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五十一章 极度混乱

第五十一章 极度混乱

第五十一章极度混乱
  话音刚落,只听嗡的一声,四周的寨墙连续震颤起来,震颤过后,寨墙仿佛是玉磬组成的乐器,连续不断的、悠长的回音从四面寨墙接二连三的响起。
  云太冲脸色一变,强作镇定,云钺腿一软坐倒在地上。
  上一次兽潮发生的年代距离现在太远,大多数人都不记得当时的情景,云太冲听过一些传说,而炼器期一层的云钺,因为听过仙人讲述内情,知道寨墙发出连续的清脆鸣响意味着什么。
  “爹,怎么办,妖兽袭城了,怎么办呢?爹,你快想办法啊……”云钺瘫坐在地上,连续发出催促声。
  云家第二代几个年长的男丁,满脸的难以置信:“妖兽袭城?这不可能,上一次妖兽袭城才过去一百多年,咱么就……”
  云钺不管不顾的大喊:“妖兽来了,是的,妖兽来了,寨墙上的防护阵启动了,爹,刚才那声响就是防御阵启动的声音,爹你快想办法,爹,再不想办法,我们都会死的……”
  事到临头,云太冲倒是平静了下来,他哼了一声,不满的回答:“咱们这镇子几∝↗顶∝↗点∝↗小∝↗说,天前就封锁了,许进不许出的。如今防护阵都启动了,钺儿,你觉得咱能从小镇上逃出去,那些仙人们会许可吗?”
  云钺一屁股蹲在地上,大哭:“爹,这可咋办呢,爹,你快想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爹,我不想死啊,你快想想,爹,快点,来不及了呀……”
  云太冲站起身来,撅着胡子说:“还能有啥办法,进地窖,大家都进地窖里。”
  云钺双腿乱蹬,喊叫着:“爹,快叫几个人来抬我,我的腿不听话了,我站不起来了,爹,刚才的地颤是法术吗,我的腿是不是断了……”
  云太冲说出“地窖“这个词的时候,正堂里的云家男丁已经蠢蠢欲动,等到云钺说让人来抬他之后,所有人都忍不住了,只听”嗡“的一身,云家的男丁都在往外跑……
  云奶奶也在尖声喊:“丫头,快来扶扶我,怎么地还在抖,我站不住了。”
  云娇娇也在嚎啕大哭,她忘了搀扶自己的娘,连滚带爬的向地窖跑去。而此时,云老大的儿子已经抬着云老大的担架冲到地窖里。在狭窄的地窖口,云家几房先到的人,你争我夺的抢夺首先进入地窖的权利,在这其中,扭伤无数,挤伤无数,相互推搡无数,踩踏无数……
  云太冲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扶住云奶奶,叹息道:“个个都不作法,各个都指望不住啊,钺儿别闹,过来搀你娘一把……唉,你说你多出息啊,人小九五岁就敢闯林子里,你看看你,钺儿,你都十五了。快,别闹,扶着你娘一把。”
  云钺左看右看,这时,地面的颤抖逐渐平息,屋子外也没什么其他响动——没有妖兽的怪啸,没有施展法术时的轰轰响动,刚才的混乱仿佛是个梦……云钺终于站起来了,虽然他两腿依旧抖的像是弹琵琶。
  “还等什么”,云太冲催促:“快来搀着你娘,赶紧进地窖……”
  等所有人都进入了地窖里,地窖的入口终于关闭了。这时,云钺突然想起了什么,尖声喊道:“老三在呢,爹,快抬着老三走,现在镇西的仙师府才是最安全的,那里有好几位元婴啊……爹,咱抬着老三去敲门,我不信云小九会丢下他爹不管。”
  云太冲虽然蛮,但总算不糊涂,他哼了一声,怒气冲冲地说:“他管什么管?这还用你说?你当初要不把云老三打伤,老三当时在堂屋里,咱让老三领着去仙师府,如今就可以坐在仙师府里,安安稳稳的吃饭喝茶。
  现在晚了!你听,外面大街上已经没人走动了,钺儿,你现在还敢上街吗?”
