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九章 那就是个土豪门派

第二十九章 那就是个土豪门派

第二十九章那就是个土豪门派
  云朵也压低了嗓门,悄声回应说:“没关系,回头我把仙师府邸防护阵开放,谁也别想随意进出。还有,大姐,你们应该知道,我马上就能进入仙门了,今天跟我回来的那位仙师,已经预定收我当徒弟……”
  云家三位大姐拍手,七嘴八舌的庆贺。但云朵脸上却没有喜悦:“咱家现在是什么情况,林子里没有咱家的采集区了,河边没有咱家的土地,咱爹娘没有什么手艺,等我进了仙门之后,剩下的人吃什么喝什么?
  也许我能给家里人留一笔钱,可是咱爹那个性子,留多少钱够他把弟弟养活大,把妹妹嫁出去?”
  云二姐哼哼道:“留多少都不够,无论你留多少钱,咱爹都会把那些钱财送给爷爷奶奶,然后让他们做主,回头还是让弟弟吃不饱。爷爷奶奶那头,哼,无论拿了多少钱,都会换成灵石送给七叔,咱家什么都沾不着。”
  云大姐叹了口气:“幸好分家了,往前爷爷奶奶私下里商议过,说把我跟二姐卖出去给小姑换嫁妆,这话被我偷听到了,我告诉了爹……唉,我跟你二姐到了出嫁》-顶》-点》-小》-说,的年龄,你三姐是个软性子,四妹什么都不懂,等我们都出嫁,小根的日子……让人怎么活下去啊?”
  云朵低声继续:“唉,我跟咱爹说道理,说赢了咱家能省下一个兔子腿,跟爷奶,嘿嘿,说赢了他也不会给咱们一个板凳,所以咱不跟爷奶说,说了没用。至于咱爹,咱爹也讲不进去道理,所以以后咱们不争辩。
  大姐二姐三姐,咱们一块去城里,等咱走后把仙师府关闭,没有出入令牌谁也无法出入,这样,就不怕爹出去告密。大姐,你跟娘叮嘱一声,这几天她们就在家里蹲着,这仙师府别人进不来,站在仙师府外,无论怎么喊叫里面听不见声音。这段时间让咱娘万事不出头,等我从城里回来,再说其他事情……
  嗯,这次去城里,我想把三个姐姐都嫁出去,至少也要给三个姐姐定个好男人,我担心……在我入仙门之前给你们订了婚,爷奶以后就没法做手脚。”
  云大丫还没来得及羞涩一下,一贯有主意的云二丫插嘴:“也是,我们三个如果嫁了好人家,无论怎样都能把妹妹弟弟照顾好。实在不行,咱们把娘接走,让娘带着弟弟妹妹跟我们过日子,至于爹想怎么去孝顺,由他。
  大弟,你可得给我们找个性子软的,最好家里人口简单,让我们进门就自己过日子,自己做主的,这样才好。”
  云大丫顾不得害羞,沉吟着说:“这倒是个好办法……嗯,四妹也要看顾一些,最好能早早给她订了婚,省的将来由爷爷奶奶做主把她卖了。”
  “就这么办……大姐,把背囊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二姐跟三姐去收拾房子,我跟大姐看看有什么好卖的。哦,不,二姐你带三姐出去,去镇子上的铺子把蜂蜜兔子卖了,这些东西过了别人眼,必须在镇上出售。
  姐,你看咱家缺什么,先顾紧要的——铺盖与被子先买回来,其余的,等我从城里回来再说。在我入仙门之前,这里就是咱的家,咱把家先收拾好。”
  家这个词,让三位姐姐感觉很温暖。
  她们平生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自己可以做主的家,这让她们浑身充满干劲。
  随即,三姐妹凑在灶房,二姐三姐羡慕的看着云大丫像变魔术一样,源源不断的从背囊里取出各种东西,比如,比背囊大十数倍的工具柜……
  姐妹们忙碌间,云朵怀中的令牌震动起来。云朵取出令牌看了一眼,有人在外触动了防护阵。
  刚才云二丫返回后,令牌回归原位,仙师府邸的防护阵自行启动,但因为云朵没有灵气,再加上防护阵没有灵石支撑运转,因此,现在的防护阵,只能起一点隔绝声响的作用。
  但镇上其他人并不知情,看到仙师府邸亮起了荧光,他们或许以为,整个仙师府的防护阵已经正常运转……云朵当然不会告诉别人真相。
  这次叩击仙师府的是一只纸鹤,纸鹤边站着三杉,三杉脸上的表情并不好,云朵只需眼珠一转,就知道对方来找他的原因。
  “罗仙师让你去一趟,你现在有空吗?”
