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七章 装小孩我容易吗?

第四十七章 装小孩我容易吗?

第四十七章装小孩我容易吗?
  金蝉真君长叹一声:“诡异,现场的情况太诡异了。不过这也可以理解,金翔真君陨落后,不仅有三头凶兽赶着来抢夺他的尸体,此后还有无数的高阶低阶妖兽游荡在现场,而那个矮小的身影,模糊不清混杂其中,有时候我们都怀疑自己眼花了看错了。
  这几日,我们连续拜访了几处妖兽窝,当时在现场的妖兽我们基本都找到了,除了那三头凶兽,以及两三个不起眼的小兽,我们还没去打搅。但我们怎么都找不到,那个矮小的人影。
  金瓶师妹猜测,那个矮小的人影可能是一位化形妖兽,因为才化形所以显得很矮小,这说法倒可以解释:为什么附近的妖兽纷纷回避这个身影。
  不过,也有人提出这个矮小的身影可能是一个孩子——说到这里,你懂?你是小镇上唯一生活在森林中的孩子,虽然大家都不相信你能够让妖兽回避,但,你的蜂屋就在半路上,离火拼现场其实并不远。”
  云朵张开嘴想辩解,可是辩解的话在脑海中一过,他觉得自己一旦辩解,反而成了坦白。
  他想说的是:谁说我离火拼现场并不远,我这双小短腿,要走整整一个白天才能过去,我容易吗?”
  ☆▼顶☆▼点☆▼小☆▼说,然而这句话一说,则等于招认他去过火拼现场,至少他知道火拼现场的位置,以及距离蜂屋的远近。
  这时候,装个小孩子最正常。
  小孩子遇到这种事,通常是吓的说不出话来,所以,醒悟过来的云朵坚强的闭紧嘴巴,打死也不说。
  云朵欲言又止的态度,当然瞒不过金蝉,但金蝉绝对小看了云朵,她上下打量着云朵,很不以为然的继续说:“你一个小孩子,能在森林里生活五年,这个我信。
  我们去考察了你的树屋,发觉你隐藏在树木半中央的绳梯,说明你上下树屋都很谨慎,生怕有野兽爬上树,钻进树屋里吃了你,这说明你胆子也就是正常,像正常人一样,畏惧森林里的妖兽。
  金翔师弟陨落的时间是在半夜,即使你在树屋当中,你也不敢半夜在林子间活动,即使你去了林子里,即使你就在火拼现场,你这副小身板也不敢随意乱钻乱跑——真不够妖兽们塞牙缝的呀。
  话虽然这样说,但我跟金铎师兄还是小心的考察了鹰嘴崖,我们在鹰嘴崖使用捕风捉影术,没看到你出现的身影,这意味着:最近十天里,你根本没有去过鹰嘴崖,
  好了,你清楚了,你是蜂屋的主人,你可能没有去过鹰嘴崖,也许你没有能力去火拼现场,但你身上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地方,所以我派无论如何要把你收归门下,如果你拒绝,你们全家将没有一个活口。”
  云朵张着嘴,一副呆愣相,金蝉伸出食指,指点了下刚送给云朵的储物镯,以及《破迷觉悟镜》这本典籍,平静的补充:“好了,我不多说了,你赶紧引起入体,只有迈过了练气士的门槛,你才能真正成为旋天门的人。”
  云朵很不小心地一眨眼,对面的金蝉真君不见了。
  室内只剩下他一个人。
  虽然室内空无一人,但是云朵依然不敢露出真面目真表情,他继续作出一副孩子样,偷偷摸摸的拍拍胸口,假装松了一口气,而后快活的像一个躲过大人监控的顽童。
  背后观察云朵的几位真君轻轻摇了摇头。
  这时,从门外归来的金瓶仙姑向大长老金铎汇报:“那位赵仙师说了,其实黄金门里,也不敢肯定云朵有单一水灵根,因为现场的灵气暴烈,在云朵测试中,一个试灵球毁了。
  不过,云朵这个孩子有养灵蜂的本事,而且作为普通人,他还能制作低阶符箓,估计黄金门是看中了他这两个本领,才要将云朵纳入门下。”
  金铎转向那位相貌硬朗的中年道士,询问:”断金,你以为怎样?”
  断金简短的回答:“过于幼稚了。”
  青霖眼前一亮,马上追问:“断金师叔的意思是说:作为一个能在森林里生活了五年的孩子,作为一个被黄金门特别看重的孩子,而且小小年纪就知道养灵蜂制符箓,以此谋取生路的孩子,云朵刚才表现的过于幼稚了?’”
  断金仰起脸来,不屑回答这个傻问话。
  大长老金铎慢慢悠悠的作总结:“常情,常情是什么?你我都看了,这孩子身上确实没有一点灵气;刚才金蝉连续破坏这孩子身上的几道金刚符,大家可以察觉到,那些金刚符的品级并不高。
  现在,几位师弟觉得,这孩子有能力在事发现场游荡吗?”