  云钺嗓门弱了下来,过了一会,他很不自信的小声说:“我抬着老三的担架走,我有法术的,一个人可以抬着担架走,不信那些仙师敢把抬担架的人也杀了。”
  云老二哈哈干笑两声,怂恿道:“老七,你可以去试试——要不,你去试试?就让幺妹抬担架另一头,你跟幺妹抬着老三去镇西仙师府,我家保证不跟你走。”
  地窖里没人说话了。
  在一边寂静无声中,偶尔传来几声微弱的**。过了一会,云钺站起身来,走到地窖的角落,他一挥手,使用了一个引水符,一团水劈面泼在了角落里那个人行物体上。
  那具人行物体被水刺激的动了一下,又是一声低低的**。云钺站在原地沉思了一会,招呼云娇娇:“小妹,你过来一下,把你三哥扶起来,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给他一点吃的。”
  云奶奶脱口而出:“吃吃吃,吃什么吃?前一次兽潮是在百年前,下一次兽潮还要在百年后,地窖里准备的食物是三年前存下的,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即便能吃,地窖里也只准备了三天的食物,咱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嘴,给他吃什么,饿着去。”
  云钺扭转身子,语调柔和的回应:“娘,咱要保证云老三活着。”
  “活,活什么活?也不知镇子上的仙人能否守住寨墙,等寨墙破了,左右是一个死,他吃什么吃。”
  云钺笑的很得意:“娘,小九拜了一位元婴为师傅,元婴大能啊,即使妖兽攻破了寨墙,元婴大能想逃出去,也是件容易的事情。她逃出去的时候,带上几个人也是举手之劳,只要三哥还活着,到时候,咱求到小九面前,他师傅,岂能不带我们走?”
  云老二大笑了起来,他一边起身向角落里的云老三走去,一边嘲讽道:“咱云家男女近百口人,元婴大能即使能带人走,她还能一次带走一百号人?我不信。
  不过你说的对,估计元婴大能一次带走两三个凡人是可能的。你刚才说了,小九的师傅是女的,那么小九是必定要带走的……七弟,不知道在你心中,除了云小九之外,你还打算让仙师带上谁?”
  云老二的动作,让云家二代另外几位男丁恍然大悟,云老四腾地跳了起来,快步冲到云老二的前头,嘴里大喊着:“二哥,不是我说你,大哥是被黄家人打的,你不去找黄家人讨公道,你冲三哥撒什么气,看你把三哥打的,都不成人样子了。”
  云老四的动作也提醒了云老五、云老六,云老五云老六立刻跟上了云老四的步骤。
  两个人冲到云老二的前头,用身体一左一右夹住了云老二,一边把云老二用力向外挤,一边大声说:“我云家四房、五房、六房,可从没有欺负过三哥一家……二哥,都这时候了,你还有脸求三哥吗?”
  云老二被云老五、云老六挤开,他凑不到跟前去,只好回身招呼自家儿子,同时大声呵斥云老五、云老六:“老五,老六,你们好不要脸,还说没有欺负过三弟一家,三弟的姐姐与妹妹,是谁的娘嫁出去的?这对姐妹如今在哪里?
  哼哼,还好意思说没有欺负过三弟一家,你们欺负的还不嫌少?”
  ……
  此时此刻,金蝉带着人已经扑到了打斗现场,见到方寸山几个元婴修士,金蝉冲身后的青霖一挥手,青霖马上指挥着金丹修士散开来。他这一耽搁,金科真君越过了金蝉,一马当先的冲到了前方。
  等金蝉看清了方寸山几位元婴真君的面孔,她脆声提醒冲在前面的金科:“小心,有诈!”
  这句提醒来的晚了。
  金科眼看快冲到金铎身边,陡然从空气中消失了身影,与此同时,方寸山的罗忘快速窜到了金科消失的地方,冲着虚无中一指点去。
  随着一声大吼,遮掩身影的幻阵破碎。金科口喷鲜血,踉踉跄跄的倒退而出。与此同时,罗忘的身影又诡异的出现在金科身边,手里的剑阴险的向金科戳去。
  金瓶在金蝉身后大喝一声:“贼子敢尔!”
  越阵而出的金瓶,气势蓄到了最饱满,刹那间,金瓶手中甩出一块方方正正的印玺,青金色的印玺一脱离金瓶的手心,立刻霞带着无数风雷,风雷电闪扑向了罗忘。
  趁这功夫,金瓶转身对青霖吩咐:“你来指挥!”
