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二章 千万别给我发飙理由

第四十二章 千万别给我发飙理由

ps:看《破灭天道》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
  第四十二章千万别给我发飙理由
  按惯例,一家当中,如果有亲属进入仙门,仙门会给一笔安置费。门派不同安置费标准不同,凌霄门大约会给五百两银子(500枚银币),而黄家一贯齐心,四代人努力下来,积累的财富不可小觑,所以黄祖说话姿态很低,但黄家未必要会求到云朵头上。
  云朵答应的毫不犹豫,黄祖笑得很开心,他挥了挥手,介绍身边的黄婉儿:“这是我家小女婉儿,如果不出意外,她将进入凌霄门,你们认识一下……
  好了,鼎儿(黄家宗主),云朵风尘仆仆从城里赶回来,你领着他去见自己家人。以后你家里人来去,直接通过院里的侧门,我们就不打扰了。”
  黄家的偏院不算大,但住下云家仅有的五口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云老三一家从仙师府邸搬出来的时候,只带了少量的生活必须品,剩下的东西都留在了仙师府了,不过那些剩下的东西也就值二十多枚银币,而云朵现在的身家是用下品灵石衡量的,所以他扫了一眼院落的状况,摇了摇头≥顶≥点≥小≥说,,把全家被人赶出来的羞耻抛到了一边。
  云老三没有看到云彩与云锦,蠕动着嘴唇想要开口,云二丫云霞抢先发话:“大弟,大姐与三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云朵简单的回答:“我在城里租了房子,大姐三姐都在城里住下了,这次在城里,师傅领着我拜访了她的朋友,那些师叔师伯师姑们给我的见面礼,恰好够了迁移费用,我刚才已经把钱交给了罗仙师,罗仙师答应明天去办。”
  云二丫雀跃鼓掌:“太好了,我家终于可以迁出去了……”
  云老三大着胆子问儿子:“朵儿,就要开迁移证了,你大伯二伯的事情……”
  恰在此时,门外响起大伯的嗓音,只听大伯扯着嗓子喊:“小九,小九,我知道你回来了,我是你家大伯,快让我进去,我有话说。”
  云老三举步向门外走去,云朵抢先一步,他轻轻一拽角马,用马身挡住了云老三。
  停顿了一下,云朵招呼云二姐云霞:“爹的身体还没好,二姐,你跟娘搀着爹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处理。”
  有了弟弟撑腰,云二丫手上使劲,几乎是拽着云老三向卧室里走,云老三不甘心的嘟囔:“都是一家人啊,一笔写不出两个云字,朵儿啊,你不能这样亲情淡漠……”
  云朵冷静的回答:“爹的意思是说,准许他们对亲人恶毒,不准许我待他们淡漠一丁点儿?爹,人是不应该用感情思考的,要用智商。所以思考的时候别谈感情——谈感情伤钱。”
  云老三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云霞拉着回屋。云朵再看看院里眼巴巴的望着他的云妙与云小根,他一回身从储物手镯里取出几包点心与糖果,塞进云妙的怀中:“去,领着弟弟回屋吃,院里无论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云老大还在院外高喊着,一直不休。这会儿工夫,除了他的嗓门之外,又添加了扭斗声。云霞匆匆安置好父亲,立刻跳出屋门,而后仔细的锁上云老三的卧室门,这才走到弟弟跟前,一边接过弟弟手里的马缰绳,一边低声问:“怎么办?见不见……大伯恐怕是给别人探路的。”
  驯化好的角马性格很温顺,云霞虽然第一次接触角马,但她素来胆大,捋了捋马脖子上的毛,便牵着角马走到角落里,将马拴在院角一棵树上。
  云霞拴马的时候,云朵回答:“没事,大伯这是急了,他知道我回镇子上,意味着我们凑够了迁移费用,所以他们上门来闹事,就想着……姐,我出去看看,先把他迎进来,问问他的意思。”
  云朵一出偏院门,发觉黄家四五个壮汉已把云老大按倒在地上,云老大脸贴着泥土,犹在大喊大叫,不过这次他始终没说出什么谩骂攻击的话,只是一味的让云朵出来见他。
  见到云朵出现,黄祖的长子、黄家当代宗主黄鼎用目光询问云朵的意思,云朵点了点下巴,黄鼎立刻下令:“放开他。”
  云老大被松开了,可是一时半时还是爬不起来,他依然躺在地上喘息着,慢慢的恢复着力气。一旁的黄鼎凉凉的说:“云老大,我黄家门上,是可以随意打脸的吗?你要是不吵不闹,递帖子求见,咱们还有商有量。你这样在我门口大吵大闹,欺我黄家没人吗?”
  云老大跳了起来,低沉着喊道:“我只找我家兄弟说话……小九,让你爹出来见我。”
  云朵也不过去搀扶,他站在院门口,抄着手,露出缺了门牙的嘴,笑着说:“大伯,我刚从城里带回来了药,我爹身体不好,吃了药已经睡下了,怎么喊都喊不醒。”
  云老大喘了口气,马上又说:“那我跟你说也一样……小九,你从城里回来,直接去了罗仙师府邸,大家都看到了。你去罗仙师府邸,是为了办迁移证?哦,我刚刚看到三杉大人匆匆出了镇子,向城里走了。咳,你爹答应过我,迁移证上添加我跟你二伯家的名字,这事,你办好了没有?”
