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九章 你这样子,师姐知道吗

第四十九章 你这样子,师姐知道吗

第四十九章你这样子,师姐知道吗
  七块令牌掷到云朵怀中,云朵两手环抱,抱住了这些令牌,随即,青霖嗖的一声不见了。与此同时,整个院落内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自发的往中院汇集,他们在青霖的指挥下,自发占据防护阵的各个阵眼,摆开了一副迎敌的姿态。
  青霖看到中院上空的灵气越来越浓郁,他眨了眨眼,立刻掏出一大堆中品灵石,快速的围绕着中院布设了一个中型聚灵阵,一边布设阵法,他一边大声指挥同门:“各守本位,感悟天心。”
  聚灵阵嗡的一身开始运转,青霖来不及说话,他指了另一位叫青树的金丹修士,让后者来替他把守聚灵阵,他一个大步窜进中院。
  中院里,原地盘坐的是金瓶真君,在金瓶真君身侧,金蝉真君浑身的灵气同样鼓荡着,但金蝉真君竭力压制体内的灵气暴动,站在一边守护着金瓶真君。
  青霖见状,大喝:“师叔,放着我来!”
  见到青霖出现,金蝉二话不说,也原地盘坐起来,她同样连续打出几个法诀,不一会的功夫,她身上的灵气首先稳定下来。
  <
  金瓶真君只是一个小进阶,从元婴初期抵达初期大圆满而已。因此她的进阶很快完成,等到金瓶真君重新站起来,她看到金蝉师姐同样显得神完气足,只是……对方并没有再进一步,完成了自己的小进阶。
  站起身来的金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小萝卜的智慧,真让人全身发冷。”
  不等金蝉回答,她马上又说:“我现在真有点怀疑,林中那个窜动的那个小矮子,没准就是这孩子。”
  金蝉不满意的哦了一声,而后轻声提醒:“师妹,他现在是旋天门的人了。”
  金瓶把这句话咀嚼了一下,这才体会到金蝉师姐话中的含义。
  即便云朵当时就在事发现场,那又怎样?哪怕云朵在事发现场捡到一些宝贝,那也是“旋天门门徒青枟”捡到的宝贝,而现在旋天门应该做的事情是,对这一件事情绝对保密,最好把这一件事情遗忘,绝不相互谈论。
  因为:如果云朵真是现场窜动的矮小人影,旋天门就不能让别派知道了——这种事情传到外派,就是门派战争;传到同门师弟那里,门派里不免要明争暗斗一番。
  无论如何,这事传出去,对门派不是好事。
  金瓶重重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拖长调,附和说:“他现在已经是旋天门的人了。”
  青霖抢步向前,拱手躬身向金瓶道喜:“金瓶师叔,当次门派危急时刻,金瓶师叔能完成小进阶,恭喜了……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金瓶师叔怎么突然进阶了?”
  金蝉稳稳的回答:“师妹感悟了。”
  这句话如果让云朵听到,他绝对是心塞吐血——可怜他这么高的智商,拼了命的想要感悟灵气,却求而不得,凭啥金瓶这样的低智商,就能顿时感悟?
  这时候,云朵刚刚回到黄家偏院里。
  见到云朵终于出现,云霞高兴地跳了起来,她拉着云朵的手说个不停:“大弟,你没事真好。你不知道,你昨天前脚被人召走,爹后脚就出门了……哦,后来我们听说叫你走的人是赵仙师派的,我们担心了整整一晚上。
  大弟,你要再不回来,我凭着被仙师责骂,也要去仙师府上问个究竟。”
  “我没事”,云朵看了看院子里,这时候,云秦氏正忙碌着生火做饭,见到云朵进来,伸手抹抹眼泪,低着头继续干活儿。两个小孩生性不知愁,云小根这时还要拉着云朵的手要点心吃。
  云朵顺手给小根塞了一包点心,这包点心是他在城里买的,两孩子很知道偷吃的技巧,姐弟俩提着点心钻进屋子里吃去了。
  院子里不见了云老三,云朵有点诧异,问:“二姐,爹呢?又出门了?”
  云霞哼了一声:“爹只出了一次门,到现在也没回来,全家人昨天都在担心你,到顾不上担心爹了。你不知道,爹他本来想拉着娘一起出门,被我给拦下了……你猜猜,他去哪了?”
