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八章 幸福其实很简单

第二十八章 幸福其实很简单

第二十八章幸福其实很简单
  云朵强行插入:“爹的意思是说:在某些情况下,比如,爷奶随便有个借口,你的孩子就按仇人对待,你要亲自殴打他们一顿让你爹娘高兴,还要让孩子少吃一点、多饿一点、干活多一点,绝对不能有自我意识,被人骂得毫无尊严也要忍耐,只好爹的娘老子开心就行?
  那么,爹,以后是不是没有特殊情况可以创造特殊情况,这种特殊情况随时随地可以创造,所以你的孩子归根结底是你的仇人?你待孩子的态度就是你仇人,这样,才算对你父母的孝顺?”
  这话犀利地,鲜血淋淋地撕开了云老三的伤口,令云老三难以直视自我。
  虽然感情上很难以接受,但这话又让人辩无可辩。
  不拿孩子当仇人,怎会对自家孩子苛待如此却无动于衷?
  人心都是肉长的啊,父母怎能不爱自己孩子,这是生理本能,是天性——除非对自家孩子怀有仇视之心,并以为虐待才是对孩子的“真爱”。
  云老三胸口喘成了风箱,身子摇摇晃晃的,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得,但他却无话≈顶≈点≈小≈说,可说。
  云朵放缓了语调,说:“爹,我不是让你不孝顺,可是你也不能拿自己的孩子当仇人啊?让你的孩子吃饱喝足穿暖,而后无人侮辱无人打骂,这很难吗?
  爹,你的爹不止你一个孩子,你的孩子只有你一个爹,你的爹有几个孩子孝顺,我们这些孩子只能靠你养育。养育孩子不是你的责任吗?在你的孩子吃饱喝足之后,再拿多余的东西孝顺父母,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什么你要反着来?
  爹你是怎么做的?你说你不拿自己孩子当仇人,那么为什么自家孩子都快饿死了,你也要让自己的爹娘开心,你觉得这么做就是孝顺?这种做法有人性吗?
  物伤其类尚且感同身受,哪怕不是自家孩子被虐待,也要有恻隐也要有怜悯也要阻止,这才是人性?在‘特殊情况’下孩子遭虐待,只劝孩子多多忍耐,而不去阻止施暴者——这还是人性吗?”
  因为云朵缓和了语气,云老三喘气平定了,他也尽量用讲道理的语气继续说:“孩子,你爷爷奶奶生养了我,恩莫大于生养,你看咱家这些吃食,一时半时吃不完的……”
  云朵再次插话:“爹,咱从云家大院分出来,你觉得云家那些采集区,会让咱们一家人过去采集吗?”
  云老三愣了一下,他想了一个会儿,慢慢的说:“云家大院那么多人,他们也不容易啊……”
  云朵再问:“爹,小镇附近的河边有大约一百亩地,可以随便种一些粮食,我记得云家有其中三亩地,你觉得咱们不能采集了,爷爷奶奶会分给我们一块田地吗?”
  云老三想了许久,在满家人期待的目光下,他艰难地回答:“都分家了啊……”
  云朵接上话来:“是呀,都分家了,原来爹知道‘都分家了’。咱们从云家大院分出来,头上没有一片瓦遮雨,夜里睡觉没有一床被子挡寒,缸里没有一粒口粮,这满地光秃秃的我们连个坐的凳子都没有,吃饭的碗都没着落……这些,爹想怎么办?”
  云老三无法回答。
  云朵继续说:“爹,咱家吃不完的肉,如果送到云家大院里,你觉得爷爷奶奶会不会送我们一个板凳?”
  云老三喃喃的说:“都分家了啊……”
  “但是,咱们家吃不完的肉,如果送到镇上的小铺子里,却能给我们换来板凳,以及锅碗瓢盆。爹如果不拿我们当仇人的话,能不能让我们吃饭有碗,坐的有凳子,晚上睡觉有被子盖——这个要求不过分?”
  云老三低下头来,低声说:“你那蜂蜜不是很值钱吗?”
  “爹知道是‘我的蜂蜜’啊,原来爹知道这蜂蜜不是你的?但爹不经过我的同意,把我的东西送给别人,宁肯我们吃饭的时候没碗,坐下的时候没有凳子——爹你是怎么想的,你把我们这些孩子当做什么?”
  云老三嘴唇蠕动,喃喃的说了些什么,但云朵已经不想听了。他断然说:“爹,我知道你心中有一番自己的道理,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讲道理,但我知道你听不进去,以后我不会再说,该怎么做我去做就行。
  你要觉得你的爹娘需要孝顺,我不反对,我认为你绝对有情义——爹你回云家大院去孝顺,娘跟姐姐妹妹跟着我,好吗?”
  云大丫哧的一声,插嘴说:“爹现在干不动活了,他要回云家大院,爷爷奶奶还嫌弃他白吃饭,看不把他赶出来?”
