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四十章 喜欢看脸的门派

第四十章 喜欢看脸的门派

ps:看《破灭天道》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
  第四十章喜欢看脸的门派
  从“原始”到“近代|,每一点功效的改变,带来的效益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的。
  好,云朵打算今后坚决地鼓吹“传统工艺”,在制作符箓上,任何对传统工艺的变革都是他无法容忍的——这绝对影响了他的收益。
  云大姐云三姐被这一番对话吓得口瞪目呆——几天前,她们被云家大院赶出来,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一眨眼间,大弟云朵给她们买了价值几千块下品灵石的储物手镯。
  贫富之间跃迁如此之快,令人不敢相信、不能相信。
  更令人惊讶的是:即使是这样漫天花费,弟弟最多欠账近两千下品灵石……是的,她们心中用了“最多”这个词。两千下品灵石以前在她们心中是一笔不可企及的巨款,现在想想,也就是她们辛劳一天的收益而已。
  可怜她们几天前还为办迁移证的十块下品灵石发愁,如今听说云朵欠账一千九百块下品灵石,居然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云大姐云三姐的心情跌宕起伏,7顶7点7小7说,如同过山车一样忽喜忽悲,因为失落过于巨大,惊喜过于巨大,以至于她们都麻木了,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云朵拿起另外两只手镯叹了口气,这两只手镯是计划给云二姐以及云小妹的,因为没有滴血认主,所以还无法在上面抹上涂层——因为涂层会覆盖了滴血认主的符咒。
  “大姐,这两个你收着,回头悄悄给二姐一个,四妹那个你先别给,至于咱家那个乾坤袋,你也同样藏着,等小根大了,如果有了灵根你就把乾坤袋给他,我自然还会给他一份贴补,如果他没有灵根,就让他守着乾坤袋安稳过日子。”
  这还没有完,云朵又拿起最早制作的那批印刷符箓的银版,交代自家姐姐:“把这几块银版你们也分了,每人一块,今后当作嫁妆,小妹妹那份,回头我来给她补。
  大姐三姐,这里虽然有更快捷的‘滚刷印版’,但这个东西功效太可怕了,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这东西未必是福,所以我就不给你们了。”
  流月仙姑银铃般的笑了:“这样,总归我占了你一些便宜,我手镯里有一些俗世的金银首饰,还有些俗世钱财,金银币什么的,这些首饰与金银加起来,也不过是一两块下品灵石的价值,我送给你家姐妹一些,算我给她们添的嫁妆。”
  仙姑能看在眼里的东西,自然是很不错的。
  估计流月仙姑以前有收藏癖,而且她有足够的收藏空间。这次她一次性拿出了十几根簪子,耳环论堆送、手镯臂钏等等论筐向外扔,这些首饰都不配套,材质做工完全不一致,可是每样东西都有龙之收藏品的特性——全部闪闪发亮令人眼花缭乱。
  云家两姐妹稍稍推辞了一下,流月仙姑马上又说:“东西收下,我出门还买了饭菜,今晚辛苦了,我们还再加一个班,多制作一些灵符出来,然后……咱们就收拾一下银版,暂时不做了。
  嗯,你家弟弟刚才说的对,这东西产量太可怕了,眨眼就能生产出百十个人的制作量,短时间内我连续拿出去大量灵符,一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二是这东西量大了也会冲击价格,物以稀为贵你们不知道吗?”
