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四章帝道之剑—赤霄

第四章帝道之剑—赤霄

夜半的时候,这个破庙的大殿篝火通明,那些干尸也被安葬了下去,三十六个少年兵分批守卫,强弓硬弩环伺四周,猎犬趴伏在大殿四周警戒着。
  “你醒了?”
  赵枢看着缓缓醒来的中年文士,淡淡的问道,而龙伯则起身,紧紧的盯着这个中年文士,一有不对,就立刻出手,四周的一些少年兵也将弓箭暗暗的对准这个中年文士的要害,如果这个中年文士对赵枢做出任何不利的动作,立时会被射成刺猬。
  “你救了我?你是谁?为何救我?”
  这个中年文士面色一沉,打量了下四周,面色微微放松了下。
  听到中年文士的话,一个少年侍卫面色一沉,准备上前制止这中年文士的动作,只是赵枢摆了摆手,让这少年兵下去。
  “这是那个老道的赤剑,他们的尸体已经被我埋了下去,你们遇到了什么?看你的装扮应该是个儒生,为什么会和一群道人在一起?”
  赵枢将赤色长剑递给这中年文士,这柄赤剑不知道用什么材质锻造,削铁如泥,但是上面布满了奇怪的花纹,倒是奇特。
  “宝剑!宝剑,这是我师门至宝,却也是我师门的大祸啊!”
  这个中年文士对着短剑凝目许久,长长一叹,当下收了起来,对着赵枢躬手道:“在下姜白石,拜见殿下,敢问是几殿下救了在下?”
  “为何认为我是天家之人?”
  赵枢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好奇的问道。
  “殿下四肢饱满有力,肌肉蕴含大力,但经脉无真气流转,应该是肉身境巅峰,身边的这位老者则是真气境巅峰的大武者,却做奴仆状,这四周少年更是难得练武资质,神态恭敬而敬畏,腰间佩戴昂贵的横刀,外有马匹嘶吼,此等荣态,不是豪门勋贵就是天家之人。
  而殿下前来,那妖孽退去,也只有紫气覆顶的天家之人才能够有如此威慑。”
  “你可唤我为五殿下,你所言语的氤氲紫气是何物?”
  赵枢没有在继续询问,只是对所谓的氤氲紫气充满了好奇,开口道。
  “五殿下!”
  姜白石面色一惊,眼睛精光暴涨,紧紧的盯着赵枢,片刻后又扫了四周虎视眈眈的少年兵,仰天大笑道:“世上多言五殿下胆小懦弱,无智无才,慵弱之极,被陛下所弃,却不想竟然是如此大才之辈。”
  姜白石惊叹如此,大笑之后,挣扎起身道:“殿下应该是借着大雪封山之时练兵,这些少年资质极佳,打的了一身的好底子,军容士气也是十足,已然有精兵之态,可见殿下雄才大略。
  只是殿下久居汴梁圣地,与万人争战,谋略、军略上肯定有所欠缺;殿下亦是人中之龙,行事堂正,对世间阴谋诡计、狡诈百态必然无法精通。
  贫道虽然修为尽废,但是对儒、道、法、墨、兵诸子百家有所涉猎;与滚滚红尘游历数十载,愿意以微薄之力襄助殿下,助殿下飞龙腾天。”
  “哼,你身穿儒服,却言自己是方外之人,言行又如此孟浪,只怕有不轨之心,你到底是何来历?为何在此?”
  龙伯冷冷的扫了下姜夔,也是间接劝谏赵枢,毕竟这荒郊野外,不得不防备一二。
  “在下是广西道饶州鄱阳人士,自小拜入阴阳道,因为龙虎山打压,我阴阳道势弱,在数年前,我游历南疆诸国,得罪了南疆的巫蛊道,不得不远遁到汴梁,希望借助皇宋之力,震慑域外巫蛮,却没有想到被这些妖孽追杀至此,灭我全派,此仇不共戴天。贫道只希望殿下飞龙在天之时,能助贫道杀入南疆,灭了巫蛊道。”
  赵枢紧紧的打量着面前的姜夔,目光明灭不定,这姜白石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目,自己如今需要的是暗中积蓄实力,而不是大张旗鼓,引来大量的敌人。
  当下淡淡言道:“先生只怕要失望了,小王势单力薄,无力过问朝政,也不愿过问朝政,引兵南疆却不是小王能决定的了!”
