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三十七章 揭阴城的潜流

第三十七章 揭阴城的潜流

第三十七章揭阴城的潜流
  八百五十块下品灵石买来的东西足足装满了好几个房间,这下子,小院空余的房间基本都用上了。流月仙姑还顺便采购了一些食品,当然,她已经辟谷,不需要吃这些凡俗食品,所以收拾厨房这些活,流月仙姑是不插手的。
  重新回到院子里,流月仙姑发觉云朵已经把工作搬到自己房间里,他房间里有点暗,不过这,难不倒流月仙姑,黄金山出来的土豪,手里没有几个夜明珠,都不好自称黄金山门徒。
  在房间几个角落摆上了夜明珠,房间里亮如白昼。流月仙姑回到云朵的操作台前,这时候云朵正在操作台上固定软木,这操作台其实是出租房内原本的木桌,被云朵按上几个台钳,用几枚铜钉固定软木片,于是制成了简陋的工作台。
  当然,这样一来,云朵是把人家的桌子彻底毁了。
  不过,谁关心?
  世俗的凡物,流月仙姑赔得起。
  闲得无聊的流月仙姑顺手帮云朵固定了几个金属框,而后她看到云朵拿起刷子,开始向蜡膜上,刷一种粘稠的墨汁……这种活,流…∑顶…∑点…∑小…∑说,月仙姑帮不上忙,所以她只能站在旁边闲看这。
  只见云朵在蜡膜上刷好墨汁后,便依次在软木上拓印,等到手里的蜡膜几乎被磨平,他便换一个蜡膜,继续这一项工作……
  六块蜡膜全部废弃之后,云朵拿着细细的铅笔,就开始补描软木上的图案,他在尽量将软木上的图案勾画的圆润与饱满,这种活不需要多么的用心,只需要仔细一点就行。
  流月仙姑抄着手,在一旁说着闲话:“你知道吗?咱们关门默书的这几天,揭阴城发生了大变化,我去买材料的时候,发觉揭阴城里多了很多五大门派的门徒,传闻旋天门的元后大修士金铎,带着金瓶和断金两大元婴,刚才抵达了揭阴城。
  听说方寸山的元后大修士罗象也要来揭阴城,据说他们已经到了据此六百里的巨野城,而且方寸山一次出动四位元婴修士,约三十名筑基修士随行,练气士无数。如今整个揭阴城,都震动了……”
  云朵停下了笔,问:“东西没涨价?”
  流月仙姑马上回答:“原材料普遍涨了一点价格,但你要的东西、兽血兽皮都涨价不多,秘银涨了一点点,不过涨得不多。
  不过,听说成品符箓价格直接翻了两倍,收购价翻了一倍多……哎,你运气好,恰好赶巧了,这时机制作一批符箓卖出去,肯定能大赚一笔……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制作符箓?”
  云朵停下笔,歪着头想了想,马上扯着嗓子喊:“大姐,三姐,赶紧做晚饭,晚点多做一点,咱们今晚可能没有睡觉的时间……”
  “那就不做晚饭了”,流月仙姑插嘴:“我回来的时候,顺便在酒店里买了一桌子菜,原想着等你做完了咱庆祝一下,既然这样……这桌菜放在我的储物袋里,今晚饿的时候拿出来吃,我还买了百十个包子,你劳累一点,今晚我们制作出一批符箓来。”
  停顿了一下,流月仙姑又呀了一声:“不行,来的是元后大修士,他们手下不是元婴就是金丹,一二级符箓,卖不出什么价格,干脆我去采购一些二三级妖兽的皮……”
  流月仙姑急着忙向外走,云朵赶忙喊住:“仙姑,别捉急,咱要计算投入产出的,第一批符箓还是用我们带来的兽皮,这样可以降低成本,等挣了钱,咱研究更高级的符箓也有了资本。”
  这话说的有道理,于是流月仙姑回身坐在旁边,眼看着云朵拿出了一把小刻刀,开始刻画软木。
  流月仙姑很好奇,因为她发现,云朵刚才在蜡模上图案是阴文,现在在软木上拓印,图案成了阳文,而且图案都是反转的,她禁不住插嘴问:“反着的金刚符,这有什么用?”
  云朵抬起头,充满童真的回答:“这是我姐的嫁妆?”
  流月仙姑想了一会儿,这才理解了云朵的话:“刚才我看到你姐帮着处理兽皮,原来你打算把制作符箓的本事教给你姐,以后当你姐的嫁妆……这可不好,如果俗世中人拥有制作符箓的本领,你猜会有什么结果?”