  云朵摇头他反手从储物脚镯里,取出一副与云大姐、云三姐同样的储物镯,悄悄的塞给云二姐:“我不用猜,爹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你赶紧把这镯子滴血认主,咱们马上搬家,搬家之后,你领着我去各家拜访,把替人代售的货物结清账款。
  这事不能耽误,我昨天回来,满镇子上的人都知道了,今天再不去给人送钱,人都要找上门来了,以为我们要贪墨了这笔钱……”
  云霞尖叫一声,拿起了储物手镯,左端详右端详的:“呀,这东西真漂亮!我马上滴血认主……”
  云霞边往手上套镯子边问:“咱们搬家了,爹怎么办?从昨天开始,小姑就来附近探头探脑的,我猜,爷奶等会儿铁定让爹来找你。”
  云朵原本应该在云霞滴血认主后,在储物手镯表面涂上一层银液,覆盖住手镯原来的特色,但……现在镇上有不止一位元婴真君,她们正在盯着云朵的一举一动。在这种情况下对手镯做手脚,显得……太有点小心眼了。
  转念一想,他如今也是元婴真君的门徒了,整个镇子上,谁敢抢他姐的东西?
  “爹怎么办?嘿嘿,爹啊,从小到大都是听父母的话过日子,忽然没有父母下命令,爹这不是无所适从了吗?”,云朵想了想,催促道:“这样也好,咱早饭也别做了,跟我回仙师府邸。
  姐,咱家没啥东西值得带走,你用储物镯把咱家的锅碗瓢盆装起来,现在就走。”
  这时候,云霞已顺利地套上储物镯,她喜悦的举起手腕,迎着阳光端详手镯,心中说不出的满足。听到弟弟的吩咐,她忘了问爹的事情,只兴冲冲的满屋转悠,把自家带来的铺盖卷,以及日用品都装入手镯内,连炉子上正在烧饭的锅也不放过。
  等她把家里扫荡一空,兴冲冲地拉着娘,招呼弟弟妹妹向外走,走到院门口才想起了,问:“咦,弟弟,怎么,回仙师府邸?仙师府住满了仙人,咱这样的,能行吗?”
  云朵取出出门前青霖给的门派令牌,先给云霞脖子上挂上,而后一人发上一个,要求家里人把门派令牌当项链套在脖子上,而后牵着弟弟的手,回答:“我让你们回仙师府邸,自然得到了仙师容许,咱们先走,回头再给黄家打招呼。”
  偏院外的巷子口,一位穿蓝底花布的胖姑娘,正牵着一个同龄姐妹的手,伸长脖子张望着偏院的院门,看到当先出院的云朵,她立刻扯着嗓子喊道:“小九,看这里,这里,我是你小姑,记得吗?”
  云朵招呼自家人越过自己,他站在远处眼神直愣愣的打量了一下对方,干脆地回答:“不记得。”
  胖姑娘噎了一下,眼角突然瞥见云霞挥动的手上,光滑灿烂的暗金色储物手镯,胖姑娘立刻尖叫起来:“死二丫,你竟敢带那么漂亮的手镯,马上把它摘下来,给我!
  贱丫头,这东西是你能戴的吗,也不看看你那贱样,一点长幼尊卑都不顾的贱货。爷奶还在呢,你就敢私藏东西,看我不告诉爷奶,让爷奶狠狠揍你一顿……”
  云霞用鼻子哼了一声,昂着头,用鼻孔对着胖姑娘,牵着小妹的手与胖姑娘擦肩而过,这种大胆的行为,一时之间让胖小姑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云霞已在远处连声催促娘快走。
  云朵站在原地,他站在巷子的路当中,用身体挡住了胖小姑。胖小姑早先得到提醒,想起云老大的遭遇,只敢在原地叫嚣,却不敢逼近云朵。
  黄家人闻声出来了,胖小姑云娇娇更不敢逼近云朵了,看到云霞理都不理扬长而去,看到面前跟黄家人寒暄的云小九,她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急切间,她到没听见云朵跟黄家人说了什么。
  再开口时,胖姑娘语气里有了一丝狰狞:“小九,我是你小姑,你爹昨天在爷爷奶奶歇下的,爷爷奶奶让你回家一趟。”
  云朵已经跟黄家人告辞完毕,听到云朵能重回仙师府,虽然云朵并没有过多解释,但黄家人的态度更亲切了。几个黄家人走上前来,挡住了云娇娇的身影,而云朵旁若无人转过身,一言不发,抬脚就走,似乎对云娇娇的喊叫毫无感觉。
  云朵快速迈动小短腿,不一会儿就追上了云霞。
  云霞走得很快,感觉弟弟云小根步伐太慢,她伸手抱起弟弟,同时让娘抱起云妙,连声催促众人加快步伐。云朵在这两人身后,像着成年人一样背着手,慢慢的压着步走。
  小姑终于摆脱了黄家人的围堵,不甘心的追上来了,她边追边喊:“死小九,你没听到吗,爷爷奶奶喊你回家,你敢不听爷奶的话?”