  说罢,金蝉的气势也节节攀升,快速的跃过了元婴中期,跃过中期大圆满,而后继续攀升,陡然间,她爆发了类似元后大修士的气势,冲着对方的罗象,霸道的挥出了一鞭。
  金蝉的软鞭是赤红色的,与她身上的道袍颜色极其相近。
  这一鞭挥出去后,空气的温度陡然热了起来,随着软鞭的挥动,气温变得炙烈起来,与此同时,软鞭的鞭身持续燃烧着,温度越来越高,中心已经变成了白亮色,边缘部分跳动的火焰变得紫青。
  其实,刚才云朵质询《破迷觉悟镜》的时候,感悟最深的是金蝉这个师傅,然而由于金瓶控制不住身上的气势,首先实施小进阶,所以金蝉不得不压下身上翻滚的灵气,守护着金瓶完成进阶。
  这一刻,金蝉气势完全放开,往昔典籍中,她心存疑惑但不敢质疑的部分,从她眼前一一掠过,她觉得豁然开朗,灵气的运转越发圆润,气势攀过了元婴中期,她还意犹未尽,于是她继续向上冲击,在那一瞬间的时间里,她偷窥到了元婴后期的境界。
  因为手中是软鞭,金蝉这一鞭回去,鞭影绕过了金铎,诡异的出现在了罗象面前。
  罗象起初对金蝉的攻击很不以为然,他手里的佛尘轻轻甩去,想把长鞭撩拨到一边,然而等罗象佛尘甩出去,金蝉的气势居然还在提升、火焰的热度继续提高,罗象忽然之间,对应付这一鞭没有把握,他快速地闪退。
  金铎大长老见此情景,毫不迟疑的贴身追去。
  金蝉大声提醒首座大师兄:“小心!”
  也就在这时,断金出现在罗象大修士身侧,他手中的剑诡异的一闪,刚好,罗象大修士因为这一抽身,手里的佛尘已经蓄满了元后大修士的实力,他的佛尘继续甩出去,重重的抽打在断金的指天剑上。
  断金身体打着旋,脱离了战场。
  与此同时,罗鼎的身影突然从虚空中冒出,他手里拿了一截短棍,这短棍重重抽在断金身上,身体正在不由自主旋转的断金顿时觉得剧痛袭身……
  但剑修的攻击力向来不容小视,即使在败退中,即使身上受了伤,断金的攻击力还在,手中剑一转,罗鼎肩头突然冒出了雪花,身子闪电般后撤。
  方寸山剩余的元婴,一声叫“好“还在嗓门里——罗鼎重伤而退。
  与此同时,金蝉的软鞭已经追上了罗象,鞭梢在罗象的佛尘上轻轻一点,而罗象的佛尘因为刚刚攻击了断金,而卸尽了力道,挨了同样是元后气势的软鞭一击,这支佛尘瞬间变成一堆粉尘,罗象则怒喝一声,身子一转,脱离了战场。
  伤了对方元后大修士,旋天门的元婴喜极而狂,正准备高声喝彩,谁知金铎脚边突然暴闪出一条粗大的闪电,淬不及防的金铎同样猛喝一声,身影一闪,同样跳出了战圈。
  战场形势变化万千,前一刻,方寸山参战的元婴大修士败退,后一刻,旋天门的元婴大修士同样受伤——他们还有两位元婴重伤。
  不过,旋天门这里的形势更加糟糕:元婴大修士金铎受伤;攻击力第一的断金重伤;增援的金科更是重伤。
  唯一能战斗的只剩下金蝉与金瓶两位女人,而方寸山,最阴险的“方寸罗网”依然完好无损,刚才就是他利用阵法,连续伤了旋天门几位元婴。
  金蝉与金瓶并肩而立,金蝉的目光从罗生、罗忘、罗琼脸上闪过,她手中的软鞭一抖,正准备说话,正北方,突然响起了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
  这一长啸声还没有结束,整个空气中还残留着音波的鼓荡,天空就变得阴云密布,无数的雷云向长啸声所在的位置聚集……
  突然的变故,让金蝉将自己的攻势凝聚在半空,她扭头向长啸声所在位置望去。
  对面的罗象大修士发话了,声音只稍微有一点点的沙哑:“怎么,还要打下去吗?”
  金瓶脆声反击:“打,为什么不打?”
  金铎浑厚的男中音插嘴:“那就不打了,罗象师兄准备跟我们一起回镇子?”
  罗象摇了摇头,回答:“贫道马上让我方寸山戒律堂首座齐韶过去拜访贵派,还望师弟多多指教。”
  金铎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后,他重新睁开眼睛,回答:“理当如此。”
  得到这一句回答,罗象手一挥:“撤,撤回巨野城。”
  方寸山的人二话没说,一个闪身,从原地消失。
  金瓶跺脚,不甘心的说:“首座,为什么让他们走,他们只剩下了三位元婴初期,金蝉师姐一人就能对付他们,她现在是元后呀……再说,还有我呢。”
  金铎低喝了一声:“撤回镇子上。”
  金瓶气的再度跺了两下脚,这时候,青霖赶了上来,一边招呼几位金丹过去搀扶伤重的断金与金科,一边望着长啸发出的地方,若有所思的说:“难怪森林里的妖兽纷纷搬家,原来有妖兽晋级八阶了。”
  金铎张嘴准备说什么,陡然间,另一声长啸从西南方向响了起来。
  众人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的惊愣,北偏东的方向,再度响起一声长啸。
  青霖哑然:“什么时候,连八阶的妖兽都这么不值钱了,竟然一下有三个妖兽完成了进阶……不好,速速回到镇子上。”
  四十里的距离,对于仙人来说不算什么。
  然而这一伙仙人进入镇子,却让镇上留守的仙人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刚才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一位元后大修士受伤,而且旋天门看来吃了不小的亏,号称“门中攻击力”第一的断金居然也重伤了,刚刚在增援来的金科,估计屁股还没坐热呢,这就躺着回来了。
  这是谁干的?谁能做到这一点?
