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神话大宋 > 第一章大宋皇族

第一章大宋皇族

大宋都城汴梁城修建自五代,自宋建立之后,又不断的加高加厚,使得这汴梁城越的雄伟高大,坐镇在黄河边上,宛如一头来自远古的巨兽,雄视天地。
  在这汴梁城二十里外的清河山庄内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形正在练拳,挥拳踢足间隐隐有破空之音,慢慢的这个身影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在感悟着刚才拳法中的精要。
  “呼”
  这个身影猛地睁开了眼睛,长出了一口气,显露出一张年轻英气的的脸庞,星目剑眉,身体魁梧强壮,皮肤保养的很好,白白净净,一双眼睛极为有神,有着与年纪不同的沧桑感,举手投足,流露出一股天皇贵胄的气息,这就是如今大宋道君皇帝宋徽宗的第五子赵枢。
  “恭喜殿下,拳法大进,只差一步便可突破肉身境,迈入真气境了,以殿下的资质,肉身境、真气境、先天境都指日可待,甚至有望问鼎武道的罡气境和阴阳镜。”
  一个身穿锦衣的老者上前恭喜着,虽然是大冬天,可是这老者却是单衣,面色红润,尤其是一双手臂钢劲有力,一看便知道是高手。
  “龙伯你是家中的老人,又是真气境的武者,就不用跟其他人一样来如此夸赞了,真气境或许可及,可是先天境已经是无数武人梦寐以求的境界了,罡气境更是少之又少可以达到,至于阴阳镜甚至是传说中的境界,我只怕难以企及了。”
  赵枢摆了摆手,笑着道,心中没有丝毫的欢喜,反而有着一丝凝重,自己穿越一年有余了,却也只能将武道修炼到如今境界,离真正的武道高手还远的可怜,而离着北宋天崩地灭的时间却又近了一年。
  “岂是老奴言大话,殿下练武不过一年有余,就已经肉身境大成,在十六岁的年纪就能够拥有如此成就的,如此资质,天下间可是少之又少,一定可以达到武道大成之境。”
  龙伯面色间恭敬道,神色中没有丝毫的虚伪,反而更加敬畏了起来。
  “龙伯,今年九鼎商行怎么样?庄子中的守城如何。”
  赵枢批上白色的大氅,转身对着龙伯问道,这商队可是清河山庄财富的关键,也是自己暗中蓄积实力的财富来源,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
  “殿下放心,我们商行酿造的白酒、制造的香水和玻璃都已经享誉大宋了,今年已经为庄子带来了大量的财富。同时派向北方的商队已经返回来了,不仅打通了北方的商道,还带回来了大量的皮子。
  只是北人对马匹看管的太过严格,边疆又太过严苛,无法购买到战马,好在击败了西夏,夺得了河湟地区,才66续续购买了六十匹战马,幸好没有被太仆司的人收去。
  至于庄子上更不用担心了,殿下免了租子,又雇佣了不少青壮,我们清河山庄可以说是整个汴梁四周最富裕的庄子了。”
  龙伯絮絮叨叨的说道着,神色中充满了欢喜,尤其是对今年的收成满意之极,对殿下的赚钱法子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只有六十匹马,也罢,总比没有强,冬日间无事,就组织庄户勤加练武,不可堕了性子,尤其是骑术的训练,你先将账户放到我的书房去。”
  赵枢淡淡的说道了下,龙伯也不再啰嗦,就转身下去,他这次来就是禀报今年商行的收成,将账目送给殿下过目的。
  “又近了一年!这北宋虽然跟自己记忆中的北宋不一样,可是那些大事却一个也不差,北方的女真已经崛起了,宋辽合议似乎也在近前,不得不准备啊!”
  赵枢抬头看着天上慢慢飘落下来的雪花,心中越郁闷了起来,目光也缓缓的转向了自己手臂上的一个火麒麟图案。
  自己一年前穿越而来的时候,手臂上就出现了这个火麒麟图案,这个火麒麟图案让自己拥有凡脱俗的练武资质,而更直接的效果则是自己这个麒麟图案所在的手臂力大无穷。
  “麒麟,你带我来到这个奇怪的北宋,要我俯身在这北宋皇子身上,可是再过几年,这大宋就要崩裂,我这俯身的皇子就要被那些蛮夷虐待致死,又要亲眼见到自己的兄弟姐妹屈辱而死,汉家江山历代的积蓄被摧毁殆尽,这是何等的残忍。”
  赵枢对着这个麒麟图案幽幽一叹,走进了书房避开越来越大的风雪。
  走近书房,看到龙伯恭敬的侍立在一旁,账本也放在桌子上,不过赵枢却没有拿起账本,而是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武经总要》,这是朝廷编纂的武经,记载了一些修炼的要诀。
  看这个武经总要,赵枢总有一种眩晕的感觉,这个大宋跟自己前世记忆中的大宋有太大的差别,而唯一的差别就是这个时代竟然有传说中的武功和仙术。
  这让自己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又不得不信,因为自己手中的武经总要是皇家独有的经文,只会给皇族,或者赏赐给一些有功之臣,其中的记载却不得不信。
  按照上面的记载,这个世界的武功修炼的是肉身,分为肉身境、真气境、先天境、罡气境、阴阳镜、天人境,后面似乎还有更高的境界,只是已经不再武经总要记载中了,甚至阴阳镜和天人境也只是匆匆略过,几乎传说一般。