  “我敢!”云朵话没说出口,他在心里呐喊:“你们最大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份。你们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而且把这个当做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道理’,如果我不看重你们的身份呢?如果我不认可你们的身份呢?如果我不承担你这身份可以命令我、指派我、凌辱我、践踏我,夺走我的财产支配我的意愿呢?
  那么,你们什么都不是!”
  可是这话需要跟云娇娇解释吗?云朵解释了她就能理解吗?
  有这个必要吗?
  云朵背着手,一言不发继续走。
  胖小姑声音格外尖利——她是故意的,她故意让人知道云朵的桀骜与……不孝。但她依然不敢追近云朵身边。这样的追喊场景横贯了半个镇子,不一会儿,整个镇子都知道了云家大院的人喊云朵回去,而云朵楞装作没听见。
  一行人来到了镇西的仙师府邸,云霞的脚步丝毫没有减缓——面前哪怕是万丈悬崖、铜墙铁壁,她也要撞上去,所以她抱着云小根,视死如归的一头冲进仙师府的防护阵。
  云秦氏跟在云霞身后,临到仙师府邸的时候,她脚步不禁迟疑,可是看到二丫头顺利踏进府门,笼罩在府门外的淡淡荧光,在二丫头身上跳动了一下,随着二丫脖子上挂的令牌波光一闪,云二丫的身影毫无涩滞的穿过了仙师府邸的防护阵。
  紧跟着,云秦氏也踏入了府门,同样的,笼罩在仙师府邸的荧光跳动了一下,云秦氏感觉到一股温和的力量扑面而来,她与怀中的云妙一起,胸前令牌突然涌出一股热流。
  紧接着,荧光仿佛水帘洞一样,露出一个与人体完全吻合的缝隙,使得他们的身影顺畅地穿过荧光,进入光罩另一头。
  云秦氏进入府邸的同时,胖小姑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她像是被什么东西噎到了,马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不过,这一切不关云朵的事。
  云朵背着手,优哉优哉的进入府邸。
  府门口多了两个放哨的人,这两人流月应该认识,正是与流月交谈过的旋天门筑基修士碧洳、碧溪,他们看到云秦氏胸上戴着的令牌,原本要张嘴询问一下,等看到后面跟着的云朵,这两个人立刻闪身让开了道路,并躬身像云朵行礼:“师叔回来了,您安好。”
  云朵小大人一般含蓄地点点头。
  云霞刚刚放下云小根,正拍着胸口大喘气,见到两位筑基期修士向云朵行礼,她一下被吓到了,张嘴结舌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迷迷瞪瞪中,被云朵拉着手,领进了门房。
  这时候,金瓶的小进阶已经完成,这已经算快的了。元婴修士的小进阶时间常常以年来计算。而金瓶这次进阶只短短半天工夫而已。
  然而四处站岗放哨的金丹修士还没有离开原位,他们正在细细体悟着空气中遗留的灵气痕迹,与此同时,金瓶正在向负责站岗的金丹修士们,讲述她这次小进阶所获得的感悟与体会。
  不过,仙人们之间的交流,凡俗人是听不到的。云朵也只感觉到,府里的气氛变得很凝重,各种姿势的道士站在各个位置上,模样很古怪。还有一些人在沿着墙根快速跑动,手里还拎着明晃晃的武器。
  所有这些人,云朵一个都不认识,但他们也没有干涉到云朵的行动。
  把云秦氏安置在门房,正好这里还遗留了很多云朵置办的生活用品,刚吃过点心的小妹与弟弟小根都不饿,不过娘肯定饿了。
  云霞从储物镯取出锅,让娘继续烧饭,云朵则从自己的储物镯里取出两包肉干,招呼云霞边吃边向外走。
  这伙凡俗人的动作有点旁若无人,可是满院的修士们,都沉浸在修真世界里,没有人在意凡俗人的动态。
  于是云朵与姐姐手牵着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仙师府。
  仙师府邸外,张着大嘴惊掉了下巴的何止是云娇娇一个人,半个镇子的老百姓都出来了,同时出现在府邸外的,还有临时借寓赵仙师府的别派真人。
  这些人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凡俗人,一边舔着手里的肉干,一边自鸣得意的从仙师府府邸走出来,忽觉得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一定是他们眼花了。
  围观的镇子居民,一时之间都处于凝固状态。
  云朵晃了晃云霞的手,小声提醒:“二姐,你去跟他们打声招呼,找到那些托我们出售货物的人,就说我先去罗仙师府上打声招呼,然后会一一拜访他们。”
  云霞很得意,半个镇子上的居民向自己行注目礼,她一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松开了云朵的手,她快速跑向了自己的朋友,拉着她们的手来到墙边街角,低声告诉她们自己此行的目的。
  这个时候,云朵已经被周围的修士们打量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云朵身上每个细微之处都被他们研究到了。见到云朵腰上挂的旋天门青字辈的身份牌,筑基期以下的修士们自觉退散,留下几位金丹在原地观望,不知道该怎么搭话。
  送云朵来揭阳镇的合欢道赵彤,以及他的柳师妹认出了云朵,他俩在派中的长辈面前低语几句,赵彤立刻过来跟云朵打招呼。他拱了拱手,目光在云朵的腰上盘旋了几眼,讪笑着说:
  “云朵啊,你的运气,咳,果然好的让人无语……如今你算是旋天门青字辈的人了吗?我能不能问一问,刚才府邸内光华妖娆,还有灵气旋风出现,这是怎么回事?贵派有谁完成了进阶?是大进阶还是小进阶?”
