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三十二章 你本该说话不算数的

第三十二章 你本该说话不算数的

第三十二章你本该说话不算数的
  云朵仿佛没听见父亲的话,冲云二丫挤挤眼,问:“姐姐觉得什么名字好?”
  云二丫立刻也学着云朵一样,无视了云老三的兴奋,回应道:“我哪知道起什么名字好,弟弟,你知道什么名字,说出来我听听。”
  “云彩、云霞、云锦、云雾、云海、云烟、云天、云絮、云端、云顶、云谷、云峰、云浮、云波、云轻、云姿、云盈、云柔……都是名字,你们随便选一个。”
  云大丫在屋里早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按耐不住跳了出来,竖着大拇指夸奖:“大弟好有才啊,张口就说出来这么多名字,当初爷爷给你取名字,憋了整整半天才说出一个‘云朵’来。”
  云老三也感到荣耀,站到旁边点头附和。
  自家儿子张口说出这么多名字,大哥二哥那里,两家人足够用了。
  “姐,你觉得那个名字好”,云朵问刚跳出门来的云大丫。
  云大丫想了想,无所谓的回答:“我觉得这些名字都好听,第一个名字是什么呢……云彩,那我就叫云彩。”
  @︾顶@︾点@︾小@︾说,
  云二丫跟着嚷:“那我就跟着叫云霞,三妹叫云锦,四妹叫云雾……”
  云老三插嘴:“咄,没大没小的,你怎能叫云彩呢?这些名字应该让大伯家先挑,然后让你二伯家挑,咱家不着急,剩下什么名字,你们姐妹挑捡一下就行,我觉得这些名字都好,剩下的名字也是好的。”
  云大丫听到这话,神色一黯。云朵却仿佛没听到人说话一样,他仿若未闻的与云二丫继续交流:“就这么定了,云彩、云霞、云锦,但……”
  一抬眼,看到云十七丫正在卧室门口探头探脑的。云朵招手让三姐过来,而后继续说:“云雾这个东西轻飘飘的,女孩子起这个名字,恐怕命不好,不如叫云姿,姿容妙曼,希望我家小妹以后能长的国色天香。”
  云十七丫拍着手,笑眯眯地说:“这名字好,这名字比我们的都好,其实最好不如叫云妙——妙不可言。”
  云朵拍掌大笑:“还是三姐有文化啊。妙不可言,这话说得好,决定了,小妹就叫云妙……大姐,家里有纸吗,我把这一些名字写下来,交给罗仙师,让他制作户谍。”
  云老三越听越不对味了,现在听到云朵这么一说,他觉得脑袋嗡地一声,满腹的火气无法宣泄,他赤红着眼睛,喘了半天气,忍着怒气低吼:“孽子,我刚才说话你没有听到吗?这些名字要让你大伯家先挑,这是个礼数。”
  云朵翻了个白眼,平静地问:“爹,我家取名字是为了制作户谍,这关大伯二伯什么事,他们想取名字,自己取就好了,我绝不干涉。”
  云老三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跟自家长子什么都没说,于是他连喘几口气,平息了一下怒气,沉着嗓子说:“你大伯二伯家,要跟我们家一起迁移,我已经答应了,你在户谍上写上你大伯二伯全家人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云二丫尖声叫了起来:“光我们家这些人做户谍,就要花十块下品灵石,大伯二伯家的钱谁出,爹,你出吗?”
  云老三怒气冲冲的哼了一声,瓮声说:“我有儿子呢,这钱我儿子掏。”
  云朵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时云二十三丫贴着墙角,悄悄溜到云朵身边,将一块纸片塞进云朵手里,悄声说:“哥哥,你把云妙几个字给我写一下……我就这么一点纸,这可是我好朋友唐糖送我的,你要省着点哟。”
  云朵再看一眼云大丫,云大丫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卧室里,再出来的时候,她拿出几张兽皮,以及云朵用来画符箓的兽血。
  云朵接过大姐递过来的书写工具,提笔先写上自己的名字,而后在自己的名字旁标注:户主。
  紧接着,云朵写上云彩、云霞、云锦、云妙、云小根的名字,父母的名字反而落到最后书写。
  等把名字写完之后,云朵吹了吹上面的墨迹,准备收起来。
  云老三在旁边伸着头张望了半天,他虽然不识字,可是上面写的人头数不对他却知道,没面子的云老三立马呵斥:“朵儿,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这事我已经答应了你大伯二伯,你想让爹说话不算数?”