  小门派估计不成,这该是多么大的势力,才能完成这等战绩?
  残兵败将进入正院大堂,断金与金科被人抬着去治伤,只剩下金铎强撑着伤势,应付别人的询问。
  没等金瓶问出问题,金铎咳嗽了一声,喷出一口血沫,而后从怀中取出几瓶丹药,连续吞了几颗丹药后,他这才长嘘一口气:“方寸山果然是天下第一门派。”
  金铎话音刚落,他对面的金蝉身子一软。
  金瓶连忙伸手搀扶,这时候金蝉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她虚弱的说出几个丹药名,金瓶弹了弹手指准备伸入金蝉怀中去取药瓶,但转念一想,她掏出自己的丹药给金蝉喂下。
  等金蝉开始打坐炼化丹气,金瓶这才手足无措的询问金铎:“哎呀,首座,这可怎么办,现在整个门派只剩下我跟金滕,我可没什么主意,首座你要撑住哟。”
  金铎指点了一下金蝉,虚弱的解释:“这就是刚才罢战的原因,金蝉师妹的元后气势,是强行提起来的,她坚持不了多久,幸好罗象被她吓住了,所以才提出罢战。”
  金瓶马上问:“首座,你们是怎么打起来的,你们发现了什么,怎么打的那么暴烈?”
  金铎惨然一笑:“我们没发现什么,不过方寸山肯定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来找我们。你断金师兄为了争取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首先发动了攻击。现在结果虽然惨烈,但好在方寸上被唬住了。
  我估计,他们马上会来人,通报自己获得的消息。我们必须在他们来之前,把金蝉的伤势稳住……”
  金滕提着剑,从门外进来,他一只脚踏进门里的时候,天空中响起了第一声炸雷,随之而来的是连续不断的炸雷声,隆隆不断的,令天地间除了雷声,没有其它的杂音。
  不过,雷声虽然响亮,却压不过元婴真君之间的交流。
  金滕向金铎汇报:“第一头晋级八阶的妖兽,在距离此地五百里的淼峰山上,劫云已经笼罩了那一座山……
  第二只晋级八阶的妖兽在西南方向,距离此地约四百五十里……
  北偏东的方向,是一头妖兽晋级九阶,幸好这个妖兽所在地,距离我们足足有九百里……”
  金铎喘了一口气,金滕马上接上话题:“师兄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一旦有大妖兽晋级,马上面临着新地盘的划分,没准有小型的兽潮袭击揭阳镇。
  我已经命令师侄们,开启了小镇的防护阵,我们将全力防守这一座镇子。但现在我想知道的是:首座,你有没有让其他人参战的意图,另一座仙师府邸上,还有六十余位金丹,百余号筑基。“
  金铎斩钉截铁:“方寸山在外面看着呢,我们必须独立守住这座镇子。”
  金滕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金滕想了想,马上又问:“那么另一座仙师府内滞留的同道呢,是否放他们出去?……如果我们继续扣押,我怕他们在妖兽攻城的时候扯后腿。”
  “不可”,青霖真人从门外插嘴,他已经把受伤的断金与金科安置好,这会儿赶回来建议:“妖兽攻城肯定是不分彼此,它们不会有针对性。我们这里遭遇妖兽攻击,水泽小镇以及附近的貅鹿小镇,一定也免不了被攻击。
  我猜,正在林子里准备撤往水泽小镇的方寸山,肯定撤的很艰难,他们会被妖兽一路纠缠,伤亡不会轻了。在此时刻,他们想必没有能力监视我们,所以我们未必要示弱,当然,也未必要强硬,不软不硬才能让方寸山看不清楚虚实。”
  青霖转向了金滕,询问:“师叔,如果我旋天门实力没有受损,你会怎么对待那些同道?”
  金滕毫不犹豫的回答:“自然是勒令那些同道都上寨墙,有力出力,全力守住这座镇子。
  青霖点了点头:“如果我们实力受了很大的损伤,师叔又会怎么做?”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