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五十章 这是……仙人开战了?

第五十章 这是……仙人开战了?

第五十章这是……仙人开战了?
  云朵嘴里嚼着肉干,他的门牙还掉了五颗,所以说话更含糊了。他含糊不清的回答:“他叫我去,我就必须去吗?……分家了,各家有各家事……咱家的事别人不会管,别家的事咱理他作甚……哼,别人叫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没面子。”
  云彩立刻长出了一口气,她忽然想通了一个道理——从此爷爷奶奶是“别人”了,自己的路要自己走,自己的事要自己做,别人说什么她其实没必要听,她没必要在别人划定的框架里翻跟头。
  忙自己的事情,让爷爷奶奶说去。
  罗仙师见到云朵来了,一反之前老师姿态,对云朵的行礼连称不敢接受,而且坚持让云朵坐在上位。
  等双方坐定,罗仙师持礼甚恭:“云师祖,你的事情,赵兄昨晚已经通报我了,师祖能够拜入旋天门,得元婴真君收入门下,真是泼天的幸运。啊,幸好侄孙往昔对师祖有份照顾,还望师祖看在昔日情分上,多多垂怜。”
  罗仙师的恭敬让云朵很不自在,但没办法,修真世界就是这样阶层分明。但对于罗仙师来∟★顶∟★点∟★小∟★说,说,他这番话已经直爽到粗鲁的程度,如果这时云朵已经引气入体,估计罗仙师也不会说的如此……直接。
  云朵干脆用俗世的称呼来招呼罗仙师,就如同他刚才招呼合欢道的赵彤一样。
  “罗爷爷,我这不是凑巧走运吗,而且这一件事难论祸福。不过,罗爷爷昔日对我的照顾我铭刻在心中,以后罗爷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必义不容辞。”
  罗仙师悄悄松了一口气,马上又说:“我家那位即将拜入凌霄门的亲戚,大约三两天后抵达揭阴城,云师祖如果有闲暇,能不能去揭阴城见一下我那位亲戚。”
  云朵歪着脑袋想一想,决定透露一点可以说的内幕出来:“罗爷爷,最好别叫你家亲戚进入揭阴城,因为马上,揭阴城也要许进不许出了。”
  罗仙师没有拒绝云朵“爷爷”的称呼,听到云朵透露的内容,他小心地看了云朵一眼,意味深长的问:“可是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
  云朵手头的信息太少,他也不知道什么适合透露,什么事情不能说出去。他只能含糊地回答:“两位元婴真君陨落了,这难道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罗仙师常常一声叹息:“也是,这确实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停顿一下,罗仙师马上补充:“我昨晚就让三杉动身去了城里,这会儿工夫,你家的迁移证应该办好了,不出意外的话,三杉会在中午前赶回。”
  罗仙师现在无比庆幸他昨晚就让三杉动身去了城里,如果三杉是今天动身的话,这就不是人情,而是巴结——还是普通的巴结。
  巴结奉承与人情债,能是一回事吗?
  果然云朵听到这话儿,站起身来郑重谢过罗仙师,并再度郑重表示,若有机会,一定会照顾罗仙师那位亲戚……
  走出了罗仙师府,云霞领着弟弟去那些寄售货物的人家挨个拜访。
  而此时,妖兽丛林中,金翔真君陨落现场,金铎真君正盘坐在爆炸中心的位置,在爆炸中心附近的林子里,断金真君的身影快速游动着。
  断金绕着爆炸中心转了一圈又一圈,每转一圈就扩大一下搜索范围,直到距离爆炸中心二十里处,这一圈转下来,路线上正好是云朵的树屋。
  断金的搜索在云朵的树屋前止步,他仰头看了看,发觉树屋的几个飘窗上,蜂巢里的蜜蜂嗡嗡扇动着翅膀,时不时的有蜜蜂进出蜂巢……可惜,树屋里面空空荡荡,不适合休息。
  养蜂的事情断金不懂,可是养蜂人居能不在蜂巢前时刻看顾着,难道不怕别人来偷取蜂蜜吗……好,现在讨论这些事,已毫无意义。
  断金再一闪身,重新回到金铎身边,他扫视着爆炸现场寸草不生的土地,问:“师兄,还要再施展一次捕风捉影术吗?”
  金铎轻轻摇头:“捕风捉影术连续施展三次,已经是极限了,这个法术极其容易引起影像的残留与叠加,前一次法术留下的人影,叠加到下一次法术上,出现的人会越来越多,会让我们彻底误判形势。”
  断金跟着叹了一口气:“是呀!”
