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三十八章 我会告诉你真相吗?

第三十八章 我会告诉你真相吗?

ps:看《破灭天道》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
  第三十八章我会告诉你真相吗?
  一般来说,一块灵符上面蕴含的灵气与一块下品灵石上的灵气量差不多……如果灵符上蕴含的灵气少,则意味着这种灵符品级不高,使用起来威力不大。与此同时,低品级的灵符价值也不高,一级、二级符箓,基本上一块下品灵石能买到好几张。
  如此计算下来,如果用灵石给灵符灌输灵气,最终那张灵符或许能蕴含一块灵石的灵气含量,但绝对卖不出一块灵石的价格,这就显得成本与效益极不匹配。
  云朵会做这样的蠢事吗?
  云朵的解释是:“仙姑,我这块下品灵石用了很久……嗯,大约两三年了,应该能够继续使用下去。”
  我会告诉你“结晶核”的原理吗?不,学霸的世界学渣理解不了。
  空气中原本有灵气,而云朵刻画的灵符,其实隐藏了一点小手脚,比如他用灵石的尖角连续的敲击,敲击的部位也是有讲究的,而连续的敲击并不是把灵石中灵气灌入灵符,其实是用连续的灵气震荡,让灵符形成一个结晶核。然后以结晶核为中心,自动吸收空气中的灵气,在灵符上形成灵气浓雾。
  而灵石连续啄击的地方其实是一个触点,用这个触点作为初始结晶核……这才是云朵真正的秘密。
  当然,如果云朵已经是练气士了,体内有了灵气,那就不必用连续敲击的办法了……
  可是流月不知道。筑基修士流月仙姑很好奇,她自己拿出一块下品灵石来,按云朵的指引,在灵符上某个特定的点连续啄击……果然,大约五六下后,整个灵符豁然被点亮。
  拿起下品灵石来仔细检查了一下,流月仙姑发现灵石中蕴含的灵气并没有减少多少,感觉似乎少了那么微不可查的一丝丝,但这点灵气的消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想了想,流月仙姑突然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块中品灵石,她拿着这一块中品灵石连续啄击符箓上特定的点,等到符箓被彻底点亮后,流月仙姑惊奇的大叫起来:“呀,五级金刚符,太棒了。”
  其实,点亮这张灵符的不是中品灵石,而是筑基期修士流月体内的灵气震荡。
  符箓这东西,一级二级三级符箓威力相当于练气期,三四五级符箓威力等同筑基期一击的威力,而六七八级为金丹期威力,九级为元婴前期威力。
  对于妖兽来说,一级妖兽基本为炼气期,二三级则相当于筑基期,四五六级为金丹期,七八九级为元婴期,十级妖兽等同化神期。
  五级符箓的威力,相当于筑基巅峰期修士全力一击,这种符箓已经不是一枚下品灵石买几张的问题,而是几十枚下品灵石能否买到一张的问题。
  受这个成功所激励,流月仙姑拿着那枚中品灵石,挨个敲击整版上其余的符箓……不一会儿,云彩已经变成负责在兽皮上盖章的人,云锦则负责往图章上刷“墨水“,流月仙姑成了专职给灵符灌输灵气的人。
  流月仙姑玩的很忘我,期间她偶尔一扭脸,发觉云朵又在玩泥巴了。
  这时云朵已经盘起了一个个泥条,而后用这一些泥条制作一个椭圆形的,形如大号枣核的泥巴玩意儿。
  等流月仙姑将整版子灵符全部敲击完毕,她再度检查了一下手中的中品灵石,发觉这一枚中品灵石中的灵气的流失量也非常的细微,而古怪的是,整版子灵符上,每一张分类蕴含的灵气量,都相当于一块下品灵石的……八九成灵气。
  当然,也许是工作不熟练,这一版子三十张灵符,并没有各个都是五级灵符,在流月仙姑的手上,总共只出了六张五级灵符,其余的多是三四级,当然,也有一级灵符。
  这个时候,云家两姐妹重新拿出铡刀来,开始将灵符一个个切割开。
  切割好了的灵符,长八厘米,宽大约二点五厘米,长宽比例看起来很秀气——通常的灵符,大约四厘米宽,十厘米长。而云朵制作的灵符,恰好是黄金比例长宽。
  这种灵符,看起来如此灵秀很美,一定能惹女人的喜爱,而购物方面,男人确实不如女人出手大方。
  灵符虽然秀气,但是威力却不减,流月仙姑觉得这种卖相的灵符,销路一定不错。
  有了流月仙姑这一个筑基期高手插手,家里的兽皮消耗的很快,不一会儿,三个女人已经把所有能用的兽皮都用完了,这时候,云朵已经用他的“烹饪符“,开始烘烤那些泥胚——原来,他制作的那个椭圆形、枣核样的东西,是微型冶炼炉。
  炉子体积不大,只能放下三块泥版而已。
  云朵抱着炉子来到院中,他在厨房旁向地面打入一个泥沼符,而后将炉子放在泥沼上,等到炉子自己整个陷入地面,只留下一个出窑口,他又开始在地面上挖地沟。
