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五章 仙人的逼问

第四十五章 仙人的逼问

第四十五章仙人的逼问
  云朵还小,这么小的孩子,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心,而且压根不知道畏惧,因此进入主屋大堂,云朵无所畏惧的,以小孩子的态度端详着金丹期的青霖真人——果然是个帅大叔……当然,修仙人士都长得十分俊美,尤其是筑基后可以再塑仙体,所以大家还不趁机怎么养眼怎么来。
  修真人士估算不出确切年龄,这个人的相貌四五十岁,或者意味着,这个人是四五十岁时筑基成功,因为修仙人士虽然可以再塑仙体,但岁月多少要在他们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比如,他们再塑的仙体上,依然要留下年龄的烙印。
  这个人身上没有散发一点威压,看起来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走到大街上,云朵可能误以为这人就是邻家老汉。
  这人不怎么说话,可是看起来很有威严,不过,这种等同凡俗人的威严,在云朵眼中不够看。
  在云朵大胆打量青霖真人的时候,对方也上上下下打量着云朵,而后对方开口了,声音悦耳动听,仿佛最优秀的男中音歌唱家,浑厚,充满男人的磁性。
  “你叫云朵?离镇子不远的蜂屋是你建的?”
  云朵瞪着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青霖真人,用充满……漏风的童稚●∧顶●∧点●∧小●∧说,声回答:“仙师,那是我的蜂屋,我家蜜蜂酿的可好了,仙师需要吗,一块下品灵石一斤。”
  屋里顿时哑口了,赵仙师赶紧解释:“这孩子……真人,这孩子已经出现了灵根,黄山门紫音真人亲自检测的,流月上人已经把他收入门下,给他发放了登仙令。”
  赵仙师被云朵的大胆惊了一身的冷汗。
  对面的青霖真人是旋天门的下一任掌门,一位金丹期修士。这样的人,连赵仙师都要仰望的,云朵却大胆地向方兜售自家货物,这不是找死吗?
  所以他赶紧解释云朵的身份告诉青霖真人:这孩子半只脚已经踏进了仙门了,他已经不是凡俗人了,所以请真人不要发火。
  对面的青霖真人,轻轻点点头,他手举到半空做了一个手势,云朵没有看清对方的动作,但他知道这动作,不是针对他的。
  只听青霖真人又开口了,语气里没有责怪的意思:“噢,你的蜂蜜,真的好吗?我倒是听人夸奖过,你的蜂蜜,现在每天能出产多少?”
  突然之间,一阵凌厉的金风扑面而来,这股金风刮得云朵皮肤像割裂一般的疼痛,云朵不由自主的举起袖子,挡住了脸,哎呀一声连退几步,紧接着,他听到了青霖真人,平和的语调:“师叔,别吓着了小孩子。”
  原来刚才那个手势,是召唤这个人的。
  话音刚落,满屋的凛冽金风顿时消失,云朵像小老鼠一样,用袖子挡着脸,伸出耳朵,东听听,西听听,觉得周围安全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放下袖子。
  屋子里多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一位身穿紫袍,面孔棱角分明,燕颔虎须,眉毛浓厚,鼻梁如刀削斧凿,嘴唇厚重而坚实的男修,他年龄大约三十岁上下,似乎比青霖还年轻。
  另一位女修士身穿湖蓝色服装,但这一身淡雅的服装,以及曲眉丰颊的相貌,都遮挡不住女修士飞扬的神态。这位女修士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度浓烈,一笑一颦,动作幅度都很大,让人一看就明白,这是一位……大约是女汉子。
  两个人,不是一个人?
  屋中新出现的一男一女都在打量着云朵,停了一会儿,青霖跟屋内新出现的这两人对了个眼色,其中的男修轻轻的冲青霖真人摇了摇头,而后那位女修士犹豫了一下,也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青霖上人重新的开口了,语调依旧是那么和缓,但云朵听出对方的话音中,隐隐有一点遗憾的味道:“小云朵,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蜂蜜产量高吗?”
  云朵伸出像萝卜一样的胖手指,掰着手指盘算:“仙师,我现在有六个蜂巢,其中四个蜂巢只能产普通蜂蜜,有一个蜂巢冬天才能产灵蜜,我正准备把四个普通蜂巢淘汰,这样,我的产量就上去了。
  现在嘛,我那个产灵蜜的蜂巢,每三个月能产三斤蜂蜜,其他四个普通的蜂巢每个月能产一斤蜂蜜,总共是四斤,但估计这些普通产的蜂蜜仙师看不上眼……”
  青霖真人打断了云朵的盘算,他看了一眼赵仙师,问:“你最近的一次割蜜,是什么时候?”
