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六章 都想抢着当师傅

第四十六章 都想抢着当师傅

第四十六章都想抢着当师傅
  几个人都把惊奇的目光,转向了云朵,花蓝色道袍、金瓶真君明显垂涎欲滴的样子。
  在众人沉默间,青霖真人继续补充:“单一水灵根很罕见,单一水灵根的男子更罕见,一般单一水灵根出现在女子身上,出现在男子身上,这种事我从未听闻。”
  那位六七十岁老道闲闲插嘴:“有这样的人,一万余年前有一位单一水灵根的男子,他造就了鸾飞天尊的白日飞升。”
  青霖真人马上追问那位六七十岁老道士:“金铎师叔,你的意思呢?”
  金铎重重的点了点头:“留下他,无论如何留下他。”
  青霖真人立刻换了一副笑容,转向了云朵:“小朋友……”
  金瓶真君,也就是那位穿湖蓝色道袍的道姑,突然插话打断青霖真人:“哪用他同意,我们直接跟黄山门交涉,只要黄山门同意就行。”
  青霖上人温和的笑了一下,继续说:“该说的话我们还要说,总要这孩子心甘情愿才行……孩子,我旋天门是天下五大门派之一,我门中有专门针对单一水灵∟顶∟点∟小∟说,根的秘籍,可以保证你顺利筑基。
  另外,你一入门,我们就可以派一位元婴真君作为你的师傅,如此一来,你在门中就不会有什么障碍……孩子,你可愿入我旋天门?”
  之前仙人们谈了什么,云朵一点都没听到,他们可能在用仙家法术交谈。此刻听到问话,云朵摇了摇头:“真君,我师姑对我很好。”
  青霖上人叹了口气,充满遗憾的站起身来:“那么,我们就不用跟你商量了,我们会直接跟你师父说,我想流月必定会让步的,所以,你现在是我旋天门的门人了。”
  金铎再度插嘴:“这孩子给金蝉。”
  金瓶真君,不愿意了,脱口而出:“凭什么?”
  金铎稳稳当当的回应:“金蝉卡在元婴中期的门槛上,已经历时百年,只差临门一脚而已,而我门派中,如今除了断金,攻击力最强的是金蝉,金翔陨落,门中必须大力培育最有望晋入元后的金蝉。”
  金瓶女真君瞪着眼睛,鼓了半天气,勉强说:“好。”
  身穿火红色道袍的道姑立刻迈前一步,上下打量着云朵,突然笑了:“看来流月对你真不错,这样高品级的储物镯都给你配上了。”
  在场的几位真君闻言也上下打量云朵,可怜云朵的储物手镯虽然藏在脚上当做脚环,他本以为自己裤腿放下来,别人就会看不到。谁知道,在元婴真君的面前,他这一点小伎俩,实在不够看啊不够看。
  说罢,金蝉道姑一挥袍袖,直接道:“拜师。”
  一阵柔和的风刮过来……云朵能抗拒吗?
  说什么宁死不屈,坚定不移的……凭云朵这点小力气,一个筑基期修士都可以随意折腾,更何况号称有移山倒海之能的元婴修士?这类人在修真界是食物链顶级,所以云朵在不知不觉中,像提线木偶般,快速向金蝉连续九叩首。
  金蝉的动作很快,等云朵磕完九个头,她手一挥,云朵利索的翻身而起——这一切完全不由云朵控制,其实云朵还没有想好,其实云朵并不情愿,但看起来,他叩头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你到外面去说,他拜师是不情愿不情愿,现场的人都会鄙视你。
  金蝉快速的塞给云朵一个手镯,这个手镯明显比云朵买来的手镯要品级高,掂在手里轻若无物,整只手镯显得朴实无华,黯淡无光的——这才是低调的壕。
  金蝉真君很急,她语速很快:“这是为师送你的入门礼物,里面有从筑基期,到元婴期的修炼功法,喏……”
  金蝉手里又多了一本书,这本书不是用修真界常用的玉简制作,它的材质似乎是某种兽皮,看起来很有点羊皮书的味道,书页上每个字都活像是篆刻在兽皮上,字符很有立体感,仿佛云朵轻轻一晃,书页上的字就能飘浮在空中。
  这本书封皮上的字云朵都认识——《破迷觉悟镜》。
  云朵拿书在手,金蝉真君继续语速很快的解释:“这本书是我当初入门的时候,师傅赏赐给我的,如今我把它赐给你,我门派的规矩都在其中,另外还有一些基本的修仙常识,你先看着,这本书最后几页,有最基础的引气入体功法,你要尽快的引气入体哟。”
  云朵显得很迷茫,他惦着这本书,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好半晌,他才说:“谁家的苗,谁来栽……”
  对面坐上的青霖真人轻轻笑了,他的语调依旧很和煦:“流月一定给你教过一些基础常识,你现在还忍着没有引气入体,她一定告诉过你,要你忍耐到登仙会之后,等你正式拜入师门,这才能学习门派特有的功法——谁家的苗由谁来栽嘛。”
  青霖仙师低声笑着,笑声中充满着嘲讽:“规则这个东西,从来是给小人物制定,连小人物都知道,不会践踏规则的人就是没本事的人,所以规则这个东西,向来管不到元婴真君的头上。”
  云朵肚里翻了个白眼:“你说的是整个世界的规则吗?不,这世界一定不是这样,你说的只是你门派里,或者,是这个大陆上。然而这世界必定有天理存在,天理不是这样的。”
  但云朵脸上不敢表露出丝毫异常,他如今像提线傀儡一样,显得很茫然很无助,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比较好。
  青霖真人把目光转向了金蝉。
  金蝉歪了歪嘴角,平静的解说,她的言辞波澜不惊,仿佛在说自己菜园中的大白菜:“你现在已经是旋天门,我金蝉真君门下弟子了,你原本叫云朵,我赐你法号青枟。
  黄山门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流月那里我们自会交涉,你好好的阅读这本《破迷觉悟镜》,尽早的引气入体才是正事,至于其他的琐事么,让你的仙仆去干。”
  青霖点了点头,附和道:“如今身在野外,门派的道袍暂时不能发给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一块门中弟子的身份牌,你记住,这是青字辈的身份牌,无论你穿什么衣服,只要把这一块身份牌挂在腰间,我门中弟子自会知道你的身份。”
  这就完了?