  这条地沟是用来提供燃料,以及贯通氧气的,而冶炼炉半埋入地面,是为了让炉子的热量散发缓慢,以便炉子充分利用热量。
  云朵开始用烹饪符烘烤泥版——也不是为了制作陶瓷,只是为了让泥胚硬化而已。
  硬化好的泥胚翻转过来,被当做制“印刷银版“的范模,在这银版里云朵还添加了秘银,以及采购单子上的各种矿物质。同样,有流月仙姑这个筑基修士在,炉子升温很快,大约一个时辰后,整个银版制作完毕。
  流月仙姑眼看着云朵将银版冷却完毕,而后仔细的检查银版上的图案……经过了刚才的制作,流月仙姑已经明白了这银版是做什么的,它的作用似乎跟刚才的印章一样,不过印章需要在一张兽皮上连续盖三十个戳,而且必须保证每一个印章都排列整齐,间隙大小一致而均匀。
  而整张银版就不一样了,云朵已经控制好了间隙和距离,一副银版刻了三十个图案,完全排列好了间距。这三十张符箓并不完全是同一品种,有暴风符、有风刃符、有金针符、有火球符、火墙符,以及高品级的火焰海等等。
  同样的,所有的符箓上,都留下了一个供灵石撞击的接触点,这个接触点的图案,流月仙姑已经认识了。她看了看银版,又看了看云大丫与云三姐,心不在焉的问:“这副银版里,你添加了很多古怪的材料,这又是为什么呢?”
  云朵似乎并没有保密意识,也许他根本不想隐瞒自己这个师傅,所以云朵回答得很快,也很坦然:“银子制作的银版,是用来印刷的,添加秘银是为了放大银版对灵气的容纳程度,至于其他的矿物质嘛,它们是用来吸附墨汁的,我已经看过《矿物志》,我所添加的每一样材料,都对应灵符墨水中的一个成分……”
  流月仙姑噢了一声,她抬眼看了看天色,这时已经深夜了。
  流月仙姑沉吟了一下:“兽皮全用完了,我把做好了的灵符带出去卖了,顺便采购一些兽皮来……你还需要什么,我一起采购回来。”
  云朵摇摇头,打了个哈欠说:“睡觉,我要睡觉。”
  流月仙姑一甩手,桌子上出现了装满美食的杯盘碗筷:“估计你也饿了,好,你跟你两个姐姐赶紧吃饭,吃完饭自己去睡,我出去采购兽皮、顺便出售符箓。”
  走上了大街,流月仙姑犹豫了一下,她没找白天采购物资的店铺,转而找到一间门脸看起来中等偏上的符箓专售店,决定把符箓在这里出手——她也不想被人过度关注,白天才买了制作灵符的材料,半晚上的工夫制作出来一千九百余张灵符,这种速度未免太骇人了。
  灵符是纯手工产品,一个练气级修真人士,撑死了一天能制作出十余张灵符而已,由于体内灵气的限制,手工制作速度的限制,都让灵符这种东西产量不高,而一日制作千余张灵符,除非流月仙姑手下有二百余号专业制作灵符的人手,或者有一座“加工厂”。
  当然,后一个名词是流月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的。
  所以流月仙姑无论如何不能让人知道,她具有如此骇人听闻的加工生产能力。
  因为心情好,流月仙姑觉得今晚的夜空格外清爽,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湿润灵气,呼吸起来让人每个毛孔都舒服。而此刻,月华流淌,华灯璀璨,望月潭真是说不尽的美景。
  对于修仙人士来说,夜晚不是障碍,望月潭边这条仙品街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仙人们并不少,似乎所有的仙人都在采购武器置办装备。他们进出各个店铺,直奔自己需要的货品柜台,买上东西后并不停留,马上转奔下一个铺子。
  这种狂热的购物气氛,对于产品制作者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流月仙姑进商铺的时候,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刚好向外走,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彼此点了点头——这人流月仙姑认识,他是合欢道的筑基期修士赵彤。
  在这深更半夜,凡人都睡觉的时光里,整个商店还有七八位客人,其中有两位流月认识,是旋天门的筑基期修士碧洳、碧溪。
  不过,这两位修士与合欢道的赵彤一样,都属于彼此见过面,但基本上搭不上话的路人关系,因此,流月仙姑也只是冲着两个人点了点头,眼睛在店里扫过一圈,找到了店铺老板。
  店铺老板坐在店中最高的一付柜台后,正用目光督促着店员招呼客人,流月走到老板所在的位置,她将自己的储物袋放在柜台上,招呼一声:“掌柜的贵姓?”
