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八章 他的智慧让人浑身发冷

第四十八章 他的智慧让人浑身发冷

第四十八章他的智慧让人浑身发冷
  金蝉胸有成竹:“不着急,小镇上常设的试灵球并不精确,听说现场测试的现象十分诡异,赵仙师说,一抹蓝色刚刚升起,还有来得及点亮整个试灵球,便迅速消失。所以我决定——认下他是单一水灵根。”
  青霖真人立刻补充:“是呀是呀,这样最好,唯有我们承认他是单一水灵根,才能光明正大的与黄山门争夺……师叔,我还没来得及问,黄山门怎么样了?”
  断金回答:“两伤四亡,紫音带伤逃遁。”
  金铎一脸的愕然,青霖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扭脸向大长老斤多解释:“黄山门紫音真人带人去查看三头凶兽,那两头伤轻的凶手他没敢招惹,当他们攻击那头伤重的通臂猿时,黄山门几个人受了一点伤。
  我事先让断金师叔与金瓶师姑跟踪他们,并潜伏在黄山门身侧,等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由断金师叔易装蒙面杀出。如今黄山门逃出去了两人,紫音……”
  断金发话:“我手中的剑虽然锋利,但紫音擅长远攻,他利用几个同伴的伤亡与我拉开了距离,进而□★顶□★点□★小□★说,发动远攻。我不好施展本门剑法,好在青霖师侄的意图已经达到,我已经重创了黄山门,所以我抽身撤退了。”
  其实,这时候森林里头相互暗斗、挖坑埋人、上屋抽梯的,又何止旋天门与黄金门。自一千多位修真人士进入妖兽森林后,仅仅两三天过去,只剩下七八百人还存活,他们当中只有一小撮,是被妖兽所伤害,大半人倒是被自己的同伴给干掉了。
  坐在金蝉打坐室的云朵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并不知道森林里,无论人与妖兽都杀红了眼。百无聊赖的云朵在寂静无声中坐了一阵子,实在无聊的他,顺手翻开了手中的《破迷觉悟镜》。
  这本书只有寥寥几页,但每一个书页,都仿佛一个独立的显示屏,显示一个专门类别的内容。比如书的第一页显示的是门派规则,每当云朵看完第页字,伸手碰触一下书页就可以自动翻屏,显示下一页内容。
  旋天门总共分四个辈分,其中中间两个辈分管理比较严格,最上与最下的辈分则管理的比较模糊。
  总的说来,一入旋天门,每个门徒的道号都是随时变动的。当你成为炼气士的时候,你可以叫自己的本名,也可以叫派中道号。这个派中道号则是由师傅赐予的,有道号的练气士,在炼气士阶层是高于人一等的,因为他们是最有希望筑基的一群人,是被师傅预定的徒弟。
  大多数练气士的道号,都是赤字加一个带火字偏旁的字,称之为“赤某”。等到了筑基层,道号则是“碧某”,后面跟的字是一个带三点水偏旁的字:金丹期修士则是“青某”,是青字加一个木字旁的字。如果到了元婴层,这个人的道号必须金字打头,至于后面跟什么字,则不予限制。
  云朵新得到的道号“青枟”,这道号意味着他越过了炼气期与筑基期,直接与金丹期修士同一辈分。而这个“枟”字,它的意思是“有所失”。
  金蝉真君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只是因为云朵姓云吗?
