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破灭天道 > 第二十七章 我不是你仇人

第二十七章 我不是你仇人

第二十七章我不是你仇人
  象以齿焚身,财富有时候反而是致命的毒药。
  回程中必然路过云朵的树屋,流月“一时好奇”,拎起云朵飞上了树屋——她跟着队伍返回小镇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证实赵仙师的话,而摸清蜂巢的状况,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女人很八卦,流月喋喋不休的询问云朵养蜂的状况,大树下的李仙师实在等不及了,便告了一声罪,领着狩猎队先行。
  一间树屋没啥好看的,重要的东西都已经被云大丫带走,几扇窗户上留下的蜂巢,是这树屋里唯一的东西。看到树屋压根不像人居住的状况,流月倒是相信云朵并没有时常居住在这里。
  无所不知的仙人们,这次真被小镇居民联手蒙了——这也是必然的,仙人们永远不屑向凡人了解真相。
  现在是春季,窗台上摆放着几个蜂巢。其中,刚杂交出来的高等级绿煌蜂早已割过蜜了,其余几个蜂巢,因为不到割蜜的时间段,割出来的蜜数量不多,也只是有一丝淡淡的灵气。
  云朵慷慨的把蜂蜜分一半给流月,流月也慷慨地拿出%顶%点%小%说,几个装灵药的玉瓶送给云朵,并大方的说:“徒儿,这几个玉瓶给你,这瓶子……以后给我的蜂蜜,都装在瓶子里。”
  这几个玉瓶看起来体积不大,但据说这个大拇指大小的小玉瓶里面能装百余斤蜂蜜,而且具备保鲜功能,低阶练气士们常用这东西,在出门旅行时装食用水……仙家手段,果然是凡人不能理解的。
  走到树屋窗前,流月扬手甩出一柄金光灿烂的宝剑,她轻轻一拉云朵跃上了宝剑……这柄剑,真土豪,金光灿烂的,一看就不便宜。
  随着流月仙姑手再一挥,云朵仿佛坐进了时速一百六以上的敞篷轿车里,只觉得迎面的风扑扑的,让他睁不开眼睛……
  ……
  云朵回镇子上的时机,真是太巧了,他刚一进小镇,远远听到云奶奶那著名的女高音,他奋力迈动小短腿,向人多处奔跑,果然,一堆人挤在秦氏家族门前,继奶奶的尖嗓门正从人从中冒出来。
  三步两步挤开人群,云朵发现云奶奶正要往秦家门里闯。
  流月紧跟而至,站在云朵身后。如此一个美少女出现,大家……云朵觉得身后的空气忽然震动了一下,大家的议论声嘎然而止——这是仙人们常说的“威压”吗?
  云奶奶身后的云钺望了流月一眼,悄悄拽了一下云奶奶的手,阻止云奶奶向前,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云奶奶嗓门顿时降了下来。
  紧接着,旁边的爷爷云太冲则用充满感情的语调,沧桑的感慨了一句:“老三啊,我老了,眼看也没几年活头了,你,唉……就这样,你回去,赶紧招呼仙师。”
  云老三望着云太冲远去的佝偻背影,热泪充满了他的眼眶,他重重的点头:“爹,你放心,回头我让大丫把东西给你送过去,爹,我再苦再累,也不会少了你和娘的孝顺。”
  院子里,云大丫云三姐十七丫哭成了一团,云二丫双手握着拳,浑身直哆嗦,云秦氏身子缩在角落里,低着头一句话不说。云老三见到云朵出现,挺直了背,一脸当家男人的气势。
  这间房子是云二丫出面借的,借房子的秦氏家族跟云朵的娘云秦氏,有一点亲缘关系——仅仅有一点远亲而已。
  争吵平息了,房屋的主人出面了,这位名叫秦风的秦氏家主,冷冷的冲云朵说:“云小九,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借房子的,现在看来是我多事了,这样的人家我惹不起,你赶紧搬走,没的商量。”
  云朵身后的流月仙师站着不动,云朵向前,站在门槛外拱手拜谢:“秦祖,多谢你给我们家借房子,这次真是打扰了。多余的话我不说了,此情后补……大姐,收拾东西,咱们走。”
  大姐仰起泪眼,带着哭腔:“我们能去哪?难道也要去镇子外住?”