  掌柜的快速扫了一眼流月仙姑身上的道袍,目光落在流月仙姑放在柜台上的储物袋,他脸庞堆上了职业性笑容,回应道:“免贵,姓赵,仙姑叫我赵掌柜就成,不知仙姑来敝店……”
  流月点了点自己的储物袋:“我有一批符箓准备卖出去,不知道贵点收购的价格如何?”
  老板还没有说话,店中的碧洳哈哈一声干笑:“居然有这样的事情,黄金山果然是以富裕闻名啊,这个时候了,师妹手里还有大量的符箓剩余,不如,师妹先让我看看……”
  流月仙姑瞪了碧洳一样,断然拒绝:“道友,不带这样的,我既然进了店,自然是要与老板进行交易,你进店买东西,自然也是在店铺买,你不能跟我这个顾客开口。”
  碧洳哈哈一笑,并没有坚持:“没事没事,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流月师妹只管跟老板交易,不过,等师妹交易完毕,可否稍停一下,我二人有点事情,想要询问。”
  有流月仙姑的拒绝,老板觉得面色好看了一点,他拱手请流月仙姑到铺子后面的包厢,两人开始验货、谈价格。
  流月仙姑一次拿出来一千九百余张符箓,这可不是简单的“有剩余符箓出售”的问题,老板快速的清点了货物,嘴里跟流月仙姑搭讪着:“一品符箓一百二十三张,上人,看来你徒弟当中,手生的还是少,这批符箓多数是二品以上的。
  二品符箓一百五十张,三品符箓五百一十张,四品符箓有一千一百张,呀,居然还有五品符箓……
  仙姑,你也知道如今的情况,各店的符箓价格都涨了一点,单论收购价,一二品的符箓,不值几个钱,其中,一二品攻击性符箓,火系和金系,收购价是一块下品灵石三张,这还是涨过的价格。
  三品灵符收购价是一块下品灵石一张灵符,其中防御型灵符消耗比较多,价格可以稍多一点,我可以用十一块下品灵石收购十张。四品符箓三枚下品灵石一张。
  五品灵符价格要高一点,同样,火系与金系的攻击性灵符,以及防御型灵符好销售,这一种灵符收购价是十块下品灵石一张,至于六品灵符,收购价是三十块下品灵石一张。
  上人,这个价我诚心没有给太低,你要觉得这个价格合适,我就帮你把总账算算,另外,你有灵符出售给本店,所以在本店购买其他东西,我给你八折。”
  流月仙姑笑了一下:“没想到收购价格与出售价格相差这么大?”
  赵掌柜立刻笑了:“仙姑,我这店铺也要房租不是吗,加上那么多的店伙计每个月都要开销薪水,这收购价跟销售价之间,自然要挣一点。
  不过,上人看着收购价与销售价之间价格悬殊,但其实我挣的不多,没办法,维持这样一个店铺,各样花销也很大呀。”
  流月仙姑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也不耐烦挨个店铺去询问了,你帮我算个总价,我全部卖给你了。”
  老板嘴角浮出一丝笑容,他快速计算一遍,报了个总数:“五千一百四十二枚下品灵石,上人,你是要换成中品灵石,还是全部用下品灵石。”
  流月仙姑想了想,回答:“我还需要三品妖兽的兽皮与兽血,你店中有吗?”
  老板眼睛一亮,马上回答:“上人还是聪明,就该是这样啊——妖兽丛林的热闹,岂是好参与的,有那闲工夫,不如趁机挣点小钱。”
  流月仙姑皱了皱眉头,强行插话:“热闹?赵掌柜,我这几天闭门不出,今日出门忽然看到街上热闹了很多,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五大门派的门徒满街晃悠的?”