  防护阵打开后,门外的哭喊声传了进来,有一个哭声很近,三杉向那个方向转了脑袋,叹了口气解释:“雷家死了一个人,伤了两个,也算倒霉。”
  雷家之前分家了,一个大家庭总共分为四支,所以这次狩猎队,他们出了四名壮丁,现在完好回来的只有一个人。
  云朵也只能跟着叹了口气,而后埋头向罗先师府邸走去。
  罗仙师同样脸色不好,他脸色不好的原因与三杉一样,他是不会为镇子上蝼蚁的伤亡而哀伤的,他阴沉着脸说:“李师弟刚回来了,他说你已拜入了黄山门?”
  云朵叹了口气,双手两个食指对着手指,低着头,弱弱地说:“我的事情,赵仙师与李仙师都知道,那位黄山派的紫音师祖开口的时候,赵仙师李仙师,没有说一句话。”
  这句话在罗仙师脑袋里转了转,罗仙师的怒气顿时消散了很多。
  是呀,连赵仙师李仙师在紫音真人面前都是蝼蚁,这两个人至少生死有保障,对面那伙仙师根本不敢杀了小镇守护,除非他们愿意自己过来顶替守护的位置。
  在这一种情况下,赵师兄李师兄都不开口反驳。作为一个凡人,云朵这位不足十岁的小孩,怎敢反驳金丹真人的话?
  说自己不愿加入黄山门,说自己早已经被镇上守护罗仙师安排进了凌霄门?他能吗?他敢吗?
  这时候,低头对手指的云朵也是满肚子的鄙夷:“什么,嫌我不忠诚吗?嫌我丢下你家亲戚进了黄山门——你从没给做主的权力,比如你罗仙师对我的货物随意定价,对此,我能怎样?
  自己做主的权力?哼哼,小镇上那个居民有自己做主的权力——这种权力是你们要全力扑杀的。
  现在,另有一位强大的仙师吩咐我按命令行事,忽然之间你觉得我应该做主了,觉得应该的做主拒绝别人的安排抗拒别人的命令。
  凭什么?我跟你之间有忠诚可言吗?现在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买来’的,我们之间是纯交易关系,我用钱买知识、买受教育的机会,你不曾免费过。
  所以我不欠你的,你指望我怎么忠诚?
  当时在场的赵仙师与李仙师也不敢申诉,你却指望我拒绝,我拒绝的结果会是什么你造吗?仙人杀个俗世凡人需要理由吗?
  你让我用自己的生命去试探,以此显示我对你的忠诚……多么可笑?多么漠视我的生死?”
  罗仙师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他想了很久,长长的叹了口气:“罢了,这事确实由不得你。不过,这样一来,也不知道对你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唉,原本我想着,我在凌霄门多少有些熟人,如今我有位友人已经进入了金丹期,你跟着我家亲戚进入凌霄门,我厚着脸皮去求友人一次,对你多少有些助益……”
  罗仙师这么一说,云朵心中到有一点歉意了。
  当然,罗仙师所谓的友人能有多大作用还很难说,他自己都到了林中小镇做守护了,可见这位友人对他并没有多大的情意。
  不过,罗仙师如此一说,到让云朵里头一热。他本来觉得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已经没有爱了,此刻罗仙师的柔软,令云朵心头涌上一股歉疚的感情。
  这个世界,终究是有好人的。
  为了这点柔软,云朵停止对手指的动作,他小声的说:“罗仙师,我还小,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算不算好——那位紫音上人有多大本事?我进入黄山门是他开口的,我想,有他在,我进入黄山门,不担心被人欺负了。
  另外,黄山门中的流月师姑——赵仙师也称她为师姑,流月仙姑亲自答应收我为徒,这个,我想,进了门里我不会再孤立无援,是?”
  罗仙师恼怒起来:“你是来炫耀的吗?你知道单一水灵根意味着什么?”