  每施展一次法术,出现的残留影像便成倍叠加,如今这一片,脚印杂乱的令人发愁,也不知道有多少同道来过,至于来过的妖兽数量,简直难以计数了……
  “再这样下去,难道我们要(在揭阳小镇上)枯等十年吗?”断金郁闷的问。
  金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断金戒备,他站起身来,面对森林招呼道;“对面来的可是罗象真君,旋天门金铎这里有礼了。”
  林中传来一声长啸,方寸山元后大修士罗象,领着方寸山另外四位元婴真君出现在树梢上,罗象大修士的目光只盯着金铎,他身边几位元婴修士,则用如电的目光,一寸寸的打量着地面,打量着野草,打量着枝梢……
  “金铎师兄好雅兴,竟来这苍茫森林中打坐修身……不知道金铎师兄有什么发现?”
  罗象大修士前一句话是惯常的寒暄,后一句话则撕开了伪装,直接问对方有什么发现。
  当此时刻,金铎也没有隐瞒,他指了指身前两尺的地面,坦然的说:“这里是我派金翔真君陨落的地方,我很纳闷,什么人能够让他陨落?莫非是罗象师兄亲自出手?”
  罗象真君干笑两声,回答:“传闻金翔师弟在贵派中,攻击力算是第二,而我派罗维真君,却素有‘方寸之秀’的称号,年轻一辈里,罗维师弟可谓‘西岳大陆第一人’,这样的一位俊才陨落,金铎师兄又以为谁能做到?”
  话音刚落,断金嗖的扑了上去。他二话不说,迎着风抖出一柄锋利的、金光缭绕的利剑,随着利剑的挥动,整个森林里顿时响起了嗡嗡的鸣叫声,而压倒鸣叫声的,是断金的大喝:“谁动手的,动过手,就知道。”
  断金没法不抢先动手,对方来了五个人,罗象大修士可以与金铎相持不下,两人都是元后大修士,而罗象身后还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元婴修士是最让人头疼的——他是方寸山的罗忘。
  这位罗忘真君还有一个谐音,称之为“罗网“。他是一位阵法大师,而且是整个大陆唯一的七级阵法师,因此被人称之为“方寸罗网”。据说只要给这人一点点缓冲时间,他布设的阵法,能把一个化神修士给困住。
  旋天门面对方寸山,本来就在人数上落于下风,断金再不动手的话,如果罗忘真君趁机做点手脚,对面的五个人真能无声无息的把他们全体灭杀——只要“方寸罗网”布置一个隔绝声响与气息的阵法就行。
  断金是单一金系的元婴修士,他还是难得的剑修。剑修本身因为攻击力强大,而被人称之为“同阶无敌”,而金系的灵根,在所有五行灵根当中,又被誉为“攻击力第一”。
  因此,元婴初期的断金,挥动起他那柄著名的“指天剑”,整个森林都呼啸着尖利的金风,方圆数十里的森林里,等级差一点的妖兽都感到两耳刺痛,情不自禁的捂住耳朵,尖利的叫着满地打滚。
  断金的攻击果然声势浩大。
  对面的罗象不敢接招,因为他的修为跟金铎相差无几,身侧的金铎正在虎视眈眈,只要罗象稍稍被断金缠住,金铎就会扑上来……而那时,其他元婴修士发出的攻击,对元后大修士金铎伤害不大。
  很有可能金铎硬挨下其他四位元婴的一击,先消除罗象这个主要战力。然后……假如罗象受伤,不得不退出战斗,那么剩下的四位元婴,就任由金铎与断金宰割了。那时候,即使金铎受了伤,有断金相助,其他四人也不是对手。
  罗象只能后退。
  面对断金声势惊人的攻击,罗忘也跟着撤退。
  他是阵法师,习惯了挖坑埋人,这种面对面、硬碰硬的打斗实在不适合他的风格,因此罗忘连续退却。
  接下来,方寸山另外三位元婴修士,有的想退,有的欲退不能。
  其中罗鼎是木火双灵根,他在方寸山主要负责炼制丹药,与人对阵的经验上欠缺,这一刻他被断金声势惊人的攻击吓着了,于是,不由自主的后撤。
  罗生真君也想撤退,可是看到罗忘与罗鼎的连续撤离,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抽身,旁边的罗琼真君即使不被断金斩杀,也会重伤。
  所以他只能打起精神迎战。
  他在空中食指一点,空气中连续出现几重水镜。他手指再一回传,八阶金刚符如同不要钱一样连续掷下,再一眨眼,罗生手腕一翻,天空中连续出现几堵厚重土墙。
