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五十五章 不友好的“路遇”

第五十五章 不友好的“路遇”

第五十五章不友好的“路遇”
  碧溪愣了一下神,他的手一松,云朵从他的怀中跳了下来,手里已经闪电般出现两张符箓,他把一张符箓贴在碧溪身上,另一张符箓用在自己的身上。
  这两张符箓刚刚启动,林中一阵树枝响动,一头形似猞猁般的野兽,领着二三十个同伴从林子里窜了出来,它们几乎紧贴着碧溪的身影,跃过这两人所在的位置,而后头也不回的,奔向了揭阳镇西门寨墙。
  等到妖兽冲过碧溪后,碧溪这才嚅嗫着,把他刚才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不过因为这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碧溪说的软弱无力。
  “隐身符下,是不能使用其他灵符的……”,说完这句话,碧溪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又问:“师叔,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灵符?”
  问完这一句话,碧溪的脚下没有停顿,他牵着云朵的手,三两步的跳过刚才那一头猞猁窜出来的树丛,而后快速的跃过另一颗大树……前方不远就是揭阳镇通向揭阴城的官道了,碧溪觉得上了官道,自己可以悄悄地松口气了。
  云朵语气犹豫的回答,他的语气也-≮顶-≮点-≮小-≮说,很软弱,仿佛对答案不那么自信:“这,应该是同隐身符效果差不多的一种灵符,它遮蔽的不是光线,是气味。”
  碧溪在快速奔跑中回应:“啊,如果是这种效果的灵符,合并隐身符使用,对野兽就很有针对性。隐身符唯一的一个缺陷是,它对气味的遮挡效果比较差……
  曾经有人用隐身符去偷窃,结果被某个大户人家养的狗给发现了,据说,那个使用隐身符的小偷被几头猎狗围着撕咬,直到身体被吃干抹静,隐身符的效果还没有过去。
  据说,猎狗的主人一直很纳闷,觉得自家猎狗疯了吗,怎么围成一堆,对着空荡荡的地方咬个不停……”
  云朵很配合的问道:“后来呢?”
  碧溪补充道:“后来隐身符失效了,猎狗的主人才看到地面上残留的血迹,以及剩下的骨头……啧啧啧,那个惨啊!什么叫死无全尸,这位小偷就是死无全尸啊。”
  眼看快要到官道附近了,突然之间,从林子里又蹿出一头妖兽来。
  这一头妖兽体型不大,个头跟家养的狗差不多大,可是形状却很奇怪,它有一个猪鼻子,但满嘴犬牙,爪子类似于老虎爪,走起路来像猫一样柔软无声,浑身的毛皮是灰色与黑色交织。毛皮很油亮,快速的窜动中,野兽身上的灰色黑色条纹变幻交叉,很是诱人催眠。若是盯着它看一段时间,总感到眼前一片眼花缭乱的昏暗。
  这一头猪脸妖兽窜上了官道,它在官道上稍稍停顿了一下,身子直了起来,左右观察了片刻。也就在这时,从这头怪兽身后,林子里纷纷窜出几头低阶妖兽。
  这伙妖兽比较混杂,有蜥蜴形状的妖兽,也有野猪形状的妖兽,还有獾形的妖兽,这些妖兽,蹲在官道旁边,顺服的待在猪脸妖兽的身后,似乎在等待猪脸妖兽做决定。
  猪脸妖兽一出现,碧溪的前进脚步就停顿了下来,云朵没有看到碧溪的嘴唇在蠕动,但碧溪的声音却传入到了脑海中:“天哪,猪脸猫獾,五阶妖兽金丹中期的实力,这下子我们要完了……但愿你的符箓有效果。”
  云朵的符箓很有效果,猪脸猫獾伸着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一下,突然涌身一个纵跳,扑入了林子中,它窜动的方向恰是揭阳镇西寨墙,可是好死不死的,它正冲着碧溪云朵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于是,碧溪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中的宝剑刺了过去。
  结果很悲催,那头猪脸猫獾紧擦着碧溪掠过,然后用自己的鼻孔撞向了碧溪刺出的剑。
  等到剑从猪脸猫獾的鼻孔刺入,碧溪才知道猪脸猫獾完全没有发现他们。因此自始至终猪脸猫獾没有反击的动作,它仿佛完全没有预料到碧溪的攻击,以至于栽倒在地犹觉得纳闷之极。
  这里,怎么会埋伏着几个凶人?好没天理啊!