  说好的登仙会呢?说好的迁移令呢?
  可是云朵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子,小孩子遇见这样的突然变故,都会显得懵懂,显得迷茫,显得手住无措,显得……听大人的话。
  装一个小孩子,好累!
  今天云朵不是主角,今天的堂屋里,云朵没有作主的权利,他只能任由金蝉牵着他的手,给他一一介绍场中的几个人:“青枟,这是本派戒律堂首座青霖真人,这位是师姑是金瓶真君,这位是本派大长老金铎真君,这位是你断金师叔……”。
  在场的几个人都介绍到了,金蝉手一挥,云朵立刻感觉到自己,进入一个昏暗的天地,周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见不到一丝阳光。
  在这种环境中,他却能听到金蝉的声音,遥遥的,仿佛从另一个世界飘来:“师侄,没什么事的话,我带你师弟先下去了。”
  青霖真人似乎答应了一声,而后云朵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晃动了起来,等他重新见到天光的时候,他发觉自己来到一间独立卧室。这间卧室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家具,地面上只有两个蒲团,其中一个蒲团上,还端坐着金蝉,。
  金蝉的手一挥,整个房间亮起一层淡淡的金光。等金蝉放下袖子,她平静的问:“你身上怎么会有金刚符?而且有好几张金刚符,你一个炼气期都没有进入的凡俗人,怎么可能启动的了灵符?”
  云朵显得惊魂未定,他东张西望的,仿佛小老鼠在寻找逃生路线一般。
  金蝉真君扑哧笑了,她伸手某某云朵的头,顺手帮云朵整理一下凌乱的衣领,而后缓和了语气说:“你知道吗,我刚才救了你一命,刚才在大堂中,你如果多说一句话,你跟你们全家都要成为齑粉。”
  这时候,小孩子该是什么样的表情,云朵表现的恰如其分——他慌张的说不出话来。
  金蝉真君笑眯眯的继续说:“你既然入了我门下,这些事情早晚你也要知道——我派最年轻的元婴修士、金翔真君近日陨落了。
  还记得你参加的狩猎队吗?你们去了森林某个地方,你在那里遇到黄山派的人,没错,那里就是金翔真君陨落的地方。
  昨日,我派几位元婴修士,在现场联手使用了捕风捉影术,捕捉到金翔师弟陨落前留下的一些影像,发觉金翔真君当时不知道在跟谁打斗,似乎他已占尽上风,却突然被对方翻盘。
  陨落之后,金翔真君的元婴脱窍而出,但这个元婴又遭受重创,最后不知所终……
  金翔真君陨落的现场离你们揭阳小镇最近,离揭阴城最近,所以我师弟如果夺舍重生的话,应该着落在这两个地点,如果他转世投胎,大概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觉醒。
  咱们且不说师弟金翔的事情,就说你,金翔真君陨落的现场灵气暴烈,这很蹊跷,因为即使是化神天尊陨落的地方,灵气也没有如此暴躁不安。
  我们几个人拼着折损功力,先是理顺了现场的真气,而后连续施展了三次捕风捉影术,依然没有看清导致金翔真君陨落的人究竟是谁,不过,我们现场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矮小的身影。
  这个小矮个窜动在林间,身形非常灵活,附近潜伏的妖兽或者隐藏不出,或者纷纷躲避这个小矮子,同样的,任凭我们怎么努力,都看不清这个矮小身影的面孔……”
  ps:新书啊,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求抚慰,满地打滚各种求。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