  在入门须知里,还介绍了整个西岳大陆的情况。
  这个大陆有点奇怪,它有点像战国七雄时代,国家以姓氏的名字作为国名,整个大陆目前最强盛的国家有九个,其中前七个国家恰好与战国七雄的名字相同。这九个国家分别为齐、楚、燕、赵、韩、魏、秦、宋、唐。
  不过,这几个国家的来历却与战国时候不同,他们不是周天子分封的,是几个大修真家族建立的世俗人国度,而这几个所谓大的修真家族,其直系亲属必定是某一个派别中的金丹元婴级权势人物,为了照顾他那些无法修真的亲属,在其支持下有亲属出面建立的世俗国度,以便亲属能安享俗世荣华。
  除了这九大强国外,西岳大陆还有一些大小不一的小国家,这些国家同样是家族制的,有的国家只拥有一座城市,有的国家则是占据一座山脉,乍一看,这里的人世间有点“乱纷纷各自占山为王”的样子。但那些小国多数是依附九大强国而生,世俗的法律,也是由九大强国制定。
  不过,这些国度什么的,似乎与云朵无关。因为靠近妖兽森林一圈百里远近的土地,被各个国家默契的划为“人兽缓冲区”——这就是所谓“废弃之地”的缘由。
  这块废弃之地由各个修真门派轮换把持,以便获得门派深入妖兽森林的落脚点。而云朵所在的揭阳小镇属于凌霄门,临近的貅鹿镇属于黄金山门。
  不过小镇这种从属状态并不严格,因为在这个丛林世界是用拳头说话的,只要门派势力大,愿意给让出小镇据点的门派作一点补偿,被欺负的门派多数会忍下这一口气——按规则,小镇归属新门派后,它的原有主人仍然有资格向小镇派遣一位守护仙师。
  据说每届登仙会过后,都是各大门派重新划分地盘的时机。地盘的划分既论实力,也论运气,势力大的门派,可以同时占据多个小镇,而具体占据那座小镇,则由抽签决定。
  据说这一变动规则是泰岳门决定的,每年的门派变动,既保证了各大门派不断获得新鲜材料,同时也引起了各大门派的争胜心理,使得他们不得不尽快派出狩猎小队,进入妖兽丛林猎杀妖兽。
  据说,抽签结束后,如果有门派对于自己到手的小镇不太满意,比如小镇位置距离该门派过远,来去极不方便,或者小镇资源不佳不喜等等,门派之间也相互交换所控制的镇子,也是被容许的……
  这就是说,旋天门硬要云朵硬要揭阳小镇,凭借门派自身实力,不仅云朵无法抗拒,连黄山门也无法抗拒,即使黄山门联络黄金山其余的五个门派齐上,这事也无法挽回,顶多能在赔偿上争一争而已。
  云朵看书向来快,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翻完了入门须知。
  弄清楚了门派规则后,接下来第二屏是派内势力分布以及人员名单;第三屏,则是派内对门人的特长培养,以及各种专门的训练讲座等等……这两个内容可以以后慢慢看,于是云朵翻到了最后一屏。
  最后一屏是“觉悟歌”,讲的是引气入体的方法,云朵快速的浏览完这一册的内容,他合上书,开始感悟周围的灵气,准备引气入体。
  “感悟”这个东西,真的好难,该怎么努力才行?
  使出牛劲行不行?
  憋气咬牙行不行?
  满地打滚行不行?
  云朵都试了,没用。
  更无聊的是,这东西与智慧无关,感悟不到,就是感悟不到。
  这本书名叫《觉悟歌》,但里面的文字含含糊糊歧义颇多,一句话经常省略主语或者宾语,或者是特定的修饰词(定语、状语),以至于摸不着门路的人看的晕晕乎乎不知所谓,而摸着门路的人……摸着门路的人这本书对他已经没用了。
  这是什么感悟?
  觉悟哥,你是来传播智慧的,还是来传播迷糊的?一堆故弄玄虚的大道理,听起来很美,操作性……唉,偏偏需要人感悟的就是这个“可操作性“。
  觉悟啊,也许仙人们觉得知识很神圣,定要让人觉得很难理解高深莫测他才欣慰,所以书中充满‘佛曰不可说’的臭显摆……
  尼玛我是来学习的,你不把事情说清楚让我怎么学?啊啊啊?一加一等于几你直说嘛,直说你会死吗?告诉我“一切皆有可能”有毛用?尼玛我是来学普遍规律的,你告诉我通常情况下等于几你会死吗?
  老说例外、特殊,尽说“模糊才是美”……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以云朵的智商看了这本书都觉得捉急,觉得自己被人无限拉低智商下限,再看下去……幸好这东西还有催眠功效,云朵在感悟,然后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睡着了。
  等他睁开眼睛,天亮了,又是一个新的太阳
  睁开眼睛,云朵还在那一件静室里,地面上,金蝉道姑曾用过的蒲团摆在他对面,他自己用的蒲团,不知什么时候被他摆成枕头状,胡乱地扔在身边。
  这一觉他不知睡了多久,明明睡觉时身上没有盖着被子,还睡在光滑的石板上,但他却没有感觉到浑身冰冷,以及腰酸腿痛等症状。
  昨晚他看到过的《破迷觉悟镜》扔在地上,他身边还有一只储物手镯,正是金蟾送给他的那一只储物手镯。
  云朵摇了摇脑袋,翻手把《破迷觉悟镜》装进自己的脚镯里,又拿起金蝉送给自己的储物手镯,也准备往脚镯里塞……可是,这东西怎么塞不进去呀。
  云朵又试了两次,还是不成。他歪着脑袋想了想,难道因为金蝉真君送的这一只手镯容量大,所以塞不进小容量的储物脚镯里?
