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五十三章 妖兽来了

第五十三章 妖兽来了

第五十三章妖兽来了
  金蝉仙姑一挥手,云朵的身子轻飘飘的穿过静室的墙壁,耳中听到金蝉的吩咐:“你去找碧溪,我已经跟他交待了,另外,青树本有望拜在我的门下,这次我决定收他入门,有大事你去找他,他不会拒绝的。”
  一旦出了静室,隆隆的爆炸声更是让人耳朵发痛——在静室里头感觉不到地面的抖动,如今站在院子里,云朵感觉到了地面都在不断波浪起伏着,而这,其实是土系法术施展时的状况。
  仰望天空,这时劫云刚刚的散去,但乌云还没有走远,虽然是白天,虽然还没有到中午,整个天空却阴沉沉的,仿佛已经到了傍晚。正是因为劫云的关系,无数妖兽为了躲避劫云的打击,不顾一切的向外闯,想闯到劫云笼罩范围之外,想闯到清静之地。
  这时,比天空还亮的是各种法术发出的光芒,这些法术施展之后,空气都在抖动不停,这是因为空气中的灵气被抽干了,而形成的灵气枯竭的现象。
  至于声响,那就更不用说了——城头上的金丹修士施展的法术,达到每秒上百个,于是爆炸声如同高速列车经⊙☆顶⊙☆点⊙☆小⊙☆说,过涵洞时一样,呼呼呼的,密集而杂乱,轰鸣而狂暴。
  云朵看过不少的战争大片,身临其境的第一次感受到战争的味道,却让他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而其中最不真实的是:风中没有惨叫声,院里没有躺着的伤员,鼻中闻不到血腥味;院落里匆匆走动的仙人们,每个看起来依然是那么仙气飘飘。
  碧溪就站在静室门口,等云朵冲楞神中回过神,他温和的拱了拱手:“小师叔,金蝉师祖已经把你的事情交代我了,刚才,青霖师叔已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你收拾一下,看看还有什么要带走的,我们这就撤走。”
  云朵在四处看了看,他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曾经他骑回来的角马,因为走的匆忙而遗留在黄家大院,知道小镇已被封锁,只准进不准出后,云朵干脆将角马赠送给了黄氏家族,所以他现在需要带走的是……
  “我家亲人都住在门房里,我能带走他们吗?”云朵天真的问。
  碧溪犹豫了一下,回答:“这个时候,如果带走一个普通人,至少需要两位筑基修士,一个人保护一个人携带,你家人口也不少,这下子……”
  碧溪稍作停顿,艰难的补充道:“这下子,我们要欠一份大人情了。”
  云朵马上再追加了一句:“带走一个人,价格为五百下品灵石。碧溪师侄,我不会让你白干的,你那里我也会送一份答谢,不过对外人……师侄,可不要说是我付钱的。”
  碧溪眼睛一亮,满口答应:“我懂,我懂,财不可露白。你没什么能力,护不住自己的钱财,我会跟他们说,这钱是金蝉师祖出的……不过,五百下品灵石太多了,三百就够了。”
  云朵断然的回答:“就五百,师侄,什么都没有命值钱。”
  碧溪笑了:“你这小孩,倒是把事情看的很清楚……好的,我这就去找人来商量,你快把自己家人给叫出来,叮嘱一下他们,遇事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这些对话是以隆隆爆炸声为背景的,同样的,云朵听不到自己说出来的话,但碧溪跟他的交谈却没有障碍,因为他听到了云朵的话儿。
  仙师府府邸的门房,防御程度并不高,屋里的人在已经听到外面隆隆的爆炸声,等云朵进门,发现云秦氏抱着两个最小的孩子缩在角落里,浑身颤抖不停。云二丫冲到云朵的身边,趴在云朵耳朵里大声的喊道:“弟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朵同样趴在云霞的耳朵里大声喊着:“妖兽攻城了,不过这是小型的兽潮,这波兽潮是由被劫云吓坏的妖兽组成,但下一波兽潮就是有意识迁移的妖兽了。娘,我们要在两拨兽潮的间隙里闯出去。这波兽潮门派还能应付的过去,下一波兽潮……
  娘,我师傅打算把我们撤到揭阴城,那里水灵气丰富,方便我引气入体……咱们走,你们别怕,有人会照应你们的。”
  这番话刚一说完,爆炸声突然的停顿。
  陡然从隆隆的轰响中进入和平状态,云朵的耳朵反而表现出极度不适应,一片静寂中,对面的云霞张着嘴说了一些什么,他反而没有听清楚。
  过了一阵子,这个时间也不久,也就是三五秒钟的时间,云朵的耳朵渐渐恢复了正常,听到了云霞最后的一句话:“……咱爹怎么办?”