  断金仰着脸,想了想,自嘲的笑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
  金瓶真君没有插话,青霖真人考虑半天,也终于承认:“这孩子身上没有任何灵气,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无论多么不可思议,他也不可能穿过重重的森林,当晚抵达事发现场。”
  众人没有接话,青霖又想了想,继续说:“如果事发的时候,这孩子在现场的话,他也没有时间赶回镇子上——我们已经找到多人作证了,说是云朵次日就回到了镇子上。
  而狩猎队是第三天组织出发的,整只狩猎队八十多号人,每个人都说自己看到云朵从罗仙师府邸出来。
  罗仙师也说,次日夜晚云朵就进了府邸,随身带着猎物。云朵的父亲云老三第三日凌晨进了他府邸吃早饭……
  四十里林间道路,常人每日在林间行走的距离是八里,云朵还是个孩子,即使身上有金刚符,他一日夜也赶不回镇子。嗯,从鹰嘴崖赶回去的时间,倒是刚刚好。”
  青霖真人的话,是在表明,云朵没有时间抵达现场,也没有能力身在现场……他似乎忘了,还有一种灵符称之为风行符。不过,他只看到云朵身上的金刚符,在他的脑海里,一个凡人能使用低阶防身灵符已经够吓人的了,至于多种灵符都能使用……赵仙师谁都没告诉!
  是呀,一个练气大圆满的修士,譬如赵仙师,尚且不敢独自一人闯荡妖兽丛林,云朵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个小娃娃,谁能相信他会出现在事发现场。
  这话说出去,全世界没人会相信。
  金铎真君,慢悠悠的开口:“他现在是我们的人了。”
  青霖真人马上做总结:“没错,这个人的树屋就在半路上,怎么说都有一点嫌疑,或许他看到什么,或许他知道点什么,可是单一水灵根啊,搜魂术使用后他会变白痴,太可惜了。幸好他现在是我们的人了,我们有漫长的岁月,可以慢慢验证那些疑点。”
  金铎真君,又问:“其余的事情,准备怎么做?”
  青霖真人回答:“我们抵达这个小镇后,立刻封闭了全镇,只准进不准出的,目前全镇居民里没有发现夺舍现象,如果有夺舍,金翔师弟看到我们出现,会求救的。
  或者金翔师弟已经转世了,或者他夺的是一个婴儿的身体,如今还没有觉醒。
  自金翔真君出事后,小镇上新出生的婴儿我们已经登记了,揭阴城也传来消息,这段时间总共有九位婴儿降生,镇子上则是两位新生儿,我准备把这十一人全部聚集在一起,给他们父母一点补偿,完全掌握这十一位婴儿的抚养权……”
  金铎插话了:“这些还不够。”
  青霖真人接上话:“我准备从门中筑基弟子中选一位伶俐的,让他伪装成练气士担任小镇守护,我们可以给这位新的揭阳镇守护提供优势资源,还可以把驻守小镇当做秘密的长期任务,让人在小镇上一边修炼,一边等待转世的金翔真君觉醒——我做好了坚持20年的准备。”
  金蝉在一旁插话了:“投入这么大的代价,我最想知道:金翔师弟当时在干什么?他怎会跟人冲突起来以至于法体崩坏,不得不以元婴出窍状态逃离现场。”
  金铎真君没有说话,用颜眼色示意青霖,青霖望了望四周,得到他的示意,断金与金瓶站起身来,同时挥了挥衣袖。
  当断金与金瓶重新坐下后,青霖真人解释道:“刚才断金师叔与金瓶师叔一回来,我就让他们重新加固了这里的防护阵,现在除非化神天尊亲临,不可能听到我们这里的谈话。”
  停顿了一下,青霖补充说:“我得到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后,诸位大约又要觉得不可思议了——我怀疑与金翔师叔拼斗的人,是多宝真人。”
  首先跳起来的反而是断金,其余人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断金脱口而出:“这不可能,多宝真人是金丹初期……噢,也有人说他是金丹中期,但不管怎么说,一个金丹中期而已,金翔师弟是我派最有前途的元婴初期,这,这……”
  青霖真人神色平静的继续说:“我得到这个消息还有后续:据说方寸山的罗维真君也是多宝真人杀的,多宝真人灭了罗维真君带领的整支狩猎队,而后伤重逃遁。”
  金蝉插话了:“如果是这样,那么整桩事情就可以理解了:多宝真人身上宝贝多,引起不少人垂涎,以至于多宝真人都不敢与亲朋好友结伴而行,生怕与他结伴的人也翻脸夺宝。
  多宝真人经常改换面目,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形象,有可能罗维真君认出了多宝真人,垂涎多宝真人身上的宝贝,仗着自己人多,准备围杀多宝真人,结果反被多宝真人逆袭成功。
  只是这件事……”
  金蝉真君脆声补充:“只是这件事未免太骇人听闻了,一个金丹期竟然连杀了两位元婴,而且葬送了包括几位金丹在内的整只狩猎队,如此战绩……”
  金瓶真君赶紧凉凉的提醒:“师姐,别说什么战绩,他的战绩里,还包括我们一位师兄呢。”
  金铎发话:“如果事发现场是罗翔师弟与多宝真人的拼斗现场,那么在场的那个矮小的模糊身影,真有可能是刚刚化神的妖兽。”
  金铎真君意犹未尽的意思是:“咱们别说金丹与元婴之间的差距了,就说一个普通小屁孩跟金丹之间的差距。无论是多宝真人还是金翔真君,哪怕这两人伤重垂危,那也不是一个炼气期小子所能招惹的,更何况一个浑身没有灵气的小屁孩。
  金铎接着转向金蝉:“刚才的那个小孩,你重新检测灵根了吗?”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