  罗生连续发出的应对,让心神失守的罗琼稍稍回了一下神。
  罗琼万万没有想到,断金的性格如此暴躁,连一句寒暄的话都没有说完,就发出了自己的最强攻击。一时之间,罗琼忘了应对,借罗生这一缓和,罗琼才叱咤一声——他脚下的树木突然疯长起来,树木上的藤萝像是章鱼怪挥动的触手漫天飞舞,组成一道道防御网……
  看到门中的两位师弟的出手,罗象暗自摇头,没想到断金的攻击力如此惊人,更没想到,自家的门人出手如此胆怯,两位元婴联手,竟然全是防御招数,没有一招攻击。
  断金的攻击如倒倾河山,两位元婴真君使尽法术,甩出无数符箓,也不能阻挡断金的剑势。所有的拦阻法术在锋锐面前全是渣,甚至不能让断金的宝剑迟缓片刻。
  阻挡的那两位元婴,眼中出现绝望的神情,他们身上灵气鼓荡,准备使出自己的最强杀招。这一刻,罗象终于出手了。
  再不出手不行了,断金这一剑,充满一去无回的气势,两位师弟已经被断金震慑的十分仓惶,如果他任由这两位师弟应付断金,结局至少是自家人重伤。
  抬手的时候,罗象时刻警惕着金铎,果然他一出手,周围的灵气抖动了一下,仿佛空气凝固一般,断金宝剑上的剑啸也哑然无声。
  也就在这时,罗象眼角瞥见金铎动了,只见金铎伸出食指,向空中点了一下,一指点破了罗象凝立虚空的法术。
  空气中仿佛刺破了一个气球,灵气马上扭转了起来,断金宝剑上的剑啸再度响起。
  这个时候,罗生终于得到一个缓和的时机,他取出了自己的宝剑,剑上凝结了十七八种防御法术,一挥之下,与断金的宝剑重重接触。
  在罗生挥剑的同时,罗琼也借首座罗象的法术,扭身脱离了攻击的锋锐,他的手一抖,手中出现了一道青杖,青杖一挥之下带起重重的虚影,每道虚影都是一道藤蔓,那些藤蔓看起来活灵活现,枝叶俱全,可是它们却不是死物……
  青杖与罗生的宝剑,几乎不差先后的撞上了断金的指天剑,因为三方的武器都在高速运转,相撞之前,三人武器上附带的灵气与法术,首先发生了剧烈的碰撞,以至于三人武器撞在一起的时候,听到的轰响不是单独的一个声音,而是无数隆隆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变得悠长而震撼。
  巨响爆后,附近的树木仿佛遭遇了狂风,以碰撞中心为原点,齐齐的向四周倒伏了起来,活像是暴风中倒伏的麦子。
  自碰撞点向外迸发的劲气,快速的向周围扩散,离爆炸中心稍远处的树木,倒是没有倒伏下去。它们像是被遭遇调戏的少妇一般,枝条飞舞的在风中凌乱。颤抖中,树叶飞离了树枝,细小的嫩枝干脆承受不住压力,离开了主干。而树枝的断折声,掩盖在碰撞的巨响里,以至于枝叶脱落的动作活像一部无声片,只见动作没有声音。
  断金出刀的时候,剑上尖利的哨声刚刚响起,揭阳镇上的旋天门修士已经听到了声响,断金的剑快,剑上的啸声抵达小镇的同时,三柄武器碰撞的爆炸声,不分先后也抵达小镇,青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脸色一变,望向了金蝉。
  众人当中,金蝉修为最高,按旋天门的规矩,一旦门派转入战争机制,众人当中修为最高的就是领头羊,即使是掌门,也要听从他的分派。
  金蝉毫不犹豫的对刚进门的金科、金滕两位真君下令:“你们两个刚来此地,不熟悉地形,留一个人在这里,你们刚带来的金丹也全部留下,这院里,原先的金丹全部跟我走……等等,筑基留下,这不是你们的战争!”
  话音刚落,金蝉腾身而起,金瓶马上尾随而去,新来的金科冲同伴金滕打了个手势,也马上跟上了队伍。
  这伙人的动作很快,在凡人眼里,只是眨巴一下眼睛的时光,旋天门半数武装力量已经飞离了小镇。
  留下来的金滕四处打量看了一下,发觉刚才屏护金瓶小进阶的防御阵法里还在,很多金丹修士走的时候,连运转阵法的中品灵石还遗留在原处……
  金滕手一挥,下令:“开启小镇防护阵,去十位金丹守护寨墙;开启院落防护阵,各位师侄尽快站位;府邸防护全面打开,小镇防护全力开启……无论何人,擅闯阵法者,斩!”