  对方看了赵仙师一样,这是什么意思,云朵心中有数——赵仙师早把他的情况告诉了对面这群仙了。
  所以云朵,按照之前与赵仙师对好的口供,一脸童真的回答:“普通蜂蜜可以每月一割,冬天的蜂蜜我补割,留着它壮大。那群灵蜜是我刚培育好的,我大约在……一、二、三、四、五……”
  云朵掰着手指头计算着天数,他想了很久,这才望着青霖真人,不能肯定地说:‘应该是在,八九天前割的蜂蜜?”
  青霖真人马上追问:“爆炸发生前……算了,你也不知道什么是爆炸。听赵仙师说,你曾参加了狩猎队,在林中的某个地方,遇到了自己的师傅,当时……算了,问你也是白问。”
  青霖真人把目光转向屋里的两位师叔,问:“两位师叔,你们看,就这样?”
  那位男修士,突然开口,声音如断金斩玉:“他什么灵根?”
  赵仙师向前一步,回答:“单一水灵根。”
  青霖真人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与屋里另外两位仙人交换了一个会意的目光,而后那位湖蓝色道袍的女修开口了:“把他留下来。”
  青霖真人缓缓的坐了回去,沉吟着说:“他已经接了黄山门的登仙令……”
  女修士回答很快:“这不成问题,他还没有进入仙门,没经过拜山门的仪式,算不得仙门中人。再说,我们可以补偿黄山门——这个,以前有先例的。”
  那位男修士开口了,他说话很简短:“此子很关键。”
  男修士的意见,是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枚砝码,青霖真人不再犹豫:“云朵,我旋天门是五大门派之一,你若肯入我的门派,我指派给你一位更好的师傅。”
  正说着,屋内的光线跳了一下,厅堂里又多了两个人,这次来的同样是一男一女。不过这次出现的男修士,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庞眉皓发的。女修士则是二十出头,穿一身色彩夸张的艳丽红袍,服饰装扮看起来非常嚣张——可是这女人站在那里,却是一副温婉伊人的神情。
  为首的庞眉皓发男修士开口了,他的目光盯着云朵:“这就是……”
  青霖真人微微点了点头,这时,屋里原先那位穿湖蓝色道袍的女修插嘴问:“情况怎么样?”
  后进来的六十岁老道,与穿红色道袍的道姑一起摇头,穿湖蓝色道袍的道姑立刻将目光盯在云朵身上,她的目光如同实质,云朵赶到胸前仿佛被人重重一击,随即,两三道金光从他身上冒起,又迅速破灭。这两三道先后破灭的金刚符,让云朵免于受伤,他只是微微疼痛了一下下,连退好几步,便悄悄地躲进墙角里。
  穿湖蓝色道袍的道姑开口了:“孩子,我们去过鹰嘴崖了,那里没有发现你去过的踪迹,所以……爆炸发生当晚,你在哪里?”
  云朵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一副小可怜神态,结结巴巴的说:“我在,我在鹰嘴崖,我猎捕了,一、一、一、一头瞪羚……”
  说话的道姑继续:“你身上居然还有金刚符,没准食物保鲜的手法你也知道,那头瞪羚没准是你前几天捕猎的……孩子,说真话,我们有的是手法,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云朵一咬牙,颤抖着回答:‘仙师,我们这就去鹰嘴崖,我告诉你我当时在哪里,告诉你我怎么做的。”
  赵仙师同样受不了对方的威压,他已经躲到了堂屋门口,但这时由不得他袖手,他跟云朵是连在一起的,两个人互相证明对方不在事发现场,如果云朵被认定说谎,那么,他也保不住了。
  于是赵仙师插话了:“云家小九行走于妖兽丛林,他学会了一种方法,可以……不,是他会制作一种灵符,可以模拟野兽的气味,还能消除身上的气味,让自己混入草木之中……”
  穿湖蓝色道袍的道姑慢慢的说了一句:“妖兽探查敌人,不光是闻气味。”
  赵仙师无比坚定的相信云朵当晚就在鹰嘴崖,因为他没法不相信,否则,他也要遭遇搜魂术……没错,刚才那位仙姑,说他们有的是手法知道对方说的是否真假,指的就是搜魂术。
  所以赵仙师大胆开口了:“金金金金瓶真君,不如按云家小九说的,让他领着咱们去鹰嘴崖,演示一下他当晚在做什么……”
  众人还在犹豫,为首的六七十岁老道轻轻摇了摇头:“这……,毫无意义。算了,这孩子身上没有灵气波动,他不可能有所隐瞒,也许是我们错了。”
  青霖真人及时插话说:“单一水灵根啊!”
  ps:新书,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