  碧溪在门外高声喊道:“小师叔,快出来,我们就要走了,别耽搁。”
  云朵赶紧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枚令牌,匆匆告诉云二丫一个地址:“二姐,大姐和三姐就住在这里,这块令牌是出入的钥匙,一旦我们在路上失散了,你就去城中这个地址,找大姐还有三姐。”
  想了想,云朵又匆匆从自己的储物脚镯里取出一百块下品灵石,吩咐道:“这笔钱你先拿着,大姐那里还应该有笔钱,你们先走,爹那里就交给我了。”
  云霞将这一百块下品灵石,装入自己的储物镯里,牵起妹妹云妙的手,招呼云秦氏抱起弟弟云小根,大家跳出了门房。
  门房外,青树领着几个人正在人口等待,见到云朵这一伙人出现,青树随即抖出一个莲叶状的东西。这叶状东西看起来很青翠,仿佛刚从荷塘里摘下来的叶子。
  莲叶掷到空中,立刻变得越来越大,青树嗖的一声跳上了莲叶,与此同时,断金与金科的身影从院中不同方位窜了出来。断金还能正常的跳上莲叶,金科真君却需要躺在软兜里,被人抬上了莲叶。
  除了青树之外,院子上还站了几位筑基修士,两个人为一组过来搀住云家人,碧溪也过来伸手馋住云朵,云朵赶紧摇了摇头,轻轻的一拉碧溪的袖子,小声说:“我们下一波走。”
  青树听到了这话,站在莲叶上,居高临下的望了一眼云朵,但马上毫不犹豫的催动着莲叶,莲叶仿佛如同一道绿光,快速的窜出小镇。
  与此同时,赵仙师府邸方向也升起数道光芒,这一些光芒无一例外的朝西方奔去,目标就是揭阴城。
  碧溪一愣神间,这座小院又窜起数道光芒,这些光芒汇集成流星雨一样的道道闪光,风驰电掣的飞向了揭阴城……眨眼间,整个院落里,筑基期修士只剩下了碧溪。
  碧溪苦笑了一下:“小师叔,这下子我们想走都走不成了,青树师叔要护送断金师祖还有金科师祖,他不可能为了我们停留。你要早说你有事,我还可以多找几位同伴。”
  云朵咧嘴笑了:“碧溪叔叔,你忘了我是谁?我是云朵呀,从五岁起就生活在妖兽丛林的云朵。这座妖兽丛林困不住我的,我刚才不能走,是因为我爹还没有带上。”
  碧溪纳闷了:“怎么,你爹,怎么不跟你们在一起?”
  云朵叹了一口气,回答:“没办法,我们分家出来,我爹还不适应新生活啊。”
  碧溪刚才称呼云朵,没用“师叔”这个词,所以云朵就用俗世的称呼法称呼对方为“叔叔”。说实话他极为不适应这个权势社会,仅仅因为身份高于对方一点,他这个小孩子就可以称呼对方为“师侄”,这让他每次开口都极为不好意思——要知道碧溪可能已经百岁有余了。
  云家大院的地窖里,经过很久的酝酿,云钺终于提出了与云老大相同的建议,并且他的建议远比云老大恶毒。
  “爹,娘,你们说,如果三哥死了会怎么样?”云钺笑的很阴冷:“爹,娘,你们不知道,刚才旋天门发传音简了,传音简发出来的声音凡俗人听不到,但我这个练气士却能听得到。
  传音简上说:咱这个镇子解除封锁了,筑基期以下的外派修士,可以自由撤出这座镇子,但如果愿意留在镇子上,协助旋天门抵御兽潮,旋天门将在事后收他们为徒,以此作为奖励。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传音玉简中说:容许筑基期以下的弟子,按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撤离小镇。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云朵愿意,他会提前撤离小镇?……爹,你说,如果三哥死了的话,他家要撤出小镇,岂不正好多出一个名额?”
  云钺话中的恶毒,大家都听懂了。
  云太冲琢磨了一会儿,慢慢的摇了摇头:“这事,不能慌,不要忙着下结论,云小九那孩子,心硬的很,这不,咱们叫他回来,他都不听话。他爹在这里一整晚,小九问都不问……”
  云小姑听明白了爹的意思……当然,也许大家都听明白了,只是装作不明白而已,唯有云小姑憋不住了,直接把话说出来了。
  “爹,你是不是想说,云小九那个贱种根本没打算带三哥走,他们一家人要出去寻自己的快活了,还想把三哥丢给我们,让我们养活?哼,想的容易,爹……”
  地窖门口传来轻轻的叩击声,接着是云小九那凉薄的声音响起:“里面的人都在,我知道我爹也在,七叔,你别动,千万别动,我身边有几位筑基期的师侄,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把这一座地窖,变成你们一家人的坟墓。”
  云钺的手已经挨上了云老三的身体,被云朵这一声叫破之后,云钺显得很尴尬,他讪讪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
  只听云小九的声音又从上面传来:“七叔,我有两个好消息要告诉于你,当然,也可能是三个好消息……”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