  金滕真君说这话的时候,他的意念飞驰,快速检查了整个镇子。
  这时候小镇街道上还有几个走动的人,赵仙师府邸也有人进出,不过,听到镇外的剑啸声,以及剧烈的爆炸声,所有人都站在原地,扭头向爆炸方向张望,而这些人当中,就有挂着门派弟子令身份牌的云朵,以及挂着府邸防护阵出入令牌的云霞。
  金滕真君一挥手,半空中出现一支虚幻的大手,这只大手一把抓起云朵与云霞,跟云朵说话的人惊吓的伸手去捂嘴,可是手刚抬起来,那只幻化的大手已经消失,面前的云朵与云霞也同时不见了。
  云朵与云霞重新出现的位置,当然是在府邸内。
  金滕真君对云朵下手温柔,对云霞则没那么客气,两人落地后,云朵还能站着,云霞则连续在地面打了几个滚,等云霞狼狈地爬起来,金滕真君已经冲云朵瞪起了牛眼睛:“速归本位!”
  云朵的“本位”在哪里?
  云朵脑筋稍稍一转,一边向金蝉的静室奔跑,一边不回头的冲自己的姐姐喊:“二姐,快回屋里,把门关好,千万别露头。”
  云霞最听大弟弟的话,云朵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连思考的时间都没用,一扭脸手脚并用的爬上了门房,回到房间里,她砰地一声关好了门。
  此前,稍早一点的时间,云家大院的正堂里,云家几个二代男丁到的很齐全,除了云老三不在,连重伤的云大伯也被人抬到了堂屋里。
  在这一群男丁当中,也有两个女性,一个当然是云奶奶,另一个女性是刚进门的云娇娇。
  云家第三代,那些未成年的男孩不停地跑进跑出,向端坐正堂主位的云太冲,与云奶奶汇报着云朵与云霞的动静。
  “他没理小姑,他不听小姑的,小姑追不上……”
  “他们从柳家出来了,柳家家主亲自送他们到门口……。”
  “他们去了陆家三房,陆采儿那个贱丫头守在门口,二丫那贱货,跟陆采儿手拉着手在门口聊了起来……”
  “他们进去了,陆家三房的大柱叔,把她们迎进去了……。”
  “董家人刚刚进了陆家……”
  “董家少宗主,牵着云小九的手从陆家出来了,他们站在街上说话,四五个董家人守在他们的左右,我们凑不到跟前,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正在此时,云老七云钺阴沉着脸走进门,云太冲冲这个幺儿点头打招呼,云奶奶急不可耐的追问:“怎么样,赵仙师跟你说了吗?你打听出来了没有,云小九的那个贱种,怎么又进了镇西的仙师府邸?”
  云钺张了张嘴。
  此前赵仙师警告过了他,让他别去招惹云朵了,云朵背后那条粗腿他云家惹不起,然而强烈的嫉妒让云钺失去了理智,赵仙师的话,仅仅在他脑海中过了一下,云钺脱口而出。
  “娘,你不知道,云小九居然吃上了软饭,他准备做旋天门的炉鼎,一位元婴真君强行把他收入门下……娘,你把云小九喊回来,让他交出旋天门的弟子令牌,我要去拜入旋天门下。”
  云奶奶听到这话,立刻怒气上脸,她噌的站起身来,尖利的喊道:“把老三喊出来,他小姑喊不动云小九这个贱种,让他爹亲自去喊他。
  我就不信了,这贱种还不到十岁,就敢目无尊长,忤逆长辈……天啊,我养了个什么样的白眼狼啊,吃我的,喝我的,让他回家一趟看看爷爷奶奶,他都装作听不见。老头子,你就这样纵容那狼心狗肺的东西……”
  云太冲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但马上,他又迟疑着说:“咱们把老三打得太厉害,老三不知道能不能走动,真要这样鼻青脸肿的去见云小九,云小九的脾气不好……”
  云奶奶一指云太冲,怒气冲冲的说:“我不管,我不管,你是他爷爷,你去把云小九手里面的弟子令牌要来,咱家老七要拜入旋天门。
  这事由不得云小九,你快去,把你所有的儿子都叫上,我不信小九的小胳膊小腿,能拗得过你们这许多身强力壮的汉子。”
  话音刚落,尖利的剑啸声也传入云家所有人的耳中,接着就是剧烈的爆炸声。地面似乎波浪起伏了一下,房梁扑簌簌的向下面掉土,众人莫名恐慌起来。
  云家的人正在惊疑不定中,罗滕真君那洪钟般的声音,传入镇子里每个人的耳中:“所有人听着:紧闭门户,凡有擅自走动者,一律格杀勿论。”
  ps:二合一章节,今天只有一更。
  新书生存不易,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扩散
  拜托啦!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