  云朵将书写工具,以及写好的兽皮递给云大丫——实际上这些书写工具是云大丫从乾坤袋里掏出来的,这次云朵让云大丫重新收进乾坤袋里。
  云老三看到云朵彻底无视了他,他迈前一步,想去抢刚才写字的兽皮,旁边云朵凉凉的插话:“爹,这事儿,你本该‘说话不算数’的。”
  这次,云老三的怒气更甚,他霹雳般大吼一声:“孽子,你……”
  云老三气的浑身摇晃,云家四姐妹赶紧站在云朵身后,云秦氏挪动脚步,想向前挡在云朵面前,她嘴里还直念叨:“他爹,你别生气,有话好好说。朵儿,那是你爹,你多忍忍……”
  云朵继续凉凉的说:“爹,迁移证是由罗仙师开具,户谍是由县衙制作。在迁移证的事上,说话算数的是罗仙师;在户谍的事上,说话算数的是县衙里的推官。两件事上,爹就不应该说话算数——这是律法,这是规则。
  爹要是觉得我说出真相让你不舒服,要不,你去跟罗仙师说,或者你去县衙与县上的推官商量一下,看他与他,让不让你说话算数?
  噢,爹去县衙时,记得顺便给推官至少二十块下品灵石。咱家八口人,户谍费用是十块下品灵石,如果再加上大伯二伯家,二十块灵石估计都是友情价——爹,这事全靠你了,咱家这事就指望爹做主了。爹,你别看我,我手上只有一块灵石,再说,我还是个九岁的孩子呢,你指望我做二十块灵石的主?”
  听到罗仙师与县衙判官这样响当当的名字,云老三有点发懵,再想到需要至少二十块灵石,他……立马不哆嗦了。软下来的云老三看着云朵,发愁的说:“朵儿啊,你,你可是我的儿啊。爹身体不好,那里能找到二十块下品灵石。要不,这事你跟罗仙师说说,让罗仙师开个恩,减免……”
  云朵摇头:“爹,在这件事上,我也同样说话不算数。人家罗仙师不欠我们的,我能做得了罗仙师的主吗?至于县衙那头……你说我能做的了县衙的主吗?
  再说,爹,咱已经分家了,咱已经单独立户了,咱这一户迁出,罗仙师肯定会写上什么多少人,其中男女性别,各自年龄等等。县衙那头也同样,两样文件对的上,咱才能最后准许落户。如今两头我都做不了主,你让我怎么想办法?”
  云老三嚅嗫的说:“你不是入了仙门的吗?啊,你师父还在后院,让你师父……”
  其实这事并不像云朵所说的毫无办法,但……云朵觉得不能惯着大房二房,以及父亲云老三。
  云朵压低着嗓门,低低喝止:“收声!爹,我现在还没有进仙门,我现在还没有拜师,流月仙姑是比罗仙师还厉害的大能,赵仙师见了她都不敢反驳,你让我去要求她干活儿——爹,你疯了,这话你竟敢说出口?”
  云老三打了个哆嗦,肩膀耷拉下来,身子缩成一团,腿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云朵长喘一口气,缓和了语气说:“爹,你要不拿孩子当仇人,今后你该吃吃该喝喝,挣钱的事由我来,我挣来的钱我做主,好嘛?你只管享福啥事不操心,好吗?”
  双方争论时,云大丫趁此机会躲进了卧室,悄悄将刚才写过字的兽皮条收藏起来,而云家其余几个姐妹见此情景,都贴着墙根悄悄从院中溜走。
  过了片刻,云大丫从自己卧室探头出来,询问蹲在院中、与父亲相互憋气瞪视的云朵:“大弟,咱家吃不吃晚饭?”
  “吃!”云朵恶狠狠的回答:“爹?要不,你做主一次,你说我们该吃啥?吃那只你准备送给爷奶的‘我的兔子’,还是直接喝水顶一顿饭?”
  云大丫……现在叫云彩了,云彩赶紧领着三个妹妹钻进了厨房。云老三借这功夫平定喘息,又小声说:“总有办法的,儿啊,我不能在哥哥们面前言而无信啊,你大伯二伯好不容易开口……”
  云朵伸出一个手指,诚恳的建议说:“也不是没有办法,我有一个解决办法,唯一的解决办法,但也只能捎带他们家一个人,你可以告诉大伯二伯,他们两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可以走,只能一个人,多了,谁也没办法。”
  云老三听了很振奋,他哎了一声,站起身来,准备向外面走:“先缓缓也行,能解决一个是一个,我这就告诉他们,说我儿子会慢慢想办法的。”
  云朵赶紧补充:“不过,无论大伯二伯谁顶上来,爹都要留下来。”
  云老三定住了身子,感觉到受了戏弄,他盯着云朵,恶狠狠的问:“你,什么意思?”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