  云朵敲了敲桌子,打断云大丫的话:“大姐,吃饭,说那么多没用,吃饱肚子最重要。”
  这时,云二十三丫闻到饭香,领着弟弟从隔壁跑过来,她听到了争论的最后几句话,立刻上前抱云朵的腿,两眼亮晶晶的喊道:“哥,哥说得对,哥(能)让我们吃饱肚肚。”
  云老三还想说,云朵转向云秦氏吩咐:“娘,等会儿吃完饭,你扶着爹回房去,爹的身体还没好,以后咱家也没啥活干了,就让爹多躺一会儿。回头我去城里问问大夫,看看爹的腿还能不能治好。”
  云秦氏哎了一声,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云朵接着转向云大丫:“大姐,咱家分出来了,二十三丫什么的,叫起来绕口,以后咱家每一个孩子都取一个名字。既然咱独立门户了,就不要跟云家大院里的人论排行了。”
  云家几个姐妹响亮地应了一声。
  云小根年纪小,还不懂得这话的意义,只顾埋头呼噜呼噜的吃饭……难得有一顿饱饭可以吃,饭桌上也没人跟他抢,而且这顿饱饭是如此美味,云小根已经听不到周围的杂音。
  “明天开始,大姐二姐去镇上找相熟的人聊天,要不经意的告诉他们,说我这两天打算去城里寻些门路……大姐,话不要说透,毕竟镇上的人收益必须交给仙师们,再由仙师出面与外界交易。咱这等于拉仙师的墙角。
  所以咱不能把话说明了,要让他们自己过来求我。如果谁家想让我们带东西,也要让他们自己送到我家来,如此,仙师问起来,咱们也有话推脱。”
  正说着,镇外响起极大的喧嚣声,原来李仙师带着狩猎队终于回到镇上。这支狩猎队虽然不是一无所获,但也算收获无几,而且队伍中伤了二十多人,死了七个猎手。
  不一会儿,镇上响起了哭嚎声,云秦氏顿时浑身哆嗦起来,大约她想起自己曾经经历的噩梦。
  云朵放下碗筷:“娘,你扶着爹回房休息,外面吵得很,但这跟咱家无关,你们休息。”
  话音刚落,云二丫从府邸外冲了进来,连声嚷嚷:“哎呀,可饿死俺了……还有饭吗?”
  云大姐伸手拍了一下云二丫的脑袋,一脸满足的斥责的说:“别慌,跑什么跑,咱家自己开饭了,没人跟你抢,回来多晚都给你留着饭,你慌什么。”
  云二丫一屁股坐在桌子上,拍着大腿感慨:“还是分家好啊,吃饭不用抢了……哈哈,还能给我留着饭,幸福啊。”
  云老三起身的时候,憋不住问了他早想问的问题:“朵儿,你刚才不是说咱家吃饭没碗吗,这满桌子的瓷碗怎么来的……咦,这瓷碗很眼熟啊,不像是仙师府的,倒像是你窝棚里一贯出现的……”
  云朵能告诉父亲:自家大姐手里有个乾坤袋,袋子里面装了所有树屋里的物品吗?
  云老三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问话不会有答案,他这么说,只是想告诉儿子自己并不傻,家里分明有很多锅碗瓢盆,而且这些锅碗瓢盆一定来自云朵。但……儿子云朵的东西,那就是他的东西,就是这个家的东西。
  云秦氏搀着云老三,一边低低的劝着:“别说了,吃饱喝足你都不安生,快去床上躺着,这样的日子,你还不满意……”
  云老三被云秦氏拖走了,云大丫抬起眼皮撩了一眼云二十三丫,低声说:“小丫,记得看好你弟弟,记得以前我们说过的话——有事不要跟爹娘说,只跟大姐和大哥说,明白吗?
  吃饱了,现在领着弟弟回屋里去,关好门别出来。”
  云小丫伸手抱起弟弟,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摇摇晃晃的向自己屋里走去。
  等弟弟妹妹都回房睡觉了,云二丫可以说话了,她压低嗓门悄声说:“秦祖知道后,很是高兴,他说今晚来拜访你。
  我还去了东头的刘家,我跟刘家六房的蓉二姐关系比较熟,他父亲悄悄告诉我,能不能把这事瞒着蓉二姐的爷爷,他也说今晚过来找你。
  我还跟几个姐妹悄悄说了,那些姐妹们回家告诉了他们的父亲,我想今晚就会有动静……可惜,咱跟爹娘住在一个院子里,这事咱爹知道了,爷爷奶奶也就知道了。依爷奶的脾气性子,这事他们定要插一手,没准他们觉得自己是爷奶,这件事应该由他们做主……弟弟,这该怎么办?”
  ps:新书,求点击,求收藏。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