  云朵摇了摇头:“这事我办不了,我爹答应你的事,我爹也做不了主。”
  云老大有点急了,他喊道:“怎么办不了呢?你爹怎能说话不算话呢?你爹答应的啊,咱两家是实打实的亲戚,以前有这个先例的,谁说不能办了?”
  云朵冷冷的笑了:“实打实的亲戚?……哈!”
  云大伯左右看了看,说:“云朵,你先让我进去,咱们在院子里面说。”
  云朵侧开身子,让出院门来。云老大冲进了院子,看到树上栓的角马,他眼睛一亮,转头望了望几扇紧闭的屋门,他又扯着嗓子喊道:“老三,老三你出来,大哥来找你,你答应大哥的,不能说话不算数。你要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你就出来,咱们好好论一论这事儿。”
  身后传来云朵平静的声音:“大伯,我们家也没有余粮啊。”
  云大伯一转身,赤红着眼睛瞪着云朵,呼哧呼哧直喘气,云朵继续凉凉的说:“大伯,这事我爹做不了主。在迁移证上,我爹是家属,所以……你有话跟我说。”
  稍停,云朵又淡淡补充:“大伯,都到这时候了,撒泼打滚骂娘讲感情的话,说了都没用。谈亲情的话,说了如同放屁——当初我家饿得要死,我爹四处借粮食,我被逼走入森林,抄着手看热闹、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也有大伯二伯两家。
  当此紧要关头,大伯最好说一点实际的,说一点我能够听进去的话,如果我听不进去……大伯,别看你人高马大,而我腿短身短,可是我这五年在妖兽丛林里,也不是白混的。连妖兽都无可奈何我,大伯想说不过就动拳头——我欢迎,我特欢迎!
  不过,看在亲情的份上,我劝大伯一声:千万别想跟我比暴力,我的暴力大伯想都想不到。大伯总不会比一阶妖兽凶恶,如今林子里的一阶妖兽见了我都躲着走,我坑它们没商量,大伯,千万别给我发飙理由哟——”
  这句话让云老大的喘息逐渐减缓,过了一会儿,云老大一屁股蹲在地上,抱着头想了许久。云朵也不催他,等云老大松开了胳膊,露出悲哀的面庞,有气无力的说:“小九啊,家里的状况你知道,银钱什么的都是你爷爷奶奶把持着,我们也凑不出钱来。”
  云朵哧的一声笑了:“大伯,钱不够是钱不够的说法,可是有钱想耍无赖,又是另一种心思。你当初抱着耍无赖的心思而来,如今又‘求可怜’,你觉得心硬如铁的我,会怕人耍无赖?会怕人装可怜?”
  云大伯怒气冲冲反驳:“小九,我是你大伯。”
  云朵马上反驳:“大伯,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你的身份吗?如果不是,就不要老拿身份来说事,说这些对我没有用。
  当初大伯二伯来我家,明明是求人做事,却一副命令仆人的口气,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大伯刚才说了,以前有人也这样离开小镇,这说明大伯很清楚,办理迁移证是需要费用的,但大伯自始至终没提这笔费用怎么出。
  你家不容易、二伯家不容易,可是大伯,难道我家就容易?我家饿得快死的时候,被爷爷奶奶殴打快死的时候,大伯二伯可曾说一句公道话?当时没少煽风点火、幸灾乐祸、落井下石?大伯那时候讲亲情了吗?
  当初如此,事后又趾高气扬过来指派我们做事情,还想一个钱不花,让我们替你承担费用……大伯求人,向来是如此吗?”
  大伯蹲在地上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气,又抬起眼来看着云朵,眼里出现一丝可怜巴巴的味道:“小九,我是你大伯呀,家里头的事情你也知道……”
  云朵插话:“我家里的事情的知道,别人家里的事情我从来不知道,我成天待在森林里啊,大伯,你说的‘家’是哪个家?”
  云老大不管不顾,继续按自己的意思说下去:“……你爷爷早准备迁移了,我知道你爷奶手头很富足,他有钱可这钱花不到我们身上。
  你四叔五叔六叔他们这一支也正在准备迁移,我听说他们背地里已经拿到担保书,就等你爷爷离开,他们几家马上会去办迁移手续……他们的钱也花不到你大伯二伯身上。
  等他们都走了,你家也走了,咱家近百号人,只孤零零的剩下我们这一支,小九,你忍心吗?”
  跟不讲理的人讲道理真是费劲,所以云朵干脆地回答:“我忍心!”
  这样的回答把大伯噎住了,大伯忘了要压抑怒火,他腾地站起身来,大喊道:“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孩子,不管怎么说我终归是你大伯,我这里说了半天,你的心难道是铁石做的吗?”(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