  云朵眼珠乱转着,在屋里东张西望,准备找个尖利东西刺破手指,再次来个滴血认主什么的,把金蝉仙师送的这一只手镯也收用了。
  突然之间,密闭的静室里光线跳动了一下,金蝉仙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静室内,一露面她便开口:“储物空间之间不能互相叠加,这一只手镯塞不进你的脚镯里,你的脚镯也塞不进这一只手镯里。
  而且这一只手镯根本无法滴血认主,它需要特定的法诀才能开启,至于法诀嘛,要等你到你筑基期以后才能使用。”
  难怪当初金蝉真君送手镯的时候说,里面藏了从筑基期到元婴期的全套功法,当时云朵还在纳闷,为毛没有炼气期的功法?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金蝉真君一进来,便立即针对性的解释。
  这意味着,云朵的一举一动始终被人关注着……当然,对于一个元婴真君来说,关注同一个院落内的一位凡俗人,也无需费什么力气。
  幸好云朵这几年装萌卖乖已经习惯了,他已经彻底把自己当做了一个小孩子,人前人后都保持一副孩子相,总算他没有露馅。
  默默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为,感觉没啥破绽。云朵故意拿着那只储物手镯,东张西望看了看,讪讪得将手镯套在自己手腕上。
  这一只储物手镯明显比云朵脚上套的要高品级,套在脚上的手镯因为圈过于粗大,胳膊根本戴不下,所以它不得不成为了脚镯,而这一只手镯戴在手腕上便开始自动缩小,直到变成适合云朵手腕大小的手圈,这才停止变化。
  金蝉真君点了点头:“这一副手镯上,我刻有七阶金刚符,可以保证你免受金丹期修士的攻击。我还封存了一道剑气,让你有一点反击手段……不过,这反击手段与金刚符一样,都只能使用一次。”
  金蝉没有说的是:手镯上还有一道属于金蝉的灵气,使得金蝉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感应到云朵的位置,而这个一定范围嘛……对于元婴中期的金蝉来说,距离是五十里。
  云朵立刻拱起手,像模像样的拜谢金蝉真君的照顾,看到这个小孩子装出一副大人样,偏偏几颗门牙还都掉了,以至于连说话漏风含糊不清的……金蝉不禁想起云朵昨天咬牙切齿,感悟灵气的孩子气。
  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摸云朵的脑袋,随口问:“怎么,《破迷觉悟镜》你读不下去吗?你的资质不错,我看你把最后部分已经读完了,怎么一晚上的工夫,还感应不到灵气入体?”
  稍稍停顿了一下,金蝉立刻顺着脑海中的思路继续说下去:“不要着急,虽然有人在两三天内完成了引气入体,但也有人花了七年功夫才完成引气入体,你不要太急切,我们有的是时间。
  云朵呲牙咧嘴,艰难的回到:“真君……”
  金蝉打断了云朵的话:“叫我师傅,我们已经行过拜师礼了。”
  云朵从善如流,乖巧地回答:“师傅,这一本《破迷觉悟镜》是谁写的?我很为那个作者的智商捉急。”
  金蝉轻声呵斥:“胡说,这话能随便乱说吗,写书的是前辈先贤,岂能随意冒犯?”
  云朵瞪大湿漉漉的眼睛,好奇地反问:“师傅,前辈先贤都不能评价吗?”
  金蝉点了点头:“我们有今天的成就,都是先贤们为我们铺好的路,身为后辈,缅怀先贤的成就,岂能不感恩戴德?”
  云朵再问:“师傅,如果先贤书写的东西都不能评价,那这件事就不好说了,比如:今后如果有人问:你学了什么?
  我是不是要回答,我学了‘不可评价’。”
  金蝉伸出手掌,轻轻拍了一下云朵:“你这个小娃娃,不许再胡说,前辈……”
  云朵立刻接上话:“前辈先贤是必须尊崇的,是?那是否意味着,前辈先贤都是不可逾越的高山?”
  金蝉赞赏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
  云朵马上接上话:“那我们的文明就是始终退化的,而且一直在退化,是不是?
  这句话把金蝉问愣了,她虽然不知道文明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整句话的意思他还是懂了。想了想,她小声的问:“你什么意思?”
  云朵挺起小胸脯,童真而傲骄的回答:“如果前辈必须要尊崇,如果前辈都不能评价,如果前辈有错都不能指出,那么前辈就是我们的顶点,我们从前辈开始逐步退化,我们永远也达不到前辈的高峰。
  但我认为:前辈应该是我们的起点,而不是终点。前辈不是用来尊崇的,而是用来超越的,我们纪念前辈的目的,是告诉后人:曾经,我们的起点是这样的,现在我们达到了如今的高度。”
  金蝉问愣了,她发了半天呆,等回过神来,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看到云朵咬着手指头眼巴巴的望着她,她点了点头:“小萝卜,你能纵横妖兽森林,凭借的可不仅仅是运气啊……你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云朵可怜兮兮的开口:“师傅,我昨天回到镇子上,马上来见师傅了。我的家人如今借宿在别人家,我看到咱们这座仙师府,门房还是空着的……可不可以让我的家人借宿在门房呢?”