  云朵撇撇嘴,马上插话:“仙姑,我觉得这个东西,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制作下去——这玩意其实是消耗品,在森林里行走,别人我是不知道,我自己需要时时刻刻在身上拍个金刚符,一张金刚符失效了,我会马上再拍下一张。
  同样的道理,我想仙人们也是这样,防御符是时时刻刻挂在身上,一旦遭遇野兽,一场打斗消耗几百张符箓,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几千张符箓,不过是满足了几十个人的需要而已。
  如今揭阴城来了上千位仙人,这符箓的需求量,怎么说也得几万?这会儿的功夫,各店铺的老板临时从外地调集货物,恐怕也赶不上趟。仙姑,这时候你能拿出灵符去……我认为至少一个月内,我们是不愁销量的。”
  流月仙姑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可是我明天打算出去一趟,我打算明天去貅鹿镇接引黄金山门的狩猎队,顺便看看师傅他们怎么样了。”
  云朵摸着下巴想了想,紧跟着说:“我也打算明天出去一趟……嗯,夜长梦多,既然我赚够了钱了,我打算马上回镇子,把迁移证拿到手,然后再说其它。”
  流月仙姑斜了眼,看了一下云朵:“不,你不能出去,我暂时顾不上你,我派的临时营地,距离揭阳小镇有一段距离……”
  云朵断然的回答:“我自己走。”
  流月仙姑犹豫了一下,勉强说:“那么……好,我知道你的本事,你应该能够在林子里,自由行走,不过……
  这样,我门派弟子回了揭阴城,这座小院子住不下了,再说,我也不想暴露你家姐妹的制作技术,所以我打算另外租一座大院落,安置我门派子弟。
  这事我马上去办,顺便问问有没有前往揭阳小镇的商队,或者道友也行,你跟着他们回去,然后待在镇子上等我,我会去接你,至于这座院子嘛……”
  云朵马上加了一句:“我家大姐三姐不回去。这座院子既然已经付了一个月的租金,临时退租恐怕也无法退还租金,干脆,让我家大姐三姐就在这个院子住下了,继续制作符箓,而我独自回家。”
  流月仙姑只用了一会儿的工夫,便决定同意云朵的做法:“这事……就这么决定了。揭阴城这番热闹,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抓紧时间挣点钱,也是大事。我现在马上出去,小云朵,你打算跟着我出去吗?现在,你可以买下你预定的那几本书了。”
  云朵咧开无齿的门牙,低声笑了:“没错没错,我现在回去把那几本书买下,还要顺便帮我姐姐采购足够一个月的食物。”
  书店里,掌柜的见到云朵终于出现,自然毫无疑义的让云朵取走了预定的书,还特例容许云朵自由的在书架边,翻阅了半个时辰,最后,他买了两本修仙入门级……科普图书。
  云朵离开书店的时候,流月仙姑还没有回来找他。于是他顺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四处溜达着,慢慢地走出了修真人士聚居区。
  凡俗人开的商铺夜里很少营业,好在还有一些店面有伙计看店。云朵这么大的孩子没有威胁性,因此只要云朵软软的笑着央求,大多数店铺向云朵开放了。
  云朵在一家杂货店兑换了一枚灵石,当然,在兑换过程中他多少吃了点亏,但也因为这点小亏,伙计对他要买的货物不怎么在意价格。云朵采购了足够多的粮食与肉食,以及各种生活必需品、旅行用品,以及点心糖果玩具之类哄孩子的东西……
  所有这些世俗人使用的东西,价值不过半枚金币。云朵本身是个孩子,出头买这么多东西,店伙计却不愿细究,因为细究下去,他占小孩子便宜这件事就露馅了。
  云朵回到小院的时候,流月仙姑还没有回来,云朵便卸下存在手镯里的生活必需品,把这些生活必需品总共分成三份,一份自己拿上,剩余两份,云家姐妹各自藏在自己储物手镯里。
  流月仙姑除了给云家姐妹首饰外,还给了云朵一些金银币,这次云朵又兑换了一些。于是,云大姐拿出云二姐记的账目,开始核对镇上居民托付的代售品。
