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前夜 > 第368章 (大结局)

第368章 (大结局)

  水。

  红色的水。

  像血。

  不是血,血没有这么冰凉,更没有这么清冽。

  李杰睁开眼,看到的都是红色的水,满世界都是。

  他淹没在这红色的水里,四肢身体都没有感觉……也不是完全失去了知觉,至少,他感觉到了水的冰凉,那种被水淹没的感觉是很清晰的,只是,怎么没有窒息的痛苦?

  李杰又闭上了眼睛,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疲惫。真的太疲惫了。

  面对着四只二级变异体掠食者,即使想死,也断不会死得那么痛快。因为掠食者和捕食者不一样,捕食者虽然凶狠残暴,但从来没有玩弄猎物的习惯,遇到就直接撕碎了。而掠食者似乎除了外形之外,还保留了一些人类的特性,比如说它们会进行有意识的团队配合,而且在猎物处于明显的劣势的时候,它们会有一些戏弄猎物的行为。

  更何况他们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而且直到最后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李杰至少亲眼看着三只掠食者被他们干掉,至于最后那一只……

  后来的事他有些记不起来了,只依稀想起剩下最后那一只掠食者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他和季忆,还有半截身子的鲁斯。

  再然后呢?

  李杰再睁开眼,却看到非常诡异的一幕,之前那种红色冰冷的水不见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破落、锈迹斑驳、潮湿而又充满各种洗涤用气味的水泥房间。房间里有一个长长的洗漱池,一排老式的水龙头像是前列腺严重的老男人,滴滴答答的怎么都停不清爽。洗漱池上面是一块巨大的窗子,窗子的玻璃破了一半,迎面吹来的风哗啦啦的掠过他的身旁,带给他一股清晰的凉意,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全身,还浑身沾满了水。

  他似乎正在洗澡。

  怎么会洗澡呢?这又是个什么地方?这个记忆太模糊了,因为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学生宿舍,可以说是典型的男生宿舍的洗簌间,破败、简陋、上一搜,那也是几万十几万的。

  问题是李杰的记忆又回来了。那天,和猎食者一起出现的,还有净土教神棍军的进攻。不是大规模的,但派出了神棍军所能派出的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包括境和那个女伯爵在内,他们上次虽然没有能潜入tsz总部,但总算是探明了道路。这次回来,就是奉“神谕”来消灭已经背叛了“神主”,准备自立为王的前任“教皇”谭思哲的。当时,tsz总部一片混乱,变异体杀人,人杀变异体,人杀人,界限混淆,场面异常的血腥和纷乱。境显然没料到还能见到李杰和季忆,更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们竟然真的合作起来,而李杰和季忆的战斗力,俨然比女伯爵等人提升了几倍。如果说女伯爵三人仍然是冥界三巨头的话,李杰和季忆的战斗力已经接近睡神和死神那对孪生小神了。他们一路杀到了谭思哲的办公室很意外的,在整个基地都陷入死亡和混乱的时候,那间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家的办公室里,倒还十分平静。李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个人,这个老男人,tsz集团的创始人,家园组织的幕后大波ss,净土教的“教皇”,联合政府高级决策顾问,整个灾难的整合者。看起来,只是个勤于锻炼,精神面貌很不错的耄耋老人。

  “你这个人渣!你把人类都毁了,现在还有心思坐在这里喝茶?”

  毕竟是顶级的美女,季忆说话还是不需要拐弯抹角的,对这种老男人尤其如此。“你的年龄做我的孙女都嫌年轻了。”老男人倒是非常的宽容,对当面骂他人渣,甚至像个骂街的泼妇一般朝他吐口水的季忆好不生气,微笑着说:“不过既然都到这里了,其实不妨坐下来喝一杯茶。恕我直言,你们以为自己还能再喝道茶这种东西吗?波ss大大,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这些小人物计较,放我们一码!”和季忆的直接不同,李杰很像面对着春三十娘的至尊宝,如果对方一时脑残,送给他们一架直升机什么的,他也不介意给他磕几个头,反正这家伙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给他磕头也算遵循了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

  “你是李杰?”老男人倒似乎对李杰很了解。

  “是啊。”李杰由衷的说:“既然认识,那咱们也不废话了,给架直升机,要我帮你干掉这几个碍眼的家伙的话分分钟的事啊。”不是自吹,这时候的李杰和季忆要捏死身边几个神棍,还真不怎么费力。单就战斗能力来说,他们都足以单挑掠食者了。

  老男人笑着摇了摇头,问季忆:“你觉得是我毁了人类?而不是人类自己?”

  季忆哼了一声,冷然说:“没时间,也没兴趣给你上课。没错,人类的贪欲是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带入绝境,但未必就是现在,也未必像现在这么不可挽回,人类的世界除了贪欲,其实也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敢那么理直气壮的说你只是顺应了人类的贪欲,而不是有目的的推波助澜?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你还装无辜你有没有脸啊?”