  如此轻易的解决掉一头金丹妖兽,让碧溪一时愣住了,但猪脸猫獾喷出来的鲜血,使得两人的隐身符失效了,于是,等猪脸猫獾倒毙的同时,两个被鲜血染红的身影从虚无中显露了出来,而那个高个子成年人,还在梦呓般喃喃自语:“我杀了金丹期妖兽,你看到了吗?我竟然杀了一头金丹中期的五阶妖兽。”
  云朵的动作很快,他的手一碰猪脸猫獾,猪脸猫獾的尸体立刻被他收进了储物脚镯里,紧接着,云朵再度甩出一张符箓,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陡然一空。
  气味的突然变化,让碧溪愣住了,也使他从梦呓中清醒,转头看见追随猫脸猪獾的那一群野兽,各个都很迷茫的样子,它们不断地看看地上遗留的猫脸猪獾的血,而后伸着鼻子使劲的嗅着,东张西望的寻找着他们的首领,似乎,对眼前的情形完全想不通。
  碧溪毕竟是筑基期的修士,他挥剑杀向了这群低阶妖兽,而碧溪的身子一动,云朵也动了,他的动作虽然是凡人的动作,可是一点也不慢,他一翻手,龙血树枝做成的木枪被他拿在了左手中,与此同时,他的右手拼命的向外投掷符箓。
  无数消除气味的符箓,不要钱一样的投掷出去,掩盖了屠杀造成的血腥气。
  碧溪冲出去的时候,顾不得与云朵打招呼。等到他连杀了三头妖兽,眼角瞥见云朵拄着木枪蹲了下来,而妖兽们似乎没有攻击云朵的意向,这让碧溪稍稍放下了心来。
  但他不敢回身与云朵打招呼,一是他在紧张的战斗中无法分神,二是他担心被妖兽发觉他对云朵的关切,没准对方会用围魏救赵的招数,转而去攻击云朵。
  云朵蹲下身来,是为了研究刚才失效的那张隐身符,这张符箓上绘制的图案已经黯淡无光,但因为刚刚才失效,上面的图案还残留着符箓的笔画。
  兽血是现成的——猫脸猪獾的鲜血喷了云朵一头一脸。
  兽皮也是现成的——云朵这次回镇子上,又有很多人托他私下里贩售小镇的特产,他现在脚镯里装了四五十余张兽皮。
  紧急情况下,他也不在意节省了,直接拿出一段一阶寒冰蛇蛇皮,用匕首切成了几段,沾着身上的兽血,开始绘制隐身符。
  碧溪还在全力战斗。
  这伙妖兽里,有几头妖兽是三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筑基期实力,他一个人应付这几头妖兽的攻击,应付的很吃力。
  一头三阶獠牙猪低着头,凶狠的向着碧溪撞来,獠牙上闪动着微蓝的火苗,妖兽的火球术似乎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一头猫形妖兽跃到了半空中,伸着爪子向碧溪脸上挥去,爪子间已经发出了五六道风刃。
  这还不算完。一头狼獾正蹲在碧溪左手旁,跃跃欲试的,一旦他稍稍露出空隙,这一头狼獾会立即扑过来,而在碧溪右手,一头阴险的蛇形妖兽已经爬上了树枝,随时等待碧溪跳起来,自己凑到蛇嘴上,让蛇形妖兽咬上一口。
  碧溪左手丢出来几张符箓,对那一头狼獾进行骚扰性攻击,右手拿着剑挥舞了一下,准备击杀扑在半空中的猫形妖兽,他抬起左脚,准备硬踢那一头扑过来的獠牙猪,与此同时,他在剑尖上还凝结了一个火系法术,准备在攻击那头猫形妖兽后,用火焰术攻击树上的蛇形妖兽……
  就在这时候,碧溪听到云朵,扯着嗓子喊:“左退三步。”
  战斗场面很激烈,金刃的破风声,野兽的嚎叫声,法术发出来的空气的震动声,掩盖了凡人微弱的嗓音,但因为碧溪时刻注意着云朵的动静,他还是听到了云朵的呼喊声,于是他不顾一切的向左边连跳三步。
  左边啥也没有,很明显,云朵这话喊晚了。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这也可以理解,仙人之间的战斗动作很快,有可能云朵刚张嘴,时机已经稍瞬即逝。
  这次,碧溪躲过了獠牙猪的正面冲击,却不免撞向了左手埋伏的狼獾。
  狼獾扑了过来,碧溪毫不犹豫的直退三五步,眼角瞥见獠牙猪轰隆隆的,用直线状态继续向前撞去,而那一头猫形妖兽爪子已经挥过了它自己身体,因为这一爪的挥空,猫形妖兽开始从空中掉落。
  碧溪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他将凝结在剑尖的火系法术发射出去,拦下了狼獾的攻击。紧接着,他耳朵听到空气震动的声音,知道那条盘在树枝上的蛇兽,从树枝上跳了起来,蛇身伸展开来,蛇头咬向了他的脖子。
  于是碧溪宝剑一兜转,剑尖刺向了蛇嘴。
  宝剑与蛇嘴发生了剧烈碰撞;狼獾肚子上挨了一击火焰法术,身子从半空中坠落;猫形妖兽四只脚落地,而后在地上打了一个滚;而獠牙猪,隆隆的脚步没有停顿,直线向前奔去。
  突然之间,碧溪的脑海一闪念,他想起了身后的云朵——獠牙猪扑向的方位,不会是身后的云朵?
  碧溪连退几步,他身子半侧过去才看清了獠牙猪的动作,只见獠牙猪笔直的向前奔去,突然之间,空气中光线跳动了一下,而后如一个肥皂泡破了一样,一声淡淡的啵声响过,地面上露出一截枯枝。
  这还不算完,獠牙猪继续勇往直前的向前撞去,地面上,类似的光线跳动连续了四五次,每次光线闪动都有一只树枝出现……碧溪一眼扫过就认出来了,獠牙猪刚才撞破的东西是金刚符——低阶金刚符。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