  按照云朵记下的价格,把每样代售品该分得的钱分门别类,每家应得的钱币单独裹成一个包裹……最后,云大丫拆除了登山包里的乾坤袋,云朵把那些装钱包裹全装入登山包里。
  做完了这些琐碎事,流月仙姑还没有回来,云家姐妹一点都没有瞌睡,于是她们拿起滚筒刷,开始制作符箓——这都是钱啊,何况现在大弟在身边,可以不懂就问。等学会了这门手艺,以后出嫁就能被夫家高看一眼。
  这次,因为没有了生活压力,两位姐姐做的很悠闲,边做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谈论着新得的首饰,谈论着即将的迁移,以及小镇上的熟人。云朵在一旁早坚持不住了,不一会儿,他自己爬上床铺昏睡过去。
  再一睁眼,流月仙姑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仙袍,浑身扎速妥当,做好了出发准备,她钩钩手指,招呼云朵:“你姐制作的灵符,我选了六百张随身带上,你去看看,自己需不需要也带些防身,选好了咱们就出发。”
  云朵随手抓了一把灵符,而后迈动小短腿,紧跟着流月仙姑出了院落。
  这时候云家姐妹已经醒了,她们正在灶间忙着做早饭,听到院里的动静,云家姐妹赶出来,云朵已经跟着流月仙姑出了院子。与此同时,院子的防护阵启动——在其后的二十多天里,如果云朵与流月仙姑不会来,这座院子将一直处于封闭状态。直到租金到期,防护阵才能打开。
  流月仙姑一路引着云朵走入隔了几条街的一个大院落,这院落中人也不少,男男女女全成双结对的,凡是男性都长得非常俊秀,女性则是各种美丽俏娆,整个院落里很少能找见单身狗在行动。
  流月仙姑冲院中一位男修士拱手:“赵兄,这就是我徒弟,拜托你了。”
  对面的男修士也很客气,招呼道:“流月师妹,你我之间无需如此见外。放心,这孩子交给我了,我会把他护送到揭阳镇。”
  流月仙姑显得很急切,她扭头向云朵介绍:“这位是合欢道的赵彤赵师叔,他今天正好要去揭阳镇,你跟他走,一路小心。”
  赵彤抬手拍了拍云朵的脑袋,等看清云朵形象,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意的笑着说:“师妹,这孩子是什么灵根?”
  流月仙姑反应很……不自在,她看了一下云朵,匆匆回答:“我师父紫音真人亲自检测的,说是土灵根,不过当时是在野外测试的,具体下定论,却还要等到回了山门……赵师兄,我还有事,我先走一步,这孩子就拜托了。”
  不等赵彤回答,流月仙姑一转身,匆匆离去。而赵彤则望着流月的背影,沉吟着说:“单一土灵根啊……”
  赵彤转向了云朵:“小萝卜,紫音真人当时是怎么说的?”
  云朵张开嘴,傻傻的笑了:“师叔,仙人们说话我没听到,我只看着他们张着嘴,没听到任何声音。”
  这时,一个长相俏丽的女道士跑过来,拉着赵彤的手,撒娇:“赵师兄,你跟这小破孩说什么,呀,这孩子,门牙都没有了,笑得傻傻的,真……”
  赵彤似乎知道自家师妹准备说什么,在师妹“恶心”两个字没有说出来之前,他强行插入,打断了师妹的话:“紫音真人亲自测试过这个孩子,说他是单一土灵根,流月仙姑已经打算收他为徒,并给他发放了登仙令。”
  稍作停顿,赵彤看着师妹,露出惊讶的神情,这才慢悠悠的补充:“蓝师妹,流月仙姑托我们把这孩子带回揭阳镇,刚好我们也需要一个向导。”
  蓝师妹咯咯笑了,伸手刮了刮云朵的鼻子,一抬手,手上出现一个漂亮的金项圈:“小萝卜,这个送你玩,算作姑姑的赔礼。”
  云朵一脸的感激,他接过金项圈,连声道谢。
  那位蓝师姑接着催促赵彤:“师兄,我们出发……可是这个小人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带着他走?”
  云朵不在意蓝师妹刚才的态度。
  合欢道,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俊男美女组合。
  在这个看脸的门派,他这位门牙丢了的小孩,可不是“长相恶心”?