  云朵眨巴着大眼睛,回答:“所以,仙姑,我姐以后嫁的好不好,全看你了。”
  流月仙姑又把这句话捉摸了一下,恍然大悟:“没错,你姐如果学会这一手本领,悄悄地嫁入我黄金山修真世家,凭借这本事养家糊口不成问题,没准还能供养一个小家族的日常修真。
  没错,我黄金山的人不缺俗世的黄金白银,哪怕最不成器的门徒做一个富家翁不成问题,可是修真方面,对于小家族来说还真没有办法。自家人不成材,只能拿命去打拼。但有了你姐,有了你姐的嫁妆……
  啊,如果家族当中有一两个后进有修真潜质,凭着你姐这一手本领,那家族里面还不得供着捧着,更何况你还在山上,只要你姐嫁的人家擅于保密,引不来大势力抢夺,哪这事……还真是件美事耶。”
  流月抱着膀子,在地上转了几圈,马上又补充:“我门下倒是有几个好人家,被门派淘汰下来也不肯放弃修真,这样的人虽在仙门是垫底的存在,但俗世里绝对不受欺负,而且生活富足。他们什么都不缺,就缺……如果你姐嫁入这样的人家,也算我对他(她)家的照顾,而你姐……我出面介绍的人,你姐还有这样的本事……不错不错。”
  谈到自己的婚嫁,云家两姐妹多少有点羞涩,云彩云锦只顾低头收拾兽皮,流月仙姑再看云家姐妹,就觉得这两姐妹顺眼了很多。
  等她再一扭脸,发觉云朵又开始玩起泥巴来。
  想把陶土揉弄的材质均匀,凡人做到这点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的搅拌,但有了流月仙姑这一个筑基期上人,这种活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
  这次,云朵将陶土泥和的比较细,做成的泥胚非常的柔软……
  等泥胚做好后,云朵开始将刚才刻画好的软木,制作成类似印章样的东西,而后在陶土胚上盖章,密密麻麻的盖完印章。
  他连续制作了同样的三块泥版,而后小心的将这些泥版放在一边晾晒,翻过来云朵把那些软木印章冲洗干净,冲尽上面的泥巴后,接下来的工作还是盖章子——用软木盖章子。
  这么做其实是为了节省时间,再加上废物利用——原本可以用蜡模直接制造泥模,但这样一来,在泥模烧制期间,其他人都闲下了。于是云朵加了一道软木“印章“的工序,在他烧制泥模的时候,别人可以继续干活。等到软木印章磨损报废,他的泥模也烧制好了。
  云大丫连续在兽皮上盖了几个章子,忽然想起当初云朵在树屋里制作符箓的动静——原来当时发出的阵阵捣蒜声,是这么个来历,当时云朵就这么盖章式的印制符箓啊。
  一整张约二十六厘米方正的兽皮,密密麻麻的盖完印章后,整张兽皮在横的方向盖了十个印章,竖的方向盖了三个印章,一整版兽皮总共三十枚印章……等到所有兽皮盖完图章,流月仙姑还是觉得纳闷了。
  “流水线,你把整个制作符箓的过程,分解成切割兽皮、刻画图案、印拓……这我可以理解,但怎么灌输灵气呢,符箓上如果不灌输灵气,仅仅有图案是不够的,你一个没有灵气的凡人,怎么去灌输灵气呢?”
  云朵小心翼翼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布包,露出了里面的一块珍贵的下品灵石——当初罗仙师给他的那块下品灵石。
  流月仙姑还是不理解:“用这一块下品灵石灌输灵气吗,这不可能……呀,让我想想,哦,这世界可以对外输出灵气的,一个是修真的人,另一个自然是灵石了。
  除此之外,一些天才地宝里虽然有灵气,但人可以吸收天才地宝里的灵气,却不能让它们把灵气输出……
  不错,你很聪明,发觉了这个关键,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不对,你明明没有灵气,如何做到让灵石输送灵气?”
  云朵的回答只有一个字:“震。”
  只见云朵拿出那块下品灵石,用下品灵石的一个尖角,对准符箓上的某个位置,连续的轻轻啄击。果然,连续几下啄击,并不是次次都成功的,偶尔有一次,整个灵符腾的一下,全部被点亮了。
  云朵转身,将这一块下品灵石递给云大丫:“大姐,很好学的,就这样,对准这个位置,连续敲。”
  灵石到了云彩手里,云锦眼巴巴望着,可是没有灵石,她只好等大姐学会了,自己再去学。一旁的流月仙姑看不过眼,随手塞给云锦一块灵石,而后问云朵:“一块下品灵石,你可以用它制作多少符箓?”
  流月仙姑这个问话还隐藏着另一个问题:每一枚灵石里头蕴含的灵气是有限的,作为下品灵石,里面蕴含的灵气其实并不多。而制作符箓之所以要有人来灌输灵气,是因为人体内的灵气是“可再生资源“,而灵石中蕴含的灵气一旦消失,原先非常坚硬的灵石,会在瞬间变成一堆粉末。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