  而仙术则是修炼神魂,方法多样,但无非就是十大境界。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夺舍,雷劫,阳神。
  而整个大宋因为重文轻武,而多修炼神魂,只是武经总要上只是讲述神魂之法的境界,却没有详细的修炼之法。
  尤其是皇家有规定,除了太子、亲王之外,其他皇子不得修炼神魂法诀,否则要被锁拿在宗人府,永世不得出,这些皇子也都被当做猪来养。
  自己这身份虽然是五皇子,却因为母亲身份低微,只封为国公,连郡王都没有受封到,自己出生这十六年更是没有见到过自己那位父皇。
  自己穿越而来的时候,这赵枢的母亲更是早以去世,而他自己也住在更加富裕的绿柳山庄,因为邻近大相国寺的僧地,而被这些僧人所侵吞,
  可是赵枢懦弱的性子却是敢怒不敢言,到了最后,身为皇子的赵枢只的状告大相国寺,可是大相国寺在大宋的地位独特,赵枢根本无法取回绿柳山庄,被大相国寺拖延起来。
  这赵枢以皇子状告寺庙本身就是一个笑话,还没有告赢,更是沦为整个汴梁城的大笑话,最后只得搬来了自己唯一的产业清河山庄,可是这清河山庄土地贫瘠,多山而少地,使得赵枢心结极重,忧郁而死,而让自己穿越而来。
  这也可见赵枢在大宋的地位至可怜了,如果不是皇子不得出汴梁,只怕自己都要被赶到更加荒芜的地方去了。
  这些都导致赵枢根本接触不到修炼神魂之法,就算接触到,没有一个师尊接引,贸贸然修炼神魂之法,只怕会落个神魂破灭的惨况,一些皇子就曾经暗自修炼神魂之法,妄图修炼出一定境界后,获得道君皇帝的青睐。
  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境况悲惨,有的变得痴呆,有的神魂破灭,直接身死,有的则修为不得存进,被圈禁宗人府,而更悲催的则是被废了修为,贬为平民。
  神魂之法虽然可以延寿,但是修炼极慢,自己也没有时间搜寻这个法诀,唯一途径就只有练武。
  尤其是赵枢始终不明白一件事情,按照皇家的规定,自己这位便宜父皇和太子大哥应该都是仙术高手,尤其是自己那位父皇,传说中修为高深的可怕,可是却在数年后女真入侵时候,被擒拿,关在五国城,受尽屈辱而死。
  这些都让赵枢不敢贸贸然修炼神魂法诀,获取武道一途可以解救自己。
  将这武经总要放下来后,拿起桌子上的一本账目扫了一下。
  看到赵枢拿起账目,龙伯笑着道:“殿下,那些赐乐业人在账目一途上都极有天赋,因为是外人,对账目上也极为谨慎,尤其是殿下明的新账目法子,更是让这些账目一清二楚。这些赐乐业人都是外来之人,无家无业,被殿下收拢,更是感恩戴德。”
  “一百八十万两白银!商行刚刚起步,有了这个成绩,很不错了,说明这些掌柜和主事没有偷懒,你拿出一部分银两,当做红利给那些掌柜和主事,算是今年的赏赐。那些赐乐业人也好好安置,莫要亏待了他们。”
  对于赏功罚过,赵枢还是明白的,自己身为皇子,还不能干涉朝政,唯一能做的就是积蓄财力,暗中积蓄武力,至少在天地倾覆的时候,拥有一丝自保之力。
  “殿下太过厚赐了,这些掌柜和主事的饷银已经很丰厚了,他们本就是庄子上的破落户,若不是殿下照顾他们,只怕连今年冬日都度不过。如今有了这一份厚业,已经对殿下感恩戴德了。”
  龙伯笑着道,对于殿下的赏赐到没有什么意见,也是变相的夸赞下赵枢。
  “龙伯,庄子中武备如何?”
  赵枢放下账本,眼睛轻轻抬起看着面前的龙伯道,听到赵枢的话,龙伯面色顿时一凝,立刻郑重之极道:“启禀殿下,庄子中有两百户人家,青壮三百八十人,骑兵三十六骑,这是庄子上的人家,忠心方面,殿下尽可放心,骑兵安置殿下的吩咐都是娃儿辈。
  老奴又按照殿下的吩咐从流民中收拢了八百二十人充足护卫,这些流民都是老实可靠的精壮之辈,他们的家属也被安置在各个作坊。
  他们本是流民,若没有殿下的慈悲,就要饿死了,如今不仅有活计,家中更被安置了,对殿下都是忠心之极,不敢生出丝毫违背,对殿下传授的炼体法子,也是日夜修习。
  庄子中分出了一半的青壮带领他们分散到各商队中,随着商队游走四方,锻炼行军操作,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好,对这些青壮的操练不要有任何的心软,也不要有任何懈怠。我传下炼铁的法子可奏效?如今炼的钢铁几何了?”
  赵枢对这些青壮也很满意,他们也是日后自己对付金兵的关键。
  我们已经在靠近清河和龙鼎山交界处隐蔽处建立了几座铁匠铺子,按照殿下的法子锻造出了不少钢铁,这些钢铁极好,锻造了几柄刀剑锋利而坚固,比锻造司锻造的刀剑要好上数倍,可以称得上是神兵利器。
  按照殿下的吩咐,老奴搜罗到了横刀的锻造之法,又加以改进,只是横刀虽然锋利,却极度消耗钢铁,目前只给骑兵配备了。
  除了打造这些护卫的刀剑武器外,目前只储存钢锭和打造农具,并不违背宋法,即便开封府也无法说道什么,尤其是清河山庄乃是殿下的私产,还没有那个人敢前来捣乱。”
  赵枢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shenhuadasong/1369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