  老男人笑着说:“很好,字句珠玑,很有见解的一个女孩子。不讨论这些,我请你们安静的坐下来喝茶,知道为什么吗?”

  李杰的脸色很难看,“不会是已经启动了什么自爆系统了?”

  老男人呵呵一笑说:“李杰你也不笨啊,到了这种时候,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解决这种失控了。我设计的主程序自动判别情况已经进入死局,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大型的计算机组阵,能控制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卫星,几分钟前我已经输入命令在全球发射最高级别的电磁脉冲弹,所有的电子设备、汽车以及其他交通工具都将变成废物,当然,纯粹手摇的汽车除外。但人类没有机会再把那些老古董拉出来用了,计算机组阵同时激活各方的核武库,这是最简单,也最彻底的消毒方式了。只是有点可惜,原本我是希望通过同仁们的努力,在有选择的清除人类的基础上,留下这个星球的。”

  “最烦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脑残了。”李杰一听,一切都和他想的差不多,他只是不明白这些人的心理,叹了口气,说:“既然认为局势失控,不惜用毁灭这个地球的方式,为什么不让猎食者就此统治地球呢?反正都是毁灭,人类死绝了,换猎食者上,至少地球还在,你所谓的初衷不也就解决了吗?什么脑子啊?”

  老男人愣了一下,似乎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但是他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

  但是很快,他就轻松的,好像事不关己一般的笑了笑,说:“好像是有点一时没想明白了。但程序已经启动,核爆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无所谓了。早知道这样……呵呵,历史是无法假设的,但是即使可以假设,时光倒转,一切还是不可避免。喝茶。”

  “碰!”的一声枪响,女伯爵突然开枪,打死了这个风度翩翩的老男人。

  李杰转脸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问:“有意义吗?”

  女伯爵嘿然一笑,说:“就算世界转眼毁灭,我也先杀了他。这是我的使命,我知道你们这样的渎神者是不会信神的。”

  李杰打断她说:“你所谓的神,不过是那个计算机组阵以及工作人员虚拟出来的一个概念而已,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

  女伯爵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那么就按照你们的逻辑,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人死后转换为粉尘,那么精神呢?精神也不会就此湮灭,通过空间维度的转换,精神的保留,也就是所谓灵魂的存在,像我们这样的人,才是可以不死的。”

  ……

  核爆,是的。

  李杰想起来了,谭思哲虽然被女伯爵开枪打死,但是他启动的核爆系统无法逆转,最终还是发生了。由于他们所处的地方就是核爆的中心,在那一个瞬间,李杰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握着季忆的手,安静的喝茶。

  既然核爆是全球性的,那就不会再有什么幸存者了,至少不会有这样的一栋宿舍和这些男生存在的可能。那么,难道是那个女伯爵说的什么精神守恒,在核爆的瞬间,自己的记忆通过空间扭曲,回到了这里?

  等等?为什么是回到呢?

  李杰穿好衣服,问他的舍友:“现在是什么时间?我问的是时间,年月日。”

  在得到准确的回答后,李杰算了一下,喃喃的说:“这么说来,是在大灾难爆发前的一百天啊。真的是重生了吗?可是,我到底是谁呢?如果是过去的自己还好,起码能撑得过病毒的感染,如果只是随便一个路人甲,岂不是直接变成丧尸了?这个身体这么瘦弱,就算不会直接感染空气传播型病毒,也逃不掉变成丧尸的食物啊。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神经错乱呢?不,不可能,我所经历的一切,不可能是凭空臆想出来的,绝对不可能的。”

  “李杰你没事?”舍友在确定李杰不会对他下手之后,不无担忧的说:“你刚才对王刚下狠手的样子,就像中邪了一样,现在你又喃喃自语的说什么稀奇古怪的话,你不会是真的中邪了?”

  “中邪了?”李杰心想,我倒希望是啊。其实要证明自己是不是中邪,那一切是不是自己臆想的并不难,只要找几个自己知道的事情来“预测”一下就清楚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觉得自己要去找一个人。

  “我要去找一个人。”李杰转身对舍友说了一句。

  舍友说:“坦白说,我觉得你还是找个地方避一避风头,毕竟王刚他爸是个局长,你觉得你还能平安无事的念完大学吗?反正你昨天也碰到了季忆的小手,用你自己的话来说,那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季忆!”李杰的眼睛猛然一亮,追问:“你说的季忆?是师大的校花?咱们这是光阴师大政史系,那我是不是和季忆一道进了校媒的?”

  舍友说:“是啊,就知道你丫的得意忘形,可你碰到了季忆的小手又怎么样?你还是好好照照镜子,那种红颜祸水是你消受得起的吗?”