  “贫道知晓殿下所忧,贫道也过于孟浪了,只是殿下以狩猎之名,行练兵之事,不怕贫道泄露出去,引起太子和诸多王爷的忌惮么?”
  姜白石说道这里的时候,赵枢眼睛微微一眯,露出一丝冷色,而龙伯则大怒,直接抽出腰刀,四周的少年兵更是聚刀向前。
  只是赵枢抬手阻止了,想要看看这姜白石还有什么言论,而这姜白石手中的血纹剑在胸前猛地一划,剑尖鲜血冒出,口中出铿锵之声:“我修为已废,神魂无法脱壳,便以心血为誓,愿永生永世效忠殿下,若为此誓,阴阳道门永不复兴。”
  “心血大誓!”
  赵枢和龙伯皆是一惊,这个世界对誓言的重视程度可不是极重的,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不是一句空话,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尤其是这些修道之人,不能胡乱言,否则存在心结,修为用无存进,虽然这姜白石修为废了,但是以他的师门为誓,倒也极重了。
  “殿下,这是我师门修炼重宝《阴阳太极钟卷》,愿意进献殿下,殿下身在大宋皇族,自然不缺修炼典籍,只是贫道观殿下已经是肉身境巅峰,若是参悟我师门修炼典籍,或可迈入真气境。
  除此至宝之外,贫道精通锻造之法,还能够为殿下打造神兵盔甲,为殿下效力。”
  赵枢看着姜白石,心中大赞,这姜白石倒是干脆,倒也极为聪慧,这一下将自己所有全部显露,倒是让人极为信服,也愿意信服。
  正如他所言,自己到了肉身境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迈入真气境,只是这一步不再是功法就可以让自己突破的,必须博采众长,感悟心境。
  原本自己可以进入皇宫的藏书阁得到所有修炼典籍,一亦参悟,只是为了隐藏修为,也只能借助《武经总要》来参悟,如果得到这仙术典籍,或许可以旁敲侧击,让自己迈入真气境。
  只是自己对眼前之人还有太多的忌惮,自己所谋甚大,不能贸贸然的就收了一个不知底细的人,被人误会成对皇位有心,让自己日后抗金之事化为虚无,卷入无休止的夺位之争。
  而且自己来自后世,虽然知晓心血大誓之重,但任然有所疑。
  当下不再言语,只是沉默起来。
  姜白石看着沉默不语的赵枢,喟然长叹,伸手将膝盖上的长剑猛地拔出。
  “你待作甚?”
  龙伯神色大惊,口中怒吼,伸手欲抓这姜白石膝盖上的长剑,周身的少年更是大怒不已,挥刀欲砍。
  “住手!”
  赵枢摆手喝道,四周少年立刻收刀,龙伯住手却任然斜挡在赵枢身前。
  这姜白石神色不言语,拔出长剑,显露赤红色剑身,伸手在长剑上猛地一抹,红色剑身红光一闪,剑身上显露出两个巨大的古篆“赤霄!”。
  剑身抹去封印后,整个赤剑竟然不住的颤抖起来,这让姜白石更是长叹起来:“宝物果然是有德者得之,此剑竟然与殿下通灵,莫不是一切冥冥中自有注定。”
  长叹中,姜白石双膝叩拜,将长剑举过头顶,递向赵枢。
  “殿下,这乃是我师门在上古所得的赤霄剑,乃是帝道之剑。愿意敬献与殿下。这也是我师门被天师道打压,被南疆巫蛊追杀的原因。
  此剑因为是帝道之剑,在吾等修士手中,只是神兵利器,而在皇族之人手中,却能够挥莫大威力,可助殿下成就万古之帝。”
  “赤霄剑!汉高祖斩白蛇的赤霄神剑!”
  赵枢大惊,浑身一震,猛地起身,看着这姜白石手中的长剑,简直无法相信,可是却不得不相信,因为自己竟然与这长剑有感应,仿佛这柄剑天生就是自己的。
  “上古神剑之一的赤霄剑,这是帝道之剑,帝道之剑。殿下乃天命所归!天命所归啊!”
  龙伯猛地大喝,身形拜倒,激动的不住的颤抖起来。
  “好!”
  赵枢收敛所有神色,将赤霄剑抓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