  金蝉点了点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走——”
  云朵眼一花,再睁眼他已经到了庭院里。
  金蝉特地在庭院里停了一下,同时示意云朵回头看,她指点着两人刚待过的那间静室说:“你身上的门派令牌可以出入这座院子,我刚才给你的手镯,是出入这间静室的钥匙……这段时间你不要乱跑,有功夫就回到静室里感悟灵气,争取早日引气入体。
  至于你说的,要接家眷来这里,这是小事,你去跟青霖师兄说一声,他会给你安排的。”
  云朵高兴的迈动小短腿,跑了几步,他忽然想起什么,又回到金蝉身边,恭恭敬敬的向金蝉行了个礼,并申请暂时离开仙师府邸。
  金蝉挥挥手,云朵倒退几步,恭敬地离开了金蝉身边,这才转身重新奔跑起来。
  云朵的身影刚奔出中院,金瓶的嗖的一声出现了。望着云朵消失在月亮门的背影,金瓶幸灾乐祸的笑:“这小萝卜,说话可真噎死人,连前辈先贤都敢随意评说……”
  金蝉突然打断金瓶的话:“师妹,他说的话,没有让你感悟吗?”
  金瓶愣了一下,她陡然瞪大眼睛,身子猛地一震,体外光华缭绕,一股灵气旋风绕着她身体旋转起来,那漩涡越转越快,漩涡中心,金瓶长长吐了一口气,随即连续打出几个法诀,就地盘坐下来。
  能够晋级到元婴真君这个层面,已经是百万人中唯一的人才,除了天资聪明之外,智慧并不缺乏,心性自然是坚韧不拔的。
  金瓶真君平日受的教养要她尊重先贤,要她不可怀疑先贤的说法,要她不能对先贤妄加指责……然而,她平时阅读先贤著作时,也会觉得某个段落意义含糊不清,或者是干脆不靠谱。只是出于自小的教养,让她不去思考,不去考虑这部分内容的对错,她习惯于照猫画虎的,生搬硬套。
  然而,当把固有思维打破之后,金瓶昔日阅读的那些典籍中,感觉不怎么清晰、确切的段落,如电光火石般从金瓶脑海中掠过,她只用正常的智商略一思考,自然明白了事情的本源,以及真假。
  于是,往日修行当中遇到的门槛、遇到的滞涩,顿时豁然开朗。一时之间,金瓶只觉得法体震颤,修炼过程中遇到的滞涩一贯而通,她抑制不住的原地打坐起来。
  这时候,云朵已经找见了青霖,他恭恭敬敬的向青霖提出了自己的要求,青霖淡然一笑:“这是小事,那门房空着还是空着……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可以让你父母帮着师门做一些琐事,顺便挣一点零花钱。
  比如,同门当中也有人需要煮饭,需要洗衣,需要跑腿送消息,需要处理一些兽皮药材等等,你父母如果有着手艺,可以揽一些活儿做……
  这座仙师府邸的防护阵已经加固了,你的门派令牌是出入仙师府邸的钥匙,至于你家里人嘛,我可以给他们发府邸出入令牌,有了这令牌,大家自然知道他们是自家人,不会随意欺凌……你需要几块令牌?”
  云朵咬着手指头盘算了一下:“嗯,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加上我父母,抛开我自己,应该是七块令牌。”
  云朵被自己恶心到了,真是装小孩装习惯了,孩子气改不了了有木有?
  青霖一挥手:“无需人人佩戴出入令牌,我给你三块令牌,需要出门的人,拿着令牌出入,其余人……也不对,凡俗之人,出现在这一个院落里,如果门中不认识他们的人与他们发生冲撞,也不是好事。
  嗯,我给你七个身份令牌,你让他们戴在身上,都挂在腰间明显处……”
  话说到这里,青霖忽然感觉到中院方位灵气混乱,他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灵气漩涡出现在中院上空,抬眼望向天空,天空很晴朗,不见劫云出现,这让青霖稍稍松了口气,又觉得有点遗憾。
  青霖赶紧大声问道:“有谁晋级了吗……师弟忙你的去,这是七块令牌,师兄我要去中院看一看。”
  ps:新书生存不易,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求扩散
  拜托啦!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