  李杰恍然,他知道自己是谁了,如果信息无误,自己带着记忆从末世回到灾难爆发前一百天,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而是将记忆重叠在了师大一个猥琐的小眼镜男身上。那个小眼镜男也叫李杰,和季忆是同学,还一起在校媒工作,后来季忆说,这个李杰是师大唯一正式追过她的男生,她本来都准备答应了。可是灾难刚爆发时,那个小眼镜男就在超市里感染病毒,变成了丧尸……

  李杰这么一想,不禁打了个冷战。虽然他不介意自己变成猎食者,但变成最低劣的丧尸,那还是很恐怖的,还是,要想想办法。

  既然他真的回到灾难爆发前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改变点什么。

  “祸水吗?”李杰对舍友说:“我现在就去跟季忆表白,你信不信?”

  舍友切了一声,鄙视的说:“那种祸水,而且是脑子超级好用的祸水,咱们的陈衙内都没有十足的信心去追,你倒是敢去啊,你去了也是白搭倒也无所谓敢不敢了。别浪费时间了,还是想想王刚的事怎么善后。”

  这个舍友倒是挺关心他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救他一命。

  李杰叫上舍友跟他一道,急匆匆的就走出了宿舍,直接往运动场那边跑。据季忆透露,她在大学时人缘并不好,因为太耀眼的缘故,其他的女生并不喜欢她,所以她也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每天的这个时间段她都会在运动场跑圈,风雨无阻。

  如果自己真是重生了的话,一定能在运动场见到季忆的。

  而当他跑得感觉肺都要炸了的时候,真心觉得这个身体不好用,比过去的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啊,对于自己现在还能不能在灾难爆发的最初就活下来,还真没有信心呢。关键是他跑到运动场的时候没有看到季忆,那一瞬间他反而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臆想的了。就算他看末世看多了着魔了,总比真的陷入末世要好一万倍啊。

  但是,正当他半蹲着吐口水,浑身虚汗恶心干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一身雪白的熟悉身影由远而近。瞬间,他就石化了。

  季忆。

  一身白色清清爽爽的运动服,扎着一条小辫,一张足以让人刻骨铭心的容颜,一脸孤傲而寂寞的神情。就和李杰最初见到她的时候一样,其实孤傲只是别人强加给她的,她远远不像她看上去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季忆……

  李杰本来想在舍友面前证明一下自己有多牛逼,能让这个具有祸水的美誉的校花和他多说几句话,他知道季忆是不讨厌这个李杰的。但是,当他看着季忆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脸上已经流满泪水了。

  “我靠……”舍友不知所以,只觉得李杰未免太贱、手段太烂了一点。如果这样傻站在这里,留几滴猫尿就能追到季忆这种顶级的美女的话,那他不如跳化粪池自杀好了。可正当他为李杰的表现无地自容,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李杰已经径直朝季忆走过去了。

  “你……李杰?”

  季忆正在跑步,看到李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被吓到,就李杰认识的季忆而言,能吓到她的事情还真没有几件,更不要说一个猥琐小眼镜男突然冲出来了。李杰敢说,现在自己要跟季忆打一架的话,绝对会被菜得他妈都认不出来的。季忆只是有些疑惑,这个李杰她是认识的,说不上有多熟悉,更谈不上有多了解,但他这么满脸泪水的冲出来,为什么会让她有种心悸的感觉呢?而且,这种心悸的感觉很熟悉,好像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苦难似的。她心脏的某个角落,就那么无由的痛了一下。她就那么看着李杰走近,眼里不知什么时候也涨满了她自己都说不清的哀伤。

  李杰的舍友彻底傻掉,因为他没想到李杰就这么满脸猫尿丢死人的冲出去,更没有想到,李杰突然伸手抱住了季忆。舍友转身,他看到操场上还有不少人在锻炼,他发誓如果有人说他和李杰是同一个寝室的,他会跟对方拼命。但是周围异样的眼神让他忍不住又回头去看了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季忆竟然没有一把将李杰推开,顺势用膝盖将他的命根撞破。

  这方面,季忆算是有前科的,倒霉的还是一个长得真的很帅的富家公子,更悲催的是,那公子爷可是连季忆的小香肩都没碰到。

  “靠,这样也行?”李杰的舍友大跌眼镜,心想早知道我也要试试,就算最后还是被打了,至少也抱了这么一会了。

  似乎还不止这么一会儿呢,季忆还是没有将李杰推开,看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不知道李杰在和季忆说什么,只知道季忆是这个学校当之无愧的校花,那可是师大两万多女生公认的,女生呢。

  而李杰呢?

  “你抱得太紧了,我要透不过气了。”不知道隔了多久,这是季忆对李杰说的第一句话。

  “我知道。”李杰没有松手的意思,说:“我们的骨血早已交融在一起,叫我怎么分开?”

  “虽然我想嘲笑你,这么老土的台词……可为什么我觉得有种悲伤呢?好深好深的悲伤?”

  “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直到最后,我们一起死去。季忆,跟我走。”

  “……我是来跑步的,你……能给我一个理由?”

  “不需要理由。季忆,我们已经站在了末世的前夜,从现在起,倒数一百天,所有的一切都将毁灭。没有人能救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末日……前夜?对,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季忆,这是人类明湮没的前夜,但未尝不是明重启的前夜呢!”全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qianye/2679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