  云老三马上低头,手指搓着衣角不言不语。云朵也不看他,直接招呼:“大姐,收拾东西,我自有安排。”
  云老三一家其实也没有啥东西,他们是几乎“光着身子”离开云家大院的。除了身上的衣物,他们没有什么财产。而云朵所说的收拾,不过是带走地上两只咆哮兔的尸体,以及两罐子蜂蜜而已。
  再三拜谢了秦氏家主的援手之情。云朵领着云家三房的人离开了秦家,而后顺着石板铺成的道路,向小镇西头走去——空置的仙师府就设在小镇西角。
  走在半路上,云大丫含泪解释:“大弟,我回镇子上的时候,担心……我就把两只兔子,两罐蜂蜜提在手上进了镇子,结果被人看到了。我刚回了家,爷爷奶奶就吵上门来,非要拿走兔子拿走蜂蜜……
  我告诉爷爷奶奶,家里什么都没有,连晚饭都没有着落,我们连做饭的锅都没有,就指望卖了兔子与蜂蜜,换粮食、换被子、换锅、换碗,可是爹……爹答应了,两只兔子两罐蜂蜜,一个不留,全给爷奶,我左拦右拦的,爷奶就骂上了。”
  云大丫带着哭腔继续说:“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啊……这,我们还怎么活啊!”
  “当然会这样”,云朵不喜不悲的回答:“爹从小在云家大院长大,爷奶把爹的东西理所当然看作是自己的,爹自然也认为孩子的东西就是爹的。从小到大他接受的就是这个理。所以我们的东西他认为他可以支配,不过是几个兔子几罐蜂蜜,只要能让爷奶高兴,夸他几句,他觉得东西给的值。
  这事你还没法跟他讲道理,他认为作为小辈你没资格给长辈说道理,他会跟你说一堆‘俗话说’来反驳,比如‘子不言父过’,比如‘为尊者讳’什么的——这就是他的道理。违反了他的道理,那就是你不讲理。”
  “这,连理都无法说啊,这让人怎么活啊”云大丫悲不可抑。
  世事如焚炉,凡人为柴薪——可是人必须要艰难向前。
  “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说话的人并不理会尾行的长辈:“我说过,咱没那么重要,没人不过自己的日子,专盯着咱们怎么过。姐,咱不需要让别人觉得我们懂‘道理’。跟他们讲道理拉低智商的。在他的框架里争道理,争赢了还是在他的规则里,一个铜板都赚不到。
  姐,其实咱爹不是坏人,他只是从小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他理解不了别的道理,所以,只要咱自己觉得不亏心,只要咱问心无愧,该做什么做什么,管别人怎么说。”
  说话间,西角的空置仙师府已经抵达,云朵用手中的令牌打开了仙师府的防护阵,身后的流月嗖的一声越过他,留下一句话就消失不见,她说:“云朵,我自去客房住……记着,府邸的正房你们千万不要住进去,有禁忌的。”
  这话大家都听到了,不用云朵叮嘱第二遍。
  云老三云秦氏迈进仙师府门时显得忐忑不安,有点怯场有点……心惊肉跳。云家几个孩子倒是不在意——在这男尊女卑的社会里,云家几位姐姐虽然年龄大,但习惯了服从家中长子云朵的指派,而且她们坚定认为自家大弟弟绝对神通广大。
  所以她们态度平静的跟着云朵,迈进从未曾踏足过、平常总是仰视的仙人府邸。
  整个仙师府邸的形状像一个“中”字,中间是仙师府正院。前院是仆人院落,左右分东西各修建着两排长长的下人房,并以一个月亮门将正院与前院隔开,而过了正院区域后,后院部分属于客房。
  西岳大陆以南为尊,西为贱,云朵一家人就住在西侧房间,东西两侧的房间,一排共有七间房,最外的一间最大,似乎是武士或者门房用来值班的房间,云朵自然选这间住下。
  一排房屋当中,从最外数,第二间屋子是可以当餐厅的灶房而,其余六间都是一模一样里外小套房——云老三与云秦氏选了灶房后的第一间,刚好与云朵隔了一个灶房。
  因为房间足够,孩子们想单独住的可以得到单独一间,想挤着住的就挤在一起。云朵当然需要单独住,云小丫跟云小根两小和住一间房,云家三个姐姐也决定住在一起,如此一来,他们住下后,一排房子还有两间空置,刚好是靠近正院靠近月亮门的两间房。
  别人都在兴奋地整理自己房间,云大丫与云朵钻入灶房开始私聊……云大丫背着其他人从登山包里取出食物,而后将拿回来的衣柜橱柜工具柜,趁人不备摆在灶房门外。
  柜子里有一些生活用品,但还不够家中每人……分一个碗。不过云老三并不在意,他跟云秦氏是大人,最先收拾完房子,见到灶房门后摆了几个柜子,他瘸着腿,悄无声息的将柜子搬入自己屋里。
  搬云朵的工具柜时,云朵脸上神色阴沉,嘟起嘴来明显不乐意的模样,云老三没敢下手,再一回身,这个柜子凭空不见了。
  云二丫只比云老三动作稍慢一点,云老三有了柜子后,反而落在云家姐妹的后面,等云二丫摆好床铺来到灶房,云家大人还没出来。这时云大丫已经收拾好乾坤袋,拿出瓦罐来烧饭做菜。
  云二丫见到灶房没有闲人,她凑近云朵,小声地轻轻说:“大弟,你刚才说要去城里,你……何时动身?”