  云朵继续低着头,小声说:“我不知道别的,但我感觉到黄山门派的善意,至少今天在场的七位仙师,个个都希望我加入门中,所以我想,如果罗仙师觉得自家亲戚进入凌霄门,前景不敢保险,不如让她与我一起加入黄山门。”
  原来云朵也是一番好意。
  罗仙师笑了起来,洒然的说:“那黄山门也不过是二流门派,与凌霄门嘛……”
  罗仙师打了个磕巴,继续说:“……与凌霄门也算不相上下,既然二者分不出优劣,凌霄门里我好歹还有熟人,所以,我就不折腾了。”
  罗仙师其实想告诉云朵:李仙师说你是单一水灵根,这种灵根就是最佳炉鼎,黄山门争抢你,你以为这就是对你好吗?等进了门派,也许最初你能狐假虎威一番,但最后,你必然是被别人采补的“材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我家亲戚跟着你……算了,他远离你才更安全。
  不过,人流月上人都跟到了镇子上,筑基期修士不是罗仙师所能抗衡的,有些话罗仙师不能明说,他只能隐晦的提醒一下:“云朵,这黄山门也被人称之为黄金门,门派里俗气重的很,即使门中有几个金丹,那也是凭借丹药堆上去的,论到苦修以及功法的精炼,还要看……”
  罗仙师意犹未尽的刹住了话题,云朵很好奇,顺着罗仙师的话提问:“黄金门?我听说,他们门派里的金脉已经枯竭了。”
  罗仙师的笑容里分明带有一丝鄙视,但他掩饰的很好:“这话一定是他们门派里的人告诉你的,哈哈,金脉枯竭了,黄金山上的金脉确实枯竭了,听说他们有一个矿洞,已经挖至地下三万米。
  不过,岩石里的金子,俗世凡人用普通的手法难以提炼,对于仙家手段来说,这个,一点不算什么。
  你懂我的意思吗?黄金山因金脉而富裕,他们门派里的人不缺钱,据说连外门子弟、俗家子弟,一旦从门派中退下来也是身家巨万的,后半辈子绝对能衣食无忧。
  在诸仙门当中,这黄金门就是小丑门派,他们仗着钱多,四处搜刮珍奇药材与秘藏宝典,但黄金毕竟是俗世钱财,这东西能买到俗世的宝贝,想买到仙家宝贝,黄金这东西还不值得一洒。
  仙界每次开拍卖会,哄抬物价的肯定是黄金山那群土豪,据说黄金山因此搜刮了很多宝典,不过,他们搜刮的都是些世俗人看中的典籍。仙家手段么……黄金山门中不过出了两位元婴,八位金丹而已。可想而知他们搜刮的效果。
  至于我凌霄门,如今光元婴修士有四位,金丹修士十余位,这样的实力,怎么说都要高黄金山一大截,所以啊,云朵,你这次舍了凌霄门而入黄金山,对你来说,未必未知祸福啊!”
  云朵听懂了罗仙师的话,心中反而一喜。
  这个修仙文明,他毕竟不太适应,他其实在修真上没有太多攀爬欲望,他只想做一个平平常常的平民,平稳而幸福的度过一生——至少,要让家人与自己衣食无忧。
  话说,黄山门的人说他觉醒了灵根,实际上,诸位仙师的表情云朵看在了眼里,他自己觉得灵根出现这件事不靠谱,他宁肯相信黄山门是看在他养蜜蜂的手艺上。
  他已经做好了九个月后,依旧没有出现灵根的打算,如果是那样,平平常常的走完这一辈子,也是云朵心中所愿。
  罗仙师刚才提醒他:进入黄金山后,做个仙人不行,做个俗世富人没问题。仙人们不甚看重黄金,所以要在退下来之前……嗯,这个我懂。
  沉默了一会,罗仙师又问:“你藏在我书房里的那些小东西,都拿走吗?”
  云朵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乖乖的回答:“今早我已经取出来了,全交给二姐了。”
  罗仙师叹口气,挥了挥衣袖:“罢了,你回去,天色不晚了,你回去早点休息。”
  ……
  回到镇西的新“家”,云朵果然在府邸门外遇到抱着被子的秦家当家人秦风,秦风带了两个孩子,孩子们手里提着木桶、篮子等生活日用品。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