  云朵至今仍然没有青字辈的觉悟,他对赵彤的态度很恭敬,他赶紧把嘴里的肉干咽下去,还特地擦了擦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恭恭敬敬的回答:“赵仙师……”
  赵彤连忙摆手,打断了云朵的话:“不敢,不敢,师叔直接叫我赵彤就行。”
  赵彤的话里充满了感慨。
  云朵想了想,觉得他自己可以不在意身份差距,但门派的尊严要维护,所以他放下拱起的双手,不过脸上表情依然很恭敬:“赵叔叔,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我会知道吗?”
  “叔叔”是一种俗世称呼,赵彤接受了,觉得云朵很上路。
  赵彤一脸恍然的表情:“当然……,嘿,算我白问!师叔,你能不能告诉我,贵派封锁了小镇,只准进不准出,到底在寻找什么?小镇何时可以任人自由进出?”
  正在此时,府邸外人影晃动。眨眼间,府门前又出现了两队人马,这两队人马都身穿旋天门弟子服饰,为首的两个人,腰上挂着金字辈的令牌,这两人目光在云朵腰间盘旋了一下,其中一位男修士哦了一声:“哪位师兄新收了一名小徒,这小徒弟一看就不凡。”
  另一位金字辈的男修士,鼻子哼哼了两声:“当然不凡了,能够被我辈直接收入了门下,那一定是单一天灵根,不知道谁下手这么快。”
  这两队人马也没理会云朵,直接踏入府门中。门外的赵彤自从这两队人马出现,马上弓起了腰,保持一副恭敬的态度。
  等这两队人马进了府邸,他用云朵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发生了什么大事,旋天门又增援了,还是两位元婴带队,六十名金丹随行……这下子,旋天门半数元婴,半数金丹都出动了。这是要开战吗?对手是谁?”
  停了一下,赵彤小声问云朵:“小师叔,你这样子,流月师姐知道吗?”
  云朵脸上黯然:“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师傅说:她会给予我师傅补偿的,还特地告诉我,这事由不得我决定。”
  赵彤理解的点了点头:“是呀,这事由不得你决定……哎,没办法,这是个讲究实力的社会,人家拳头大啊,都出动了六位元婴啊。”
  赵彤这话其实不是在说云朵,他在说自己。
  自合欢道的人抵达揭阳小镇后,马上在旋天门压迫下屈服,一众人等不得不遵守只准进不准出的原则,搞的原本想去附近森林转转的赵彤,如今连镇子大门也不敢靠近。
  更让人绝望的是,旋天门的增援又抵达了,而就在刚才,旋天门里还有人进阶了……这简直没天理了。
  旋天门增援人员赶到时,两位元婴修士在府门口稍稍散发一下威压,小镇居民已经自觉地散开了。云娇娇也捂着嘴贴着墙根,一路悄悄跑回云家大院,准备把自己看到的,赶紧告诉爹云太冲。
  街道上围观的人自觉散去,云朵从怀中掏出装肉干的袋子,重新塞条肉干放进嘴里,同时悠悠闲闲的,与云霞向罗仙师府府邸走去。
  云霞显得忧心忡忡,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心神不属的问:“弟弟,爷爷叫你去老宅,咱们怎么办?”
  ps:二合一章节,今天只有一更。
  新书生存不易,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扩散
  拜托啦!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