  赵掌柜愣了一下,想了想,马上回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门外还有旋天门的两位道长想约上人一起聊聊,他们想聊的必定是这事——
  传闻,方寸山的罗维真君带领着一个狩猎队,在森林里全军覆没,那罗维真君来妖兽丛林前,刚刚晋级元婴中期,这次是带着三名金丹、三十六名筑基期修士,来妖兽丛林狩猎试炼,顺便巩固境界,没想到无声无息之间,整个狩猎队全部失踪了。
  这件事惊动了方寸山的罗象大修士,随后,各门派一查,发现旋天门的金翔真君也失踪了,于是旋天门元后大修士也出动了……
  这样一来,光是这两大门派就来了数百修士,附近还有些闻风而动的修士们,准备趁热闹赚点小钱。因此最近几天,约有千余名修士进入妖兽丛林,他们至少是筑基期,入森林之前自然要大肆采购一番,因此之故,小店的符箓已经脱销了。
  上人,我看你这批符箓质量参差不齐,我猜你正教授门下徒弟制作灵符,这是好事,妖兽丛林是那么好混的吗,这次两大门派,两位元后大修士出动了,仙姑若是聪明,别跟着他们去混,这时间关门闭户,蹲在家里好好制作灵符,才算是保命之道。
  上人,其他的话不说了,上人如果再制作出符箓,小店以同样的价格收购……”
  流月仙姑忽然感觉到头皮发麻,但她脸上竭力维持这原来的表情,做出一副讨价还价的摸样,与掌柜继续周旋:“赵掌柜,既然千余人涌尽了妖兽丛林,那么最近,各种妖兽皮妖兽血价格一定降了下来,如今这一些东西,都是什么价格?”
  老板尴尬的笑了一下:“这个价格好说,仙姑你看需要采购什么?”
  流月仙姑毫不犹豫:“既然火系、金系的攻击性灵符好出手,那么我只要这两种妖兽的材料,有多少要多少。”
  ……
  半个小时后,流月仙姑满意的告别的店老板,碧洳,碧溪两位修士果然还等候在店中,等到流月出来,两人上前邀约流月去附近的小店歇息一下。
  这时候离天亮还早,流月仙姑一是不想让人摸到了自己的住处,另外,家里的几个人现在肯定在补觉,既然这样,她还不如在外面多晃晃。
  三人在附近一家提供灵食灵餐的饭馆坐下……吃饭什么的,自然不是大家的主要目的,等饭菜上来了,碧洳开口问:“流月师妹是什么时候来揭阴城?贵派来了多少人?”
  流月仙姑的回答很坦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黄山门是一个月前下的山,我们组成一只狩猎小队在妖兽丛林转了一段时间……
  这次我们下山,黄金山六大门派来了三个门派,他们在揭阳小镇之北约一百二十里的地方,毗邻貅鹿镇建立营地…………我们三派总共来了十名金丹,八十余位筑基,另外还有两百余名练气大圆满的修士。
  你还想问我来揭阴城来做什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看中了一个徒弟,这徒弟我不能让别人抢了去,所以我就跟着自家徒弟来到了揭阴城……
  ……这段时间我也不打算再回妖兽丛林,我准备等登仙会开了,过完那道迁移手续,就带着徒弟回山门。”
  碧洳与碧溪交换了颜色,两人哈哈的笑了,而后碧洳态度缓和了很多:“流月师妹回答的这么爽快,想必多少知道了我派的情况,你没有什么要问我们的吗?”
  流月低头想了想,摇了摇头说:“算了,你们的事我不想参与,我也参与不起,我马上给门中弟子传消息,让他们撤出妖兽丛林,这种事情不适合我们小门派参与。”
  一直不开口的碧溪插嘴了:“流月师妹勿怪,我们在距揭阳小镇不远的森林里,发现了一个火拼现场,究竟是谁在火拼我们无法查清楚,但我们得知:你黄山门派的紫音真人之前查看过现场,嗯嗯,如今紫音真人遍寻不着,我们只好找你问问了。”
  流月禁不住脱口而出:“师傅……呀,我知道那个火拼现场,揭阳小镇的两位守护当时也在现场,与我们遭遇了,我们是在事发后第三天抵达现场的。那火拼现场究竟是谁制造的我们现在还不清楚。据揭阳小镇上的守护说,是镇子外的三头凶兽在相互火拼。
  我们在现场动用了万应寻宝器,但现场的灵气暴烈,导致我们的一个寻宝器当场损毁,事后,我师父带着其他的队员,准备去三头凶兽的窝去看看,也不知道他们最近怎么样了。”
  碧洳轻轻一笑:“看来黄山门确实不知情,至少流月师妹是绝对不知情的。”
  流月竖起了眼睛:“什么意思,什么知情不知情?”
  ps:二合一章节,今天只有一更。(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