赤霄剑横隔在膝盖上。
  阴阳太极钟卷横放在膝盖上,姜白石则坐在对面,神色平缓了很多,对着赵枢讲解着修炼仙术的奥秘。
  “氤氲紫气乃是极贵之人才生出的气运,普通归人也就是一缕紫气,这便足以让这些人一生富贵,只有极大富贵的皇族才会有氤氲紫气护身,若是圣上,更是紫气直冲九霄,宛如武道精气狼烟一般,可震慑万千神鬼。
  殿下身为皇族之人,氤氲紫气护体,不修道也可以震慑妖邪,这也是为什么殿下前来的时候,那头妖孽不得不退走的缘由。”
  “我从武经总要上看到修炼仙术,分为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圣等境界,不知道这修道之法有哪些等级,又如何修炼?”
  面对赵枢的询问,姜白石轻轻笑了下道:“殿下乃天纵之才,为何也要夜半问鬼神而不问苍生!”
  “小王只是闲云野鹤罢了,不问苍生问鬼神亦属正常。”
  赵枢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好奇到被这姜白石所误会了,不过心念一转,也是有心考校这姜白石,当下也轻笑了下道。
  “殿下乃是皇族之人,若是修炼仙术,神魂有氤氲紫气护住神魂,必然一日千里,只是神魂与氤氲紫气相连,若是受损,必然使得紫气受损,减弱自家的气运,此法太不可违了。
  且殿下乃是皇族,与皇宋气运相连,一损而皇朝气运受损,太过凶险。”
  赵枢听到这里,心中顿时明悟,为什么皇族不允许其他的皇族子弟修炼仙术,一旦被抓住,不论修为高深一律废除修为,贬为庶人。
  “贫道修为已经被废,我阴阳道的经卷最高也只能让人修炼到显圣之境,成不了鬼仙,便成不了正果,还不如堂堂正正的武道高手,殿下骨骼惊奇,是贫道见过的练武奇才,假以时日,成就自然不可限量。
  殿下若想有所成就,还是不宜修炼仙术,虽然皇族修炼仙术修为奇高,但是却容易遭受天罚,修为越高之人,遭受的天罚也越深。”
  赵枢听到姜白石的话,心中知晓这姜白石是真心辅佐自己,否则也不会说出这一番话语,当下面色一正,起身道:“受教了!”
  “殿下礼重了!”
  姜白石微微一正,勉强挣扎起身,立刻回拜道。
  “先生莫要担忧,小王如今可算得上是破鼓乱人捶,无法修炼仙术,那些御史大夫和宗人府对我们皇族之人修炼仙术看管的极严。”
  两人重新坐定,赵枢笑着道,自己若想要挽天倾,到不能修炼仙术,免得遭受太多的阻碍,而且正如这姜白石所言,自己没有仙术的修炼法诀,还不如不修炼。
  “是学生多虑了!”
  姜白石笑道。
  赵枢对着姜白石如此改口,没有在意,看着大殿外面渐渐投来的阳光,猛地起身喝道:“龙伯,让儿郎们动手吧!”
  随着赵枢的这一声暴喝,三十六个少年兵手挽着横刀,举着火把,朝着破庙外的一颗大榕树而去。
  赵枢起身看着面前的尘土中的一行字:“后院榕树妖邪栖身之所!惧金乌之气!附体之境,小心!”
  姜白石此时已经是血泪纵横,叩拜在地,涕泪而泣:“殿下,请为学生报仇雪恨,这妖邪的神魂提前俯身在这榕树中,趁着我师门不备,突然袭击,才使得我们死伤惨重,这妖邪畏惧殿下的护身紫气匆匆退走,但是这破庙中全是榕树根须,为防止其偷听,不得已而为之。
  只是他贪图我阴阳道的阴阳太极钟卷,没有离去,还请殿下饶恕学生以经卷引诱这妖邪!
  “无妨,除了这妖邪在言语其他吧,龙伯已经返回庄子调集了人手和装备,再借助这大日之力,必不让这妖邪逃脱!”
  赵枢面色也是一沉,迈步而出,来到破庙的后院,看到一颗巨大的榕树霸占了整个院子,巨大的根系错综复杂,甚至破土而出,宛如虬龙一般,巨大的树冠将整个破庙都笼罩在内。
  看到这里,赵枢面庞也显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见到这个树冠后,赵枢不再啰嗦,立刻退了出去,此时这个破庙外已经围拢清河山庄的所有青壮。
  这些青壮浑身着重甲,一手提着大盾,一手握着长刀,腰挂着强弓硬弩,共有一百三十八人,所有人散着浓浓的煞气,他们身上的铠甲,手中的武器都经过特殊的锻造,轻巧而更加坚固。
  这些人背后则是三架组合的八牛弩,这本是违禁品,清河山庄也只偷偷的造了三架,经过改良后,原本十几个人操纵的八牛弩装上了手柄,重新改造了绞丝,只要三人就可以操纵自如。
  八牛弩上的铁翎箭已经准备好,箭身上涂满了血红色的符文。
  三十六个少年兵守卫在赵枢一旁,赵枢一退出破庙,四周的少年兵直接点燃四周堆积的柴火,要焚烧整个破庙,手中的弩箭也点燃了火焰,射向这颗大树。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巨大的榕树树枝竟然动了起来,一根根树枝宛如藤编一样,将四周的火焰箭矢全部扫灭,点燃的火焰也在一瞬间被扑灭。
  “倒是凶狠!”
  赵枢眼中厉色一闪,伸手轻轻一按,嗖的一声,三枚巨大的弩枪弹射出去。
  “嘭!”
  一连串的碰撞声,三支弩枪穿透巨大的树藤,狠狠攒射在巨大的榕树上,这种近距离的攒射,弩枪的威力可以钉进丈许的厚城墙中,更可以轻易的穿透这合抱粗细的大树,可是现在只是没入了一点,就无法再进入了。
  三枚弩枪激射出去的时候,新的三枚弩枪再次装填好,激射而出,三十六少年兵也将手中的箭矢沾染自己的鲜血,充满阳刚之气,激射而出,将无数的藤编钉住。
  “殿下,这些树藤都是依靠那妖邪的神魂念头操纵的,所以这些箭矢就可以钉住他们。但是要防备这妖邪从榕树中逃出。”
  姜白石眼中血红的盯着榕树。
  “嗯!”
  赵枢点了点头,看了下龙伯,借助这个机会,一桶桶的猛火油也被倾倒了进去,片刻间,几十桶猛火油倾倒一空,将整个破庙都布满了猛火油,这猛火油味道太过刺鼻,现在才能够倾倒,不然就回被现了。
  而且这猛火油也属于军需之物,自己暗中购买了几十桶,准备提炼汽油和煤油,这为了除妖,也顾不得肉疼了。
  轰隆一下,整个破庙瞬间被火焰裹住,化作了火海,巨大的榕树慢慢的枯萎下去,出若有若无的凄厉之声,火焰中显现出一个直立的马蹄牛头蛇尾的巨大怪物。
  “殿下,那妖邪要被逼出来了。”
  姜白石眼中的血色更重了,手中紧紧握着血纹剑。赵枢面色也是一紧,紧紧盯着火焰中越来越清晰的怪物。
  “殿下,弓弩攒射那火焰怪物,不能让这怪物借火焰显形。否则更危险!这只是那怪物的一缕神魂,只要消耗了他的魂力,就可以灭了他。”
  姜白石口中一急,更加着急道。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