  云朵同样小声的反问:“你去问了几家?……对了,你现在去秦家,悄悄告诉他们,我已经有了身份牌(路引),打算这两天去县城……其他的话不用说了,他们懂。”
  云二丫惊奇地问:“现在就去?”
  云朵点头:“现在就去,也算一个赔礼道歉。”
  云二丫答应一声,兴冲冲的跑出门去。云大丫扫了一眼妹妹的背影,高声喊道:“快去快回,饭马上就好了。”
  云二丫回来得很快,她嘿嘿笑着提醒:“大弟,我出不去……嗯,仙师府关闭了。”
  云朵拍了一下脑门,立刻掏出李仙师给的令牌,道:“这个,这是出入的令牌,拿着它,什么也不用做,仙师府防护阵就不会阻拦你。”
  灶房里重新安静下来,云大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个,大弟,我不是故意惹事,我是想着……”
  云朵点了点头,轻轻的说:“我知道。”
  云大丫有乾坤袋,这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两只咆哮兔体积如同两条大狗,再加上两罐子蜂蜜,如果这些东西源源不断的从背囊里取出来,秦家人看了也要怀疑,所以云大丫提前把着一些东西提在手上,想着不要引起太多麻烦。
  没想到,云家大院才是最大的麻烦。
  话说到这里,门外传来云老三的插话声:“朵儿啊,你爷爷奶奶要的东西并不多,两只咆哮兔咱一顿也吃不完……”
  云朵打断云老三的话,一脸好奇的问:“爹,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孩子就是你的仇人?”
  这话把云老三问愣了,他干搓着手,喃喃的说:“这话怎么说的?”
  云朵接着说:“如果你不拿自家孩子当仇人,为什么你总希望他们饿着一点、苦着一点、屈辱一点,这,难道不是对待仇人的态度吗?”
  云老三怒了,他扬起手来,准备扇云朵一耳光,忽然想到云朵是随着一位仙师回来的,他又讪讪的放下手,怒气冲冲地说:“怎么说话的,没大没小的?”
  云朵很平静:“爹,我跟你讲道理,你跟我讲身份大小,这世界,不是身份大小决定道理有无,咱们别拿身份说话,咱接着说道理好么?”
  云老三连喘几口粗气,他的腿不好受,站这么久了,身子晃个不停,感觉一阵阵软弱……可是更加无力的是面对自己的长子。
  其实云老三心中对这个长子是有歉疚的,但现在他心中更多的感情是愤怒。想他云老三对父母多孝顺,从不敢违背他们,但为什么自己的长子,对自己这个父亲却缺少正常的尊重,怎么他说的话到了长子哪里,非要拧着来……也许父亲云太冲说得对——这孩子,就是个逆子!
  云秦氏看到云老三开始摇晃,赶忙上前搀扶。在云秦氏的扶持下,云老三喘匀了气,用自己最大的耐心,慢慢的劝解道:“孩子,你爷爷奶奶总是我的爹娘老子,不能咱吃肉他们连汤都捞不着,俗话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父子无隔夜仇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com/pomietiandao/679149.html