  赵彤不慌不忙的回答:“流月师妹走的时候,已经给我一笔钱,让我们给这一个孩子买一匹角马,干脆我们租三匹角马,大家一块骑着马走。”
  蓝师妹低头看了看云朵,一伸手,抓起云朵抱在怀中,而后连声催促:“师兄,快走,我们今天赶得快,还能中午赶到揭阳镇。”
  说话间,蓝师妹似乎被云朵的背包铬了一下,她低头又端详了一下云朵,只见这个没有门牙的小孩,居然背着一个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背包。背包里装的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杂物。
  偏偏这小孩背着这么大的包,一点也没有沉重的感觉……蓝师妹轻轻蹭了一下云朵的背囊,发现背囊轻飘飘的,好像真没有一点分量。
  蓝师妹微微一笑,一边跟着师兄的步伐快步向门外走,一边挥手跟院中的师兄师妹告辞,同时还向赵彤八卦:“看来流月仙姑对这小孩很宠的,这背囊虽然大,掂起来轻飘飘的,上面一定贴了风行符,或者轻身符。”
  “单一土灵根啊,单一灵根谁不爱,不过我觉得这事……”赵彤的声音嘎然消失,不过云朵还能看到对方嘴唇蠕动,说明对方仍在继续说话中,但他说的话云朵却听不到了。
  赵彤在说:“蓝师妹,流月仙姑走的时候慌慌张张,似乎不愿意被人多询问一下,我觉得这孩子,是不是还有蹊跷?”
  蓝师妹咯咯笑着回应:“都单一灵根了,还要怎么蹊跷?还有什么比单一天灵根弟子更稀罕?流月仙姑抢了这么一个弟子,合该在这一片区域招收徒弟的仙门又不是他们黄金门,她在不属于自己的地盘抢了徒弟,自然不敢多声张的。”
  赵彤点点头:“这倒可以解释过去……唉,可惜,试灵球这玩意太过于普通,我平时没注意收藏,现在想测一测这孩子的灵根都做不到。”
  说话的功夫,三个人已经来到附近的角马租售点,租下三头角马,其一匹角马付租了购买的钱,这样,万一云朵来不及归还角马,这匹角马就可以归他了。
  赵彤原本担心云朵不会骑马,准备耽误点时间教导一下,可看到云朵熟练地飞身上马,他就……啥话不说了。
  赵彤走得很急,一路上角马几乎没有停息,三人在云朵的领路下一路有惊无险,等他们冲进揭阳小镇,赵彤立刻挥了挥手:“你到家了,这头角马你自己牵着走,它喜欢吃竹鼠,豆谷之类的,实在没有这些东西,你喂给它一些青草也行。
  我们有事先走,回头城里见,这批角马,记得三日之内归还,当然,不归还也行,我们已经交了押金,押金够买下这匹马了。”
  说罢,赵彤带着师妹直奔南头的赵仙师府邸,云朵在马上愣了一会神,正准备拨马向西头的仙师府走,旁边的一个人扯着嗓子喊住了云朵。
  “云家小九,到这里来,别大声嚷嚷”,说话的是李家大牛。
  云朵赶紧催马向李大牛跑去,到了李大牛身边,他伶俐的跳下马来,这动作让李大牛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但他赶紧调整了目光,压低嗓门说:“小九,别去镇西的仙师府了,你家已经搬出了仙师府,如今那座仙师府住进了几位真人真君,还有许多说不上名号的仙师,熙熙攘攘的有上百号上人。”
  云朵脸一沉,不满的嘟起嘴:“我家入驻仙师府的权力,是我用东西换来的,赵仙师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李大牛就是曾经救了被蜂蜇的罗家大石,当时云朵顺手帮了他一把的那个人。
  李大牛压低嗓门说:“别提赵仙师了,如今镇子上赵仙师已经做不了主了。听说有好几个门派派了‘真君’领头,这一些仙人们已经住满了赵仙师府,住不下的人去了镇西仙师府。
  你家里人离开仙师府后,黄家把他们接了去,你爷爷奶奶估计不敢招惹黄家。这段时间也没去闹事……”
  ps:依旧是二合一章节。今天只有一更。(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